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二十九章 宇宙生命
    在季哲轩说出“月球不明发光体有可能是某种生命”这个猜测之后,便连洪明轩都吓了一跳,心中隐隐生出了一种“我敢想,你这家伙比我更敢想”的感觉。

    “在对不明发光体进行通讯方面研究的时候,我偶然注意到,发光区域内的光度变化似乎有某种规律。譬如,在我们编号为A87的区域内,在过去连续十天内,每过三个小时,它便会增加大约十七分之一的亮度,一直增加到原本的两倍,之后便会以同样的速率降低。而在它相邻的A86区域则正好相反,先降低,后增强。我们一共划分了大约两千个区域,而这两千个区域内有至少一千三百个存在某种规律。其余区域也可能存在规律,但可能周期较长,我们还未有结论。”

    在季哲轩讲出这段话之后,会议室瞬间安静了下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猜测不明发光体为生命,似乎也不是那么无稽。

    “你们破译出什么没有?”

    “暂时还没有。”

    何正奇想了想,果断道:“老赵,老项,你们两个立刻联系密码学相关机构,让他们派出精干人员来协助破译。哲轩,这方面的工作你来负责。”

    季哲轩点了点头。洪明轩低声对常磊道:“自带无工质推进能力的宇宙生命?这太疯狂了。”

    “我们身为科学家,对任何事情都不应大惊小怪。”

    当季哲轩讲出这个猜测,并拿出相关证据支持之后,会议的讨论重点立刻转向。人们敏锐的意识到,从此刻开始,处置中心将以“确认不明发光体是否为生命”,以及“如果确认为生命,那么确认该生命目的”为主要研究方向。

    黎修诚缓缓道:“或许我们不必如此紧张。就算真的确认了它是生命,情况也未必会那么差。从它至今为止没有给地球带来任何影响来看,说不定它只是恰好路过,呆一段时间就有可能自行离开。”

    宇宙之大,无奇不有。那么诞生一种自带无工质推进能力的流浪生命,且该生命恰好经过太阳系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

    一名专家愤愤道:“这家伙——如果它真是生命的话——它已经谋杀了我们人类超过九百名优秀的宇航员,给我们带来了惨重的损失。”

    “和全人类相比,九百名宇航员的牺牲不算什么。”

    “我提议,立刻派相关工作小组携带大型科研设备到月球实地考察。”

    何正奇对此不置可否:“先等等再说。”

    首都肿瘤医院。

    时间慢慢的流逝着,在煎熬之中等待了一天多的时间,陈洛终于等到了探视时间的到来。

    在方晓博博士的带领之下,陈洛沿着一条走廊走了许久,才来到一间紧闭着门的房间前。门打开,陈洛便看到了里面的构造。

    那是一个很简陋的小房间,除了一个办公桌,一把椅子,以及一台电脑之外别无他物。内部的墙壁则是一面巨大的透明玻璃,站在这一侧可以清晰的看到另一个房间。

    那房间之中摆着许多陈洛不认识,也看不懂的白色设备,有许多穿着全身隔离服的医护人员正在忙碌。房间中间是一张看起来充满科技感的病床,李舒云就躺在那上面。

    她身上接着不知道多少条管子,不知道有多少药物正在同时进入她的血管。

    望着昏睡之中的李舒云,陈洛的思绪不自觉的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那时候的自己还未进入太空军,还是一名普通的公司职员。李舒云就那样出现在了自己的生命之中,与自己相恋。

    李舒云家同样是普通家庭,可是她的父母却丝毫没有那种精明与市侩。他们没有嫌弃自己是孤儿,没有嫌弃自己挣钱不多,从始至终一直给了自己最大的理解与支持。甚至,在自己为了圆梦,决定辞职报考太空军岗位,长达两年没有一分钱收入的情况之下,都始终待自己如同亲儿子一般。

    那时候,为了让自己接受更好的考前培训,找更好的老师,买更好的教材,李舒云甚至同时打三份工,从早忙到晚不得休息。

    每当看到李舒云满是疲倦的回到家中,陈洛心中便满是愧疚。他曾无数次的发过誓,自己今生必然不会背叛她,必然要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

    后来,自己如愿以偿进入了太空军,从实习机械师,机械师,操作员,动力控制员,实习参谋等一路走来,最终成为太空军舰长,可是李舒云却,却……

    陈洛曾经问询过简俊明,简俊明告诉他,癌症这种病的诱发因素有很多,过于劳累也是其中之一。

    慢慢的回忆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泪水已经慢慢从陈洛眼角流出。

    “舒云啊,你是怕你死了后我不肯再娶,就此孤独终老,所以才执意要为我留下一个孩子的么?可是,没了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一定要把你救回来,我哪怕什么都不要,也绝不会让你就这样死掉。”

    方博士轻轻拍了拍陈洛的肩膀。陈洛身子轻轻一震,从悲伤之中回过了神。

    “她睡着了?”

    “那是深度麻醉。治疗前七天是关键时刻,这一阶段的治疗直接关系成败,为了确保成功率,她必须进入深度麻醉状态。”

    “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目前来看还可以。不过未来如何还说不好。”

    陈洛心中微微放松了一点:“拜托您了。”

    离开研究中心大楼,简雅并未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屋,而是回到了家中。母亲李淑华察觉到她情绪不对,但不管怎么问,简雅却始终一言不发,只是默默流泪。没柰何,她只能打电话将简俊明叫了回来。

    “是不是鹏涛那家伙惹你生气了?小雅,你别怕,爸爸去教训他。敢惹我女儿,他吃了豹子胆!”

    简俊明一回家便叫嚷了起来,李淑华则瞪了他一眼:“鹏涛可是个好孩子,不关他的事,好像是工作的事情。”

    “工作怎么了?哎,小雅,不是爸爸说你,你整天那么忙,连家都回不了,要是不顺,干脆辞了算了,爸爸养你还是能养起的……”

    在父母两人的劝慰之下,简雅的情绪总算稳定了下来。吃过了饭,简雅早早的回了房间,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

    她忍不住再一次开始反复思量自己试验的每一个步骤,所获得的每一个数据,翻来覆去,翻来覆去,不知道想了多少遍,一直到太阳升起都未睡去。

    她越想,便越感觉自己是对的。

    毕竟,自己采用了不同来源的供体材料,不同的验证方法,不同的算法,为了排除己方实验室环境影响的可能,甚至还请求位于不同大洲的其余实验室也进行过类似实验来帮自己收集数据,所有可能出错的地方自己都考虑到了,可最后的结果却完全一致,这怎么可能是错的?

    但是……该如何去证明?

    现在没有人会相信自己。如果没有切实证据就去到处宣扬,所有人都只会认为自己是想出名想疯了。

    虽然随着时间流逝,不需要自己去宣扬,这件事情也迟早会被人发现,可这里存在一个时间差的问题。哪怕能早一个月让这件事情引起政府层面的重视,从而提早应对,情况也会完全不同。

    “我是一名科学家,将真相尽早披露出来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使命。哪怕最后证明是我错了,也总好过什么也不做。”

    清晨的阳光已经投过窗帘,微微照射进了卧室一点。迎着光芒,简雅暗暗下定了决心。

    “那么……我该怎么做?”

    想了片刻,一个想法渐渐出现在了脑海之中。

    早饭时候到了。简雅凌乱着头发,红肿着眼眶走出了卧室。在餐桌之上,简雅郑重对简俊明道:“爸爸,我想请你帮帮忙。”

    简俊明咬了一口包子,诧异道:“什么事?”

    简雅深吸一口气,将昨天自己所经历的事情,包括自己的实验数据,结论等完完整整的讲述了一遍。

    简俊明的神色愈发凝重,李淑华却满是忧虑的望着简雅,等简雅讲完了,还伸出手来摸了摸简雅的额头,自语道:“也没发烧啊,怎么说这么多胡话?”

    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简雅便预见到了父母不相信自己这种情况。自己的结论毕竟太过惊人,父母不相信也在情理之中。可是在自己的计划之中,必须要争取到父亲的帮助,没有父亲,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简俊明凝声道:“小雅,我相信你。”

    简雅秀目圆睁,满是不可置信,李淑华则惊叫起来:“老简,女儿不正常,你也不正常了?”

    简俊明咳了一声:“有些事情,我自己一直在猜测,但一直不敢说出去。淑华,小雅,我最近收治了一个病人,叫李舒云的,她爱人叫陈洛,以前是月球基地的宇航员。之前发生过的月震事件都知道吧?还有那什么不明光束,闹得沸沸扬扬。”

    “这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政府辟谣说光柱和月震什么的都是自然现象,但好多人都猜是不是外星人什么的。原本我也是不信的,但这么多奇怪的事情都凑在一起……”

    简雅不可思议道:“爸爸,你是说,我实验里那些胚胎无法发育的现象是外星人搞的鬼?”

    简俊明敲了敲桌子:“说不定外星人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灭绝我们人类呢?”

    在这一刻,简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爸爸,你还真敢想。”

    李淑华瞪了简俊明一眼,对简雅道:“你爸爸逗你开心呢,别理他。”

    “你懂什么。小雅,跟爸爸说说,你打算怎么办?”

    简雅定了定神。不管爸爸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相信的自己,只要他相信自己就好。

    “我……”

    时间慢慢的流逝着,虽然明知道李舒云一直在沉睡,自己也根本无法与她相见,陈洛仍旧固执的守在医院之中,随时等候着来自方博士的消息。

    陈洛的整个思绪,所有心情都被这些消息所主导。任何一个微小的好消息都能让陈洛欣喜若狂,任何一个哪怕再小的坏消息都能让陈洛如同坠入地狱,心中忐忑许久。

    第七天就要来了。而陈洛知道,这一天李舒云将会苏醒,方博士团队也会对这几天时间的治疗做一个阶段性评估,以确认治疗有效度,以及未来的治疗方案。

    可以说,整个治疗方案成功与否,至少有百分之八十可以体现在这份阶段性评估上。

    在这一天,陈洛仿佛回到了几年之前,自己决定向李舒云告白的那个时候。那一天,陈洛同样从早晨就开始忐忑,从早晨就开始胡思乱想,一会信心满满,精神振奋,一会情绪低落,信心全无。

    在漫长的等待之中,陈洛看到了方博士的身影。他眉头紧皱,一边向前走,一边低声与旁边的简俊明医生说着什么。陈洛一颗心立刻提起。

    “很抱歉,陈洛,评估结果显示,你爱人不适合接受基因疗法,治疗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