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四十三章 拘捕
    简雅有些神情恍惚的下了车,望着面前高耸的大门之上,那“人类科学院”几个熠熠生辉的大字怔怔出神。

    这是全人类所有科研人员心目中的圣地,也是引领人类文明前行的地方。现在,自己的唯一生机也将寄托在这里。

    以洪明轩博士的声望和地位,只要他肯相信自己——不,不用相信自己,只要他肯推动调查组进驻进行调查,那就足够了。因为事实本来就是如此,不需要自己多做任何掩饰或者夸张。

    自己是否会身陷牢狱,父亲是否会丢掉他热爱的工作,家庭是否会遭遇重大挫折,这一切都维系在自己今天的行动是否顺利上。

    深吸一口气,简雅定了定神,向着人类科学院大楼走去。

    这样重要的政府机关门前必然会有警卫值守。不出所料,一名警卫立刻上前拦住了简雅:“你好,请出示你的证件,邀请函,或者通行证。”

    简雅惴惴不安道:“我是生殖研究中心的实习研究员,我来这里找洪明轩博士。”

    “请出示邀请函。”

    “我没有邀请函。”

    警卫神色丝毫不变,仍旧那样严肃:“请你与洪明轩博士联系,让他与保卫处联系。”

    “我,我没有他的电话……”

    “抱歉,你不能进去。”

    简雅焦急道:“我找他有急事,很重要的事,真的很重要。”

    警卫严肃的望着简雅,严肃的摇了摇头。

    “哦,好,那好吧。”

    简雅失魂落魄的转身,只感觉天地之间一片黑暗。

    “不,我不能就这样放弃,就这样走了,我们一家就完了!就我自己还好,千万不能连累爸爸和妈妈!他们那么爱我,我还没有来得及孝敬他们,怎么能连累他们……我就在这里等着!洪博士迟早会出来!”

    打定主意,简雅直接坐到了路边一处台子上,眼睛定定的盯着人类科学院大门口,开始了等待。

    此刻,人类科学院内部。

    送走了陈洛与陶向荣,洪明轩向着常磊叹道:“小陈这孩子真是太犟了。”

    常磊撇了撇嘴:“像小陈这样重情重义的人也越来越难找了。不说这个,推进实验室一些设备安装好了,我们过去?”

    “走,我让办公室安排直升机。”

    两人结伴而出,来到了楼顶停机坪处,一台直升机已经等候在了那里。片刻,直升机起飞,向着远方的崇山峻岭飞去。

    简雅始终等候在人类科学院大门之外。

    初冬的天气已经有些寒冷,简雅出来的急,并没有穿太厚的衣服,仅仅坐了一会,便感觉手脚酸麻,不得已,她只能重新站起,在附近来回走动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间一阵刺耳的警笛声传进了耳朵。简雅猛然间回头,便看到几辆警车一个急刹停在了自己面前,车门打开,几名警察哗啦啦的冲下了车。

    在这一刻,简雅脑海一片空白。她本能的想跑,但却感觉脚下如同生了根,根本抬不起腿。她想大叫,却感觉喉咙里像是被塞了棉花,根本叫不出来。

    她只能那样呆呆的看着几名警察将自己团团围住。

    “简雅,你涉嫌盗取机密信息罪,违反生物特征安全罪,你被捕了,这是拘捕令。”

    便在这个时候,她眼角余光看到一辆车子从人类科学院大门驶了出来。车子后座的窗户没有关,里面一个人正靠在座位上,似乎正在思考什么。

    她一瞬间便将这个人认了出来,于是下意识拼命尖叫了起来:“陈洛,陈洛!”

    那个人立刻转头,车子猛然一个急刹,也停了下来。之后,陈洛与陶向荣两人匆匆走了过来。

    “警察同志,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是月球探索中心指挥长陶向荣,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女儿。”

    陶向荣与简雅并不认识,但陈洛知道,让陶向荣摆出自己的身份来,有助于搞清楚这件事情。

    那几名警察之前还全神戒备,看到陶向荣的证件之后就放松了下来。为首一名警察沉声道:“这是我们局签发的拘捕令。”

    陈洛看了一眼,立刻便看到了那鲜红的印章,以及两条十分清晰的罪名,盗取机密信息罪,违反生物特征安全罪。

    在这一瞬间,陈洛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

    在之前时候,简雅曾经向自己讲述过她私自进行试验的事情。

    陈洛心念电转,立刻知道简雅被拘捕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情,此刻也只有问一问她的安排,尽量帮她一下了。

    “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转告简医生么?”

    简雅蹲在地上呜呜大哭,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片刻,为首警察挥了挥手:“我们走。”

    一副冰凉的手铐拷在了简雅双手上,两名女性警察搀扶着简雅进入了警车,车队便扬长而去。

    陶向荣看向陈洛:“你们什么关系?”

    陈洛神色阴晴不定:“我一个战友的未婚妻。”

    陶向荣摇了摇头,回到了车子上。陈洛思考片刻,向一个号码发送了一段信息,也回到了车子上。

    回到医院,陈洛特意来到了简俊明医生的办公室,却看到房门紧锁,简俊明不知去向。

    这段时间以来,简俊明医生对李舒云一直尽心尽力,也给了自己许多帮助。见到这幅模样,陈洛心中又多了几分担忧。

    但这不是自己所能插手的事情,这份担忧也只好放在心里。

    来到病房,陈洛并未将自己与何院长达成的协议告诉李舒云,只是与她说自己要出差一段时间。原以为李舒云会有些不高兴,但没有想到,李舒云却只是鼓励自己不要担心她,放心去执行任务,陈洛心中又多了一些感动。

    最迟明早便要去黎修诚局长那里报道了,而此次任务前途未卜,这一次去了能不能活着回来还不知道。陈洛心中沉重,脸上却仍旧是轻松模样,与李舒云不断说笑着,享受着分别之前的最后温馨时刻。

    下午时候,一个电话打到了陈洛手机上。陈洛看了一眼,便看到是太空军公共通讯室的号码。在以往自己还在太空军中服役的时候,自己也曾经用这个号码向李舒云打过电话。

    陈洛低声与李舒云说了句话,便独自来到了阳台之上。电话接通,徐鹏涛那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屏幕之上。

    “陈洛,你有事找我?”

    在之前,陈洛发送的那段信息,正是向太空军预约与徐鹏涛通话的。

    影像之中,徐鹏涛的身影似乎清瘦了一些,神色有些严肃,整个人的气质也不如以往昂扬,反而看起来有些低落。

    陈洛没有细想,而是直接道:“今天我看到简雅被警察抓走了。鹏涛,你知道这件事么?”

    徐鹏涛的声音之中立刻多了几分急切:“什么?小雅被抓走了?她,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被抓走?这可怎么办,怎么办……不行,我去找刘文耀司令,求他想想办法。”

    徐鹏涛的焦急之色溢于言表。陈洛道:“我大概知道她为什么被抓走。事情是这样……”

    陈洛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讲了一遍,但出于职业习惯,还是隐去了有关人类可能从此无法生育的事情,只说简雅为了验证一个可能对于人类有重大影响的问题才如此行险。

    徐鹏涛失魂落魄道:“我,我如果早知道她正处在这样艰难的时候,就不会和她提分手了。就算要分手,也会晚一点……”

    “什么?你和简雅分开了?”

    徐鹏涛低声道:“我们不合适。”

    虽然如此说法,可陈洛分明看得清楚,徐鹏涛心中仍旧没有放下简雅。他轻出了口气,道:“我明天就要去执行任务,这样吧,我拜托几个朋友打听一下简雅的事情,再帮她找找律师什么的,希望能轻判一点。刘文耀司令那边你最好还是不要去,没有用的。”

    刘文耀嫉恶如仇,这一点在整个军方都是有名的。简雅既然不是被冤枉的,而是确实触犯了法律,且不管动机是好是坏,刘文耀都没可能会施以援手。

    徐鹏涛失魂落魄道:“也好,也好。对了陈洛,你告诉你那几个朋友,有任何进展的话,都发到这个邮箱来,我会定时去看。”

    “好。”

    话说到这里,虽然陈洛一向不愿意干涉牵扯别人的感情生活,但看着徐鹏涛这幅样子,还是忍不住道:“鹏涛,我还是劝你一句,既然心里还有她,干嘛这样折磨自己。男子汉大丈夫,不要磨磨唧唧扭扭捏捏。再说,我看简雅心里也有你。”

    “我们不合适的……”

    陈洛眉毛一扬:“哪里有什么一开始就合适的,两个人相处,不就是个相互磨合,相互包容的过程?有什么事情放开了好好谈谈不就得了?我跟你嫂子一开始也不是没有吵过架。”

    徐鹏涛勉强笑了一下,道:“我知道了。我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