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四十四章 定义
    在刘弈棋的问题之后,会议室立刻再度陷入了安静。

    刘弈棋再度沉声道:“现在是自由讨论阶段。每个人座位前都有话筒,如果需要发言,请按下按钮,我会为你接通音响。在自由讨论阶段之后会有分组讨论,总之,务必请大家发挥自己的知识与智慧,找出问题的答案。这很重要,很重要。”

    刘弈棋将“重要”这个词汇强调了两遍。

    一名古代史专家立刻按下了按钮。刘弈棋操作一下,伸手示意。那名古代史专家立刻道:“这个问题并不完备。如果要询问疾病是什么,那么至少要给‘疾病’这个词汇下一个定义。”

    刘弈棋摆了摆手:“没有定义。大家需要自己去思考定义是什么。”

    议论声随之而起,瞬息之间,又有至少十个发言请求来到刘弈棋这里。刘弈棋再度敲了敲桌子,低喝道:“注意会场秩序!老李,你来发言!”

    “请问这种‘疾病’的外在表现是什么?如果患病的主体是‘人类’的话,那么这种疾病给人类带来了什么样的后果?是经济衰退,暴力犯罪增加,还是道德败坏,欺诈横行?”

    刘弈棋再度摆手:“外在表现未知。坦白说,我知道的并不比你们知道的更多。”

    一名与会的社会心理学家没有借助话筒,而是直接高声叫道:“刘院长,这不现实!没有定义,没有外在表现,什么都没有,这让我们怎么分析?我们在此之前甚至都没有想过‘人类’也能与‘疾病’这个词汇联系起来!”

    “就是!这根本就是没有头绪的事情,这个问题的答案我随随便便就可以说出一万个,比如贪婪,比如嫉妒,可是这样有意义吗?”

    “这个问题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

    “那个外星人毫无疑问是知道我们人类得了什么‘疾病’的,但它却不肯告诉我们,而是直接禁止我们人类生育,这已经很足够说明问题了!它放弃了我们,放弃了,懂么?!连外星人都治不好我们,就算我们找到了疾病的根源,我们自己能治好吗?”

    “天性!它说过了,天性才是导致疾病的根源,既然是天性,如何更改?”

    在这一瞬间之中,如同潮水一般的议论声迅速将刘弈棋淹没。恍惚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大声吼叫,不知道多少人面红耳赤,唾液乱飞,不知道多少人手舞足蹈,声嘶力竭。

    刘弈棋有些头疼的敲了敲太阳穴,耐心等待了几分钟时间,见喧哗声没有减弱下去的趋势,只得无奈的再度对着话筒大吼道:“都给我安静!安静!”

    接连吼叫了好几声,大会议室内才渐渐安静下来。刘弈棋有些无力的道:“先分组讨论吧。唔,对了,开始分组讨论之前,先选举一下课题攻关委员会,委员会除我之外有八个名额,其中,历史类专家一个名额,宗教界一个名额,哲学类一个名额,心理学界一个名额,文化类一个,科幻作家类一个,其余两个名额不限类别。好,第一个名额,历史类专家,候选者有周思教授,陶玉华教授……”

    一个多小时过去,八名委员一一被选了出来。其中,在宗教界委员选举的时候还出了一点岔子。天光教教长以一票之差败于圣神教首席使徒,于是立刻提出了抗议,强烈表达不满,甚至以退会为要挟。刘弈棋无奈,只好将两个不限类别名额中的一个分给了他,才稍稍安抚了下来。

    攻关委员会组建,九名委员便来到了另一处会议室,开始商讨具体讨论的过程。但还未等刘弈棋说话,天光教教长就站了起来,严肃道:“刘院长,人类所患的疾病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很简单,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答案。”

    包括刘弈棋在内,其余几名委员一瞬间瞪大了眼睛。在这一刻,刘弈棋心中甚至生出了一点期盼:“教长语气如此肯定,难道他真的察觉到了什么我们疏漏的东西?这传承了数千年的宗教果然有过人之处么?”

    一瞬间之中,身穿宽大洁白外袍,戴着宽沿黑色帽子的天光教教长,在刘弈棋眼中甚至也有了一点神圣的色彩,他的语气也不由自主的充满了尊敬:“教长,你说。”

    教长挥了挥手,严肃道:“自从人类背离了天光的教导,疾病就已经在人类之中扎了根。人们不再相信天光,不再畏惧天光,不再崇敬天光,人们道德败坏,人们失去信仰……刘院长,到了现在您还不明白吗?这次事件,是天光对我们人类的警告和惩罚,只要人们肯重新归于天光照耀之下,天光所降临的惩罚便会收回。刘院长,不要等到事情无可挽回时再后悔,那时就来不及了……”

    伴随着教长的讲述,刘弈棋脸上的神色从凝重变成了惊愕,又从惊愕变成了哭笑不得。他耐着性子听教长讲完,刚想说几句话糊弄过去,便见圣神教首席使徒站了起来,满脸严肃的驳斥道:“阁下,我赞同您前半段论述,但后半段不敢苟同。众所周知,圣神才是唯一的真神,背离圣神的教诲才导致了今天一系列的惩罚,只有重回圣神怀抱,虔心忏悔,祈求宽恕,才有可能令圣神收回怒火……”

    天光教教长面色一肃,眉眼间竟有了一些为神灵殉道的神圣。但他还未慷慨激昂的说出话来,就被刘弈棋一连声的制止。

    “两位阁下,我会如实记录你们的看法并呈递到主席顾问团那里去。至于两位的道统之争,可以以后再说,现在情况紧急,还是先不要说那些事情了。”

    教长与首席使徒各自冷哼一声,重新坐下。刘弈棋对着守候在旁边的秘书示意一下,秘书便迅速的开始了记录:“天光教与圣神教俱都声称此次事件源自神灵的惩罚,但对于具体是哪一位神灵降下的惩罚则抱有不同的看法。以及,文明内合法注册的宗教总数已经超过五十个,我们有理由相信大多数宗教都会做出如此声明,要分辨究竟是哪一位神灵降下的惩罚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们首先应该为‘疾病’这个词汇下一个定义,之后的讨论才可以进行。”刘弈棋说道,“我认为,在外星生命采取人类语系的情况下,它必定了解‘疾病’这个词汇在我们人类文化之中的含义,由此,在主体是人类的前提下,‘疾病’这个词汇必然意味着某些可以为人类带来不良影响的东西。这不良影响可能是贪婪,堕落,经济衰退,暴力犯罪等等。”

    科幻作家委员道:“不,并不一定是可以为人类带来不良影响的东西,也有可能是可以导致人类对其余事物带来不良影响的东西。譬如氢弹就可以改变地球的地貌。”

    刘弈棋点头:“确实如此,那‘疾病’的定义还可以更宽泛一点,它是可以为人类本身或者其余事物带来不良影响的东西。”

    文化类委员道:“可以再添加上‘天性’这个定语。源自人类天性的,可以为人类本身或者其余事物带来不良影响的东西。”

    历史类委员点头道:“对。这个定义可以算相当精确了。”

    见所有委员,包括天光教教长与圣神教首席使徒都没有反对后,刘弈棋道:“好,之后的分组讨论就以这个定义为前提。那接下来讨论该疾病的外在表现。目前已知,外星生命为了处置这种‘疾病’,已经采取了禁止人类生育的手段,由此可知,该疾病的不良影响需要灭绝人类才能消弭,或者尽可能消弭。这应该可以算是外在表现的一种。”

    “这里应该分成两种情况,因为定义之中的‘对人类本身造成不良影响’,与这里的‘灭绝人类’相矛盾。”

    很显然,如果人类所患的‘疾病’仅仅只影响自身,那么外星生命就没有理由将人类灭绝。因为哪怕‘疾病’对自身的影响再大,也不可能比人类灭绝更大。

    要么人类的“疾病”还会影响其余事物,要么禁止人类生育只是惩罚或者恐吓,两者相互矛盾。

    人们思考一阵,科幻作家委员道:“两者不一定不可共存。譬如,让人类充满痛苦的灭绝,与此时‘在安宁之中灭绝’,两者虽然都是灭绝,但性质并不相同。”

    刘弈棋思考一阵,道:“有道理。那么根据已知条件,该‘疾病’的外在表现形式可以做出如下定义:因为该‘疾病’,外星生命必须要灭绝人类才能防止人类对自身或者外界事物造成不良影响,又或者,因为该‘疾病’,外星生命必须要以禁止生育作为惩戒或者治疗手段,才能防止人类对自身或者外界事物造成不良影响。”

    “综上所述,两两组合,共有四种可能。

    一、因为该疾病,外星生命必须要灭绝人类以防止人类对自身造成影响。

    二、因为该疾病,外星生命必须要惩戒或者治疗人类,以防止人类对自身造成影响。

    三、因为该疾病,外星生命必须要灭绝人类以防止人类对外界事物造成影响。

    四、因为该疾病,外星生命必须要惩戒或者治疗人类,以防止人类对外界事物造成影响。”

    刘弈棋有些疲倦的摆了摆手:“分组讨论就以这四种可能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