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抓到一瓶成神液 > 第60章 意外的绝密档案
    【叮!今天第二次签到,奖励经验值10】

    【叮!奖励大宇国香月王后资料一份】

    立即,苏晓宁的识海里,出现一段资料。

    香月王后(前王后)

    姓名:黎香月

    年龄:32(十六岁生下玉灵公主)

    出身:黎氏家族(家族代表人物:黎万刀、黎赛凤)

    “原来,那位风情万种的大使夫人是黎家的嫡系重要人物!

    而且,还是灵儿的亲戚。”

    苏晓宁看到这里,有些明白黎赛凤在徐公馆第一次看到陈小灵,为什么那么“亲热”了。

    “黎香月,黎氏家族长女,十五岁嫁入王宫任侧妃,十六岁成为正王妃。

    其父亲黎元冲,大宇国军机处总督,掌管全国军政大权。

    十六岁那年,卷入王储掉包案,被撤销正王妃封号,打入素清宫十年。

    育有一女玉灵公主,五年后,玉灵公主失踪。”

    “玉灵公主?”

    苏晓宁有些意外。

    玉灵公主与灵儿是不是同一个人,资料上的照片不能证明。

    虽然眉心也有一颗淡淡的红痣,但那个时候,还不到五岁!

    倒是香月王后的长相与陈小灵有几分相似,同样的脸型同样的眉心红痣。

    “不过也可以解释,五岁不到的玉灵公主流落到王宫外面,至于怎样出宫的暂且不提,然后她被人收养。

    然后收养人把玉灵公主改名换姓为陈小灵,然后在世界各地躲藏。

    最后,不知什么原因,陈小灵一人在凌孤城流浪,她的养护人不知是把她遗弃了,还是被杀了。

    我刚好穿越到了凌孤城,于是结识了灵儿,真是缘分啊!”

    感慨一下陈小灵苦难深重的身世,苏晓宁对“王储掉包案”很感兴趣,那是改变了香月王后与陈小灵命运的关键事件。

    原来现在的飞燕王后全名叫赵飞燕,赵氏家族也是大宇国朝廷的重臣,其父亲赵鹤是文渊楼总理,掌管大宇国的文职官员。

    统一万灵大陆的货币、“普通话”,就是赵鹤提议并且施行的,在声望上,比黎元冲还高。

    万灵大陆的人,没有谁不知道赵鹤,知道黎元冲的人,就没有那么多了。

    毕竟,军方人员因为保密性大,没有那么多的暴光率。

    “真是狗血了!”

    看了“王储掉包案”,苏晓宁惊呼一声,这与“狸猫换太子”何其相似?

    简单说一下系统提供的案件经过:

    黎香月正王妃与赵飞燕侧王妃同时怀孕待产,比特国王曾经说过,谁生下男婴就立为王储。

    在此说明一下,比特国王姓史,全名叫史比特。

    史丹达·史屈国际标准银行,其实就是王室史氏家族开办的。

    造化弄人,黎香月与赵飞燕在同一天同一个时辰诞下婴儿。

    案件资料显示,黎香月生的是女婴,而赵飞燕生的是男婴。

    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黎香月正妃利用自己的特权,派人偷偷的把赵飞燕生的男婴抱回自己的产床,再把自己生的女婴放在产后昏迷的赵飞燕枕边。

    于是,黎香月正式成为王后,她的“儿子”黎无极被立为王储。

    四年后,这件事情被揭穿了。

    比特国王震怒,把黎香月打入冷宫,她生的女儿贬为庶民,逐出王宫。

    赵飞燕沉冤昭雪,因祸得福,转正为王后,黎无极王储重新认母,现在已经十六岁。

    “靠!这么看来,灵儿居然是罪妇的女儿,系统小哥哥你有没有搞错啊!”

    苏晓宁不能接受,他更加担心陈小灵不能接受自己的身份,不能接受她的母亲。

    【叮!这是从大宇国王室最高机密档案馆里搬运来的资料,本系统客观公正,不参与对资料真伪的评估】

    系统回答一句后就消失了,好像生怕苏晓宁一定要“它”找出对陈小灵容易接受的身世资料出来一样。

    “公平公正?”

    苏晓宁哑然失笑。

    系统为了帮自己,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还谈什么公平不公平。

    任何事情,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立场来评价的!

    想到这里,苏晓宁猛一击掌说:

    “对呀!谁知道这份资料是真是假?或许是赵飞燕设计的圈套,污蔑了香月王后呢?

    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背后牵扯到大宇国王室的史氏家族、军方的黎氏家族以及赵飞燕所属的赵氏家族。

    三大家族之间互相博弈,谁占了上风就有篡改史实的可能,他们站在各自的立场,都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公平正义的。”

    想到这里苏晓宁笑了:

    “灵儿,我相信你的母后是无辜的,一定是被人冤枉的!

    这份资料我还得保密,不可对灵儿提起,不然她会崩溃,失去对未来的希望。”

    ……

    公司下午五点下班,一黑一蓝两辆科尼格格顶级跑车在65街区的大道上奔跑,顿时让路人停下脚步。

    平时一辆幽灵跑车都难得一见,现在出现了两辆,而且在车门上加上“斗”字LOGO,自然是惊艳了所有人。

    “看,那位就是苏晓宁王子殿下,好酷啊!”

    “看!她就是陈小灵,好美啊!”

    “他们两人真配,就像天生的一对!”

    “别瞎说,听说是兄妹俩,你这样说,有没有天理啊?”

    “我真想加入斗斗狩猎公司啊!别说天天能够看到女神,就是天天看到这两辆豪车,此生无憾!”

    “我也是,可是我不会武功魔法……”

    “我会啊!可是我考不上……”

    路人纷纷目送两辆豪车绝尘而去,道路上的汽车也放慢了车速,表示对“车王”的尊敬。

    也有不服气的,

    比如这位:

    “靠!不就是一个小王子,开一家破公司,居然如此高调,比国王出行还拉风?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说话的这位是一位刚刚来凌孤城找工作的浓眉大眼的年轻壮汉,打扮奇怪,衣服只穿了一半,袒露着右胸右臂,肌肉一股一股的似乎要爆炸开来。

    一看那被太阳晒得黑黑红红的粗糙皮肤,就知道这位是长期在野外的“狩猎战士”。

    他的腰间,插着两支左轮手枪!

    腰带上,全是子弹。

    也有人对这位狩猎战士不服气:

    “靠!什么年代了,你挎着两把老掉牙的左轮手枪就出来招摇?

    想吃这碗饭,还得靠自动步枪!”

    “砰!”

    一声枪响,挑战者手中的k11自动步枪被打飞。

    壮汉轻轻的吹了一下左手握着的冒烟的左轮手枪枪管,左轮手枪在手中旋转一周,潇洒的插回腰间的枪套里面。

    然后拍了一下失魂落魄的挑战者的肩膀咧嘴一笑说:

    “兄弟,战斗不仅仅靠速度,还靠准头,最重要的是勇气!

    我叫张楚,准备加入斗斗狩猎公司,不服气的话,可以找我决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