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六十三章 负熵
    墓园之中,陈洛仍旧在酣睡着。但他的呼吸声已经渐渐变轻,变得微弱,体温也开始不可抑制的降低。

    他睡的很沉,就连夹杂着雪花的刺骨寒风都无法将他唤醒。

    雪渐渐的大了,飘飘荡荡的从天空中降下,将大地覆盖的白茫茫一片。雪花同样也落在了陈洛的身上,落在了李舒云的墓碑之上,从外面看起来,就像两者融为一体了一样。

    陈洛的呼吸已经很微弱了。他的胸膛甚至已经看不到起伏。

    此刻,距离李舒云墓碑不远的地方,一群穿着黑色制服的精干军人在洪明轩与常磊两人焦急的催促下正在迅速散开,仔细搜索整个墓园。墓园守夜人也被唤醒,正披着大衣,哆哆嗦嗦的接受洪明轩的询问。

    “我们墓园是公共场所……谁都可以来的,我,我没看到,不知道……”

    “有发现没有?”

    “没有!”

    “手机信号定位明明就在这里!快仔细找!救护车来了没?陈洛明显喝多了,他可能睡着了,再晚点他可能被冻死!”

    墓园很大,占地至少有几十万平米,有数千座墓碑。

    大雪纷飞之下,强光电筒映照出来的光芒四处扫射,无数人影脚步匆匆,到处都是呼喊声和脚步声。

    望着焦急的洪明轩,常磊沉声道:“你真的相信他发现了医生降临的真相?一个老婆刚刚去世,借酒浇愁的醉汉?”

    洪明轩凝重道:“哪怕他没有发现,他的某些想法也应该可以为我们带来一些启发。就算什么都没有,他毕竟救过我们两个人的命,我们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冻死?”

    常磊叹了口气。片刻之后,常磊忽然间抬起了头。

    “陈洛爱人刚刚去世,这里是墓园……”

    墓园守夜人立刻又被召唤了过来。在查询了李舒云墓葬所处方位之后,两人带着一群军人急匆匆赶去,果然就看到了几乎已经被大雪所覆盖的陈洛。

    如果不是刻意寻找的话,哪怕从旁边经过,也只会将这里当成一处被大雪覆盖的土堆,完全看不到人体模样。

    随行的急救医生立刻上前,将陈洛抬到了救护车里。一番急救措施之后,医生松了口气:“幸好发现的及时,没有生命危险。如果再晚一个小时,不,半个小时,那就说不好了。”

    洪明轩挥了挥手:“送他去医院,立刻,我们走!”

    恍恍惚惚,飘飘荡荡。在这不知道多长时间的睡眠之中,陈洛似乎做了很多个梦,梦到了许多东西,许多事情,但这梦到的所有的一切全都支离破碎,光怪陆离,既没有逻辑,也无法联系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意识才慢慢回到陈洛的脑海之中。

    渴。

    好渴。

    头好痛。

    手和脚好痒。

    耳朵也好痒。

    陈洛呻吟一声,微微睁开了眼睛。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嗓子好像快要冒出烟来一般,头部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钝痛,似乎有一个铁箍正在狠狠挤压着自己的脑袋。视线也是模糊不清,除了面前一片茫茫白色之外,什么都看不清楚。

    这是宿醉之后的典型症状。只不过在以往时候,这种症状从未像是这一次这般严重过。

    他用力的喘息着,过了许久,丢失的那些回忆才慢慢回来,视线也开始变得清楚。

    他看到自己正位于一处病房之内。身下并不是冰冷坚硬的冻土,而是柔软的病床。自己身上穿着病号服,两只手和两只脚都被厚厚的绷带缠着,除了麻痒之外没有别的感觉。一个吊瓶挂在床边铁架子上,一滴滴的液体正在通过管道输入自己的血管。旁边还有一名看样子四十多岁的中年护士正在关切的看着自己。

    “渴,渴……”

    中年护士将病床的上半部摇起来,好让陈洛可以倚靠着,然后从旁边端过来了一杯温水,将吸管另一端伸到了陈洛嘴巴里。

    陈洛一饮而尽,还想再喝,护士却摇了摇头,道:“你不能一次喝太多。”

    陈洛闭上眼睛,默默稳定片刻,嘶哑道:“谁把我送来的?”

    “一个姓洪的人。已经有人去通知他了。”

    “姓洪的?”

    陈洛吃力的想了半天,却仍旧想不起来,只得暂时放弃。

    “脑袋还痛不痛?”

    “……痛。”

    中年护士用一种教训的口吻道:“你们年轻人真是胡闹。酒这东西能喝那么多?你都酒精中毒了知道不?知道为什么脑袋会痛不?你脑袋都快脱水了,脑萎缩,脑袋才会痛,懂不懂?你也是有才,这天寒地冻的,跑外面喝酒去,幸亏送来的早,再晚点,你的手和脚,还有耳朵都保不住了,都得切除!”

    中年护士看样子还想教训下去,但被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打断。陈洛费力的转过头去,便看到洪明轩,常磊两人,以及其余几个不认识的人急匆匆走了进来。

    看到陈洛醒来,洪明轩立刻长出了一口气:“陈洛,你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你差点被冻死?幸亏我及时赶到,要不等不到第二天,你就成冰雕了!你说你也是,喝酒就喝酒,在家喝行不行?大半夜的跑到墓园去,扮鬼啊?”

    陈洛勉强笑了一下,低声道:“谢谢。你,你怎么发现我的?”

    常磊转身对那名中年护士使了个眼色,那护士就悄悄离开,并将病房门关上了。洪明轩则诧异道:“你忘了?”

    另一名陈洛不认识的人拿出手机操作了几下,陈洛那充满了醉酒之后癫狂的声音便传了出来:“喂……”

    遗失的记忆一点一点的回到了陈洛的脑袋里。

    “对不起,我喝多了,大半夜的给你打电话。”

    “不说这个。”洪明轩摆了摆手:“你昨天告诉我,你有了一些对‘医生’降临的真实目的的猜测,还说了许多癌症,癌细胞什么的。现在,把你的所有猜测都告诉我。”

    忍受着脑袋的眩晕和疼痛,以及手、脚、耳朵因为冻伤而带来的麻痒,陈洛默然片刻,低声道:“对不起,昨天是我喝多了,在说胡话。我没有什么猜测,就算有,那些猜测也太荒谬了。”

    常磊认真道:“告诉我。何院长也在等着你的答案。”

    陈洛感觉到这似乎是一次很认真,很郑重,也很严肃的问话。于是他的心中也开始严肃认真了起来。

    略微整理了一下语言,陈洛慢慢开始了讲述。

    “我爱人因为癌症刚刚去世,昨天晚上,我询问了孙医生一些有关癌症的事情……然后我喝多了,忽然发现癌细胞和我们人类有些相似……”

    陈洛嘶哑着嗓音,一共喝了三杯水,才断断续续的将自己的猜测讲完。

    病房之中出现了长久的安静。陈洛安静的躺在床上,洪明轩,常磊,以及他们身后几名陈洛不认识的人脸上都露出了深思的神色。

    良久,一名随行人员忽然道:“不,不对。癌症能杀死人体,我们人类如何毁灭宇宙?”

    “如果把宇宙比作人体,那么,为什么智慧文明的存在会对宇宙造成类似于癌症对人体的危害?没有理由的,人类如此渺小,而宇宙那么浩瀚。”

    “因为人类会繁衍,会转移。”洪明轩忽然道:“仅仅不到两百年前,我们人类还局限在一颗小小的地球上,两百年后的现在,我们的无人探测器就已经遍布了整个太阳系。或许几百年内我们就可以进行星际殖民,几千年就占据整个第三旋臂,几万年就占领整个银河……而几万年时间,对于宇宙来说,不过转瞬即逝而已。”

    陈洛默然。

    陈洛可以理解这些话语。近代以来,人类的科技发展一直呈加速态势,如果没有其余意外,人类疆域愈发广大,乃至走出银河系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意味着人类对于宇宙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虽然现在还很小,但至少有了未来会很大的预期。

    可是陈洛仍旧不明白,为什么对宇宙影响大就会为宇宙带来灾难。癌症可以杀死人体,人类……也能杀死宇宙么?

    常磊沉声道:“这不符合逻辑。历史已经可以证明,当关系到自身安危的时候,人类可以有多么克制,为了可持续发展可以付出多大的牺牲。如果不是这样,地球生态早已毁灭了。”

    人类可以保护好地球生态,没道理等有了足以影响整个宇宙的能力时,不保护好这个宇宙的生态。

    洪明轩皱起眉头,良久,那眉头忽然松开。他沉声道:“不,我们人类可以杀死宇宙。医生已经告诉了我们原因,天性。”

    陈洛仍旧不明白。他记得,课本上所告诉自己的,人类的天性是谋求自己的生存和繁衍,而不是毁灭自己赖以为生的环境。

    “陈洛,你应该听过一句话,生命以负熵为食。这是所有生命的天性,我们人类也不例外。”

    “负熵……”

    陈洛咀嚼着这个词语,陷入了沉默。

    包括常磊在内,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医生所说的天性,不是指贪婪啊,毁灭啊,破坏啊这些虚无缥缈,流于表面的东西,而是指更为基础的,涉及到我们存在形式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