笔趣阁 > 空间重生之农门福女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还得养你
    顾花语乖顺的点点头,“好,咱们换一家。”说着,顾花语扶着妇人离开。

    离开时,顾花语还不忘回头瞪两小二一眼。

    二人并肩走了一段路,顾花语松开妇人的手臂,抱手问道:“今儿这事,怎么算?”

    妇人松开捂脸的手,回头看一眼,见无人跟过来,也无人注意她们,才笑着说道:“闺女好!”

    顾花语“嘁”一声,说道:“臭脚仙姑,你喊谁闺女呢?”

    妇人嬉笑道:“你都喊我‘姑’了,我喊你声闺女,哪里不对了?嗯?臭脚仙姑也好,香姑也罢,不都是姑吗!对吧?”

    顾花语扭头看着笑嘻嘻的妇人,将手伸到臭脚姑面前,“得,这便宜你占得不错。来,咱们算算账。”

    臭脚姑收住笑,问道:“算什么账?先说好,我没银子。”说着,妇人往怀里掏。

    顾花语退后一步,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又想给我臭鞋?

    我告诉你,你要敢再给我臭鞋,我立马拉你回醉仙楼,让两小二再扔你一回。”

    臭脚姑抬手捏了捏顾花语的脸,笑道:“臭丫头,这就恼了?女孩子家家,不要动不动就生气,生气容易老的。”

    顾花语未曾想到臭脚姑会伸手捏她,躲闪未及,腮帮被妇人捏个正着。

    顾花语抬手挡开臭脚姑的手,怒道:“你……”

    妇人嬉笑着打断顾花语的话,“你什么你,你还真恼了?小气巴巴的,无趣得很。”

    顾花语看着气定神闲的臭脚姑,顾花语满腔的怒气像重重的拳头打在棉花上。

    顾花语瞪臭脚姑一眼,转身离开。

    臭脚姑见顾花语离开,忙快步跟上,嚷嚷道:“闺女,真恼了?等等我,你走慢点。你走这么快做甚?我这老人家跟不上了。”

    顾花语看看朝她们看过来的路人,有些后悔给这货解围,停下脚步等臭脚姑跟上。

    “唉,这样就对了。我跟你说,姑的腿不大好,走路得慢些。”臭脚姑追上来,自说自话道。

    顾花语压住心里的怒火,问道:“你跟着我做甚?”

    臭脚姑很无辜的看着顾花语,“我是你姑,我不跟着,我跟着谁?”

    顾花语被气乐了,说道:“合着,你这姑还当上瘾了?还是讹上我了?”

    臭脚姑左右看看,低声道:“怎么说上讹了呢?咱们姑侄间,‘讹’这个字用不着。

    那什么,不是要过年了吗,我这也没什么去处,侄女能不能收留我几日?等开春了,天气暖和了,我就自行离开,可好?”

    “你还说不是讹我?你这就是明晃晃的讹人。”顾花语没好气的回道。

    臭脚姑讨好的笑道:“讹你,真不存在。要说,只能说咱俩有缘,那日你为我解围,今日你又为我解围,这不……”

    顾花语打断臭脚姑的话,“你的意思是我管闲事管出麻烦了?”

    臭脚姑摇摇头,“当然不是,我可不是麻烦,我可以为你做事的。”

    “做事?你会什么?见到男人便想办法脱人鞋、闻人臭脚?”顾花语反问道。

    面对顾花语的讥讽,臭脚姑也不生气,依然笑嘻嘻的说道:“那只是个特殊的嗜好,除此外,我还会做很多事,比如做饭……”

    “得了,用你脱男人臭鞋的手来做饭,我想着就反胃。”顾花语立即阻止道。

    臭脚姑也不恼,接着说道:“我会打缧子,还会梳头,对了,我梳的头可好看了,什么飞天髻,堕马髻,灵蛇髻……没有我不会的。”

    顾花语愣了一下,看看妇人的手,问道:“你确定,你真会梳头?”

    臭脚姑见顾花语理她了,得意的扬扬眉道:“我干吗骗人?要不,我当场为你梳个?”

    说着,臭脚姑就要上手操作。

    顾花语赶忙往边上让让,阻止道:“打住。”

    臭脚姑停了下来,问道:“你这是同意了?”

    顾花语没有回她的话,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年关了,为何不回家?”

    臭脚姑收起笑容,回道:“我年青时受过伤,伤到脑子,醒来后什么也不记得了。姓甚名谁,何方人氏,家在何处等等,什么都不记得了。”

    顾花语眼睛微眯,凝视着妇人,想从她的话里分辩出有几分真假。

    臭脚姑苦笑一下,接着说道:“醒来后,我便在外到处游荡。

    我以为,就算我想不起来,总有一天,我会遇到识得我的人。

    可是,我游荡了十多年,游遍大兴,也不曾遇到识得我的人。

    十多年,你是第一个待我好,第一个帮我的人。

    咱们在石城相遇,要不,你唤我石娘吧,怎么样?”

    顾花语最是服软不服硬的,听了臭脚姑的讲述,心顿时软下来,语气跟着缓和下来,“这么说来,你也是个可怜人。”

    臭脚姑连连点头,“可不是,我一直觉得自己命太苦。”

    顾花语点点头,“你既然没有去处,那就跟着我吧。往后我就叫你石娘。”

    石娘脆声应道:“好,你呢?叫什么名字?我该怎么称呼你?”

    顾花语说道:“我叫顾花语,你叫我小语即可。”

    说到这里,顾花语突然想到什么,转头问道:“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顾花语没有记错的话,她开口叫她时,她已经认出她。

    顾花语对自己的化妆术是很有信心的。

    那日,她化妆出来,连阿爹阿娘都没能认出她来,这臭脚姑却能一眼认出她来。

    石娘愣一下,眼神闪过一丝慌乱,怕被顾花语看出破绽,垂头说道:“我认出你,不是用眼睛,而是用鼻子。”

    “嗯?鼻子?什么意思?”顾花语不解的问道。

    石娘说道:“你身上的味儿与旁人不同,你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但又说不出是哪一种花香,很是特别,有种春天的感觉。”

    顾花语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这是她为自己调制的一款香水。

    “原来是这样,你的鼻子很灵,是因为闻臭脚闻多的原因?”顾花语打趣道。

    石娘也不恼,笑着说道:“可能吧。小语,你身上带有银子吗?”

    顾花语看向石娘,问道:“怎么了?”

    石娘有些难为情的摸摸肚子,“那什么,我还未吃饭,肚子有些饿了。”

    顾花语用手指点了点石娘,问道:“刚才,你真是去吃霸王餐的?”

    石娘低着头,小声说道:“那什么,我这不是饿慌了吗!我都几日没吃饭了。”

    顾花语抬头看看天色,然后四下看看,抬步往前走。

    石娘追上来,“小语,你这是要去哪儿?”

    顾花语看她一眼,抬头看看不远处的聚丰酒楼,说道:“你不是饿了吗?去吃饭呀。”

    石娘看眼聚丰酒楼的招牌,眼睛顿时亮了,“小语真是人美心善的好姑娘,将来一定是大富大贵的富贵命。”

    顾花语侧头看眼奉承不断的石娘,没有接她的话。

    二人进到酒楼,小二热情的过来招呼,“二位贵人里边请。”

    顾花语对小二道:“要个雅间。”

    小二恭敬的欠身道:“是,小姐随小的来。”

    石娘拉着顾花语的手,轻声道:“坐大厅就行,用不着点雅间。”

    顾花语未理她,跟着小二上二楼。

    石娘忙跟着上楼,进到雅间,小二为二人倒上茶水。

    顾花语吩咐道:“我们就两人吃饭,你们店的招牌菜,来三菜一汤。”

    小二欠身应道:“是,小的记下了。请问二位,菜要辣还是不辣?需要酒水吗?”

    石娘说道:“微辣就好,不用酒水,直接上饭。”

    小二应道:“二位稍等。”

    小二退下后,顾花语看向石娘,问道:“你脸上的疤是当年留下的?”

    石娘放下手里的茶杯,伸手摸了摸脸上的疤,点头道:“嗯,当年留下的,很瘆人,对吗?”

    顾花语点点头,如实道:“有些瘆人!怎么不去去疤?”

    石娘抬头看眼顾花语,苦笑道:“我穷得吃饭都吃不上,哪来的钱去疤?去疤的药膏很贵的!”

    顾花语想想也是,不在多话。

    此时尚未到吃饭的点,店里就她俩,不一会,小二送菜上来。

    小二刚退下,石娘立即拿起筷子,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顾花语拿起筷子,边吃边嘱咐道:“你慢些,小心噎着。”

    石娘嘴里塞鼓鼓的,含糊不清的应着,“知道。”

    顾花语见石娘这样,放下筷子,伸手给她倒上一杯茶水。

    顾花语刚放下茶壶,就见石娘慌忙的端起茶杯,连喝两口茶,再用手拍着胸口,“噎死我了。”

    顾花语抿嘴笑道,“都说了,让你慢点。”

    石娘看眼顾花语,难得没开怼。重新拿起筷子吃饭,速度比之前慢了许多。

    石娘慢下来后,吃相极为优雅。

    顾花语边吃边看石娘,石娘察觉到顾花语的目光,抬头看过来,顾花语将目光移开,专心吃自己的饭。

    饭后,二人坐到边上喝茶,顾花语看向石娘,问道:“你真要跟着我?”

    石娘抬头看向顾花语,问道:“怎么?不方便还是你不愿意我跟着你?”

    顾花语摇摇头:“不是。我以这你更愿意我给你些银子。”

    石娘眼睛微眯,指指桌上未撤下碗碟,“你以为,我到了山穷水尽?所以求你收留我的?”

    顾花语挑挑眉,直言道:“难道不是?”

    石娘骤然起身,转身往门口走。

    “你!”顾花语张嘴刚叫一声,石娘又走了回来,径直走到顾花语对面坐下。

    说道:“你都这么想了,就这么想吧。

    我确实没银子,不过,我还是要说清楚,我之所以想留下来,是觉得你这小姑娘有趣,我喜欢和你呆在一起。”

    顾花语笑了笑,“行吧,既然你不要银子,而愿意跟着我,那就跟着吧。

    我明月阁又不是养不起闲人。不过,你既然跟在我身边,咱们得约法三章。”

    石娘问道:“明月阁?我怎么没听说过,明月阁是什么?”

    顾花语抿口茶,淡淡的说道:“一个江湖门派,小门小派,你没有听过很正常。

    往后跟着我,一不许打听我的事,二不得做伤害我身边人的事,三不经我允许,不许进入的闺房。”

    石娘听完顾花语的话,双手抱在胸前,若有所思的说道:“看来,你是个有故事的人,你说你,小小年纪,哪来的故事?”

    顾花语冷眼看着她。

    石娘举举手,说道:“得,不打听你的事!行,我答应你了。”

    顾花语从袖袋里取出化妆袋,对石娘道:“坐过来些。”

    石娘看眼桌上精致的东西,乖乖的坐到顾花语指定位置。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你要做什么?”

    顾花语抬手将石娘的碎发捋了捋,低头选两种粉底液调色,然后往其脸上抹,随后用遮瑕膏掩饰伤疤。

    石娘顿时明白顾花语的用意,不再言语,任其捯饬。

    一柱香的功夫,顾花语停下手上的动作,身子往后仰,端详一会,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将一块小镜子递到石娘手里,“瞧瞧!”

    石娘接过镜子,问道:“这是什么?”

    顾花语随口应道:“镜子。”

    石娘低头打量一番,对着镜子看起来,当见到镜中的自己,眼里掩饰不住的惊喜,伸手摸摸自己的脸,“小语,你是怎么做到的?我脸上的疤呢?怎么不见了?”

    顾花语回道:“你的疤还在脸上,没有不见,只是遮住了。”

    石娘对着镜子看了许久,对顾花语竖起大拇指,“你的手法了不得。”

    顾花语收起化妆包,伸手过去拿过镜子,将其放进化妆袋里。

    “我看了你的伤疤,可以淡化,回头我给你配些药膏,你每日抹抹,过些日子,脸上的疤就会淡化掉。”

    石娘震惊的看着顾花语,激动的问道:“真的?”

    顾花语抬头看向石娘,“真的。”

    石娘抱拳道:“若是这样,往后余生,我都跟着你。”

    顾花语连连摆手道:“别,你不用跟着我,你要跟着我,我还得养你。我傻呀!”

    石娘笑着说道:“这个我不管,我心意已决,往后,你走哪儿,我便跟到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