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娘子你魂力满级了 > 第43章 只取前十
    “公子,我们之前碰到二小姐,你说她会不会也是来报名的?”梦兮一路上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元如意。

    “她能出现在这里,恐怕目的和我们一样吧!”元如意倒是忘了元宝珠,如果元宝珠也来报名,那么看到自己此时女扮男装,保不齐要多做什么事情啊!

    “她也觉醒了戒魂?”

    梦兮觉得老天实在是不公平,为什么同样是戒魂觉醒,她家小姐之前就要遭受万火吞噬之苦,还伤了一只眼睛。而元宝珠则是毫发无伤,甚至能赶上青山门开山收徒?

    “不奇怪啊!我那个爹爹是个大将军,一直闭关的老爷子是前大将军,他们的后代应该不会差才是。”元如意这是变相地把自己也夸了一遍。

    “那你现在这么打扮岂不是无用?被她发现了,绝对会揭穿你的。”梦兮现在也学会有话就直说了。

    “揭穿?无所谓啊!再说了,青山门有规定不能女扮男装吗?我想行事方便些也不为过吧?好梦兮,与其担心这些,不如好好准备等会儿的测试吧!我可不相信青山门来者不拒,恐怕有一波试炼等着我们呐!”

    元如意下意识地摸上自己的右眼,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但愿在青山门,有机会让她治治自己的眼睛吧!

    梦兮还想说什么,看见元如意捂着右眼,又缓缓放下,明显情绪低落了许多,顿时不再开口。

    到底是女孩子啊,谁希望自己一直是个独眼呢?

    既然她的戒魂是木属性,那么她一定想办法进入青山门,也许这里有帮助她家小姐恢复眼睛的办法。

    无论元如意是否嫁人,永远都是她家小姐!

    当天顶的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的时候,那层层白雾的锁山大阵开启了一个角落。

    元如意和梦兮站在山脚下的时候,被那涌动的魂力一波接着一波地冲击魂力,导致她们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不愧是华龙帝国最大的宗门啊!这里的魂息就是澎湃!”

    很快就有人开始吹起了彩虹屁,附和的人还不少。

    “谁说不是呢?那么多小宗门咱们不去,偏偏要来青山门,可不就是因为其上百年的底蕴啊!”

    “听说七位尊者男俊女靓,不知道是真是假?”

    “你们到底是来看美人的,还是来修炼的?说这些话,不担心被七尊者听到?”

    “嗨,咱们是在夸他们,又不是诋毁他们?”

    “听说每年报名的条件都不一样,不知道今年是什么?要不要测试魂力啊?”

    “测试魂力是必须的,不然这么安排你去哪一位尊者的门下?”

    “门主也是七尊者之一,他收徒吗?”

    “听说他的器魂是洞箫,那习的是音律,你的器魂可是乐器?”

    “我倒是希望被海尊或者是棠尊收下,那里面美女多啊!”

    “得了吧!除非你去变个性啊?那两位尊者只收女弟子!”

    “……”

    众人七嘴八舌的,倒是让元如意听到了不少的八卦。

    “还有只收女弟子的?”元如意低头看了看自己,难不成要换回女装?

    梦兮仿佛知道了元如意此时在想什么,刚欲开口,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她的眼帘,那人仿佛也看到了她,竟然直接朝她走来了。

    “这位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宇文煜一眼就看到了梦兮,与其和陌生人说话,不如找个面熟的。

    但是宇文煜这番举动落在元宝珠眼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该死的贱人!

    明明是个下人,充当什么小姐,居然还和宇文煜说话!

    “这位公子有礼了。”梦兮在外不以仆人自居,这是元如意再三告诫她的。

    她已经是戒魂师了,没有必要在她的面前显得低人一等。

    “咦?”

    宇文煜显然也注意到了元如意,见她的打扮,顿时心下了然。

    “这位公子不知道如何称呼,如果有幸过了测试,我们就是同门了。”

    元如意眉头一挑,这小子竟然没有拆穿自己?

    “客气客气,在下江如意。”

    “什么江如意?你明明是……”元宝珠忍不住了,快步走来,正想当着宇文煜的面前揭穿元如意的真面目,奈何所有人的脚下突然亮起了一轮巨大的传送者。

    “满百人,立刻开始测试,只取前十个登顶的人,祝大家好运!”

    所有人一脸懵的被传送到整座万青山的各个角落,无一例外的是都在山脚,而他们的面前,运气好的则是崎岖的山路,运气不好的,根本就没有路。

    “这就开始了?”元如意觉得这个规则新鲜,同时庆幸自己换了男装,攀爬方便啊!

    与此同时,被迫与元如意分开的梦兮则是有点慌张。

    当她发现周围确实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下意识地将裙摆撩起打结,不顾形象地开始登山。

    开玩笑,现在就不是注意形象的时候,百人才取前十?如果她要顺利报名入选,就要争取那个十个名额。

    “为了小姐,我能行的!”

    梦兮默默地给自己打气,运用元如意教她的飞沙神闪,一路狂奔。

    “诶?这丫头有意思啊!这身法妙啊!”千华镜内,李若海率先注意到了梦兮,见她是女子,又使用着某种魂技身法,心中对她多了几分印象。

    “这小子的身法与那丫头很像,甚至比她更为娴熟,这两人应该是认识的。”难得开口的许清墨望着元如意的背影若有所思,“啊,我记得了,这是飞沙神闪!”

    “飞沙神闪?多年前就被借走了,莫非是他们的后人?”有着桃花眼的男子名为印冉竹,乃是七尊者之一的竹尊。

    “有点意思了,我记得他们从军了,为帝国办事。”白胡子的沈岩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刚刚他还饶有兴致地将自己的胡子变了花样,甚至用红绳绑了起来,惹得李氏姐妹打趣儿他把自己当成人参了。

    “那又如何,关键时刻还不是上了魔战场?只要是为了这一片地域,无论是什么背景的人都好。”许清墨云淡风轻地一句话,显然是想到了自己的亲传弟子,难得的露出笑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