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成暴君的和亲小皇后 > 第447章 秋猎
    十月中旬的岱山极美,正是晚秋时节,枫叶红了半山。

    祭天与秋猎本来是陵国历年的传统,然而这三年来,陵君行幽居积玉山,不理朝政,祭天大礼也就形同虚设。

    这次算是陵君行三年来,首次恢复旧礼制,携百官前来岱山行祭天大礼,百官们自是激动非常。

    而今天下归一,帝王一改先前暴虐,政令渐趋清明,又是值得庆祝的另一大喜事。

    因了这喜事连连,今年这岱山猎场内的秋猎,便格外热闹。

    陵君行亲自坐镇,骁骑营一众骁将与贵家儿郎各各意气风发,跟随左右,猎场内呼声震天。

    成群的猎物被这奔雷般的马蹄声与呼喝声惊得四散奔逃,无数勇士争相竞逐。

    秦落羽牵着陵坚的手,远远地眺望着那袭玄色身影策马引弓,一剑正中一头奔逃的野鹿咽喉。

    一片喝彩声中,野鹿挣扎着倒下,侍卫们立刻上前,将猎物抬了回来。

    陵坚小脸上写满兴奋,“母后,父皇好厉害!我也想跟着他们一起去!”

    这孩子在骁骑营呆了一个多月,精神了不少,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秦落羽没有拒绝陵坚的要求,柔声道:“那让卫叔叔带你去找你父皇好不好?”

    陵坚开心道:“好!”

    卫无忌平日看着沉稳肃然,哄孩子倒是很有一套,抱着陵坚和他关系据说极好,对这位卫叔叔可谓言听计从。

    也不知卫无忌跟陵坚说了什么,这一见面,他连称呼都改了。

    秦落羽问他为何不叫她妈妈了,陵坚振振有词地说:“卫叔叔说了,要入乡随俗。母后,以后你也不要叫我小宝了,卫叔叔说了,男孩子,不该叫这个名字。”

    好一个入乡随俗,秦落羽竟是无言以对。

    怕是要不了多久,这孩子,便该真正成长为一个小小的男子汉了。

    嗯,有他爹和卫无忌这样的人给他做榜样,他该不会长歪到哪里去。

    那头绝影已然叫了卫无忌过来,卫无忌俯身抱起孩子,意味深长地看了眼秦落羽,“娘娘千万小心。”

    秦落羽含笑:“放心,有绝影在,不会有事的。”

    卫无忌拍了拍绝影的肩膀,什么话也没说,抱着陵坚去了陵君行那边。

    陵君行似是有些意外陵坚过来,回头望了一眼秦落羽的方向,秦落羽笑着冲他们挥了挥手。

    陵君行便将孩子接过,抱在怀里,很快随着那些逐猎的将士们,消失在密林深处。

    陵君行带了陵坚,不便过快疾行,陪着他玩了许久,带着他打了许多猎物后。

    原本晴朗的天,不知何时,竟布了乌云,林中的光线阴暗下来。

    陵君行扯缰勒马,抬眸看了眼天色,竟是要变天了。

    想起等候在猎场外的秦落羽,陵君行拨转马头,便要准备回去。

    队伍行至山林一处拐角时,便听风声骤响,无数羽箭突然破空而来。

    “有刺客!护驾!!”

    卫无忌不慌不忙,沉声下令。

    众侍卫似乎早有准备,立刻拔剑,一片寒芒化作坚不可摧的屏障,牢牢护在了陵君行身前。

    *

    天上阴云密布,山风渐起,吹在人身上有了冷意。

    秦落羽站了许久,转身回了帐中。

    才在帐中呆了没多会儿,肃王陵承稷带着大队人马疾奔而至,神色凝重道:“猎场有歹人作乱,皇上让我立刻送娘娘回岱山行宫。”

    秦落羽下意识看了眼绝影,心道该来的,果然来了。

    她不动声色:“皇上和坚儿还好吗?”

    陵承稷道:“无碍,歹人已逃窜,皇上担心那些刺客可能会伤害娘娘,是以特命我护送娘娘离开。”

    秦落羽点头:“也好,那我先回帐中等候皇上。”

    绝影一句话也没说,跟在秦落羽身边,朝着不远处早已备好的马车走去。

    这么多人马突然出现在这里,自然引起了巡防将士的注意。

    今日负责猎场巡防的是卫无殊。

    看到秦落羽要上马车,卫无殊带着数名士兵打马奔了过来:“娘娘这是要往何处去?”

    秦落羽顿住脚步,微微笑了笑:“猎场有刺客,方才意图行刺皇上,皇上说这里不太安全,让肃王殿下先送我回行宫。”

    “有刺客?”

    卫无殊愣住,转头看向陵承稷:“殿下,这消息准确否?怎的我没有接到任何信报?”

    陵承稷沉下脸来:“本王刚从皇上身边来,你说准确不准确?你这是在怀疑本王?”

    卫无殊躬身:“卑职不敢。”

    “既如此,那就休要多言。娘娘安危绝不能有任何闪失。”

    陵承稷冷声道:“猎场危险,不是久待之地,皇上既命本王护送娘娘回岱山行宫,任何人都不得以任何理由违逆!”

    陵承稷带来的人马,是卫无殊的数倍之众。

    卫无殊别说不敢违逆肃王,就是真想违逆,也不能与这么多骁骑营将士相对抗。

    陵承稷的目光落在秦落羽身上,语声低沉:“娘娘,请上车。”

    秦落羽神色平静地上了车。绝影骑马护在车侧。

    马车辚辚,往行宫而去。

    卫无殊遥遥注视着马车走远,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她一面派人前往猎场内打探消息,一面亲自带了数十人,轻装简行暗中跟在了陵承稷身后。

    卫无殊越跟就越心惊。

    陵承稷走的这条路,根本不是去往行宫的路。

    他这是意图劫持娘娘。

    卫无殊查看了一下地形,做了个手势,身边这些人立刻有序散开来。

    陵承稷的队伍转过山坳,就看到了大马金刀坐在山坡上的卫无殊。

    卫无殊不知何时,也跟着方谦学了他的习惯,嘴里竟是嚼着一根青草,笑得肆意。

    她的声音中气十足,很有穿透力,“肃王殿下,你这是要带娘娘去哪里啊?”

    陵承稷抬头看向卫无殊,视线暗沉冰冷:“去他们该去的地方。”

    卫无殊拍拍身上的灰,站起身来:“什么叫该去的地方?肃王殿下,这么多骁骑营的将士都在呢,殿下你这是想要谋反?”

    陵承稷冷笑:“骁骑营?卫无殊,你再仔细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