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二十四章 信封
    在这一刻,无边的怒火从陈洛心中升腾而起。

    他清楚的记得,昨天夜晚自己守在陶向荣家门外的时候,那名警卫亲口告诉自己,陶向荣答应了自己的要求,所以自己才会离开。

    如果没有陶向荣的授意,一名警卫可能来欺骗自己么?

    这不可能。

    唯一的可能,便是陶向荣欺骗了自己,暂时稳住了自己,然后在今天的会议上一锤定音,将这件事情落到了实处,让自己再也没有翻转的可能,从而只能被迫接受他的安排。

    可是,李舒云怎么办?自己的妻子,自己忠贞不渝的爱人怎么办?怎么办?

    在这一刻,陈洛只想立刻到月球探索中心去,亲口问一问陶向荣,为什么,为什么?!

    难道你以为的好便真的是好么?难道我的命运,偏要你来安排么?你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替我做出决定!

    察觉到陈洛神情的一瞬间变化,李舒云的语气也小心了许多:“怎么了陈洛,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洛紧咬牙关,硬生生挤出一点笑容,可是那话语声却仍就如同九幽寒冰一般:“舒云,没事,不用担心我。妈,你先照顾一下舒云,我,我出去办点事,一会就回来。”

    李母担忧道:“是工作上的事情吗?小洛,退一步海阔天空啊。”

    “没事,您不用担心我。”

    陈洛转身便向着病房之外走去,可是刚走出房门,便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向自己走来。定睛一看,却是杨毅、李谷、孙怡,还有徐鹏涛几人。其中还有一个女孩陈洛不认识,但看她与徐鹏涛亲密的模样,心中便知道,她大概便是徐鹏涛的未婚妻了。

    看到有朋友来,陈洛略微从愤怒之中清醒了一点。

    “组长,我们来看嫂子了。”

    还未走到跟前,李谷便叫了一声。旁边孙怡立刻狠狠扯了扯他的衣服,低声道:“小声点,这里是医院!”

    陈洛挤出一点笑容,迎了上去。

    “你好,我叫简雅,是鹏涛的未婚妻。我老听他提起你,说你在太空军时候很照顾他。”

    那个陈洛不认识的女孩儿礼貌的伸出了手,陈洛也伸出手来,两人轻轻的握了一下。

    李母也迎了出来,忙不迭道:“都进来坐,快坐。”

    “伯母您不用客气。”

    几人全都进了病房,李舒云勉强支撑着在病床上坐起来,微笑道:“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们来看我。”

    李谷立刻道:“看嫂子您说的,我是陈组长手下的兵,这顶头上司的媳妇病了,我能不来看看?万一陈大组长以后给我穿小鞋怎么办?”

    李谷油嘴滑舌,几句话间便让气氛活跃了起来,陈洛心中的怒火也不知不觉消退了一点,暗自叹息道:“月球基地都没了,以后想做你上司也做不成了。”

    几人说话间,简俊明医生带着几名护士从门外走了进来,诧异道:“小陈,来客人了?”

    听到这句话,简雅一怔,转过身来,惊喜叫道:“爸爸,你怎么来了?你知道我来这里了?”

    简俊明笑道:“我哪里知道你会来。我这是在工作,查房呢。”

    陈洛敏锐的察觉到,在简雅喊出爸爸的那一瞬间,徐鹏涛的身体就猛然挺直,双腿并立,双臂自然下垂,紧贴着裤子,就像是在站军姿一样。他一个标准的转身,沉声道:“伯父好。”

    “回来了?”

    “是。”

    简短与徐鹏涛交谈几句,简俊明医生来到李舒云病床前,问了几个问题,查看了几个数据指标,又交代了护士们几个问题,才向门口走去。

    “你们继续,我先走了。对了小雅,中午回家吃饭,我让你妈做好吃的。”

    “我下午还有工作……好好好,我回去就是了。”

    “鹏涛,一会你带着小雅去买点菜带回家。”

    “是,保证完成任务!”

    简俊明医生皱了皱眉,摇摇头,叹口气走了,身后几名护士一阵窃笑。徐鹏涛缓了口气,忐忑道:“小雅,伯父是不是对我不满意?”

    简雅白了徐鹏涛一眼,嘀咕道:“傻乎乎的。”

    李舒云微笑道:“我听简医生说他有个女儿在人类生殖研究中心工作,没想到你竟然是鹏涛的未婚妻。”

    “我也没想到你的主治医生竟然是我爸爸。”

    李舒云犹豫一下,低声说道:“我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你。”

    简雅爽快道:“姐姐你不用客气,有什么事情尽管说。”

    李舒云看了看周围,李谷立刻反应了过来,打着哈哈道:“走,我们先出去,不要影响嫂子休息。”

    几人来到门外,简雅也坐到了李舒云床边。

    “我……我想为你陈大哥生个孩子。我知道,我的身子恐怕是不行了,你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趁我还活着,取一颗卵子出来……”

    简雅心中一黯,温柔笑着安慰道:“姐姐你说什么话呢,我问过我爸爸,他说你很快就能好起来。”

    李舒云笑道:“你不用骗我。我早就想通了,不就是死么,也不是什么大事。”

    “姐姐你放心,我帮你安排。”

    李母在一旁垂着头安静坐着,不发一言。

    病房之外,杨毅,李谷,陈洛几人俱都沉默着。片刻,陈洛勉强找了个话题:“李谷,你和司若芳发展的怎么样了?”

    李谷撇了撇嘴:“别提了,本来都快成了,这不是被孙怡这八婆给搅和了么。”

    孙怡柳眉倒竖,低喝道:“李谷!什么叫我给搅和了?还有,你叫谁八婆?”

    一边低喝,孙怡一边伸出手来,在李谷腰间狠狠拧了下去。

    李谷哎呦一声,一边躲避,一边分辩道:“当初在月球上的时候,要不是你……喂,你还说让我摸个够,什么时候兑现啊?”

    孙怡满脸通红,低喝道:“闭嘴!再瞎说我把你嘴撕烂!”

    徐鹏涛笑道:“陈洛,你这两个下属挺有意思的。”

    杨毅也微笑道:“还真别说,我看这俩人就挺般配。”

    李谷与孙怡两人打闹一阵终于安分了下来,杨毅从怀中摸出一个信封,塞到了陈洛手里。

    陈洛迟疑道:“杨大哥,你这是……”

    “同事们知道你爱人病了,本来都想来看看的,但又怕人多,不方便,所以凑了一点钱,都在这张卡里。不多,也就一百五十万,托我当代表给你送来,算是一点慰问。”

    徐鹏涛也从怀中摸出一个信封,朝着陈洛塞了过去:“泽阳来不了,老魏他们也没法来,我们几个凑了五十万,也托我当代表给你送来。”

    陈洛心中一暖。他知道,月球一号基地的同事们虽然人多,但大部分都是泛泛之交,就算有之前的救命之恩在,每个人应该也出不了多少,其中相当一部分应该还是杨毅,李谷,孙怡几个人凑的。

    至于太空军那边,与自己有足够交情的也就六七个人,这六七个人却足足凑了五十万出来,足见情重。

    陈洛下意识的推辞道:“别,不用,真不用。”

    李谷甩开孙怡仍旧试图拧自己的手,道:“我的陈大组长,你还跟我们客气什么?”

    杨毅也拍了拍陈洛的肩膀:“谁都有个为难的时候,陈洛,不用跟我们客气。再说,我们的命都是你救的。你要再推辞那就说不过去了。”

    徐鹏涛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将信封塞到了陈洛的口袋里。

    陈洛默然片刻,郑重道:“多谢。”

    简雅此刻从病房内离开,站到了徐鹏涛身边。杨毅便说道:“那就不打扰舒云休息了,我们就先走了。”

    陈洛只感觉鼻子发堵,说不出话来。杨毅刚走两步,忽然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三天后有月球遇难者追悼会,你去不去?”

    想起惨死在月球一号基地的詹文光主管,想起死无全尸的老梁,李霜等人,陈洛心中一沉,认真的点了点头:“我会去的。”

    “好,到时一块去。”

    送走几人,陈洛脸上挤出一点笑容,回到了病房。

    “舒云,你跟简雅说了什么?”

    李舒云扬起脸,笑道:“你想知道啊?不告诉你。”

    “不告诉我?我还不想知道呢。”陈洛细心的帮李舒云掖了掖被角,向李母道:“妈,我有点事情,先出去一下。”

    李舒云担心道:“你去哪里?”

    “一点小事,放心。”

    一个小时之后,陈洛来到了月球探索中心陶向荣办公室门前。他并没有敲门,而是直接粗暴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陶向荣此刻正埋头于桌案,快速的书写着什么。

    “小陈来了?我正好要找你。先坐,我很快就好。”

    陈洛压抑着心中的怒火,直接走到了陶向荣桌前:“陶向荣,为什么要骗我?”

    陶向荣一怔,手中笔顿时停下。他抬起头来,眼中原有的一点笑意慢慢消失不见。

    “你凭什么替我做出决定?你有什么资格?陶向荣,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枉我以前一直把你当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