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六十一章 排异反应
    时间一天一天流逝着,来自于太空军战败的影响最终消弭不见。而除了社会价值导向的变化以及其余一些细节之处与以往不同之外,人类社会似乎也没有产生太大的变化。倒是一些专营母婴产品的公司纷纷倒闭,一些幼教机构、玩具厂商的股票和市值的大幅下滑,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便在这平静的日子之中,太空军终于对外公布了此次太空作战的一些细节,这也意味着一些事情终于解密,牺牲在此次战斗之中的徐鹏涛也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接受人们的瞻仰了。

    ——在此之前,陈洛甚至连徐鹏涛死了这件事情都无法告诉别人,更不要说去徐鹏涛家慰问他的父母了。

    庄严肃穆的追悼会和表彰会在太空军的组织下同时召开。在这里,陈洛看到了徐鹏涛的父母和亲人,以及许泽阳、刘文耀等战友和上司,以及主席本人。

    就像刘文耀曾经说过的那样,一枚文明勋章真的由主席本人亲手颁发给了他。而徐鹏涛也如同过去大多数荣耀获得者一样,没能亲手将这枚勋章接过。他甚至没能触摸到这枚勋章——他的尸体永远的留在了月球上,与月球融为一体。主席只是将这枚勋章摆放到了他的遗照之前而已。

    在庄亚肃穆的追悼会之中,陈洛有那么一瞬间甚至在想,已经搬往另一个城市,重新开始人生的简雅一家会不会也在看这个新闻,在知晓徐鹏涛已经牺牲之后,又会是怎样的心情。

    陈洛无比确信,徐鹏涛当初如此坚定的作出那个选择,一定与简雅有关。但更具体的原因他就不知道了。或许简雅也不会知道,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不会知道。

    追悼会结束之后,陈洛的生活在此平静了下来,直到某个普通的夜晚,一个来自首都肿瘤医院的电话将陈洛从睡梦之中吵醒,让他急匆匆的来到了医院之中。

    孙医生严肃的面容似乎预示着事情有某些不好的变化,这让陈洛的心也忍不住开始下沉了一点。

    果然,孙医生的第一句话就验证了陈洛的猜测。

    “你爱人出现了一些意外。”孙医生一反常态的言简意赅:“一次很严重的排异反应,并由此引发了多器官衰歇。天海生物集团和生物科学院,以及我院的一些专家已经组成了联合专家组正在抢救,他们让我来负责和你沟通。”

    这个消息如同一柄大锤一般,在陈洛几乎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狠狠砸在了他的脑袋之上。他身体忍不住晃了晃,一只手紧紧抓住座椅靠背才勉强稳住身体:“情况,情况有多严重?”

    孙医生犹豫了瞬间,说道:“如果熬不过去,那,那……”

    他的话并未说完,但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陈洛脸色苍白,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孙医生快速道:“这是一些确认文件,你看一看,没有问题的话就签一下。”

    那些文件是一份份各不相同的风险告知书,大意是只有家属签字同意,专家们才会使用这种抢救方法来对病人实施抢救。

    在过去的一段时光里,陈洛已经签署过不知道多少次这种文件,明白这是医院治疗病人的必要程序。他心中没有一点犹豫,拿起笔便要将自己的名字签上去。只是在书写名字的时候,手掌总是控制不住的颤抖,一笔字也写的歪歪扭扭,丑陋异常。

    好不容易将一叠文件签完,孙医生匆匆收起,快速向着隔离室走去。陈洛快步跟在后面,一直到孙医生来到隔离门前为止。

    再前面的地方,他不能进去。

    “孙医生,拜托,拜托你了。”

    孙医生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片刻,回头道:“你放心,最想救回患者的一定是我们医生。”

    在这句话之后,孙医生再没有停留。隔离门关闭,陈洛则大口喘着粗气,一手扶着墙壁,身体则慢慢的软了下去。

    他毫无形象的瘫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怔怔的望着走廊天花板上明亮的灯光,双目没有一点神采。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父与李母两名老人颤巍巍的走来。陈洛看到了,勉强点头打了个招呼,并没有说话。两名老人也没有说话,只是各自默默无语的坐在了旁边座位上。

    空气如同水银一般沉重,压抑到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隔离门内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传出来,无法让陈洛由此得知内部的任何变化。也正是因为这种情况,让陈洛的心神更加绷紧,没有一刻可以放松。

    一直到凌晨五点钟时候,隔离门才吱呀一声打开。孙医生的身影出现在陈洛面前。

    在这一刻,陈洛身体如同安了弹簧一样,一瞬间便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了孙医生的手。他脖子上青筋暴起,眼睛里满是焦灼的光芒,但嘴巴张口结舌,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试图从孙医生脸上的神色看出些什么,但焦急之下,他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李父与李母两人也颤巍巍的起身,李父颤声道:“孙医生,小云,小云她怎么了?”

    孙医生叹了口气,低声道:“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如同一道雷霆猛然在耳边炸响,陈洛脑海一阵眩晕,身体忍不住摇晃了两下。李母眼睛一翻,几欲晕倒,幸亏有两名护士从孙医生背后冲出搀扶,她才没有摔倒。

    那两名护士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种事情,所以提早做好了准备。

    李父嗓子如同生锈了一般,声音异常干涩:“麻烦,麻烦你了孙医生。”

    “唉。”孙医生再次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神色苍白,眼中没有一点神采的陈洛,摇摇头,走了。

    片刻之后,宋邵军,刘安平两人与其余几名专家也从里面走了出来。面对陈洛,刘安平似乎异常愧疚,低着头不敢直视陈洛的眼睛。宋邵军则走了上来,低声道:“小陈,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我……我想看看她,看看她。”

    这并不符合规定。但宋邵军犹豫了瞬间,又与旁边几名医院负责人沟通了两句,陈洛便得到了允许。

    在宋邵军的带领下,他穿过长长的走廊,最终来到了抢救室之中——这个地方,他原本只能隔着玻璃墙观看。

    与之前不同,李舒云身体上的所有管子,所有仪器都已经拆掉。她就那样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之中竟然还略微有一点红润,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陈洛颤抖着拉起她的手,用力的按在自己脸上,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睛里的泪水大颗大颗的涌了出来。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之中,陈洛如同失了魂一般浑浑噩噩。李谷与孙怡两人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这个消息,连夜赶来,忙里忙外的帮着陈洛操持,李父与李母两名老人才免于奔波之苦。

    一直到几天之后,在殡仪馆之中举行了李舒云的葬礼,她的尸体也被高温火焰焚烧成了骨灰,装在了一个前方贴着她照片的小盒子里,这小盒子又被安葬到了公共墓园之中,陈洛那丢了的魂魄才缓缓回来了一点,这几天丢失的记忆才慢慢出现在脑海中。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真切的意识到,自己一生所挚爱的爱人,真的已经离开了自己。

    自己拼了命的挣扎,拼了命的寻求希望,最终也未能留下她的生命。

    接下来的事情便是收尾了。与医院结算了这段时间的花费——出乎陈洛预料的是,治疗费用竟然还剩下了几十万。陈洛将这些钱都给了李父与李母,他知道,以前李舒云还在的时候,她那边的亲戚借了不少钱用于为她治疗。

    这些钱总是要还的,李父与李母两名老人也需要生活费用。至于自己,他打算处理完李舒云的事情就回归太空军去了。许泽阳,李谷等战友与朋友给自己的那些钱,便依靠自己未来的薪水慢慢去还吧。

    但在回归太空军之前,陈洛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去做。那是一个疑问,他必须要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之后才可以安心离开。如果不将这件事情搞明白,他始终不得心安。

    在某个天气不太好的傍晚,陈洛拨通了孙医生的电话。

    “孙医生,晚上有时间么?一起吃顿饭,聊聊?”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总之孙医生答应了陈洛的邀请。两人找了个不算太高档,但也过得去的饭店,找了个安静的包间,当两人都喝了一些酒之后,陈洛终于将自己心中那个积存了许久的疑问问了出来。

    “孙医生,你是癌症方面的专家,你能不能解答我一个问题?我想了很久,始终想不明白。”

    喝了一点酒,脑袋略微有一些眩晕的陈洛异常认真的看着孙医生,缓慢而严肃的问道:“好好的人,怎么就得了癌症了呢?人……人为什么会得癌症?孙医生,你能不能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