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五十二章 精神病院
    浑浑噩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简雅忽然惊醒。看看时间,发现此刻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父母两人都没有去上班,似乎专门请了假在家中守着自己。吃过了早饭,简雅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念头。

    她想到精神病院去看一看,亲眼看看精神病人到底是怎么样的。

    简雅的出行要求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说了许久,母亲李淑华才勉强同意,但要求要和她一块儿去。

    简雅知道,这是母亲害怕自己偷偷去找董良骏教授答应那件事情。不过她本来就暂时没有这个打算,只是真的想去精神病院看一看而已,于是便答应了。

    首都市有几十家精神病院,距离住所最近的一家距离只有几公里而已,乘坐无人出租车,十几分钟时间便即到达。原本精神病院是不允许无关人等进入的,不过简俊明在医学界有些关系,找了些人,也就得到了允许。

    陪同简雅,李淑华两人一同参观的,是简俊明以往的一个同级同学,姓金,简雅便称呼他金医生。

    金医生脸上满是皱纹,头发也白了一小半,与在重点医院工作,意气风发的简俊明不可同日而语。

    已经是深秋时分,不过今天阳光明媚,倒是感觉不到多少寒冷。但不知道为什么,从越过紧闭着的精神病院的钢铁大门那一刻开始,简雅便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凉意。

    此刻呈现在简雅面前的,是如同学校操场一般的大片空地,上面有三三两两穿着病号服的病人们在结伴行走或者交谈。再之后则是一栋低矮的四层小楼,墙皮都已经斑驳,很显然有了一些历史。小楼之后是一栋较新,也比较高大的楼房,那楼房之上虽然有窗户,但每一扇窗户都被铁丝网封死,如同监狱。

    金医生低声道:“这里都是轻度患者,后面那栋楼里都是重症患者,需要关押。”

    跟随着金医生的脚步,简雅与李淑华两人一同前行。半路上,简雅忽然看到一名穿着病号服,大约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蹲在地上正在认真的看着什么。她心中有些好奇,多看了几眼,便看到那女子守着一个蚂蚁窝,正在将一只只的蚂蚁捏住,然后排列成整齐的一排。间或有些还未死的蚂蚁爬动,打乱了整齐的队列,她便显出十分烦躁的样子。又过了片刻,似乎她终于对这些乱动的蚂蚁失去了耐心,于是便将水杯里的水一股脑的灌进了蚂蚁窝里。

    简雅心中猛地颤了一下,立刻收回了视线。

    金医生带着两人来到了后面那栋楼里,刚一进入,一股浓重的药味便扑面而来。跟随着金医生的脚步来到了他的办公室,拿了一叠病例,又换上精神病院内的护士服装,带上口罩,两人便与精神病院内的工作人员没了区别。

    与其余几名护士一起跟随着金医生来到病区,简雅立刻听到了许多古怪的声音。那些声音之中有哭有笑,有的似乎在喃喃自语,有的似乎在跟人聊天,有的则在唱着不知名的歌曲。但无论哪种,都充满了怪异的感觉。

    金医生去的第一间病房李似乎是一名狂躁症患者。简雅看到那是一名壮年男子,身体瘦削,肌肉紧绷。他全身上下都被束缚带捆绑住,一点都不能动弹,但喉咙里仍旧不断发出如同野兽一般的荷荷声。金医生看了看他的身体指征,吩咐旁边护士几句,那护士便将一些药液挂在了架子上,开始为他滴注。

    趁着护士忙碌的间隔,金医生低声道:“狂躁症,被害妄想症,这家伙亲手杀了他妻子和两个孩子。”

    简雅浑身一颤。

    在去往第二间病房的路上,或许是到了休息时间,简雅遇到了一群身穿病号服的患者。但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简雅几人的一瞬间,那群人忽然就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步子,面无表情的望着简雅几人,目送着简雅进入电梯,直到电梯门关闭前的一瞬间还在死死的盯着,看的简雅浑身发毛。

    第二间病房中是一个女人。她看不出年纪,但应该不大。她身材很好,跟随金医生进来的时候,女人正一边哼着歌,一边轻快的跳着舞。看到金医生进来,那女人脸上立刻堆起了笑容:“金医生你来了?我在教我女儿跳舞呢,你看,她跳的好不好?”

    简雅顺着那女人手臂的方向看去,但只看到了地板,别的什么都没有看到。那女人却像是责怪一般说道:“小娟,快来和金医生打招呼,听话。”

    金医生道:“来,该吃药了。”

    “好,好。”

    女人十分配合,快速将护士拿过来的药片吞进了肚子里。出了病房,金医生才低声道:“精神分裂症,妄想症。”

    简雅低声道:“她有个女儿?”

    金医生顿了顿,同样低声道:“以前有,后来死了。她把女儿锁在屋子里,活活饿死了。”

    简雅忽然感觉身体一冷。

    便在这时,前方忽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声。简雅抬起头来,便看到一名穿着病号服的患者挥舞着手中的饭缸,张牙舞爪的向己方几人冲了过来,一边冲一边大叫着:“打死你,打死你!”

    简雅一惊,便看到几名身强力壮的护工冲了出来,七手八脚的把那名患者制服住然后架走了。

    第三间病房的病人不知道患了什么病,金医生也没有说,那人只是不断的嘿嘿冷笑着,无论对谁,无论什么时候,都始终笑个不停,似乎在策划着什么阴谋。

    第四间病房的病人十分热情,甚至还对金医生嘘寒问暖,讲话也极有条理,看着完全不像是精神病人。但当简雅跟随着金医生离开病房的时候,那人却笑眯眯道:“金医生,你是个好人,等我成了仙,我一定让你来做皇帝。”

    这话让简雅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但这之后,却又有一股凉意从心中冒出。

    接着是第五间,第六间……一直到金医生下班为止。

    与金医生告别之后,简雅与母亲默默回到了家中。

    “简雅,变成精神病人,彻底迷失自我,生不如死,你……你真的能接受么?”

    从离开精神病院开始,简雅便一直在这样反复询问自己。似乎,与成为严重精神病人相比,便连死亡都不那么可怕了。

    简雅甚至不敢想象自己变成精神病人之后的样子。

    简俊明与李淑华并未再向简雅多说什么,简单吃过了晚饭,简雅便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之中。

    她的眼睛始终大大的睁着,始终无法入睡。白天的所见所闻不断在脑海之中重复播放,让她没有一点睡意。

    在这一刻,家国大义,文明的未来,专家们的期盼,与父母亲人的悲痛,精神病院内患者们的凄惨模样等等混杂在一起,让简雅烦乱无比。

    又是一夜未眠。太阳再度升起,简雅从床上爬起来,颤抖着拿出了手机。

    她的眼睛里满是血丝,声音也有些嘶哑。

    “董教授,我是简雅。我……我考虑好了。”

    话筒之中,董良骏教授的声音不知不觉开始变得严肃:“那么,你的决定是什么?”

    “我……我不想变成精神病人。”简雅的声音开始哽咽:“我还年轻,我还能再活几十年,我不想我这一辈子就这样毁掉。董教授,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我很自私,但这不怪我,如果当初我有足够的存储空间,事情怎么会闹到现在这种地步,错的不是我,凭什么要我牺牲我的未来……我,我很害怕,我不想变成那样,董教授,对不起……”

    简雅的话语开始语无伦次,但其中所要传达的意思很明确。董良骏深深的叹了口气,声音之中不自觉的多了一些疲倦:“简雅,我能理解你。不用说对不起,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好了,就这样,你好好休息,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没事的,我再想别的办法……”

    电话挂断,董良骏如同被抽去了全身力气一般,瘫倒在了座位上。

    虽然一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结局真的出现的时候,他仍旧有些难过。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难过什么。以及,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支持简雅的决定还是反对。

    瘫坐良久,董良骏颤抖着,再一次将电话拿起,拨通了何正奇的号码。

    “何院长,是我。我刚刚接到简雅的电话,她告诉我,她不愿意变成精神病人。她,她拒绝了。”

    “我知道了。”

    何正奇木然回答一句,挂断了电话。旁边,潘岳云望着满脸沉重的何正奇,低声道:“何院长,这件事情,我想还是向主席汇报一下比较好。”

    何正奇默默点了点头。

    “你说……主席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这件事情,无论是否强迫简雅配合都有充足的理由。而如果一旦决定强迫简雅,那么就算简雅不愿意,人们也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她愿意。

    区别只在于是否去做而已。

    潘岳云沉默片刻,低声道:“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