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二十二章 求见
    医院病房之中,陈洛,李父,李母三人围着一张简易的小桌子坐着,桌子上摆着一盆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红烧排骨,旁边还用保温桶盛着洁白的米饭。李舒云躺在病床上可怜巴巴的望着餐桌,不断的咽着口水。

    陈洛心中有些不忍,但想起简医生的叮嘱,还是放弃了让李舒云也吃一点的心思。

    李父李母两人十分默契的没有打听陈洛在月球之上的经历,只不断的谈些家常,不断的招呼陈洛多吃一点。但陈洛只吃了一小碗饭就饱了,转而坐到了床边,拿起医院特意烧制的病号餐,小心的喂李舒云吃着。

    病房之中的空气渐渐安静,李母收拾了餐桌,李父则走到了阳台之上,关上房门,拿出一支廉价香烟抽了起来。

    “妈,今晚你们回去休息吧,我陪着舒云。”

    李父与李母为了能照顾李舒云,在医院旁边租了一间房间,这件事情陈洛是知道的。

    “哎,也好。”

    李父将手中烟卷掐灭,回到病房,低声道:“小洛,有件事情我们今天商量一下。”

    陈洛强笑道:“爸,什么事?”

    李父在凳子上坐下,硬邦邦的撂下一句话:“不治了。”

    陈洛一怔,转头看向李母,便看到李母已经红了眼圈。

    陈洛又看向李舒云,却发现李舒云脸上仍旧挂着微笑。

    “陈洛,我不怪你,我们不治了,好吗?”

    陈洛的双手开始慢慢颤抖,李母带着哭腔道:“小洛,你是个好孩子,妈知道你的心思,可这都是命,改不了的。”

    陈洛忽然感觉空气开始沉重,又似乎有一条绳索捆在了自己脖子上,慢慢地收紧,让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

    李舒云微笑道:“简医生告诉我,癌细胞在我身子里到处转移,到处繁殖,早就跟我身体融为了一体,再也分不开啦。”

    陈洛猛然转头,望向李舒云那在被子覆盖下瘦弱的身躯。他的视线似乎穿透了被子,穿透了衣服,穿透了李舒云的血肉,凝聚到了那一个个面目狰狞的癌化细胞上。

    如果有可能,陈洛恨不得自己钻到李舒云的身体里去,亲手将那一个个癌细胞杀死。但他做不到。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原本属于李舒云的身体被癌细胞占据。

    人体原本有各种精妙的免疫机制来避免它们的出现,但在某些偶然情况之下,变异的细胞幸运躲过了免疫系统的识别,幸运的存活了下来。

    一开始的时候,它们很弱小,所占据的地方,所消耗的资源,对人体的影响都很小。可是它们很快就强大了起来,开始全面的影响人体运转。它们甚至可以跟随血液循环转移到身体的其余地方,在另外的地方安家,并生息繁衍,直至和人体合二为一,再也不分彼此,直至与身体的主人同归于尽。

    “陈洛,别伤心,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想想,人这一辈子也就那几十年,早死晚死也没有什么差别。至少我曾经经历过,我已经很满足啦。”

    陈洛没有理会李舒云,而是对着李父李母勉强笑了一下:“爸,妈,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李母还想说些什么,李父叹了口气,站起身拉了拉李母的衣角,于是两人便一同向病房之外走去。

    “让他们小两口好好谈谈吧。”

    病房之中再度恢复了安静。良久,陈洛才转过头来,望着李舒云,郑重说道:“舒云,别想那么多,好好养病,好好休息,别的有我。”

    李舒云笑道:“你严肃的样子真好笑。嗳,好啦好啦,不就是死么,又不是多大事。”

    陈洛心中沉重,脸上却强自带上了笑容:“呦,口气这么大,生死都不在乎了?”

    “说不定死后的世界更有意思呢?再说你不也要死?最多比我晚死几十年,还不是一个样。”

    “几十年后的事情几十年后再说,现在别跟我动不动提生啊死的,你再提信不信我打你?”

    李舒云咯咯笑道:“来啊,打啊,看你舍不舍得。”

    两人随意的说些闲话,陈洛竭力转移话题,竭力让话语轻松一些,等察觉到李舒云的情绪缓和一些之后才悄然松了口气,但心中瞬间再度被沉重占据。

    李舒云精神不好,吃了一点东西,说了一会话后已经沉沉睡去,陈洛躺在另一张病床上却无论如何睡不着。

    有关对自己嘉奖事宜的会议明天上午便要进行,一旦形成决议,便再也无法更改。而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

    思虑良久,陈洛悄悄起身,拜托护士们代为看顾之后,自己悄然离开了医院。

    来到航空航天局大院,陈洛找到了陶向荣居住的别墅,然后便被值班警卫拦在了门外。

    “陶指挥长已经睡了,你有什么事情明天再来。”

    “这位大哥,拜托你通报一下,就说陈洛有急事要找他,多谢多谢。”

    陈洛陪着笑脸,小心的哀求着。那警卫迟疑片刻,说道:“等着。”

    片刻,警卫从值班室出来,道:“陶指挥长说不见你,让你走。”

    陈洛叹了口气,在门口处随便找了处地方坐了下来。警卫叫道:“喂,你做什么?”

    陈洛闷声道:“陶指挥长不见我,我就一直等着。”

    “你爱等那就等吧。”

    夜晚的风已经有些凉了。陈洛紧了紧衣服,背靠着钢铁栅栏,抬起头来望向了天空。

    得益于严格的环保措施,就算首都市的天空也一样清澈,星辰点点,清晰可见。

    陈洛不知道自己的选择到底是对还是错的,他只知道一点,自己不能没有李舒云。不努力到竭尽全力,自己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钢铁栅栏之内,陶向荣妻子袁江雪披上衣衫,走出客厅透过窗户向外看了看,便看到了那个仍旧倚靠在栅栏上的身影。她叹了口气,有些不满的向陶向荣道:“老陶,那个陈洛你不是很欣赏么?怎么现在连见都不见了?”

    陶向荣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他还在外面等着呢,你倒是说话啊。”

    “他愿意等就让他等着去。年轻人简直是胡闹。”

    袁江雪叹了口气,放弃了劝说。

    时间仍旧在慢慢的流逝着,渐渐的,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那个身影仍旧如同磐石一般丝毫不动。

    时间已经到了午夜,在往常时候,陶向荣早就已经睡着了,可是现在他仍旧坐在沙发上拿着一张报纸,似乎那报纸之上有什么好看的东西。

    袁江雪披着衣服从卧室出来,有些不耐烦地道:“老陶,你还不睡?”

    “你先睡,我再等一会。”

    “真是你的好下属,脾气一个比一个犟。你要想见就见一见,不想见就赶紧打发走,老这样算什么事儿呀。”

    陶向荣一瞪眼睛:“我说走他就走了?睡你的,别废话。”

    午夜两点的时候,袁江雪再一次披着衣服走出了卧室。她看到陶向荣此刻并未继续坐在沙发上,而是拿起了电话。

    “小李,告诉陈洛,我答应他了,让他赶紧走。”

    袁江雪叹了口气,悄然回到了卧室之中。

    人类生殖研究中心大楼,大部分房间灯光都已经熄灭了,但也有少数几间房还亮着灯。

    将试验器材和各种文件、数据收拢好,简雅来到徐鹏涛身边,满是歉意的道:“对不起,我工作实在是太忙了。”

    “嗯。嗯?啊?你好了?好,好。”徐鹏涛打了个哈欠,挣扎着站了起来:“走,吃宵夜去?我请你。”

    “吃什么宵夜啊,浪费钱。你饿了?我回家给你做去。”

    “别,我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下次馆子都不行?走走走。”

    简雅犹豫了一下,终于点头道:“好吧。你等我一下,我换衣服。你也把衣服换了,穿着一身虎皮吓唬谁呢。”

    徐鹏涛嘿嘿笑道:“这不是显得帅一点么。行,听你的。”

    哪怕在整个人类文明最繁华的大都市,午夜两点的大街上也行人稀少。两人手牵着手漫步在大街之上,心中满是宁静。

    “小雅,最近工作怎么样?”

    简雅苦着脸道:“忙,太忙了。最近在调查一个以前从没发现过的基因突变,要搞清楚它的表达,编码方式等所有数据,唉,真是头大。”

    “嘿嘿,跟我说说,说不定我能给你些建议。”

    简雅白了徐鹏涛一眼:“你懂什么。”

    徐鹏涛嘿嘿笑道:“对了,你们中心整天进行什么受精卵啊,囊胚啊什么的研究,不怕伦理委员会审查么?”

    “你懂什么,我们的实验不等受精卵发育成胚胎就会销毁,关伦理委员会什么事。再说这是为了研究基因修饰技术,是为了造福人类啊。”

    “对对对,我的小雅最棒了。哎,你自己搞不定可以向你们导师请教啊。”

    “可得了吧,我们导师那么忙,我这点小事怎么好意思去麻烦他。再说这是导师给留的作业,我得独立完成啊。”

    “算了,别想了别想了,明天跟我一起去看望一个战友,就那个陈洛,你知道的。”

    “行吧,我尽量,也不知道有没有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