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成暴君的和亲小皇后 > 第445章 计划
    秦落羽看着眼前小心翼翼说话的女子,有那么一会儿,没说话。

    慕兰成了陵承稷的夫人,她已然听说过,但却不知,慕兰竟怀了孕。

    她的计划里,可没料想到这一环......

    寒暄数句后,慕兰装作不经意说出自己怀孕的消息,迟迟没有听见秦落羽的回应,心中不免有些不安。

    她悄悄抬头看了眼秦落羽,秦落羽也正朝着她看过来,眼神平静,却是看不出喜怒。

    然而就是这种平静,愈发让慕兰心生忐忑。

    面对秦落羽,她没来由地就紧张起来。

    有那么一瞬间,她差一点想要下跪,为当年所做的事再度恳求秦落羽的原谅。

    只是想到陵承稷叮嘱她说,秦落羽记不得过去的事了,所以,不必提起过去。

    慕兰犹豫了一会儿,到底还是没敢说什么。

    就在她手心里都攥出汗来时,秦落羽终于笑了:“大嫂怀孕了,这是喜事啊。”

    她很是热情地为慕兰把了把脉,确认对方脉象平稳,又和慕兰聊了好些关于孩子的事。

    慕兰终于放下心来,临告别时大着胆子提了一句陵承稷先前官职被免郁郁不欢的事,秦落羽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大嫂是希望大哥能有个一官半职,没问题啊,我帮你求求皇上。”

    她送慕兰出秋水宫时,正遇上陵君行进来。

    当着慕兰的面,秦落羽就挽住了陵君行的胳膊,“皇上,大嫂怀孕了,一个多月了哦。你是不是该送大哥大嫂一个礼物?”

    陵君行略有些意外,这件事,陵承稷倒是没有对他提起过。

    他淡淡扫了一眼慕兰,目光落在秦落羽身上,带了几分温柔之色:“是该送。”

    “大哥先前担任兵部侍郎没多久就被罢免,而今空有一个肃王名分,却无实职,不如皇上让大哥官复原职,可好?”

    秦落羽从来不干涉前朝之事,而今竟主动为陵承稷夫妇求礼物。

    陵君行微讶之余,却并没有拒绝女孩的要求:“好。”

    秦落羽笑着道:“还有一个月就是岱山祭天大礼和秋猎,不如,让大哥亲自筹备此事,皇上觉得怎么样?”

    陵君行:“可以。”

    慕兰在一旁都看呆了,没料到秦落羽只是随随便便一句话,陵君行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重新任命陵承稷为兵部侍郎就罢了,这祭天与秋猎向来是皇上最为重视的,能够交给陵承稷来筹备,可谓是极其看重他了。

    当下,慕兰看向秦落羽的目光更多了几分讨好与敬畏之色。

    待慕兰走后,陵君行拉着秦落羽的手进宫,这才道:“是她来求你的?你若不想见,不见便是。”

    他一直记得当初秦落羽误以为葛神医之死是慕兰所害,见到慕兰后情绪近乎崩溃的样子。

    她该是很不喜欢慕兰的,虽然对方现在成了他的大嫂,但,秦落羽没有必要为了维持表面的情分,委屈自己。

    “她是求了我,我也就是做个顺水人情。”

    秦落羽撇嘴,“反正慕兰要是真生了孩子,皇上也一样要送肃王一份大礼,对不对?”

    陵君行唇角微勾,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落儿真聪明。”

    秦落羽才不吃他这一套,偏了偏脑袋躲过他的大掌,“皇上别以为夸我两句,就能哄好我。你到底什么时候把小宝接回来?”

    小宝回不夜都没两天,就被陵君行以带他去军营玩为由,交给卫无忌带去了骁骑营,到现在都没回来。

    虽然秦落羽知道他早晚也要熟悉这世界的规则,尤其是领军作战那一块,于小宝而言以后会是必修课。

    可他现在到底才三岁多啊,这么小就被带到军营去,未免太早了。

    本来说好只是去看看,结果这一去就呆了快十天,骁骑营的生活又是出了名的艰苦严格,一颗老母亲的心,总是放心不下

    陵君行淡定地从袖中摸出一封信来:“卫无忌的信。”

    秦落羽连忙接过,细细看了一遍,卫无忌事无巨细介绍了孩子这些天在军营的生活。

    专门负责带他的人,是方谦和卫无殊俩人,这些天小宝跟着他俩骑马射箭看士兵操练,玩得不亦乐乎,都不愿意回了。

    本来说好秦落羽封后大典那天就送他回来,可小家伙死活不肯走。

    秦落羽看完,心里顿时有种孩大不中留的惆怅。

    看来这孩子的适应能力,远比他想象的要强太多,她也该学着适当放手了。

    陵君行注视着她,漆黑的眸里带了笑意:“如何?”

    秦落羽瞥他一眼:“嗯,不愧是皇上的儿子。”

    陵君行忍笑将她揽进怀中:“随我去乾元殿,有人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

    *

    乾元殿中,薛玉衡神色是难得的凝重。

    说来也是巧,陵君行派去寻他的人,在半路正好遇到了往不夜都赶的薛玉衡。

    这几年来,他早已意识到记忆有所残缺,一直在自我治疗,试图恢复完整的记忆。

    就在两个月多前,他路过眉城缘空寺时,竟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了当年那场大火的真相。

    他立刻赶往不夜都,想要将真相告知陵君行,就算不能因此要陵承稷为秦落羽偿命,可,也不能让他顶着肃王的名头,在不夜都堂而皇之地出现。

    薛玉衡几乎是日夜兼程,路上半点不敢耽搁,岂知人还没到不夜都,就听闻皇上册封皇后,大赦天下的消息。

    路上他碰见陵君行派来寻他的人,听说皇后就是大秦三公主,三年前从眉城大火死里逃生,而今不但活着回来,还带回了一个三岁多的皇子。

    薛玉衡简直不可置信。

    一到不夜都,气儿都没喘一口,立刻就奔进宫来了。

    他顾不上说那场大火真相,第一句话就是问秦落羽的真假。

    陵君行倒也没跟他解释,淡淡道:“她正好有事找你,见了不就知道真假了。”

    薛玉衡这边正等得心焦,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陵君行身边的秦落羽时,整个人差点原地裂开了。

    这这这,这还真是长得跟师妹一模一样。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落羽一见薛玉衡,就想起在那个世界,他瞒得死紧死紧地,伙同她妈妈徐筠英一起,将她骗到了缘空寺。

    虽说他是为了帮她吧,虽说这个世界的薛玉衡对那些事根本不知情。

    可秦落羽心里还是有气。

    就因为薛玉衡来那么一出,她都没来得及好好跟徐筠英道别,那么多的后事都没安排,稀里糊涂就来了这里。

    她四下扫了一眼,看到挂在壁上的长剑,“皇上,借你的剑一用。”

    秦落羽冷着脸取下剑,蹬蹬蹬就奔着薛玉衡去了,薛玉衡吓得拔腿就往陵君行那边跑:“皇上,救命!”

    岂料陵君行抬手摁住了他的肩膀,让他动弹不得,还无比冷漠地提醒他:“她是朕的皇后。”

    言下之意,朕的皇后就算是要杀你,你也只有受着。

    薛玉衡欲哭无泪。

    秦落羽已然追过来,狠狠地用那剑鞘敲了他脑袋两下:“我叫你骗我,叫你骗我!”

    薛玉衡脑袋都被敲得生疼,心道这铁定是亲师妹无疑了。

    但凡换个别的女子,看着他这张风华绝代的脸,也不至于下这么狠这么重的手。

    简直辣手无情啊。

    薛玉衡颇有点懵:“不是,我都三年没见师妹,我什么时候骗你了?”

    秦落羽狠狠瞪了他一眼,“你说呢?”

    一边说一边又敲木鱼似的敲了好几下。

    薛玉衡疼得龇牙咧嘴,还不忘自我解嘲:“这可是我挨过的揍里,最高规格的一次了啊!皇上和皇后娘娘合起伙来揍我,我真是何其荣幸......”

    秦落羽愣生生被他这句话给逗笑,这揍人自然也就揍不下去了。

    薛玉衡一肚子的话要问,可惜接连两次主动提起眉城那场大火的真相,都被秦落羽给堵住,大致说了下自己如何归来,对陵承稷与扎合柔纵火之事却只字不提。

    “童诚现在在昭王府,我如今出宫不便,想拜托师兄帮我过去照顾他。”

    秦落羽说着幽怨无比地看了眼陵君行,委屈死了。

    陵君行现在跟以前可太不一样了。

    她求什么,他都可以答应,可出宫就是不行。

    无论她怎么撒娇卖萌,他也不心软。

    说不准出宫就是不准出宫,绝对没商量。

    当初她把童诚接到昭王府,本来是打算以后进了宫也可以隔三差五去照顾他的,现在没辙,只能交给薛玉衡代劳了。

    将童诚的情况简单交代清楚,秦落羽也不敢和薛玉衡聊太久。

    身边还有陵君行呢,这人太爱吃醋,保不齐多说两句,他又要黑脸了。

    不过薛玉衡临走时,秦落羽还是成功说服陵君行同意她去送送薛玉衡。

    毕竟以后虽然同在不夜都,两人要见面也是没那么容易了。

    两人一出了乾元殿,薛玉衡就忍不住道:“为什么不将大火真相告诉皇上?”

    秦落羽轻声将理由和她的计划说了一遍。

    薛玉衡沉默了好一会儿,“你确定,他有那么看重那个慕兰?”

    秦落羽点头,“确定。肃王府就拜托师兄多帮我盯着了,还有卫将军那边,你和他熟,你说的话他定会遵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