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夜余火 > 第十四章 黑沼荒野
    直到吉普完全驶出了银白色大门,商见曜和龙悦红才适应了外面的光芒,放下右臂,睁大眼睛,将目光投向窗外。

    度过了最初的,难以言喻的莫名恐惧后,他们看到了一片蔚蓝的澄澈天空,看到了形状各自不同的白色云彩,看到了不断变化队形的鸟群,看到了在阳光下闪烁淡金光华的山壁。

    “太阳……太阳!”龙悦红对着高空那个橙黄炽烈的巨大火球高声喊道。

    他死死盯着那里,即使眼睛刺痛,流下了泪水,也舍不得移开视线。

    “不要直视这种状态的太阳,伤眼睛!如果真要看,喏。”蒋白棉一边开车,一边从扶手箱里翻找出某件物品,往后递给龙悦红。

    趴在玻璃窗上的龙悦红回头一看,发现是副镜片全黑的眼镜。

    “……墨镜!”他回忆学过的知识,找到了对应的名词。

    “你不戴,我就戴了。”这时,商见曜转身说道。

    龙悦红望了过去,发现商见曜的眼睛红红的,仿佛随时会流下泪水。

    “哈哈,你也盯着太阳看了?”龙悦红难以忍耐地笑出了声音。

    下一秒,他看见商见曜把墨镜抢了过去,架到了鼻梁上。

    “喂……”他一时不知该愤怒,还是该反省。

    “这里还有一副。”龙悦红准备扑向商见曜时,副驾位置的白晨往后递了副墨镜。

    这墨镜比蒋白棉那副精致,如同两颗串起来的“心”,镜片颜色也不是纯黑,泛着点玫红。

    “不要弄坏了,我当初花了好多东西才换来的。”白晨叮嘱了一句。

    “谢谢。”龙悦红诚恳道谢,戴上了那副墨镜。

    有了这个“装备”,他终于可以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观察太阳,对比它和幻灯片的不同之处在哪里。

    “这就是太阳啊……”不知过了多久,龙悦红感慨了一句,摘下墨镜,还给白晨。

    商见曜也收回视线,若有所思地将蒋白棉的墨镜放回了扶手箱。

    “你在想什么?”龙悦红看了好友一眼。

    商见曜表情严肃地回答道:

    “我在想,哪里可以弄到墨镜?”

    地下大楼内的人们根本不需要这东西,只有少数项目组会用到,所以,无论“物资供应市场”,还是495层“活动中心”的小集市,都没出现过这东西。

    开车的蒋白棉呼了口气:

    “我就知道你关注的重点不对。”

    白晨微笑说道:

    “等路过荒野流浪者们聚居的地方,可以进去看一看,说不定一块压缩饼干就可以换到副好墨镜。”

    “我的就是这么换来的!”蒋白棉附和道,“你的为什么会用很多东西换?”

    “我是从一名女性遗迹猎人手上换到的,当时,她觉得这很漂亮,想自己用,也不怎么缺物资。”白晨回忆起当初的情况。

    商见曜和龙悦红没仔细听,又都趴在了各自对应的车窗上,凝望外面的场景。

    无论是两侧的巨大树木,还是偶然跑过的棕色松鼠,都能让他们看得津津有味,赞叹出声。

    “这和我想象的灰土环境不太一样……”不知过了多久,龙悦红坐正身体,感慨了一句。

    “你想象的是什么样子?”蒋白棉一边让吉普车在颠簸的路上跳跃,一边随口问道。

    龙悦红努力寻找起形容词:

    “就是,就是……”

    商见曜转过脑袋,帮他描述:

    “昏暗,阴冷,潮湿,压抑,天空布满尘埃,阳光照不透乌云,到处都是灰蒙蒙的。”

    “对对对!就是这样!”龙悦红完全赞同。

    他们的教科书上并没有详细地描述灰土的环境,只是讲状态,讲污染,讲疾病,讲饥荒,这就让他们自然而然形成了灰土之上环境恶劣的印象。

    而那些到过地表的员工,碍于保密条例,能讲的不多,即使偶尔提一句某些地方阳光明媚,环境不错,也会被旁听的群众们下意识忽略掉。

    蒋白棉手肘压着方向盘,目视前方,呵呵笑道:

    “也许旧世界刚毁灭那会是这样,但很快就好转了,只有部分地方还是类似的状态。”

    “而那也意味着危险,意味着污染、疾病和畸变。”白晨在旁边补充道。

    “这样啊……”龙悦红再次将脸贴到了车窗上,欣赏沐浴着阳光的山林美景。

    商见曜同样如此。

    蒋白棉通过后视镜看到这一幕,暗笑一声,摁下了某个按钮。

    哔的声音里,四个车门上的玻璃窗户猛地往下方收起。

    龙悦红吓了一跳,挺直了身体:

    “它,它……

    “还能这么收起啊?”

    “让你们呼吸下外面的空气。”蒋白棉假装自己刚才不是在恶作剧。

    商见曜的姿势未有丝毫改变,似乎在享受玻璃窗滑过脸庞的感觉,看起来颇为滑稽。

    他随即眯起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

    “怎么样?”蒋白棉笑着问道。

    商见曜一本正经地看着外面:

    “有新鲜的屎味。”

    “……”蒋白棉承认商见曜嗅觉敏锐,但又不想搭理他。

    旁观了蒋白棉打开车窗全过程的白晨若有所思地插话道:

    “组长,你是哪年生的?”

    “新历23年,怎么了?”蒋白棉随口回答道。

    “你比我还小三岁……”白晨有些震惊。

    龙悦红更是诧异:

    “组长,你只比我们大两岁?

    “你已经D6了!”

    “这就是在安全部上班的好处,危险是危险,升职真的很快,毕竟你们的上司,比如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掉了。”蒋白棉开了句玩笑。

    她顿了一下,状似随口地补充道:

    “而且,我之前还做过一些贡献。

    “啊,忘记提醒你们,观察空气颜色很重要,有的时候必须提前戴上防毒面具。”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内,吉普跌跌撞撞地在山林间穿梭,商见曜和龙悦红依旧像小孩一样,专注地看着外面的景色,对什么都很好奇。

    眼见前方泥土逐渐变黑,周围的树木开始稀疏,道路不再崎岖,龙悦红忽然微皱眉头道:

    “我总觉得外面的环境不太对,少了点什么似的……”

    商见曜已坐直了身体,嗓音沉而不低地说道:

    “没有人。”

    没有人……对!龙悦红一拍大腿道:

    “是啊,沿途除了几个哨所内有人,一直都没人类出现!”

    而哨所里的人毫无疑问都是公司的员工。

    “附近的人要么被公司吸纳了,要么流浪去了有食物的地方,要么……”蒋白棉话音一转道,“等通过前方那个哨所,真正进入黑沼荒野,就有机会遇到人类了。”

    “但那未必是你们想要的……”白晨没有回头,低低补了一句。

    “你说什么?”蒋白棉侧头问道。

    “组长,专心开车!”白晨收敛住情绪,笑着喊道。

    商见曜和龙悦红沉默了下来,时不时看一看窗外愈发开阔的场景。

    不知过了多久,龙悦红突然问道:

    “组长,我都还没有告诉家人要外出拉练,最近不会回家,这可怎么办?”

    “上面会派人通知的。”蒋白棉看着前方的道路,轻轻拉了拉方向盘。

    龙悦红闭上了嘴巴。

    吉普车内,又是漫长的沉默。

    等到经过了“盘古生物”的边缘哨所,前方的地势愈发平坦。

    这里的泥土呈灰黑色,比较软,上面清晰地显现出了纵横交错的各种痕迹,有属于车轮的,有来自动物的,有源于人类的。

    道路周围的树木更加地稀疏,让人一眼就可以看见远方的黑色沼泽。

    这些树木的树干都偏黑色,叶子深绿,它们有的很高,足有二三十米,有的非常低矮,也就一人多高,共同点是姿态扭曲,千奇百怪,就仿佛死去的怪物,在阳光之下都显得阴暗。

    “在大沼泽边缘,还不需要太小心,等深入之后,就必须放慢车速,时刻注意前方的道路是不是已经被沼泽吞噬。如果真的开进去了,那就果断弃车回撤。”白晨借机讲课,“组长,那边有个干净的水源。”

    蒋白棉点了点头:

    “好,到那边休息一下,补充点水。

    “然后,趁地形开阔,不算危险,换商见曜、龙悦红你们开。

    “希望你们能在今天内学会。”

    她打了下方向盘,让吉普驶向了荒野上一片稀疏的林地。

    一条地下河在这里钻出地表,流了几百米,又回到了地下。

    蒋白棉拿着装在吉普车顶部的太阳能充电板和容量不小的热水壶,走到河边,对商见曜和龙悦红道:

    “这种流动的地下水一般没有问题,但还是要观察两点。

    “一是附近的植物是否有明显的畸变,二是水里的生物和同类相比,是否显得奇怪。

    “然后,如果有条件,都烧开再装入水囊,若是不行,就放‘生物清洁片’。”

    观察了一阵,蒋白棉蹲到河边,装了满满一壶水。

    然后,她将热水壶放到已充好的太阳能充电板上,插上了插头。

    这个过程中,她有拿出一个乳白色的塑料瓶,从里面倒了一个小指指甲盖大小的白色药片出来,丢进水中。

    这是“盘古生物”特产的“生物清洁片”。

    龙悦红在旁边兴致勃勃地看着,似乎想亲自尝试。

    对每天需要去“物资供应市场”提热水的他来说,这种事情相当新鲜——他家人口比较多,小孩的能源配给又有限,热水壶也不是什么便宜的东西,所以,只能拿上暖水瓶,去供应市场的热水房打开水。

    蒋白棉忙完之后,站起身来,看了龙悦红一眼,笑骂道:

    “这种时候你应该做的是,拿出‘冰苔’,防止有生物袭击我们,或者抢夺物资。

    “白晨就不用说了,非常老练,你看,商见曜也在戒备四周。”

    拔出了“冰苔”手枪,望着河水“源头”位置的商见曜突然开口道:

    “组长,那边有人影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