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六十二章 灵感
    在问出这个问题之后,陈洛仍旧异常严肃认真的看着孙医生。

    孙医生并未察觉到陈洛此刻的情绪有些异样。并且,似乎陈洛的问题骚到了孙医生的痒处,让孙医生终于有机会可以向一名外行人详细科普自己所掌握的那些知识,在猛地仰头干掉一杯酒之后,他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癌症啊,是很复杂的一种病,它的发病机制啊,你听我跟你讲……”

    “人这一辈子一直在伴随着体细胞的损失,这你知道吧?就像你擦掉一块皮,受了伤,掉了些皮屑啊之类的。体细胞损失后它得补充对不对?那人体靠什么来补充细胞?细胞分裂啊。”

    “这个细胞分裂,它其实就是复制自己,但是啊,DNA链上有几十亿个碱基,这个复制不可能一点错不出对吧?嗝,这个出错是很常见,很频繁的,也是不可避免的。”

    陈洛微微点了点头:“癌症就是因为DNA的复制出错?”

    孙医生满是卖弄的看着陈洛:“不不不,你得知道,每个细胞都有DNA修复机制。DNA修复基因会参考模板,把出错的序列修复掉,这个修复模式啊可就多了,像什么碱基切除修复啊,核苷酸切除修复啊……”

    孙医生滔滔不绝的讲述着一个个晦涩难懂的专业名词,陈洛忍不住打断了他:“既然细胞有修复机制,为什么还会有癌症?”

    孙医生吃了口菜,一拍大腿:“你猜怎么着?关键是,细胞的它这个DNA修复基因,它自个儿也可能受损,它这一受损,好嘛,它就没法好好干活儿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它这受损还会随着分裂传给子细胞,就这样越累积越严重……”

    陈洛低声道:“原来癌症是这样。”

    “这才哪儿到哪儿。”孙医生不屑道:“你太小看人体了。人体还有一道防线,到这时候,DNA修复蛋白就该出马啦,它会把这错误处理掉,细胞不会有什么异常。不过……可惜,DNA修复蛋白也会受损,它要是没法干活儿了,细胞就麻烦大了。这个细胞会完全失去和旁边细胞的协调,不断生成乱七八糟的蛋白质,害了自个儿,也害了周边别的细胞。到这时候,它就可以说是癌细胞了。”

    陈洛害怕孙医生再讲出翻转,这一次干脆没有插话。果然,孙医生继续滔滔不绝道:“这时候麻烦其实还不算大。我们人体啊,还有一些别的蛋白,会把这些细胞直接干掉,专业点呢叫细胞凋亡,就是癌细胞死了,被白细胞吃掉了。可是关键呢,这些别的蛋白它自个儿也会突变。还有什么海佛烈克极限知道吧?它也会抑制癌细胞,但癌细胞可能异变,突破它,这个啊,就是人体的最后一道防线了。没了最后一道防线,癌细胞就形成了。”

    陈洛微微点了点头。

    “到了这儿呢,其实还有最后一道关。咱们人体内啊,还有一些粘附分子,这些分子会把癌细胞粘在一块儿,不让癌细胞它四处乱跑,它也不会增长,这就是良性肿瘤,切掉就没事儿了。这都不算什么大事儿,小手术,实习生就能做。可是,唉,还是该死的突变,粘附分子也失效了,癌细胞可不就得四处乱跑嘛,这就是癌症转移了,像什么肠癌啊,喉癌啊,什么什么的,就都出来了,就没法治了。你说说,咱们人体内一共有一,二,三,四……”

    陈洛低声道:“五道防线。”

    “对,五道,五道防线啊,唉,还是阻挡不了癌症。”

    孙医生不断的感叹着,不知道在叹息着什么。陈洛心中则满是沉重。

    他知道,这些过程同样在李舒云体内上演过。

    一颗小小的癌细胞接连突破五道防线,最终演化成了恶性肿瘤。在成为恶性肿瘤之后,它将会面对第六道,也是真正意义上的最后一道防线。

    医生。

    医生是人类所掌握的医疗技术的具体承载者。他们负责对抗人体内那些接连突破了数道防线的癌细胞。如果癌细胞获胜,最终突破了医生这道防线,那么病人死。如果癌细胞失败,医生获胜,那么病人就可以继续活下去。

    这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很遗憾,李舒云体内的那些癌细胞赢得了这场战争的最终胜利。

    它们从一处小小的基因异变开始,过五关斩六将,即战胜了人体内自然演化出的五大防线,也战胜了人体外,数千年来无数名医者智慧结晶所布下的最终防线,最终赢得胜利,夺走了李舒云的生命。

    孙医生仍旧在絮絮叨叨的讲述着什么,但陈洛已经没有心情听下去了。他的疑问已经得到解答,他知道,到了走的时候了。

    将喝醉了的孙医生送到家中,沿着夜色下满是静谧的长街,陈洛静静的走着。

    前方有一间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陈洛心中动了动,便走进去,不顾自己已经喝醉的现实,又买了一瓶酒,然后拦了一辆无人车,再次来到了安葬李舒云的墓园之中。

    找到李舒云的墓葬,借着皎洁的月光,陈洛望着墓碑上李舒云灿烂笑着的那张照片,视线中满是哀伤。

    良久,他才靠着墓碑坐下,吹着冰凉的夜风,望着隐约可以看到一些红斑,但仍旧明亮的月亮,仰起头,猛地灌了一大口酒。

    “舒云啊,今天我跟孙医生聊了聊,哈哈,听他讲那些事情还挺有趣。原来在你身体里也发生过那么多事情,哈哈,那是一场战争啊。”

    “唉,人类最终失败了你知道么?你的愿望恐怕是实现不了啦,我们的孩子也出生不了,我得孤独一生啦。”

    陈洛再次仰起脖子,将一大口酒灌进了肚子里。火辣辣的酒液穿过喉咙,让陈洛浑身发暖,一点都感觉不到寒冷。

    “啧啧,你说那些癌细胞怎么就那么傻,它们怎么就想不明白呢?你说把你弄死了它们有什么好处?自个儿不也是得死。要说营养,咱们现在哪儿还缺那点营养?它们不是缺养分么?我每天杀猪宰羊把它们供起来行不行?怎么就非得一根筋从你身子里抢,怎么就想不开呢?”

    冬日的夜晚,尤其是墓园附近的夜晚异常安静。除了远方道路上偶尔传来的汽车喇叭声以及风声之外,没有任何声音。

    “唉,这几天老有人劝我,要我想开点,唉,都这地步了,再不想开还能怎么着?想开就想开吧,反正过个几十年我也得下去陪你去,也不知道有没有阴曹地府,你说这以后人都没了,地府那里会不会也变空荡?”

    陈洛真的喝醉了。他斜靠在李舒云墓碑上,手中拎着酒瓶子,不停地喃喃自语着只有自己才能听得懂的话语。

    便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喝醉了酒的错觉还是怎么,天空中那轮明月忽然间似乎有一点红光闪烁。陈洛心中猛然间生出一股怒气,他猛地站起来,拿起还剩下小半瓶的酒瓶子就猛地朝着天空扔了出去。

    瓶子在夜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不知道摔在了哪里,发出了砰的一声。陈洛则一手扶着墓碑,一手指着天空中的那轮明月,高声喝骂道:“我去你娘外星人,我去你娘医生,狗屁的医生,逞能是吧?高科技是吧?有种下来跟爷单练!”

    “嗯?医生?怎么这么熟悉?”

    便在这个时候,似乎一点灵感闯进了陈洛的脑袋。但他喝了太多的酒,明明那点灵感就在眼前,可是怎么也抓不到。

    “医生,医生……”

    他喃喃着这个词汇,忽然之间,仿佛一道闪电猛然劈在眼前。

    “医生……医生!”

    在这一刹那之间,陈洛似乎想通了什么,发现了什么。

    一些以前忽略的东西在这一瞬间被聚合、整理了出来,清晰无比的呈现在了陈洛眼前。

    癌细胞要夺走人类生命,需要过五关斩六将。

    生命的诞生同样需要过五关斩六将。

    为了防止癌细胞出现,人体有DNA修复机制,DNA修复蛋白,细胞凋亡机制,海佛烈克极限,分子黏附效应。

    为了防止生命出现,宇宙有狂暴的恒星,恶劣环境的行星,有四处乱撞的小行星,有如同杀虫剂一般大面积喷洒的超新星爆炸,有黑洞,有各种极端星体,有宇宙射线……

    人体在竭力避免癌细胞出现。

    宇宙……是否也在竭力避免生命出现?

    只要人活的够久,癌症就总能出现。那么是否意味着,宇宙只要存在的够久,就总有生命出现?

    癌症会扩散。

    生命进化出了智慧,变成智慧生命,科技发展足够了,有了星际航行技术,也会扩散。

    癌症出现了,有医生。

    智慧生命出现了,也有“医生”。

    而医生,是对抗癌症的最后一道防线。

    醉酒之后略显狂野的思绪运转到这里,陈洛不仅没有恐惧,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在这空旷寒冷的墓园之中,陈洛的笑声如同鬼哭一般。

    他一边大笑着,一边摸索着拿出手机,好半天才拨通电话:“喂,洪博士是吧?是我啊,陈洛,哈哈,我告诉你,我有个大发现……”

    电话之中说了些什么,便连陈洛自己都忘记了。电话还未挂断,他就已经斜靠着李舒云的墓碑呼呼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划破了墓园附近静谧的夜空,一个由十几辆车组成的车队飞驰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