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好哄的 > 第292章 这是和他耍脾气呢
    顾柏衍看着这几个字,不由的捏紧了手机。

    这几天贝乐给他发的照片,他都没有回应。

    最后的聊天也是显示着那通电话后,他问贝乐他都说了什么。

    而贝乐回的{很多}这里。

    至于他为什么不回他消息,贝乐没有问过他为什么。

    而这会发来这条消息,大概是有了情绪。

    他们的关系本就是不清不楚,他这几天又冷冷淡淡的,孩子有情绪了很正常。

    顾柏衍的手指在屏幕上轻轻点着,打了一个字过去。

    一个“想”字,不足以代表所有的想念。

    但是,也就是这么一个简单干脆的字,却是最好的回答。

    贝乐的消息很快就发了过来{嗯,我明天就回去!}

    顾柏衍没有想到贝乐会说他要回来,他以为他就是因为被冷落了,而有了情绪。

    现在看来,这是想他了……

    要是换作平时,得到这个认知,顾柏衍肯定会非常开心。

    但是,这会他却觉得心口堵的慌,那种很憋闷的感觉,让他甚至有些燥的慌。

    “别玩手机了,好好休息。”

    商书寒把顾柏衍的手机抢了过来,直接扔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顾柏衍看了一眼被扔在一旁的手机,问了一句,“月白睡了?”

    “睡了,他需要修养几天。”乔湛北沉声道。

    月白的脚踝受了些伤,现在肿着,本应该住院。

    但是,月白的性子在医院不习惯,这也回来养伤了。

    “凤熙现在还在抢救,就是抢救回来了,估计也是瘫痪了。”

    乔湛北觉得还是有必要,和顾柏衍把这个情况说一下。

    老宅那边的管家来过,但是,被他给打发走了。

    现在凤熙和老四是一点关系都没有,老四也不会再管顾家的事情。

    当初凤熙让顾承罪坐顾家家主之位时,顾家的那些人,可都是没人反对的。

    他们都抱怨老四管家管的太严,这不允许,那不允许。

    换个病秧子来管家,他们就随便了,日子也能过的更舒坦些。

    而他们也看出了火候,就算是病秧子来管家,那也是老祖宗说的算。

    而顾家真正说的算的,不就是老祖宗么。

    他们顺着老祖宗的心意总没错,所以,才没有人会反对。

    如今凤熙出了车祸,顾承罪又是个做不了主担不了事的病秧子。

    有的人乐了,有的人急了,顾家这会算是乱了。

    顾柏衍眸色微沉,这是报应么?又是车祸……

    他安排的人还没开始行动,凤熙就出事了,这是谁动的手?

    “不是我们安排的,悄爷那边我是才打了招呼。”

    乔湛北似乎看出了顾柏衍的疑问,直接开口道。

    “那会是谁?老四的车祸和她的车祸,会是同一人所为么?”商书寒问。

    “撞我车子的,显然不是想要我的命,但是撞她车子的,显然是为了要她命去的。”

    这也是顾柏衍想不明白的地方。

    顾柏衍轻声道,“我在想会不会是顾承罪……”

    其实说出这话,顾柏衍也觉得不太可能。

    顾承罪的资料他看过,他不像是有实力做这事的人。

    虽然看着他是最大的受益人,但是,就是因为看着像,反而就不是。

    当年贝南恒的死,看着最大的受益人就是他。

    才会传出是他策划了车祸,害死了贝南恒。

    可事实却不是这样,他根本就没有做过。

    凤熙的车祸和当年贝南恒的车祸,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就好似又重来了一遍,提醒着人们,这件事曾发生过,它的真像就是这样的一般。

    “我让人再查查他,但估计不是他。”

    乔湛北也看过顾承罪的调查资料,根据他的过往和回到顾家后的处境。

    这样的事情,不像是顾承罪能做出来的。

    但是,查查总没错。

    “你先休息,这些事不要想了,其实,不管这事是谁做的。”

    “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帮了忙。”

    “本来司机死了,她又放出那样的威胁,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很棘手的事情。”

    “但是,现在她受到了应有的惩罚,算是个好结果。”

    “也算是对大哥和小乐有了交代。”

    乔湛北觉得这事,还挺好的。

    凤熙做人做事都狠毒到了那个份上,自有老天收她。

    “你三哥说的对,我也觉得这事,现在看着还挺好。”商书寒也开了口。

    虽然凤熙的车祸在外人看来,会觉得很惋惜。

    但是,只有他们这些知情人,才知道虽是人为,却是老天也不放过她。

    他们知道的是贝南恒和顾承罪母亲的死,都和她有关。

    那不知道的还有多少,谁知道?

    毕竟凤熙都八十多岁了,她做过什么怕是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了。

    顾柏衍躺在床上,听着听着就犯了困。

    凤熙的结果如何,那都是因果报应。

    可是,他竟还有些难过……

    凤熙不是真心把他当亲人,可他却是真心把她当过奶奶。

    直到顾柏衍睡着了,商书寒和乔湛北才离开他的卧室。

    但是,在自家二哥和三哥离开后,顾柏衍便睁开了眼。

    他虽然很乏累,犯困,但是,却无睡意。

    顾柏衍把自己被商书寒给扔在一旁的手机拿了过来。

    他给小贝勒爷打了一个电话。

    “我这边出了点事,过两天再去你那里。”电话一接通,顾柏衍直接说道。

    “好好养伤,股权给你留着。”电话那边的小贝勒爷淡声道。

    “你话说的这么直接,我都要怀疑是你做的了。”顾柏衍眉梢一挑,道。

    “你不会,我听说顾先生出了点小意外,就让人去追查了。”

    “有了结果,我会第一时间告诉顾先生。”小贝勒爷道。

    “小贝勒爷可知道是谁要动我?”顾柏衍问的直接。

    “不知,但是,我会查,查到了,你来我这里买消息就是了。”

    “顾先生知道怎么买。”小贝勒爷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

    “好,只要你有,我便买。”顾柏衍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道。

    电话那边的小贝勒爷在听到,打火机打火的声音后,便静默了一会。

    而后道,“顾先生身上还有伤,抽烟不太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