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二十五章 积蓄
    “陶向荣!你以为你是谁?我的事情,轮得到你来操心?!你算个什么东西?!”

    陈洛肆意发泄着心中的怒火,声音越来越大。但出乎他预料的是,陶向荣却并没有怒吼,而只是一直冷冷的看着自己。

    在来的路上,陈洛想过很多种可能,甚至他已经计划好了,如果陶向荣叫警卫的话,在警卫把自己拖走之前,自己一定要先把陶向荣打一顿——在太空军之中服役所受到的训练让陈洛有这个把握。

    可他唯独没有想到一向脾气火爆的陶向荣竟然一直这样冷冷的望着自己。

    在陈洛吼声的间隙,陶向荣冷冷道:“骂够了没有?”

    陈洛狠狠的盯着陶向荣,没有说话。陶向荣叹了口气,从办公桌旁边的一叠文件之中拿出一张,放在了陈洛面前。

    “我没想到,我陶向荣在你心中竟然是这样的人。”

    陈洛没有低头去看,而是低喝道:“什么东西?!”

    “你看看吧。”

    陈洛低头,将那份文件拿起,上面的文字便进入了眼帘。

    文件开头是“志愿者申请书”几个大字,下方则写着:“尊敬的基因实验室第七项目组,我自愿成为你处新研发的‘基因疗法’临床试验志愿者,自愿支付一切必须费用共计两百万元整,参加试验的一切后果由我本人承担,特此申请。”

    在文件末尾处有两个鲜红的大字,同意。下方还有一个签名,方晓博。

    签名旁边则是“志愿者本人签名”几个字,后面则空着。

    陶向荣缓缓道:“方晓博博士是第七项目组的负责人,也是这个课题研究的领军者。以前时候,他们只肯收治那些死马当活马医的病人,且需要病人自己负担一切费用,大约一千万。但如果有了科研的名义,大多数费用便可以走科研报销渠道,病人只需要付两百万就好。我找了几个以前的同学,拉下这张老脸去求人,才让他们项目组决定提前展开临床试验,才为你争取到了这个名额。”

    “这……”

    陈洛拿着这份文件的手开始轻微的颤抖了起来。

    陶向荣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放到桌子上推到了陈洛面前:“这里是两百万,拿去给你爱人治病。”

    陈洛霍然抬头,眼中已经有泪光闪动:“陶指挥长,我,我……”

    陶向荣瞪眼道:“我不管怎么说也是文明的中高级官员,还干了这么多年,有两百万积蓄不过分吧?”

    “我,我……”

    陈洛大脑一片混乱,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陶向荣拍了拍陈洛的肩膀,叹息道:“小陈,你是个有前途的年轻人,我实在不忍心看你放弃这次机会啊……刘文耀司令那么看重你,太空军才是你发展的舞台。”

    陈洛艰难道:“您,您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陶向荣瞪眼道:“早告诉你什么?方晓博半小时前刚刚在这份申请书上签字同意,我刚回到办公室,还没给你打电话你就着急忙慌的来了,怎么,兴师问罪啊?小陈,你在我手底下也干了几年了吧,我在你心中就这印象?啊?你良心被狗吃了?还骂我?”

    陈洛放下申请书,后退一步,扬起手来,狠狠一巴掌甩在了自己脸上,那半边脸颊顿时出现了五个鲜红的指印。打完自己,他又弯下腰,向陶向荣深深鞠了一躬:“陶指挥长,大恩不言谢。”

    陶向荣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拿着申请书,赶紧给我滚,一个个没良心的东西,看到你就脑袋疼。”

    陈洛小心翼翼的拿起申请书,原本想塞进口袋里,但又怕申请书出现折痕,想了想,干脆小心的将它揣进了怀里,同时一只手按着,防止滑落。

    看了一眼满脸怒火的陶向荣,陈洛不敢多说,转身便向外走去。来到门口,又对着陶向荣鞠了一躬。

    “喂,混账东西,拿卡!没钱你怎么治病?!”

    “陶指挥长,多谢您,但我现在手里刚好有两百万,治病足够了。”

    陈洛说着,再不敢停留,转身离开了办公室。陶向荣放下手臂,哼了一声,将那张银行卡又收进了口袋里:“不要正好,攒了几十年的老本,给你我还心疼呢。”

    离开月球指挥中心大楼,深秋的寒风便立刻笼罩了陈洛。此刻天气并不好,虽然没有下雨,天空却满是阴云,将太阳完全遮盖。但不知道为什么,陈洛却感觉此刻世界前所未有的明亮,空气前所未有的温暖。便连那一丝若隐若现的尾气味此刻也显得如此香甜。

    那是希望的味道。正因为有了希望,世界才会变得完全不同。

    一只手牢牢的按住胸口,让那份申请书无法滑脱,另一只手拿出手机操作了一下,仅仅一分钟不到而已,一辆无人车便飞速驶来,停在了陈洛身前。

    回到医院,陈洛脸上仍旧带着抑制不住的笑意。进入病房,李母却瞬间惊讶了起来:“小陈,你怎么了?你脸怎么肿了?”

    陈洛一怔,讪笑道:“没事,没事,不小心磕了一下。舒云,快签字,签字。”

    李舒云笑而不语,等陈洛来到跟前后,才恶狠狠道:“你就骗我妈吧,老实告诉我,你脸到底怎么回事?”

    “真是磕的,不小心磕手上了。哎你别管了,快看这是什么?”

    李舒云满是狐疑的将视线从陈洛肿起的脸庞上挪开,看向那份文件。一看之下,心中立刻满是震惊。

    “这,这……呜呜,陈洛,你是不是求人被打了?我不治了,谁打的你?我去杀了他,呜呜……”

    陈洛哭笑不得,偏偏又不好将实情告诉李舒云,只得一连声的安慰劝解,许久才让李舒云平静下来。

    “真不是被人打的?”

    “真不是。我脸上落了只蚊子,自己拍的,手劲大了点,一不小心就……哎你别管了,快签字,签字啊。”

    李舒云有些迟疑的在文件上签了字,李母望着这一幕,低声自语道:“这都快冬天了,哪儿来的蚊子。”

    等李舒云签了字,陈洛兴冲冲的抓起文件便向简俊明医生办公室冲去。李母这才找到机会,向女儿问道:“那是什么文件?小洛怎么这么着急呀?”

    医生办公室。简俊明拿过那份文件,仔细看了一遍,脸上也泛起了笑容。

    “小陈,恭喜你。我会和方晓博博士联系,后面的事情我会安排。”

    “多谢您,简医生。”

    人类生殖研究中心,简雅凑在显微镜之前聚精会神的看着,旁边还放着一份没有吃完的盒饭。

    盒饭仅仅吃了两口而已,上面早就没有了热气,似乎它的主人并未将心思放在它身上。

    不知道在模拟器之前操作了多久,简雅才一脸颓丧的离开,瘫倒在椅背上深深的叹了口气。

    “怎么会呢?一定是我算错了,嗯,一定是的……”

    简雅摇摇头,将数据清空,重新开始了新的一次试验。这一次,简雅再度认真了许多,力求每一个收集到的数据都完全准确无误。一直忙碌到凌晨时分,才将数据收集完全,然后输入到了模拟器之中。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时间,计算结果出现。

    那个数字,与之前简雅所看到的数字完全一致。

    简雅拍了拍脑袋,心中满是无奈。

    “这错的也太离谱了,如果我的计算结果是正确的,那岂不意味着所有受精卵都无法发育成胚胎,所有人都没办法繁育后代,人类岂不是要灭绝?”

    简雅绞尽脑汁,却无论如何找不到头绪。

    “行吧,一定是哪儿出错了,先去睡一觉,醒了再做一次实验……”

    便在她刚打算去休息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一下。打开消息界面,便看到是李舒云给自己发来了消息。

    “小雅,最近有时间吗?我要接受基因疗法治疗了,听简伯父说成功率很低,且一开始治疗就会影响卵子质量,你如果有时间的话,能不能这几天就来取卵?”

    简雅拍了拍脑袋:“我最近真是忙晕头了,连舒云姐姐的事情都给忘了。”

    自从听徐鹏涛讲了陈洛与李舒云的故事,听到陈洛为了救妻子,甘愿放弃前途远大的太空军舰长职位,去月球基地当安保组长,简雅心中对这一对历经苦难的夫妻便多了一些奇特的情感,也暗暗下定了决心,如果有自己能帮得上忙的地方,无论如何都要帮一帮。

    一边想着,简雅一边快速回复道:“我下午就去。”

    “好,那我等你。”

    放下手机,李舒云向病床旁边,一脸无奈的陈洛说道:“你也去取个精吧。冷冻起来,有备无患。”

    陈洛苦笑道:“舒云,等你病好了我们自己要个孩子不好么?干嘛要这么麻烦。”

    李舒云固执道:“不,就要现在。万一治疗失败了呢?”

    “说那些丧气话做什么。你现在就给我老老实实的接受治疗,老老实实的康复,然后回家跟我老老实实的生孩子,懂了没?瞎想那些有的没的有什么用。”

    李舒云喝道:“陈洛!你答不答应?”

    陈洛挠了挠头,陪笑道:“行行行,我答应我答应。我去预约一下,现在就去。”

    李舒云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