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 > 第247章 同居的第一天2
    司明镜在更衣室里换了一套常服,又去梳洗了一下,再次回到露台,拉着椅子坐在漠银河身边,抬腿就踹了他一脚,嘴上却掩不住的笑意,问他:“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计划把我拐过来的?”

    漠银河想说:从我知道你是我的宝宝开始!

    但话不能这么说,否则这敏感的女人,又要觉得自己把她当做替身了。

    漠银河只能违心道:“从你在四国峰会上,为我大杀四方,赢得小白和恋恋的抚养权开始。”

    司明镜对这个答案很满意。

    她埋头吃早餐。

    漠银河的长腿,在桌子底下勾她的腿,带着一颗戏虐的心,问她:“喜欢这里吗?”

    司明镜把腿缩回来,又踢了他一脚,心里对这里喜欢的要命,却嘴硬地说:“我就待几天,先在这里把公司注册了,把宋氏集团收购,把宋家人都踢出去,把我外公的心血夺回来,我就回A国。”

    漠银河只是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又伸出腿去勾她的脚。

    司明镜抬头,瞪他:“你还让不让人好好用餐了?”

    “那你快吃,吃好后,我想吃你。”

    司明镜发狠道:“小心我把整个盘子甩你脸上!”

    然后她又说:“这个房间我很喜欢,我霸占了,你另寻房间住。”

    “明镜,你觉得可能吗?”

    “我管你!”她语气傲娇,心里全是涟漪,继续吃东西。

    吃饱喝足,她提出来,想四处逛逛。

    漠银河微笑,好脾气的顺从了她,叫人准备庄园内的电动观光车,两人坐在车子里,四处闲逛。

    经过儿童游乐场的时候,司明镜看到夜思缘带着三个小孩子,在私人游乐场里,忘得不亦乐乎。

    路过网球场的时候,又看到夜深带着宋糖糖在打网球。

    漠银河问她:“你想打网球吗?”

    只要不和他单独在一起,司明镜觉得她都喜欢,她怕了今天的他,眼神里虎视眈眈的,便点头道:“想打。”

    漠银河把电动观光车停下来,拉着她走进网球场,加入了夜深和宋糖糖的阵营,玩双打。

    夜思缘带着三个小宝贝玩累了,便过来看他们打球,给他们呐喊助威。

    后来,漠银河接了一个电话,需要回亚特兰蒂斯,便叫夜思缘代替自己打。

    临走前,万分抱歉的对司明镜说:“临时有事。”

    “那你快去忙正事。”

    司明镜求之不得,眼神里透着欢愉,仿佛终于要把某位大魔王给送走了,就差放鞭炮庆祝。

    漠银河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临走前,大庭广众之下,扣着她的后脑勺,对着她的唇用力吻了一通。

    其他人纷纷错开眼神,假装没看见。

    只有夜念白小家伙鼓着气呼呼的小嘴巴,恨不得与爸爸干架。

    “明镜,你知道吗?夜深要和糖糖订婚了。”

    网球玩累了之后,夜思缘向她透露这件事:“订婚时间就安排在三天后,到时候就在这里举行订婚宴。”

    司明镜惊讶:“真的这么快?”

    “他们从小定的娃娃亲,今年两人都二十岁了,也不算快。”

    再不快点,舅舅真的要另寻佳婿,夜深就要哭了,所以夜深比谁都急,更是对宋糖糖嘘寒问暖。

    何况两人本来就情投意合。

    宋糖糖是个很甜的女孩,长得特别漂亮,青春靓丽,活泼开朗,看上去和夜深很般配。

    傍晚十分,有一架飞机降落,司明镜以为是漠银河回来了,结果不是,来的是宋糖糖的父亲宋沉墨。

    当时他们正在沙滩上玩耍,夜深和宋糖糖听说是宋沉默来了,小情侣慌张得不行。

    宋糖糖又想哭了:“怎么办?爸爸来了,一定是来阻止我们订婚的。”

    夜深额头冒冷汗,发誓说:“糖糖,这辈子我非你不娶,舅舅休想把你许配给别人!”

    宋糖糖焦虑不安:“你发誓有什么用?我爸都说了,你配不上他眼里的女婿,都怪你没用,你要是像银河表哥那样有能力有手腕,我爸也不会看不上你,不然我们私奔吧?”

    “好!”

    夜深把宋糖糖死死的抱在怀里,一对苦命鸳鸯仿生怕被棒打:“我们去海底世界。”

    夜思缘站在旁边翻白眼,对夜深一通臭骂:“舅舅本来就看不上你,你若是再带糖糖私奔,三天后你就别想有订婚宴了,赶紧去未来岳父面前尽孝。”

    夜深却没胆子去,反而眼神求助司明镜:“明镜,你帮我想想办法可行?”

    “啊?”

    司明镜觉得,夜深真是病急乱投医。

    “对啊,你最有办法了,你给我出出主意。”

    小时候不管夜深遇到什么难题,嫂子都能给他出谋划策,在夜深心里,大哥和大嫂就是他的依靠!

    有事找这两人,准没错。

    司明镜无语,又不好拒绝。

    她说:“你舅舅既然觉得你能力不行,那你就用自己的能力征服他,让他放心把女儿交给你,不然我也想不到办法,父母总是想要找个满意的女婿,你大哥对未来女婿的要求都非常高,何况你舅舅为人父。”

    夜深苦瓜着脸:“明镜姐,你能给我指一条捷径吗?”

    司明镜摇头:“婚姻大事没捷径,总不能先生米煮成熟饭吧?”

    夜深眸色一亮:“好主意!”

    司明镜:“……”

    夜深抱紧宋糖糖:“糖糖,我们先定个情侣套房共度良宵怎么样?我们想把事给办了,明天再来见舅舅。”

    司明镜觉得,哪个女孩子也不可能答应,哪知宋糖糖说:“那还等什么,我们快走啦。”

    然后,这对小情侣就真的走了。

    司明镜咋舌,问夜思缘:“地球上的年轻人都这么随便吗?”

    夜思缘只觉得羡慕,两个人都愿意这样为爱而疯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她反问:“明镜,他们是真爱,真爱都恨不得滚在一起,变成连体婴儿,为了能够和彼此在一起努力,难道你不想和我哥睡在一起么?”

    怕司明镜因为害羞说从来没有,夜思缘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从来都没有想睡在一起的想法,那么只能说,你对我哥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你们俩之间根本不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