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好哄的 > 第293章 别哭
    “轻伤,没那么矫情。”

    顾柏衍没什么烟瘾,平时也不怎么抽,也就是心烦的时候才会抽。

    顾柏衍说完这话,小贝勒爷那边又是沉默。

    就在顾柏衍以为是不是通话出了问题时,小贝勒爷才说了一句,“那也别抽。”

    不知道为什么,顾柏衍觉得此时的小贝勒爷,和以往有些不一样。

    至于哪里不一样,他还说不出来。

    忽地又想起二哥说的话,小贝勒爷对他有意思。

    “嗯,挂了。”顾柏衍说完便直接结束了通话。

    如果小贝勒爷对他真的有意思,那么他这么和他通话。

    他都觉得对不起贝乐……

    顾柏衍这边刚要把手机扔在床上,便又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他以为是小贝勒爷打来的,却是个陌生号码。

    以往,陌生的电话,他都不会接。

    但是,今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这个陌生来电,就不一定是谁打来的了。

    顾柏衍接听了电话,但是,并未说话。

    他在等着电话那边的人先开口,那边的人似乎也料到了他不会先开口。

    便很自然的先说了话,“伤的不重吧?”

    当听到这句问话时,顾柏衍的眸子里浮现出惊诧之色。

    这……怎么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顾柏衍的呼吸瞬间急促,削薄的唇张了张,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实在是太过于震惊,眼里的惊诧变成了不可思议。

    这声音他不会听错,不会错。

    “吓到了?”电话那边的人又问了一句。

    “我就说几句话,你听好了,也记好了,你若是做不到,会出人命的。”

    “不是你,就是贝乐。”

    顾柏衍靠在墙壁上,以此来支撑自己的身体。

    对方的声音字字入耳,错不了的,是他……

    客厅

    “老四受伤的事情,要告诉小乐么?”商书寒问乔湛北。

    “不用刻意告诉他,在外面玩吧。”

    “等他回来,老四的伤也好了,免得他担心。”

    最主要的是,老四也没说要告诉小乐,乔湛北想,他也是不想小乐担心他。

    本也没多重的伤,轻微骨裂而已。

    “那就不告诉他,他出去的时候,我的眼皮就一直跳。”

    “总感觉有事情要发生,现在是有经验了,以后要是再有不好的感觉,就得果断拦住。”

    商书寒感觉自己最近明显的见老了,倒不是长相,而是心。

    “二哥,我总觉得这事还只是个开始。”

    “什么线索都没有,我们很被动。”乔湛北道。

    这次不单单是凤熙出了车祸,连着老四也跟着发生意外。

    这件事就很扑朔迷离,究竟是何人所为?

    “虽然这事挺烦的,但对于老四和小乐来说,却是扫除了障碍。”

    “等老四伤好了,就把这事和小乐一说,也就能好好的在一起了。”

    商书寒觉得这也算是一件好事。

    乔湛北没应声,总觉得事情不会让他们如愿。

    翌日

    顾柏衍伤的也不重,但是,偏偏让商书寒给照顾成不能下床了。

    顾柏衍看着床上的餐桌,微微叹口气。

    这一夜顾柏衍没有休息好,因为那一通电话……

    那一通谁都不能说的电话,他几乎就没怎么睡。

    如果不是确定了,他都不会相信,真的会是他。

    因为是他,所有的事情才有了合理的解释。

    然而他变了,他完全变了。

    “想什么呢?快点吃。”商书寒伸手在顾柏衍的眼前晃了晃,道。

    顾柏衍喝了一口粥,食之无味。

    但是,在商书寒的逼迫下,顾柏衍还是喝完了一碗粥。

    “吃不下了,撤了吧。”顾柏衍擦了擦嘴,道。

    “吃的太少了,不利于养伤。”商书寒把餐桌端了下去。

    “贝乐……回来了么?”顾柏衍问。

    “小乐要回来?什么时候说的?”商书寒回过来头问。

    “昨天,说今天回来。”顾柏衍微微抿了下唇,沉声道。

    “那他看到你这伤,不得心疼?”

    “我昨天还和你三哥说,等你伤好了,你就把实情和小乐说了。”

    “他会理解的,凤熙也得到了惩罚,也就不存在愧疚不愧疚的问题。”

    商书寒自顾自的说着,而顾柏衍却看向落地窗。

    此时的阳光正好,这么一直看着,是有些刺眼的。

    “二哥,你当初为什么不同意,我和小乐在一起?”顾柏衍开口问。

    “怎么好端端的问这话,我就是现在也不太想同意,谁让你们互相喜欢。”商书寒随口回道。

    “要不是当初小乐说不讨厌你,我肯定是要拦着的。”

    “你问我为什么?你自己不知道么?”

    “小乐是大哥唯一的血脉,对于我们来说他就是自己的孩子。”

    “你照顾他,他叫了你六年的四叔。”

    “你们……”商书寒说到这里,又叹了口气。

    “如果大哥活着,怎么会允许你们在一起?这不是要他的命……”么

    “算了,说这个干什么。”

    说到这里商书寒才看到,顾柏衍的神情和脸色都不太好。

    “怎么受了点伤,又矫情上了?”商书寒在顾柏衍的肩膀上拍了拍柔声道。

    “我是不是真的很矫情,二哥?”顾柏衍抬头看向商书寒问。

    “也不是,只是我们都习惯了要保护你,什么事都不让你操心。”

    “谁让你小呢,小五不也如此,不过是小五活的糙,没你那么多事。”

    “谁也不能碰你的小毯子,冬天还要吃冰淇淋,怕吃鱼,又不喜欢吃酸的。”

    “下雨天烦,阴天烦,日头太毒也烦……”

    商书寒一说起顾柏衍的这些事情,就感觉一天也说不完。

    就这么多事的人,说矫情都轻了。

    顾柏衍笑着点了点头,抿了一下唇,没说话。

    “你今天怎么不太对,这么乖?”商书寒问。

    “睡太多了,人睡傻了。”顾柏衍随口回了一句。

    他话音落下时,卧室的门响了一下。

    随后贝乐便走了进来……

    商书寒看到贝乐走进来,还一怔。

    “小乐,那个,你四叔受了一点小伤,很小很小的伤,你别担心,你别哭啊。”

    商书寒提前给贝乐打了一个预防针。

    贝乐的唇微微动了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