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五十二章 回家
    夜已经深了。人类科学院某处办公室之中,何正奇并没有入睡,而是仍旧在办公桌之前翻阅、批示着那厚厚一叠,似乎永远也不会穷尽的文件。良久,他有些疲倦的伸了伸腰,然后站起来,来到了窗户之前,望着窗外的夜景沉默不语。

    生活秘书悄然进来,将他办公桌上已经凉掉的茶水倒掉,然后换上了新的。

    时间仍旧在一点一滴的流逝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办公桌上的保密电话再度响起。

    “我是何正奇。”

    “何院长,是我,董良骏。遵照您的指示,我与负责帮助简雅回忆的心理学家团队负责人卫彤教授沟通过了,从她那里得到了一个新情况。据卫教授所说,那种可以帮助简雅回忆起记忆深处数据的方法,不仅仅是需要深度催眠与药物的配合,也不仅仅是有严重后遗症这样。最重要的一点是,必须要有本人的配合。”

    “哦?”

    “催眠术并没有那么神奇,如果本人不肯配合,不肯放开心灵,再高明的催眠师都没有办法将人催眠。”

    何正奇默然不语。片刻,董良骏试探着说道:“让简雅心甘情愿的配合并不是做不到。”

    如果隐瞒简雅有关后遗症的事情,简雅必然会选择配合。甚至,让她在完全知道后遗症的前提之下,配合催眠也同样可以做到。无非是以文明大义,道德亲情绑架而已。这并不算什么难事。

    可是……

    何正奇无法做出那个决定。他是一个讲究程序制度,讲究合法性的人,而强迫一名不仅没有犯错,反而立下了大功的年轻女子这种事情,并不符合程序制度。

    似乎察觉到了何正奇的矛盾心情,董良骏并未再说话,而是默默的等待着。

    良久,何正奇缓缓说道:“你去和简雅沟通,不作任何隐瞒,告诉她所有实情。最终的决定由她自己来做,你不要做任何干涉。”

    董良骏吃了一惊:“何院长,您真的确定要这么做吗?主席知道这件事情吗?”

    何正奇哼了一声:“这件事情还在我的处理权限之内,无需惊动主席。以及……良骏,如果一个文明要依靠迫害一名无辜年轻人才能获得希望,那这文明不要也罢。”

    董良骏默然道:“是。”

    挂断电话,何正奇再次长长叹息了一声。

    人类生殖研究中心中,望着神色沉重,缓缓放下电话的董良骏,马成平教授,李元教授等人眼中满是急切。

    董良骏十分没有形象的耸了耸肩膀:“何院长要我去和简雅沟通,告诉简雅所有实情。最终决定由她自己来做,我们不得干涉。”

    李元教授立刻瞪圆了眼睛:“何院长真是老糊涂了,这,这怎么……”

    话还未说完,马成平便重重的拍了拍桌子,打断了他的话语:“什么老糊涂,我看何院长做的决定很正确!没办法解决这个障碍是我们一帮人的耻辱,你好意思让一个小姑娘来承担这些责任么!”

    “这都什么时候了,我没空跟你争论这些!”

    “我不跟你争论,我就问你,李元,如果这次事情是你,你会怎么做?你愿不愿意接受催眠?”

    “我愿意!能拯救文明,我个人的一条命算得了什么!”

    “呵,好大的口气,你敢不敢发誓?”

    “我……”

    “都给我闭嘴!”

    马成平与李元两人同时闭上了嘴巴,便看到董良骏神色阴沉到几乎要滴下水来。

    “都这种时候了,还是多给我们文明留点尊严吧。简雅那里,我去沟通。”

    说着,董良骏转身离开,只留下马成平几人面面相觑。

    “简雅,有件事情需要向你通报一下,并询问一下你的意见。需要提前说明的是,我这次来,是代表着主席,代表着何院长的意志,这件事情很重要,你务必要深思熟虑之后再做出回答。”

    简雅居所之中,仍旧在那扇巨大的仿真窗之前,董良骏神色异常严肃的向简雅说着。

    此刻仿真窗之上是千里冰川,大雪正在纷纷扬扬的下着。单是看着,就让人感觉到一股发自内心深处的寒意。

    面对严肃异常的董良骏,简雅不敢怠慢,立刻认真的点了点头:“董教授,您说,是什么事情?”

    董良骏叹了口气,将之前所隐瞒简雅的一切都完完整整,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尤其重点说明了人类文明此刻的处境,与接受催眠的后果。

    末了,董良骏沉声道:“主席和何院长的意思是尊重你的决定。简雅,你不要有心理负担,也不用想太多,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都没有人会怪你。”

    原本简雅脸上还带着一些微笑,可是伴随着董良骏教授的讲述,那笑容便慢慢淡化消失,最终变成了沉重与难以置信。

    “我,我……”简雅嗫嚅着,颤抖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董良骏知道自己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得到简雅的答复。他叹了口气,站起了身。刚想离开,便听到简雅颤声道:“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可以。”

    一辆无人车载着神色苍白,不断颤抖的简雅与两名女性安保人员从人类生殖研究中心出发,乘着夜色,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简雅家门前。敲门之后良久,房门之内才传出脚步声。

    门被打开,穿着睡衣的简俊明以及妻子出现在简雅面前。在看到爸爸妈妈的一瞬间,简雅瞬间崩溃。她眼中有大颗大颗的泪水涌出,不管不顾的扑到了妈妈怀中。

    简母吃了一惊,立刻抱住简雅,轻声安慰着,简俊明则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一名女性安保人员敬礼道:“奉董组长命令,我们护送简雅回家,具体什么事情我们并不清楚,您可以与简雅沟通。”

    简俊明阴沉着脸,砰的一声甩上了门。两名安保人员对视一眼,俱都转身离开了这里。

    当简雅抽噎着讲完事情经过之后,简俊明眼中的怒火终于再也控制不住。他抓起一个茶杯便猛然砸在了地上,整个人如同一头野兽一般呼呼喘着粗气:“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是我们?啊?就因为你第一个发现真相?这么大个文明,那么多专家教授,凭什么就是盯着我们家不放?”

    简母红着眼圈,声音之中满是哽咽:“造孽啊,造孽啊,你说我们小门小户的,这是招谁惹谁了啊?不行,我不管那么多,小雅,你千万不能同意知道不?妈可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你要是没了,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什么文明啊,什么人类啊,妈不懂,也不想懂,妈就想我们一家三口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就够了……”

    简俊明双手紧紧握着拳头:“对,不能同意,千万不能同意。我就不信那么多专家教授都没有办法,偏偏要牺牲我们小雅来找办法!我不信!不能同意,打死都不能同意!”

    “小雅你听到没?你要是敢同意,妈就不活了,妈就一头撞死在这里,妈陪着你一块儿死去!”

    爸爸与妈妈似乎说了很多,说了很久,但简雅并没有听的太清楚。从董良骏告诉自己那些事情开始,她的脑袋便是木的,思维也像是生了锈的机器,怎么也转不动。她只看到爸爸与妈妈不停的说着,天都快要亮了还是不断的说着,不知道过了多久,自己才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卧室,可是怎么也睡不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摸出手机,颤抖着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她颤抖着说道:“我是简雅,我找徐鹏涛。有很重要的事情,请他方便的时候尽快给我回电话。”

    不知道等了多久,手机才再度响起。听到徐鹏涛那充满焦急的声音的一瞬间,简雅眼中再度控制不住流出了大颗大颗的泪水。

    “鹏涛……”

    叫了一声爱人的名字,简雅瞬间泣不成声,连话都说不完整。

    不知道过了多久,简雅才恢复平静,断断续续的将自己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向徐鹏涛说这些事情。似乎并不是向徐鹏涛咨询一些建议,似乎只是……只是单纯的向爱人发泄一下压力。

    听完简雅讲述之后,徐鹏涛久久没有说话。电话之中便出现了长久的安静。

    良久,徐鹏涛才缓缓道:“小雅,我无法给你建议。我是一名军人。如果是我,我会毫不犹豫的接受。但你不是,你有选择不的权力。我只能说,小雅,无论如何,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不会怪你,我都会支持你。”

    电话挂断,简雅怔怔坐在床边,久久没有动弹。

    父母和爱人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似乎有些不一致,这似乎意味着某些不同的东西。但到底意味着哪些东西,简雅想不明白,看不透彻。

    她只知道,这件事情,似乎真的只能自己去做出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