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三十七章 暗流
    在何正奇说出这句话之后,之前关于冬眠胎儿的议题就此终结。

    这种事情很明显违背伦理,如果泄露出去,必然会在社会之中引发轩然大波,会有数不清的人站出来反对,制造出无尽麻烦。但在这处会议室之中却根本没有人关注这一点。

    与大局相比,伦理道德同样不算什么。

    至于派遣人员前往月球直接和不明发光体接触这件事情,发展到现在又有了一些变化。

    在严重怀疑月球不明发光体与此事有关,且通过人类现有技术手段解决此事的前景未明的情况下,尝试着与它接触,尝试着通过和平手段解决问题是必然要做的尝试。

    “我认为应该将此事提上日程。”

    “我赞同。”

    几乎没有什么阻碍,这件事情就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便连代表着主席意志的两位顾问,项立辉与宇宙学顾问潘岳云也在思考之后表示了赞同。

    “很好,那么应该拍谁前去接触,接触该怎么进行,大家有什么意见?”

    潘岳云沉吟一下,举起了手:“算我一个。”

    洪明轩与常磊对视一眼,也举起了手:“我们仍旧怀疑那些发光体与无工质推进技术有关,我们也去。”

    季哲轩道:“这段时间我们团队对月球不明发光体的破译也有了一点进展,我也会去。”

    何正奇道:“我们还需要一个地外文明研究专家,需要一名拥有宇宙学背景的谈判专家,以及一位安保人员。”

    在月球不明发光体出现之前,地外生命的存在从未被证实过,也没有任何实例。所谓的地外文明研究专家,不过是通过各种模拟手段,综合现有知识,对地外文明可能的存在形态、社会结构、道德价值观念等进行虚拟研究的人员。

    黎修诚道:“地外文明研究专家与谈判专家我不熟悉,但安保人员我有一个人选可以推荐。”

    “谁?”

    “前太空军舰长,唔,现在应该又回到太空军了,陈洛。”

    何正奇微微颔首:“这个人我有印象,就是在月震之中救下了一百多名宇航员的那个吧?”

    “对。”

    洪明轩也道:“这个人确实不错。我跟老常的命就是他救下来的。”

    “可以,我同意。另外两个人选,你们相关部门要尽快推举上来。立辉,派遣团队前去接触这件事情你也要向主席汇报。一旦主席同意,我们即刻着手开始进行。”

    “是。”

    “你们这些已经确定前去接触的人回去之后也尽快整理出一份章程来,供大家讨论。好了,今天就这样,散会。”

    所有人心中都清楚,这个夜晚,恐怕会有许多人与自己一样,忙碌到没有时间睡觉了。

    在张渊回到卫生与医疗部之前,数名距离较近,在妇产医学内拥有巨大声望的专家,以及相关器械的制造商和工程师,以及数家大医院的负责人就已经等候在了那里。

    庄元良还未回到冬眠技术研究所,所里的所有人员已经全部连夜赶来,全员在岗。与所里有业务合作的设备制造商以及相关工程师同样等候在了那里。

    项立辉与潘岳云彻夜未眠,在仔细思考琢磨汇报的每一个细节,务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事情说个清楚明白,以供主席决策。

    与此同时,在全球范围内各家医院,不知道有多少名医生,多少名护士与行政人员、政府官员彻夜忙碌。

    一股暗流已经在人类文明繁花似锦的外表之下开始涌动。

    身为此次事件的关键部门之一,人类生殖研究中心同样灯火通明,彻夜未熄。任明远刚回到这里,就立刻发布了紧急命令,所有工作人员全部不许离开,所有休假人员全部取消假期,无论吃饭还是休息全部在单位之内进行。

    这个命令引起了许多人的反对,但望着任明远那满是凝重的脸庞,听着那不容置疑的语气,尤其是还有许多专业领域内的专家也连夜赶到了这里,与人们一同展开研讨与实验,更是让人们察觉到了一点山雨欲来的气息,心中的那一点不满还是悄悄压了下来。

    “我还想着晚上帮孩子补习功课呢。”

    苏思慧悄然抱怨了一声,有些埋怨的取出一批试剂,向着实验室走了过去。

    来到实验室之后,她有些诧异的望了望旁边仍旧空着的座位,心中再度有了疑点:“不是说全员取消休假吗?怎么简雅这妮子还不来。”

    便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轻微震动了一下,拿起一看,正好是简雅发过来的。

    “思慧姐,单位有发生什么事吗?”

    此刻简雅正坐立不安的等在卧室之中,心中满是心事。

    原以为自己将那些数据呈报上去之后会立刻引起上级重视,上级会立刻找自己来询问详情,那时候自己就可以将获取这些数据的过程洗白,即履行了自己身为一名科学家的责任,又可以避免自己和父亲受到处罚。可是今天足足等了一天,任明远那里却一直没有传来消息。

    这就有些奇怪了。

    “难道数据被证明是假的?我的取证过程之中出了差错?不,不可能……”

    这件事情一日不洗白,简雅心中便一日不得安宁。如果自己真的被抓去坐牢也就罢了,再连累父亲丢掉工作……

    这种情况,只要想一想便会感觉绝望。

    坐立不安的等了许久,简雅终于犹豫着向苏思慧发了一条消息。

    那条消息很快便收到了回复。

    “小雅,你怎么还在家休假呢?任老板发了命令,所有人员一律在岗,所有休假一律取消,单位里还来了好多专家,好像有什么大事发生……”

    大事?!

    简雅一个激灵,双手忍不住微微有些颤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思慧姐你别卖关子了,快点告诉我啊。”

    “我也奇怪呢,今天上午任老板从各家医院取来了好多血样,检测后就急匆匆的走了,一直到了晚上回来就成这样子了。小雅你什么时候回来?你没接到命令?”

    简雅心中一腔热血慢慢冷却,身体慢慢软倒在了床上。

    听到这些事情,她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事到如今,她心中仍旧有一线希望。

    “说不定老师他太忙,忘了叫我回去呢?也是,这么大的事情,暂时忘掉我很正常……明天我找老师问一问就清楚了。”

    简雅努力安慰着自己,努力压下自己那患得患失的心情,勉强回复道:“可能是老师把我忘了,明天应该就有召集令发到我这里了。”

    “唉,你可快点回来吧,你不在,事情都落到我身上了。我今天还想回家给孩子补习功课呢,现在也泡汤了。”

    苏思慧抱怨了几句,切断了通讯。简雅浑浑噩噩,不知道多长时间才慢慢睡去。

    简俊明一直忙碌到深夜才回到家中,得知女儿已经睡下的消息之后,也只得按捺下心中的焦急,也惴惴不安的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看到女儿从卧室出来,简俊明立刻问道:“小雅,事情怎么样了?”

    虽然没有明说哪件事情,可简雅自然心知肚明。

    她勉强笑了一下,装作胸有成竹的样子道:“爸爸,你放心,我已经把资料交上去了,很快就会有回应。”

    简俊明自语道:“不应该啊,这么大的事情,一天时间还处理不好?政府的反应也太慢了一些。”

    简雅低下头,不敢回答,只是专心对付面前的那碗小米粥。

    吃过早饭,父母各自离开,简雅再一次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此刻,太空军基地,徐鹏涛尽量忽略同事与战友们那略显怪异的眼神,再一次来到了通讯室之中。

    以往时候,每一次与简雅通讯,他都兴致勃勃,心中满是期待,可是这一次,他脸上却丝毫没有高兴的样子。

    此刻距离上一次通讯时间已经有好几天了。在这几天中,他每一天都在等待简雅讯息的到来——虽然不是固定通话时间,但简雅如果想联系自己,一定有办法能联系到。这一点徐鹏涛心中清楚。

    可是直到现在,简雅仍旧没有丝毫信息到来。似乎她根本就没有在意上一次自己没有与她通话的事情,又或者干脆忘记了。

    恍惚之间,徐鹏涛忽然感觉自己有些可悲。而这种情绪引起了他本能的反感——对于一名坚毅果决,前途远大的太空军舰长而言,自艾自怜的情绪根本就不应该出现,于是他又本能的有些愤怒。

    “简雅,如果这次你向我道歉还好,不道歉的话,你就死定了!”

    心中下定决心,徐鹏涛毅然按下了通讯键。

    叮铃铃的手机声响起,简雅猛然将手机拿到眼前,却发现来电人并不是心心念念的召集令——在这之前,她已经直接向任明远发了信息询问,但任明远却一直没有回复。

    来电人是徐鹏涛。直到这时候,她才拍了拍脑袋,想起今天又到了与未婚夫通话的日子。

    有些心不在焉的接通,还未说上几句,简雅便道:“鹏涛,我有事在忙,今天就这样吧,挂了啊。”

    刚想切断通讯,她便听到话筒内传出了一声怒吼:“简雅!”

    简雅一惊,看向屏幕,便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徐鹏涛已经满脸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