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继承了五千年的家产 > 第三百零七章 1000美元一吨爱要不要
    “你说什么?”金田井龙脸色大变。

    果然,他刚才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张朦胧答应地如此爽快,他还真以为是震慑住了他,看来小丑竟是他自己!

    因为天然气资源的断供,上面下来指标,今年煤炭资源进口最少也要达到3.5亿吨,至于给的价格也控制在了80美元一吨。

    按照现在国际局势,65美元一吨都已经算是比较高的价格了。

    如果按照65美元一吨进口,国内的那些煤电商有很大的利润空间,一个个绝对抢着干的!

    80美元一吨,那么3.5亿吨就是280亿美元,这是他们今年准备用来进口煤炭的资金总额。

    但是张朦胧这一开口就是270亿美元的违约金,要是真的扣除了这一部分的违约金,10亿美元,他们还能进口个der?

    谁特么让你签合同的时候定这么搞的违约金了?你也不怕到时候拿不出来?

    金田井龙简直快要发疯了。

    但是张朦胧当初签订协议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回事。

    一来,那些购买煤炭的钱,张朦胧直接就付清了一年的,所以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存在违约的情况。

    就算是真的出现了这个情况,区区270亿美元,他也完全没有放在心里,拿出来也就拿出来了,毕竟张朦胧够买这批煤炭的时候,光是溢价就不止270亿美元了,要是真的心疼这点钱,他也不会把价格抬到这么高。

    “干嘛啊?不信啊?怕我坑你们?”张朦胧对洪依说道,“洪依,把那些合同的副本复印一份给井龙先生过目一下,免得他说我们在黑他们的钱!”

    “好的张先生,”洪依说道,“周馆长,我想借一下你们的打印机。”

    “洪小姐这边请。”

    片刻之后,洪依就带着一叠合同文件走进了会议室。

    “金田先生请看吧!”张朦胧把那一叠文件移到了金田井龙的面前。

    “鲍恩煤田违约金,100亿美元!”

    “悉尼煤田,违约金40亿美元!”

    “苏门答腊煤田,违约金50亿美元!”

    ......

    看着这一串串触目惊心的数字,金田井龙的手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不光是这些违约金,还有合同里规定的进口金额,最便宜的煤炭,都要220美元一吨!

    有些时候,收不收违约金,那是可以通过双方协商解决的,如果两边经过和平谈判接触合作协议,也存在不收取违约金的情况。

    但是这他妈的完全不一样啊!

    他们界蓬国给出的最高标准也只是80美元一吨,张朦胧给出的价格最低都是他们的两倍以上,更有甚者,达到了匪夷所思的400美元一吨!

    你去问人家愿不愿意解除合作,不要这几百美元一吨的煤炭,反过来买你们几十美元一吨的煤炭,只要人家稍微有点脑子,都不可能同意这件事的。

    卖给张朦胧,他们随随便便就可以赚几百亿美元!而且还是当场结算概不拖欠!

    卖给他们界蓬国,先不说赚的钱有没有张朦胧的零头多,光是他们到时候求爹爹告奶奶地去要钱,就不知道有多么心累了。

    要协商解除这合同,除非他们脑子有泡!

    所以这违约金绝对不可能少!

    “张先生,这违约金是你和那些煤田的协议,要我们来拿这违约金,恐怕不太合理吧?”金田井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甚至有些没有底气。

    “金田先生,到底是你傻逼了还是我傻逼?”张朦胧毫不客气地说道。

    “张先生,请您注意说话的态度!”被张朦胧当着面骂傻逼,金田井龙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很难看。

    “井龙先生,我是考虑到咱们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做出了如此重大的牺牲愿意把这一批煤炭忍痛让给你们,而你们现在拿我当白痴?我平白无故损失270亿美元,你以为我是做慈善的?”

    张朦胧继续说道,“我当初买下那些煤炭的时候,违约金一分不少的全部给了他们,否则你们在收到解约协议的时候,有这么容易直接收到违约金?”

    “你忍痛个屁!”金田井龙在心中骂道,买不买那些煤炭对你来说有什么差吗?不买下那些煤炭你是会没热水洗澡还是没火烧饭?

    他们界蓬国是需要这些煤炭来发电,而你呢?这只是你来谈判的筹码而已。

    “张先生,这批煤炭对你来说可有可无,根本不存在什么忍痛割爱吧?”

    “怎么不存在?”张朦胧义正言辞地说道,“我可是一个环境保护主义者,这些煤炭可是带着我节能减排的梦想,我把它们让给你,这就牺牲了我为温室效应做贡献的伟大梦想,这不算是牺牲吗?”

    “好家伙,这个梦想也太伟大了,我差点都哭了!”边上的洪依听得一愣一愣的,张朦胧这扯犊子的本事真的是一年更比一年强。

    “张先生,既然这违约金的事情没有商量,那批煤炭到了你的手里,由你直接卖给我们,那也是一样的。”

    “那也行!”张朦胧笑道,“1000美元一吨,你们想要多少?”

    “什么?1000美元?”

    “你怎么不去抢?”

    金田井龙和他的两个助手顿时拍案而起,1000美元一吨,那都是市场价的十几倍了!

    他们那270万美元连3000万吨煤炭都买不到!

    3000万吨煤炭,恐怕也就够他们使用一个月吧?

    “怎么抢?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我可是一个商人,商人做生意,总是要有钱赚的吧?”张朦胧理直气壮地说道,“人家美利坚人卖苹果手机,一台一万块钱的手机成本也就是2000多而已,这得赚了4倍的钱吧?”

    “我这些煤炭平均的进价差不多是300美元一吨,我都还没算运输费仓储费呢!1000美元一吨卖给你们,还不到3倍,你们凭什么说在抢?”

    “况且那苹果手机,我看你们用得还是很香的嘛!”

    “他们那成本只算了物料费用,其中的研发费用广告费用加起来,可远不止这么些,这怎么能一样?”金田井龙说道。

    “那我花了时间和他们打电话谈生意,我耗费的时间,精力还有口水,怎么就不能算作增值了?”

    “你强词夺理!”

    “我张朦胧的时间就值这么多钱,你有意见吗?”张朦胧说道,“1000美元一吨,爱要不要,不要就滚,我不卖,你们难道还能强买强卖吗?”

    “张朦胧,你不要太过分了!”

    “嘭!”张朦胧拍案而起,“麻烦你搞清楚,现在是你在求我,不是我在求你,别以为你搬出你们界蓬的旗帜我就怕了!”

    张朦胧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们在我张某人的眼里,就只是一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