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 > 第246章 同居的第一天1
    飞机降落的地方离主楼有将近一千米的距离,漠银河一路不肯放,他好像不知道累,因为怀里抱着他的宝。

    路上遇到的在庄园里服务的侍从,那些侍从纷纷停下,躬身颔首:“太子爷。”

    漠银河却不满意,肃声命令:“喊太子妃!”

    那些男男女女的侍从,个个露出惊讶的表情,又不敢窥探漠银河怀里的女孩。

    漠银河一道冷眼扫射过去,威不可言:“怎么,听不懂我说的话?”

    “太子妃!”

    所有心里震撼不已的侍从,都怕自己稍有迟疑,会惹怒了太子爷。

    司明镜脸颊滚烫,伸手掐他手臂:“你胡说八道什么,谁是你的太子妃?”

    “早晚都是,明镜,我看重的女人,我势在必得。”

    漠银河心情好,抱着她一路张扬,步伐大张大合,阳光染上了海洋的味道,洒落在他的脸上,将他衬托得格外丰神俊朗,风流倜傥,碧穹万里无云,如同漠银河的心情,扫去了所有的阴霾。

    司明镜盯着他英俊的脸,看得有些痴迷,他心情好的样子,当真撩人心扉,司明镜心里又气又无奈。

    隐隐约约,还有点小欢喜。

    “你放我下来吧,你不累么?我自己走!”

    漠银河不愿意,她穿着睡衣的样子,漠银河并不愿意让其他人窥探。

    他内心的霸道和占有欲,仿佛困兽终于出了牢笼,一点都不想克制。

    司明镜前段时间闲着无事,看了一部六十多年前的经典老片,叫《甄嬛传》。

    她觉得此刻的漠银河,就像是里面的皇帝第一次将甄嬛给抱回碎玉轩,不知疲倦,满脸都写着两个字:芳心。

    唯一的不同便是,漠银河高大英武,短短的头发潇洒,阳光照耀下,他那棱角分明的脸,叫人心情十分愉悦。

    司明镜有些娇羞,再次道:“你放我下来啊!”

    漠银河却说:“明镜,你随我住一个房间如何?”

    司明镜下意识说:“去死!”

    漠银河哈哈大笑。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漠银河不顾她的意愿,径直将她抱回自己的寝室,将她放在三米宽的大床上。

    不等她爬起来,漠银河整个人便压了下来,两只手臂压在她的身体两侧,不给她逃脱的机会。

    司明镜呼吸收紧,声音微抖。

    “漠银河,你别得寸进尺!”

    漠银河笑着,俯身亲她的脸,亲她的小鼻尖,又亲她倔强的小红唇。

    他知道她心里并不排斥他,就是嘴巴硬,所以他肆无忌惮,何止是得寸进尺,他更想得得寸进尺丈!

    司明镜欲哭无泪。

    她整个心都提了上来。

    哪怕心里并不排斥大魔王,可但漠银河不安分的手从她的睡衣里面钻进去,也会难以克制内心的惶恐。

    这种惶恐,又刺激又欢愉。

    司明镜对男女之事一窍不通,但她之前误食了一颗龙吐珠,直接给她毫无经验的少女心上了震撼的一刻。

    让人又羞耻又害怕。

    司明镜害怕此刻的漠银河,他的攻击性太强了,又生的俊朗不凡,叫人既抗拒又被吸引。

    司明镜怕自己再任由他任意妄为,就要贞洁不保。

    他有多想睡她,司明镜从他眼神里便能看得出来。

    她慌了,一边躲他一边心跳加速:“漠银河,别这样……”

    她身体都软了,甚至能够感觉到身体诚实的反应,羞耻地难以形容。

    见他听不进去,她只能软软求饶:“漠银河,我饿了,早饭都没有吃,不吃早饭我会低血糖,现在就有点。”

    漠银河气息微喘,鼻尖抵着她的鼻尖,不肯放过她,又怕真饿到她。

    “想吃什么?”最终,漠银河妥协。

    司明镜想爬起来:“我想去看看,有什么吃的。”

    漠银河在她的唇上又轻啄了几下,宽大的手掌摁着她的肩膀,不肯让她起来:“在这躺着,我去给你弄吃的。”

    漠银河离开后,司明镜立刻跳下床。

    想离开房间,却发现房门从外面被锁死了。

    她踹都踹不开。

    司明镜压着狂跳的心脏,推开阳台的门。

    半圆形的阳台很大,与其说是阳台,不如说是露台,约莫有七八十平方米。

    露台上有餐桌,有吊椅,有榻榻米,榻榻米上摆着一排抱枕,让人坐上去就不想起来,露台四周还养了很多花。

    装修得格外有情调。

    司明镜看到露台一角有一个很大的冰箱,便走过去,打开冰箱。

    上层放着里牛奶、水果,还有饮料,中层做成了消毒柜的样子,放着碗勺和酒杯,下沉是酒柜,里面摆着各种酒。

    她从冰箱里拿了一罐饮料,然后懒洋洋的往榻榻米上一坐。

    喝着饮料,享受着阳光和海风,看着远处的汪洋大海,听着远处的海浪声。

    脑子里想到母亲小时候跟她提过的一首诗:我想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这大概就是母亲跟她描述的诗中的场景吧?

    让人喜欢得无法自拔。

    漠银河端着早餐回来,他高大英武,又温柔细致,将两份早餐端着放在露台的餐桌上,示意她过来用餐。

    “我的行李呢?”

    她想换一套衣服,总不能一直穿着睡衣。

    漠银河似乎猜到她想换衣服,指着卧室的方向说:“卧室左边的门是更衣室,里面有衣服,全是为你准备的,全是洗过的,可以放心穿。”

    司明镜便去换衣服。

    推开更衣室的门,司明镜被吓到了。

    她差点以为自己走进了奢侈品品牌的女装专卖店,从装修到灯光设计,都奢华得让人咋舌。

    还有好几条漂亮的礼服是穿在假模特身上的,让人一眼望去,便知道穿上身上的效果。

    司明镜走到一个假模特面前,发现那个假模特从身材到脸型都与她一模一样。

    所以漂亮的裙子穿在模特上是什么效果,穿在她身上就应该是什么效果。

    司明镜腼腆微笑。

    漠银河这狗男人,莫不是早就计划把她拐到这里来了吧?

    反正绝对不是临时起意!

    因为每一个女士假模特身边,都站着一个男士假模特,男模特又与漠银河一模一样,穿着与女模特身上配套的正装,每一套看上去都像是情侣搭配,那么般配,让人无法不被取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