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三十五章 紧急情况
    此刻时间还早,一些研究项目较为轻松的工作人员甚至还没有来工作。

    望着面前那一叠文件,以及那一个个似乎昭示着某些恐怖事情的数据,任明远神色不断变换。他最终咬了咬牙,叫来了自己的秘书。

    “你立刻去和首都市所有设立了妇产科的医院联系,让他们把近三天,不,近七天内所有初次孕检的孕妇血样以及相关数据封存,然后交到我们中心来。”

    人类生殖研究中心与各大医院妇产科有许多业务往来,在某种程度上还承担着业务指导的角色,有时候也会组织一些行业内的交流,奖项的评选等工作,虽然并不是上下级的关系,但自己这个生殖研究中心主管的话应该还是管用的。

    秘书神色有些诧异,但还是答应了一声。刚想离开,任明远又低喝道:“要快!下午上班之前完成!”

    秘书分辨道:“主管,首都市设有妇产科的大大小小的医院总计超过百家,近七天内样本数量预计超过一万份,一个上午的时间,来不及的!”

    任明远挥了挥手:“谁叫你一家医院一家医院去跑了!打电话通知他们,让他们自己送过来!告诉他们,耽误了时间,今年的评优就别想了!”

    只是打电话的话,一个上午的时间怎么也够了,自己所需要做的事情便只有组织人手做交接工作,这便轻松了许多。秘书松了口气,连忙答应:“我马上去做。”

    秘书匆忙离开,任明远神色再度阴沉下来,不断在房间之中踱着步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个上午,整个中心大楼都在繁忙与混乱之中度过。首都市各大医院俱都派遣了专门人手将检材与数据送达,临时抽调的几十名人手忙得团团转,才将将在下午之前完成了所有交接以及检材整理、数据整理工作。

    吃过午饭,任明远匆匆赶回中心大楼,大手一挥,便叫停了之前所有人的工作,让所有人都投入到了对这一万份检材的检测之中。

    研究中心这里自然也有相关的检测设备,其精度与性能要比普通医院之中装备的更好,时间精度甚至可以确定到一个小时左右,效率也高出许多。在所有工作人员齐心协力之下,天还未黑,所有数据便已经统计汇总到了任明远面前。

    其结果,与早晨时候简雅交上来的那份数据没有差别,只不过更为详尽,更为权威。

    拿着这叠文件,任明远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但那并不是恐惧,而是兴奋。

    他的眼睛里几乎都要放出光来,似乎此刻手中所拿的并不是纸张,而是什么稀世的珍宝。

    深吸了一口气,任明远将手中文件放下,有些颤抖的拿起旁边的保密电话,慎之又慎的拨通了一个号码。

    “这里是卫生与医疗部,有什么事情?”

    任明远竭力保持着镇定:“祁秘书,我是生殖研究中心的老任。我有紧急事情要向张部长汇报,麻烦你请示一下。”

    “张部长正在传染病监控中心召开会议,会议结束后要进行暗访,今天没有时间。明天早晨早饭时候可以挤出十分钟时间,你那时候来汇报吧。”

    “情况非常紧急,级别至少有SS2。”

    电话那端,祁秘书沉默片刻,道:“你立刻到传染病监控中心来,我向张部长请示。”

    “好。”

    任明远匆匆离开大楼,仅用了二十分钟时间就赶到了传染病监控中心,与祁秘书会面之后,便被带到了一处安静无人的房间之中等候。

    约莫五分钟左右,一名国字脸,眉毛粗重的中年人便走了进来,祁秘书则悄然退了出去。

    仅仅十分钟时间而已,张渊部长与任明远两人便一同离开了房间。祁秘书察言观色,竟然从一向沉稳的张渊脸上看到了一抹凝重,心中立刻也谨慎了起来。

    “去人类科学院。”

    祁秘书小心道:“您的会议,还有……”

    “延后。”

    “是。不过张部长,现在正是交通高峰期,从这里到科学院至少要一个小时时间。”

    “老王,把你们监控中心的直升机调出来,送我过去。”

    传染病监控中心的王主任立刻答应一声,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匆匆离开了。

    五分钟之后,直升机卷起巨大的风浪轰鸣而起。外面噪音巨大,但机舱之内却安静如常。

    任明远坐在张渊旁边,便看到张渊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何院长,是我,小张。现在有个紧急情况,十分紧急,我向您做个当面汇报,是,我现在正在乘坐直升机前往科学院,预计十五分钟后到。是。对了,情况比较重大,如果可以的话,请您立即召集月球不明发光体研究处置中心所有决策人员到场。是,好,我知道。”

    听到“月球不明发光体研究处置中心”这个名字,任明远心中吃了一惊。他也知道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月球光柱事件,但原本只以为是自然事件,没有想到上级竟然专门成立了研究处置中心来处理这次事件。

    如此看来,这背后应当还有什么了不得的隐秘。但张部长竟然毫不避讳的当着自己的面说了出来,这……

    “老任,到了现在,一些事情也不必瞒你。稍后我给你一份资料你就清楚了。记得,一会到了科学院,把你掌握的情况完完整整,原原本本的说一遍,不要夸张,也不要隐瞒,一定要客观。”

    任明远心中凝重,立刻说道:“是。”

    仅仅一会而已,直升机便降落到了一栋大楼的楼顶。张渊与任明远两人走出,等候在那里的几名工作人员立刻迎了上来,带领着两人来到了一处宽敞的会议室之中。

    居中坐着一人赫然便是何正奇。看到两人进来,何正奇摆了摆手:“稍等片刻,人来齐了再讲。”

    “好。”

    片刻之后,陆陆续续开始有人来到会议室。这些人任明远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那些认识的人无一例外全都是位高权重,或者拥有巨大声望的人,由此想来,那些自己不认识的人地位也不会低。

    这些人无一例外全都神色匆忙。甚至有几人外衣里面还露出了居家服的痕迹,很显然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

    等最后一个座位也坐上了人,时间总计才过去不到十五分钟而已。何正奇清了清嗓子,看向了张渊:“小张,你来讲讲。”

    如此大张旗鼓,匆匆忙忙的将人们召集过来,一定是有不得了的大事发生。在这一刻,整个会议室三十余人的目光一同汇聚到了张渊身上。

    “近期,我们卫生与医疗部下属的人类生殖研究中心发现,自十月二十二日,也即月球不明发光体出现之后,首都市一百余家设有妇产科的医院未再发现一例受孕时间在此之后的。因为时间节点的缘故,我们高度怀疑此事与月球不明发光体有关。”

    在张渊讲出这段话之后,整个会议室的空气似乎一下子凝固了。主席顾问团顾问项立辉下意识的拿起了电话,但又慢慢放下,主席宇宙学顾问潘岳云则抓起笔来飞快地记录着。

    何正奇的眉头猛然皱起,旋即缓缓松开:“只是人类,还是所有生物?”

    “我已经联系过农业畜牧局以及海洋局、水生物研究中心、林业总局、野生动植物监测保护中心,初步结论是只有人类。”

    项立辉沉声问道:“你们是如何发现的?现在距离十月二十二日才过去不到一个月,在此之前的孕妇也有可能近期才进行初次孕检。”

    张渊看向任明远:“你来说说详细情况。”

    任明远心中一阵激动,立刻站了起来,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我是在一个星期之前开始有此怀疑的。我们中心一直在进行生殖有关试验,这需要培育大量的人类受精卵以供研究,但在一次偶然中,我发现所有人类受精卵无一例外出现了某个或者多个的基因变异,该变异将导致受精卵无法发育成胚胎。同时,实验室环境是理想的,而人类自然生殖活动中不可能有如此理想的环境,该基因变异在非理想环境下极有可能导致卵子受精都不可能,由此我开始了调查……”

    任明远一五一十,详详细细的将自己早就组织好的语言讲述了出来。在这个过程之中,他脑海之中不时浮现出那个年轻女学生的样子,也有好几次,他差一点忍不住吐出“简雅”这个名字,但最后都忍住了。

    他心中不由得多了一点愧疚,但还是继续说着:“……考虑到时间因素,我一直等到今天才联系了首都市各大医院,收集到了一万份检材进行检测并统计数据,最终得出了这个结论。”

    整个会议室再次寂静无声。片刻,何正奇长长的叹了口气,向张渊道:“小张,你们卫生系统里有人才啊。任主管是吧,你这次做的不错,如果不是你,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这个情况。”

    听到何正奇院长夸奖,任明远心中那一点愧疚瞬间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