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继承三千年 > 第969章 忝篁的礼物
    肖遥顺着桑青叶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位个子不高的长发中年妇女正在和身边的助理说笑。

    “她就是滨崎步呀,听说过,但没有关注过,看她挺开心的样子,这次合作拍摄的效果应该不错吧?”

    无论是什么样的美女都有容颜老去的一天,肖遥不知道年轻时的滨崎步美不美,但40多岁的滨崎步,哪怕妆容再精美,也无法掩盖她是一个中年人的事实。

    对于这样一位中年妇女,哪怕她以前是亚洲巨星,肖遥也不会有什么兴趣。

    桑青叶显然对滨崎步的印象非常好,听到肖遥问起来,简直就是赞不绝口,“不接触不知道,滨崎步小姐这么大的明星竟然没有一点架子,特别随和,对我们提出的拍摄要求非常配合,而且发挥的特别出色,相信今天拍摄的这一期节目播出之后,肯定会有很高的话题度。”

    肖遥不知道滨崎步的本性怎么样,但他相信在滨崎步过来拍摄之前,肯定有人警告过她,安田义明亲自交代下去的事情,就算是日岛的顶级大明星也得毫无怨言的积极配合。

    远远看到肖遥在和桑青叶说话,秦雪芳叮嘱几句之后,便也走了过来。

    “肖总,你怎么也过来了?”

    “我过来探个班,今天的拍摄挺顺利吧?”

    两个人聊了几句,侍从官武田秀一走了过来,“肖先生,忝篁陛下已经前往宴会厅恭候,您和桑小姐现在可以出发了吗?”

    “那就走吧。”

    肖遥看到桑青叶露出诧异的神色,便说道:“忝篁先生今天请咱们两个共进午餐,你现在可以走了吗?”

    “你是说忝篁请咱们两个吃饭?”桑青叶一点准备都没有,有点发懵。

    “没错,忝篁先生要请咱们两个吃地道的日岛料理。”

    桑青叶突然间有点紧张,“那我现在穿的这一身是不是有点太随意了?要不要先去换身衣服?”

    “不用换,我觉得挺好的,而且今天就是一顿便餐,除了忝篁夫妇二人之外,没有其他人在场,你不用紧张。”

    虽然说日岛忝篁只剩下一个象征意义,但对于桑青叶来说,就算是如此,忝篁的身份也不是她轻易可以接触到的。参加如此高端的宴请,她竟然没有提前做一点准备,心里边总是不太踏实。

    “忝篁怎么突然间要请咱们两个吃饭?我知道你面子大,但还是被你吓了一跳。”

    桑青叶对这件事还是挺好奇的,她知道肖遥认识很多商界大人物,但忝篁的身份可不是这些商界的人能够相比的,想要和忝篁夫妇共进午餐,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待遇。

    被惊到的可不仅仅是桑青叶,秦雪芳的眼中同样露出震惊的神色。

    她万万没想到肖遥并不是过来探班,而是受到了忝篁的约请,要和忝篁夫妇一起共进午餐。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不管忝篁的手中有没有实权,总归他是日岛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肖遥和桑青叶能够得到日岛最高领导人的隆重招待,这简直就是国家领导人的待遇。

    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她灵机一动,眼睛里放射出兴奋的光芒。

    桑青叶的话刚刚停下来,她赶紧插话说道:“武田先生,既然忝篁陛下要请肖遥和桑青叶共进午餐,那么我们节目组能不能顺便录几个镜头?很少的几个镜头就行,不需要忝篁陛下特意做什么。”

    武田秀一很为难,他很想直接拒绝,但想到忝篁陛下对于肖遥的重视,他觉得还是别自作主张的好,“这件事我也做不了主,肯定要请示一下忝篁陛下。”

    “那就拜托您了!你也知道我们这档节目的主持人桑青叶是肖先生的女朋友,既然她将要和忝篁陛下共进午餐,如果能录几个镜头,肯定会更加完美。”

    这可是一次非常好的宣传机会,如果能把忝篁和桑青叶会晤以及共进午餐的镜头剪进节目里,那他们这档节目恐怕就要出圈了,收视率必然会大爆。

    尽管秦雪芳知道提出这个要求来似乎有点得寸进尺,但她更不想错过这么好的噱头,干脆厚着脸皮说了出来。

    武田秀一让肖遥和桑青叶稍等片刻,他走到一旁,打电话专门请示这件事情。

    时间很短,武田秀一就走了回来,“忝篁陛下答应了您的请求,您可以跟过去录制几个镜头,但务必请您全程保持安静,不要打扰了忝篁陛下和两位朋友的会晤。”

    秦雪芳自然满口答应。

    肖遥一行人抵达宴会厅的时候,忝篁夫妇专门来到了宴会厅外面迎接。

    “肖先生,欢迎您和桑小姐来皇居做客。”忝篁的态度很亲和,就和一个普通的小老头毫无二致。

    “忝篁先生,见到你很高兴。”

    双方简单打过招呼,在身边人的簇拥之下,向宴会厅走去。

    看到镜头中桑青叶和忝篁夫妇有说有笑,秦雪芳激动的双手都有点颤抖。

    取了几个镜头之后,秦雪芳和摄影师悄悄的退了出去。

    忝篁夫妇的知识面很广博,虽然是和肖遥第1次见面,但并不缺少话题,不论是谈到经济还是聊到艺术,都有颇深的见地。

    肖遥不是愤青,对忝篁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头没什么恶感,但也没有好感。

    忝篁夫妇表现的很热情,但他一直都很冷淡。

    因为肖遥一直都比较淡然,这顿饭吃的很快,还不到一个半小时就结束了。

    忝篁约请肖遥会晤是有重要目的的,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他特意约请肖遥去他的收藏室鉴赏他的那些收藏。

    收藏室挺大,足有100多平米,里面总共放置了一百四十多件藏品。

    大致看了一下这些藏品,肖遥表面上还是一副淡然的样子,但心里边却生起了一股怒火。

    在这些藏品当中,华国的古董艺术品竟然占了一半的份额。尤其让他感到气愤的是,其中有七八件国宝级的古董都是战争期间散失的。

    这些在战争期间杳无音讯的国宝出现在了忝篁的这间藏宝室,毫无疑问,这些国宝都是被掠夺过来的!

    这个表面上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老头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今天的这个行为已经映照出了他的内心。

    他约请肖遥鉴赏这些从华国掠夺来的国宝,竟然觉得理所当然,可见他的内心有多么阴暗。

    肖遥走马观花的简单看了看藏宝室中的这些藏品,并没有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忝篁显然很失望,他原本打算等肖遥对哪件国宝露出感兴趣的神色,然后借这个机会把这件藏品送给他,这样的话双方也就有了往来,他完全可以趁机提出自己的要求。

    既然肖遥不感兴趣,那他只能主动一点。

    “肖先生,知道您喜欢收藏,所以我特意给您准备了两件小礼物。”

    忝篁转身拿过来两个颇大的锦盒,放到肖遥的面前说道:“请肖先生过目。”

    肖遥戴上白手套,打开第1个锦盒,里面放的是一本儿年代久远的古卷。

    打开一看,原来竟是朱熹的手书《论语集注》!

    朱熹,字符晦,后改仲晦,号晦庵,别号紫阳。南宋著名思想家、哲学家、诗人、教育家、文学家、书法家。宋代理学之集大成者,世称“朱子”,一生著述较多,至今还有多卷文稿传世,其理学思想对后世影响巨大。

    长期以来,朱熹总是以一个思想家的形象出现于世人面前,而对于他在书法艺术上的造诣,世人却很少了解。

    其实,在我国封建社会“尚通学、出通人”的教育体制下,朱熹同欧阳修、王安石、蔡襄等人一样,不仅通晓诗、词、文、史、哲,而且对于书法、绘画的创作和鉴赏也有很高的造诣。

    朱熹作为中国传统文化历史上继孔子之后最具影响力的学术通人,其学术思想涵盖哲学、政治、经济、教育、历史、文化等多方面领域,代表整个封建社会后半期学术文化的最高成就。

    他的书法同样享有盛名,并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一席之地。他自幼临习曹孟德、颜真卿、王安石等人的书帖。一生临池不辍,精益求精,因而有“汉魏风骨”、“韵度润逸”之誉。

    肖遥手中拿的这一卷《论语集注》就是朱熹手写的作品,前有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题写的引首,“照古腾今”四个大字,后钤有“洪武御书”一印。

    落款是“乾道元年夏四月既望,同敬夫诸子游茂林,分韵得福字之什,考亭熹。”并钤有“熹”字一印。“考亭夫子书宗魏晋,雄秀独出,自非国朝四家所可企及,此集注正其中年精进之作。”

    卷后有宋代以来的大文人、收藏家真德秀、刘克喜、李戡、张伯英、袁柯、乾文傅、宋荦、李鸿章、鲍源深等人的题跋。

    毫无疑问,这是一件流传有序的藏品。

    在朱熹传世的书法作品当中,此件作品当属第一!

    此卷用笔纯取中锋,结构欹斜变化均有法度,似本于二王,兼取颜真卿《祭侄帖》笔意。落笔圆润,不露斧凿痕迹,字里行间清劲爽利,刚柔相济,处处显露出他所秉承的中和气象。

    朱熹在此卷中用笔大部分用中锋,运笔或藏或露,后按或提,俯仰顾盼,随意潇洒。

    其结体造形往往不求规范,纵笔而书。用墨全篇以润为主,绝少枯笔。通篇散发出潇洒逸散、娟秀妩媚的思致,却又无丝毫萎靡不振之态。

    其信笔而书,法度似有似无,思致矩度,一任自然。字体屈伸变换,疏密欹斜,各随其宜,尽显从容自如之态。

    此卷书法字数极多,风格具有多样性,在书体方面,他能为篆、楷、行、草诸体。有时即是同一书体,他也能表现得异彩纷呈。

    这卷手稿应该是无意求工的,但却仍是字距密集而行距疏朗。一行之中,笔势连绵,行气充沛,一注到底。在字划的萦连、顾盼之际,表现出不疾不徐,从容不迫的韵律感。这种大家风范,只有平日富于学识的涵养才能获得。

    朱熹书法作品大都以小的行草书留世,像这种风格多样性的手稿仅此一件,因而此卷手书的收藏价值、文学价值、历史价值就特别大。

    再加上此卷手稿的内容很长,字数极多,所以尤为珍贵。如果给一个估价的话,肖遥觉得这卷手稿的价值应该在3.4亿左右。

    忝篁拿出这样一件堪称国宝的宋代手书古籍送给他,可见其诚意。

    但如果和他的所求比起来,这一点礼物就又不算什么了。

    “朱子的手书,我也有几件收藏,但都不如这一卷内容丰富,这件礼物,我很喜欢,还要谢谢忝篁先生割爱。”

    送上门来的好处不要白不要,这本来就是华国的国宝,肖遥既然看到了就有责任完璧归赵,当然不会拒绝。

    看到肖遥很痛快地把这件礼物收了下来,忝篁自以为很快就要心想事成,当然很开心,“肖先生喜欢就好,也不枉我精心挑选了一回。”

    “第1件礼物就这么贵重,我对第2件礼物更加期待了。”

    肖遥把古籍放回锦盒之后,再次把第2个盒子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