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四十五章 审讯
    苏思慧迷迷糊糊的从任明远办公室走出来,迷迷糊糊的向休息区走去。走到半路,她忽然反应过来,不由得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我怎么这么傻,被那姓任的几碗迷魂汤灌下去就糊涂了?他要真的坑了小雅,怎么可能会不坑我?他说的那些话听听就算,要是当了真那就完了。”

    想到这里,她猛地转身,绕过任明远办公室,再度悄悄来到了马教授的实验室之中。

    敲了敲门,正在和其余几名专家低声议论的马教授抬起了头,道:“进来。是思慧啊,怎么了?”

    苏思慧有些忐忑的进来,将门小心关上,有些为难的望了望马教授身边那几个人,嗫嚅道:“有些事情,我想单独跟您汇报一下……”

    “没事,他们都是我几十年的老朋友,信得过,你说。”

    苏思慧犹豫了一下,下定了决心:“那好吧,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怀疑,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您可以去核实一下……”

    苏思慧将自己的猜测完完整整的讲了一遍,末了还补充道:“这只是我的猜测,做不得真,您最好核实一下,不要冤枉了任主管。”

    刚开始讲的时候,包括马教授在内的几名专家还笑吟吟的,浑不在意的样子,但伴随着讲述,神情就渐渐的严肃了起来。到了最后,马教授,张教授几人更是直接站了起来,将苏思慧团团围住。

    马教授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思慧,你就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去核实。对了,你说的那个简雅联系方式是什么?”

    苏思慧报出一串号码,马教授拨打过去,却始终无人接听。想了想,马教授道:“走,我们去找董良骏教授。”

    董良骏是此次审议组的组长,他对于此次事件有最高决策权。

    一行人匆匆来到董良骏教授办公室,仍旧由苏思慧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董良骏教授的神色也瞬间严肃了起来。想了想,他将警卫队长叫了过来,低声吩咐了几句。警卫队长即刻离开,人们便开始了等待。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一个电话打到了这里。

    “董教授,现在已经查明,简雅,以及她的父亲简俊明,被警方以盗取机密信息罪,违反生物特征安全罪逮捕,目前关押在首都市第三十六看守所。经办机构是城南分局。”

    苏思慧霍然站了起来,失声道:“被抓了?怎么可能?”

    董良骏眉头皱起,思考片刻道:“我们不能干涉司法机关办案。我们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核实简雅究竟是不是该现象的第一个发现者,她是否掌握有那时候的相关数据,先确定这一点再说。这样,我以科学院生物所的名义发协查函,让我们的人进去亲自问一问。”

    苏思慧紧张道:“您快一点。”

    此刻,首都市西方,平宁太空军基地,徐鹏涛神色沉重的从空天两用型飞船上离开,乘坐无人车向着首都市飞驰而去。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徐鹏涛发现自己仍旧无法放下简雅,也实在太过于担心,终于忍不住将自己假期的最后几天时间用掉,从太空回到了地球之上。

    “无论如何,总要帮她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之前他已经打听到了一些事情,这次回来后便没有丝毫迟疑,直接来到了首都市第三十六看守所之中。

    提交了探视申请之后,或许因为自己太空军舰长的身份,申请很快被通过。在一个被钢铁栏杆阻隔的小房间之中,心神不宁的徐鹏涛看到了身穿囚服,双手被拷住,在两名女警看守下进来的简雅。

    简雅仍旧是不施粉黛的模样,只是脸色比以往苍白了许多,似乎也瘦了许多。在这一刻,徐鹏涛心中一酸,种种情绪瞬间一同涌上心头,让他差点红了眼圈。

    “小雅!”

    简雅身体一震,猛然抬头,憔悴无光的眼神之中陡然爆发出一阵光亮。但那阵光亮很快便黯淡了下去。

    “你来做什么?”

    徐鹏涛一怔,喃喃道:“我,我来看看你。”

    简雅勉强笑道:“真是不好意思,最狼狈的样子都被你看到了。”

    徐鹏涛心中一酸:“在我心里,你一直是最漂亮的。”

    “我们已经分手了。”

    想起陈洛之前曾告诉过自己的话语,徐鹏涛心中一横,道:“小雅,我错了,那次是我太冲动了。我不该说那样的话的,我们和好吧,好不好?”

    简雅忽然间趴在手台上,呜呜哭了起来。徐鹏涛心中愈发慌乱,但隔着钢铁栅栏也没有办法过去,只好不断道:“小雅,你别哭,别哭……”

    两名女警静静的看着,神情之中满是感慨。

    半响,简雅才停止哭泣,哽咽道:“你不用可怜我。”

    “不是,不是那样。你不知道,陈洛告诉我你被抓后,我一夜没有睡觉,今天一早就匆匆赶了回来。小雅,你放心,我帮你请最好的律师,不管判多少年我都等你,等你出来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简雅破涕为笑:“真的?”

    “当然是真的。”

    “鹏涛,对不起,以前是我太自私了,忽略了你的感受,以后我不会那样了。”

    简雅身后,两名女警嘴角也忍不住露出了一点微笑,但随即消失,强行又摆出了一张严肃的面孔。

    两人相视微笑了起来。在这一刻,徐鹏涛心中那块大石头猛然消失,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便在这个时候,一名女警忽然将手按在了耳朵上,神情瞬间严肃。片刻,她低声回答一声“是”之后,便向前一步,道:“抱歉,此次会见必须结束了,接上级指示,有一些很重要的问题需要找简雅核实。”

    简雅依依不舍的站了起来,徐鹏涛趴在栏杆上,痴痴的望着她。

    “什么都不要担心,好好配合审讯,外面一切有我。”

    “鹏涛,我相信你。”

    简雅最终被带走,徐鹏涛则像丢了魂魄一样,站了好久才走出去。

    来到另一间审讯室,面前的审讯人员却不再是警察,而是穿着另一种制服的人。简雅心中有些奇怪,但还是安安静静的坐了下来。

    “简雅,有一些问题要找你核实。你是什么时候离开人类生殖研究中心的?”

    简雅心中一动,微微有些激动起来:“十一月七号。那天,任主管让我回家休息,等通知。”

    “从那时候开始,你就和你父亲开始策划窃取机密信息的事情对么?”

    “……是。”

    “你想做什么?”

    简雅已经回答过好几遍这个问题,但还是重新说了一遍。

    两名审讯员对视一眼,俱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点激动。但他们的语气仍旧严肃:“可是据我们掌握的资料,基因突变现象的第一发现人明明是任明远主管。你在之前所进行的所谓实验,不过是为了窃取机密信息,用于商业牟利而已。”

    简雅声音陡然高了起来:“任主管骗了我!他窃取了我的成果和数据,还把我送进了监狱,他,他……”

    “简雅,你不要激动。事实如何,我们会进行调查。现在我问你,你既然说你是第一发现人,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证据……”

    简雅满脸颓丧。

    她手中的所有证据,都只能证明自己进行了检材分析,数据统计试验,而无法证明自己在任明远之前发现了基因突变现象。她无法证明这两者之间存在逻辑联系。毕竟,就算不知道基因突变现象,也同样有可能基于商业牟利目的进行检材分析和数据统计。

    “对了,我有一个数据盘,里面记录着我进行检材分析的相关信息,这很容易得出任主管所提交的那个结论。但我的时间一定在他之前。”

    一名审讯员不动声色道:“这种硬件的时间很容易修改,不足以当成证据。”

    望着面前这名年轻女子再度陷入颓丧,一名审讯员装作漫不经心道:“除非你还记得你当初发现基因突变时那些试验的相关数据,我们才能进行验证。”

    简雅猛然抬头:“我当然记得。”

    一抹不易察觉的喜色从两名审讯人员眼中同时闪过。

    “好,那我问你,当初你进行试验时,观察到的pm59基因编码了哪些蛋白质?类型是什么?”

    “编码了包含四肽重复序列蛋白,葡萄糖醛酸基转移酶,哦,还有……”

    简雅基本没有怎么犹豫过,一下子便将这个问题回答了出来。

    那段时间,她重复这个试验至少有几十次,各种相关数据记忆的十分清楚。

    两名审讯人员对视一眼,神情严肃的合上了记录表,转身离开了审讯室。简雅一脸奇怪,但还是跟着看守人员回到了监室。

    一离开审讯室,一名审讯人员便神色激动的摸出了手机,压低声音道:“董教授,从审讯来看,简雅不像是在说谎。她提供了几个数据,你们先验证一下……”

    人类生殖研究中心,董良骏教授一脸严肃的将几个数据记录了下来,随后沉声道:“立刻验证,看看与你们的理论预测结果相不相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