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 > 第248章 同居第一天3
    司明镜静静的笑:“思缘,你哥宠爱你,不是没有道理的。”

    “嗯?”夜思缘心里咯噔一下。

    果然,司明镜说:“你坏死了。”

    她不点名,夜思缘却笑了,热情挽着司明镜的手臂:“明镜,我真不是给我哥当说客,我说的时事实,我喜欢的人,我就想睡他,你若是不想睡我哥,那我哥肯定不是你的菜。”

    司明镜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她觉得夜思缘坏透了,这是在给她做思想工作,同时替她哥套她的话。

    司明镜也打趣她:“那你想睡司离骚吗?”

    “做梦都想。”

    说完,夜思缘脸红透了,又郁郁寡欢:“可惜我睡不到,要是睡得到,我天天睡他!”

    夜思缘远远的看到飞机上下来的人,不但有她舅舅,还有她的外公外婆,便拉着司明镜过去迎客。

    然后夜思缘又说:“阿深和糖糖两个笨蛋,其实他们两人的婚事,是我外公和爷爷亲自定下来的,无论如何都容不得任何人阻扰,我舅舅也不行,可惜两人不知道。”

    “为什么?”司明镜随口问。

    没想到,问出了夜家的一个秘密来。

    夜思缘根本不把她当外人,什么秘密都跟她透露。

    这件事,要从一场联姻开始。

    数年前,白家和夜家联姻,让白家大小家白佩鸾,嫁给夜家大少爷夜柏修。

    可是夜柏修是白佩鸾闺蜜喜欢的男人,白佩鸾不愿意抢闺蜜的心头好,拒绝联姻,离家出走了。

    白家不舍得失去夜家这个联姻亲戚,便把不被家族承认的私生女白澜梧叫回家,逼她冒名顶替,嫁给夜柏修。

    真正的白家大小姐白佩鸾得知白澜梧顶着自己的名字嫁给夜柏修后,并没有在意,从此她改名叫白澜梧,并且遇到了一个了自己的真爱宋传启,并且嫁给了宋传启,两人隐居了起来。

    她却不知道,此时的宋传启,其实就是她的逃婚对象,夜家大少爷。

    夜家大少爷是军人,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身受重伤,醒来的时候时候,发现自己变成了S国的皇太子宋传启。

    他伤养好后回到夜家,却发现夜家在举行婚礼。

    婚礼上的新郎,竟然是“自己”!

    这个“自己”,就是与他灵魂互换的S国皇太子宋传启!

    唯一让他欣慰的是,婚礼上的新娘,也不是自己一直喜欢的白佩鸾,而是一个冒牌货。

    他在婚礼上找到新郎官,希望想办法,与他灵魂换回来!

    新郎官却不愿意,还跟他说,又不是我愿意灵魂互换,我也是受害者!

    殊不知,这灵魂互换就是新郎官搞的鬼。

    新郎官,也就是真正的S国太子爷,爱上了A国的一个女孩,她是白家的私生女,这样的身份,S国皇室是不可能让皇太子娶回家的。

    这时候,S国皇太子又得知,女孩被家族叫回去,冒名顶替,嫁给夜家的大少爷!

    S国皇太子急疯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与夜家的大少爷灵魂互换,让自己成为夜家太子爷!

    S国皇太子为了娶到自己心爱的姑娘,放弃了自己的身份,放弃了一切,怎么可能愿意再还回去!

    S国皇太子还告诉真正的夜家大少爷:真正的白家大小姐逃婚了,她不愿意嫁给你,你也不愿意娶个冒牌货吧?

    这对真正的夜家大少爷而言,简直是人生中最低谷的时候。

    他因为执行任务,身受重伤,与真正的S国太子互换了身份,没办法再回到自己原来服役的部队,也没办法再做回夜家大少爷,就连未婚妻都逃婚了,失去了所有!

    夜家大少爷失魂落魄,急火攻心晕倒在街头,被一个好心姑娘给救了。

    睁开眼发现,那个好心姑娘竟然是自己的未婚妻,真正的白家大小姐!

    夜家大少爷不知道心爱的女孩为什么逃婚,但他决定以全新的面貌,再把心爱的女孩追到手。

    皇天不负有心人,两人真的相爱结婚了。

    不过夜家大少爷不愿意去S国做皇太子,他有军人的国家荣誉感,不愿意叛国,便带着心爱的女孩隐居在海岛上。

    夜思缘聊起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八卦,津津乐道:“明镜,你说这算不算上错花轿嫁对郎?”

    司明镜笑着点头:“阴差阳错,结局不坏。”

    “所以我爷爷和外公约定,旧事不提,但小辈里面必须有两个人结婚,他们选定了糖糖和阿深,两人刚出生婚事就定下来了,我舅舅哪怕看不上阿深,舅舅上头还有外公替两人做主呢。外公骨子里还当自己是夜家人,他希望自己的后代,还能留着夜家人的血。”

    夜思缘拉着司明镜去认识自己的外公外婆。

    走到近处后,夜思缘撒娇的扑倒白澜梧怀里:“外婆,我想死你了。”

    “想我,也不见你来看我。”

    宋传启和白澜梧,一直随女儿女婿住在星光岛,也就是过年期间,才去了S国与儿子一起过年。

    夜思缘嬉笑:“我这不是来了么,我还带来了一个重要的客人。”

    夜思缘介绍司明镜:“这是司明镜,我哥喜欢的女孩。”

    白澜梧上下打量司明镜,眼眸微亮,眼中有了笑意:“你奶奶在电话里跟我提过好多次,说明镜是个好孩子,她喜欢得紧,都不舍得让她过来。”

    司明镜上前打招呼:“老先生,老太太,你们好,我叫司明镜。”

    年迈的宋传启目光慈祥,点点头。

    白澜梧携住司明镜的手,笑道:“好孩子,听说你救了小白,救了阿深,还治好了银河,你是我们家的贵人。”

    夜思缘又道:“明镜,这是我舅舅。”

    宋传启和白澜梧身边,跟着一个威严内敛的中年男人,气质卓然,十分的有气场,他是宋沉墨,S国的国君。

    “您好。”司明镜说。

    宋沉墨欣赏的看着司明镜:“夜深被算计那件事,你做得很好,银河眼光不错。”

    司明镜谦虚的笑,笑容恬静。

    宋沉墨又问夜思缘:“糖糖和夜深呢?”

    “舅舅,你把他们吓跑了,估计今天,您是见不到他们俩了。”

    宋沉墨冷哼了一声:“就这么点胆子,真是不堪大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