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们村驰名全球 > 第143章 孤独的共鸣
    月明星稀。

    清冽的月辉洒落,让深蓝的夜空里,只有少数的几点星光。

    余真和大师兄一起,在崇山峻岭间不停地飞行。

    夜风冷冷,让他精神抖擞,怎么也找不到之前的那种状态。

    飞了两个小时,直到体内的灵气耗尽,他这才停在距离农场不远的一个山头上。

    小奇在附近感觉到他的到来,也从藏身之处游了出来,亲昵地趴在他的身边。

    现在的大蟒很温顺,每天被一群猴子捉弄,但它从来都不生气,跟之前那条大黑蟒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而且余真把它的“内丹”还给它了,所以现在它的身上不仅没有难闻的气味,反而随时都有一丝淡淡的香味。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这货不怎么喜欢吃东西了,老是想着他的灵气,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坐在山头看了一会儿,余真突然想起上次小奇带他们去的那个地方,想必在这月色之下,那里会变得更美吧。

    于是他和大师兄骑上小奇的脖子,朝着大山深处出发。

    没过多久,再次来到那个最高的山头。

    月光之下,一片朦胧,远处的景色变得更加迤逦壮观。

    而因为小奇的到来,附近的虫鸣都归于平静,整个天地都变得极为安静,只有夜风吹动树叶发出的沙沙声。

    余真躺在一块石头上,看着这美丽的夜景,感受到的却是难以形容和纾解的孤独。

    这让他猛然想起,那天晚上在飞行之前,他是不是也感受到自己很寂寞?

    于是他排除杂念,用心去体会这种感觉,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竟然自己从地上飘了起来。

    那种状态,好像再次找到了!

    砰——

    没想下一秒,他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果然是不能分心。

    “师父,你没事吧?”

    大师兄和小奇都过来关切地问。

    “没事,”余真从地上爬起来,道,“你们两个先回去,我想一个人静静。”

    “好。”

    等大师兄和小奇走了后,余真再次静下心来,去感受那种孤独的感觉。

    这次就更顺利了,几分钟后,他就再次开始漂浮。

    于是他心随意动,开始在山林间飞行,浑然又如那夜一般。

    他心里很清楚,他体内的灵气在刚才几乎已经耗尽,残留的那一丝灵气,根本不足以让他飞起来。

    所以只要离开这种状态,他就会从高空掉落下去,虽然不至于摔死,但他也会痛是不是。

    但不知为何,他像是完全忘记了这个潜在的危险,朝着更远处的高峰飞去,越来越远、越来越高。

    不知道飞了多久,他来到一座铺满了积雪的山顶,抓了一把冰冷的积雪后,这才返回,最后轻轻落在自家的院子里。

    这一趟飞行用了两个多小时,但消耗的灵气,估计还不到平时的万分之一。

    如果能够控制这种状态,那对他来说就是飞跃式的进步。

    为了弄清情况,余真干脆就在院子里坐了下来,一边使用青木诀补充灵气,一边继续保持那种状态,并开始仔细感知灵气的流动。

    然后他有了惊人的发现。

    灵气,竟然可以跟他的感觉相结合。

    也就是说,他能把那种“孤独”的感觉,“储存”在灵气中。

    而结合了感觉的灵气,会变得更加强大,只需要极少的一点,就能让他凌空飞起。

    而用这样的灵气来注灵,效率更是提升了千百倍,只需要极少的一丝丝,就能注满一根成年的楠竹。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原理,但这个发现,对他来说却是一个新世界的大门。

    “感觉”能被储存,那么其他的呢?

    比如记忆,或者他所有的意识。

    如果记忆和意识能被储存,那就意味只要灵气不消逝,他的意识可以一直存续下去,这相当于另一种方式的永生!

    当然,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

    眼前需要弄清楚的,是“感觉”怎么跟灵气结合在一起的,而且还必须是“孤独”、“寂寞”这样的感觉,其他的都不行。

    可能是某种“共鸣”吧,余真猜测。

    灵气在这天地间,是不是也很孤独呢?

    “喔喔喔——”

    这时,村里谁家的大公鸡一声啼鸣,把他从沉思中惊醒。

    不知不觉,天都要亮了。

    没过多久,老爸老妈就起来了,他们现在都在农场上班,每天都起得很早。

    发现他坐在院子里,余妈不由问道:“你怎么在外面?”

    “我刚起来。”

    “你衣服都没换,肯定是在这里坐了一夜。”余妈目光如炬,一眼就看穿了他的谎言,“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跟邱芸闹矛盾了?”

    “没有的事。”

    余真实在不想一大早就听这个,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他决定了,要闭关一段时间,好好地把这件事研究研究。

    “妈,我要出差。”

    “又要出去?去哪儿?去多久?”

    “国外吧,”余真道,“时间不清楚。”

    “那你们可要注意安全啊,邱芸一个女孩子,你可不能让他有事。”

    “她不去。”

    “她不去,那谁去?昨天新来的那个小姑娘?绝对不行我跟你说啊!”

    余真:“……我一个人去,我不吃早饭,我要去开会了。”

    ……

    飞快地逃脱老妈的唠叨,余真一个人朝村委会走去。

    虽然天还没完全亮,但白云村的人们都已经起来了,很多人家都飘出了早饭的香味。

    还有一些更早的,已经穿着工作服,慢慢朝农场走去。

    酒厂的工人们也准备上班了。

    不过余真发现,大家都是走路,即便去农场那么远,也没有人开车去。

    申主任老远就把他认了出来,笑着问道:“余村长,你也这么早啊!”

    “你们更早,你们去农场吗?”

    “对啊,这几天要收菜,白天太阳大,怕收的菜就不新鲜了,所以去早点。”

    “你们怎么不开车去?”

    “就这么点路,开什么车啊!”一个妇女笑道,“而且每天早上走走,感觉不知道多好呢。”

    “是啊,以前也没有这种感觉,现在觉得在咱们村走路都是舒服的。”

    ……

    到了村委会,余真发现办公室的门竟然是开着的。

    走进去一看,马葳正趴在桌子上,捣鼓着手里的相机。

    “看什么呢?”

    “啊!”马葳吓了一跳,慌忙把相机藏在身后,“没什么啊,就是……拍了点自拍。”

    见她眼神闪烁,余真就知道她在说谎。

    “给我看看。”

    马葳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行的,这里面有我的隐私。”

    “你是不是我的助理?”

    “是。”

    “你还想不想继续当我的助理?”

    “想。”

    “那就给我看看。”

    马葳不情愿地把相机交了出来,余真翻看着她拍的照片,不由眉头微皱。

    马葳的隐私肯定没有,但他的隐私,却被她拍到了。

    相机应该是设定的定时拍摄,昨晚带着大师兄在村长上空飞了那么久,竟然被拍到了好几张。

    虽然距离有点远,他的速度又快,拍下来的几乎是一团浆糊,但天上有东西,这也足够让人震惊了。

    这丫头,怎么一来就搞事呢?

    他随手把几张照片删了,把相机还给马葳。

    “以后不要这样了。”

    见他脸上没有笑意,马葳也有点吓到了:“村长,对不起,我只是好奇……”

    “好奇没事,好奇过头就不好了。”

    “嗯,我保证以后不会了!那这次你不会怪我吧?我还能继续在这里上班吧?”

    “没说开除你。”

    “哈哈,我就知道村长最好了,”马葳眨了眨眼问,“村长,我们村子里是不是真的有妖怪啊?

    “刚才我的那个照片上,好像黑风怪啊!”

    余真:……我有那么丑吗?

    还好是躺在椅子上飞的,又有大师兄一起,没让她看出原形。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学会隐身。

    “村长,你怎么这么早来上班?”

    “村长,你饭吃了吗,要不我给你泡个方便面?”

    “村长,你今天开什么会啊,要不要准备资料什么的?”

    “村长,……”

    ……

    余真觉得,办公室里也待不下去了。

    还是早点去闭关吧。

    他想到了一个好的地方,小奇原来居住的那个溶洞。

    到了那个地方,总不会有人打扰他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把手机交给了邱芸。

    “如果有非我不可的事情,你就让小奇去找我。”

    “好,我知道了,”邱芸道,“不过在公司正式开张之前,应该不会有什么需要你亲自出面的事。”

    “没有就最好了。”

    又嘱咐了几句,余真便和小奇一起,进入了溶洞内部。

    别看这个溶洞入口很小,但经过一条曲折狭窄的通道后,里面竟然别有洞天。

    轰隆隆——

    巨大的响声在广阔的空间里轰鸣,这是地下河水流淌的声音,洞顶上垂下来的石钟乳,就像一根根巨大的石柱,而且造型各异。

    小奇带着他来到一个不是很大的地下湖泊,这就是它的家了。

    湖水很深,而且水下地形复杂,到处都是巨大的石缝,而在这些深不见底的缝隙中,余真还隐隐看到一些细微的光点。

    不仅如此,湖水中还有很多小鱼,成群结队地游着。

    余真很喜欢这个地方,决定就在这里闭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