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六十七章 未来
    在这个声音出现之后,整个十一号指挥所瞬间陷入到了安静之中。

    此刻,人们的脸上甚至还维持着愤怒,狰狞等神色。但片刻之后,那些神色便全部变成了震惊。互相扭打纠缠在一起的身体也僵硬的分开。

    郑彦呼呼的喘着粗气,脑海之中一片空白。之前与自己扭打的那个名叫李维一的战友则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只是不想让文明灭亡在我们手上,我不想杀死那么多人,不想……呜呜……我做不到……”

    郑彦勉强爬起来,轻轻拍了拍李维一的肩膀。

    “你要明白,只有真的下定决心毁灭我们的文明,我们的文明才可能有一线生机。”

    这个道理,在场所有人心中都十分清楚。甚至,在过去所接收的训练之中,不止一个人,不止一名军官或者教官强调过这句话。在来到这里之前,战士们也早就做过不知道多少次心理建设。可是,当最终时刻真的到来的时候,还是有人无法下定决心。

    未通过审核,便要以反人类罪的罪名接受军事法庭审判。这意味着什么结果,无论谁都十分清楚。

    “唉。”

    郑彦轻轻的叹了口气。

    在出发执行这次任务之前,他还有过顾虑,担忧真的需要执行任务之时会有人反对——事实上,在这次演习之中果然有人跳了出来,但现在,他所有的担忧全都没有了。

    这是可以从制度上排除人类意志影响的方案。

    可以预见,在未来,类似这次的演习还会有很多次,情况也可能千变万化,这一次是军方首长出面要求停止引爆氢弹,下一次,人类文明联合政府首长亲自出面提出要求也有可能。但最关键的地方在于,负责执行任务的自己无法分辨引爆信号以及那些首长们的要求是演习还是真的。

    无法分辨的结果,便只能是按照训练所要求的那样,无论信号是真是假,无论要求是真是假,总之,一接到信号便去引爆氢弹就对了。因为在过去的多次演习之中,不肯在接到信号之后引爆氢弹的成员都会被清理出去了。所有留下的,都是可以执行命令的。

    “呼……”

    郑彦轻轻的出了口气,望向李维一,程建贤等几个即将接受审判的战友,心中满是同情与痛苦。

    地球环绕轨道,太空军基地。

    以刘文耀司令为首的太空军全体高层以及附属的太空军装备研究院、空间环境中心首席科学家等十几名人员端坐在全息投影仪面前,神情严肃而庄重。

    这是一次由人类科学院所主导,众多部门和研究机构参加的会议,会议的议题则很难简单。

    “一味的强硬威慑,要求‘医生’单方面做出让步是不现实的。我们必须要摒弃这种侥幸心理,摒弃毕其功于一役的想法,做好我方也要做出退步,乃至重大退步的准备。”

    “目前的研究分析表明,‘医生’极有可能是因为智慧文明的活动会制造巨大熵增,加快宇宙热寂过程的原因才试图灭绝我们人类文明的。既然如此,想要令此次威慑计划成功,我方就必须要做出令‘医生’满意的退步,在不触犯它底线的前提下,双方才有可能和解。”

    “在这里,我认为良性肿瘤与恶性肿瘤之间的比较可以较为形象的说明问题。在医学领域,有时候良性肿瘤并不是不可以接受的。出于某些原因,哪怕在明知良性肿瘤存在的情况下,因为种种原因,或者出于患者整体考虑,医生也会允许它长久的存在下去而不对它做出干涉。”

    “两种肿瘤之间最大的差别是,良性肿瘤不会生长,不会扩散转移。换成我们人类,则是科技不再进步,不再试图进行星际殖民。只要能做到这两点,在威慑计划存在的前提下,我方战略研究部门认为有一定的可能令‘医生’撤销灭亡我们文明的决定。”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如何让‘医生’相信我们不再发展科技,不再试图进行星际殖民?”

    发言者是来自政府顾问处的一名顾问,刘文耀知道他的名字,知道他叫项立辉。

    很显然,他代表着首长的意志。他的发言也近乎直白的表明了首长的态度。也即,为了文明的生存和繁衍,为了文明能长久的存在于这颗星球之上,可以放弃文明的未来。

    因为自身军种特殊的缘故,身为军方一员的刘文耀司令也得以参加此次会议。但这并未让他感觉受到重视,反而感觉愈发耻辱。

    原因,则同样因为他是军方一员。

    在遭受外敌的时候,身为一名军人,不仅没有办法保卫自己的文明,反而要参与谋划如何断送文明的未来,如何作出退步以换取敌人的仁慈……

    在项立辉之后,何正奇缓缓道:“需要提醒大家的一点是,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不要试图欺瞒‘医生’。我们必须真的做到将未来断送,只有这样才能达成和解。”

    “那么……有什么方法,可以令‘医生’真的相信,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再进步科技,乃至于殖民外星?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它相信,我们真的只能困于一隅,整个文明的所有进程,哪怕文明灭亡,都只能在一颗小小的地球之上度过?”

    迎接项立辉与何正奇的,是长久的沉默。虚拟会议室之中没有一个人说话。

    在这个时候,刘文耀司令忽然想起了以往时候自己曾经看过的,一本已经有些历史的科幻小说。

    那本科幻小说的思想与创意,在几十年之后的今天仍旧让人惊叹。

    那本小说之中的人们似乎面临过与此类似的情况。在那里,人们可以建造一个“低光速黑洞”来完成对外界的安全宣言。

    很显然,回到现实中,如果现在的人们有这项技术的话,人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太阳系封闭起来——哪怕失去未来,也总比现在就灭绝要好。

    可惜的是,低光速黑洞的技术要求太高,人们并没有这项技术。

    那么……还有哪种方法,可以让“医生”相信己方的诚意和决心?

    强压下心中的愤怒,耻辱和不甘等种种情绪,理智重新占据了上风。于是刘文耀陷入了长久的思考之中。

    虚拟会议室之中已经开始了稍显稀疏的讨论。有人提出可以销毁所有科学资料,建立一个****的政权,以宗教的名义宣布科学研究非法,由此来遏制科学的进步,达成将人类限制在地球上的目的。

    可是这个提议很快就被否定。原因很简单,历史已经证明这种方法不可行。中世纪时代的欧洲,火刑与宗教裁判所都未能阻挡人们对科学的向往以及科学的进步,更何况现在这些已经经受过文明洗礼的人们?

    有人提出破坏地球生态,强行降低生产力,令人类陷入终日只能为温饱奔波的生活状态之中,以此打断科技的进展——科学研究是很昂贵的事情,没有足够高的生产力作为支撑,科学根本无法进步。

    但这个提议也很快被否定。原因很简单,这根本没有用处。发展生产力同样是人类的本能。无论环境如何恶劣,人类总能适应,总能再度将生产力发展起来。并且,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又有人提出了更多匪夷所思的方案,但所有方案都被否定。

    在长久的倾听之中,刘文耀脑海之中逐渐明悟:所有试图从人类内部制造阻碍来限制科学进步的尝试都不可行。因为所有来自内部的阻碍都将被解决。唯一可行的方案便是来自外部的限制。

    一个以人类现有的科技实力无法打破的外部限制,只有这样的限制,才会让“医生”真的相信人类文明已经从“恶性肿瘤”转化为了“良性肿瘤”。

    他隐隐约约抓住了点什么,但那想法仍旧不甚清楚,无法形成完善的逻辑。

    此次会议总计召开了数个小时的时间。之后,会议宣布解散,相应的资料也发布到了每一名与会者手中,下一次会议要在三天之后召开。

    刘文耀就自己那个隐隐约约的想法开始了更进一步的思考,并在太空军内部有权力参与此次会议的人之中召开了更多次的小型会议,开始就这个猜想进行探讨。但很遗憾,直到开始举行第五次正式会议,那个猜想都没有浮出水面。

    在某个平常的日子,一份太空防御申请书摆在了他的办公桌之上。

    申请书的内容很简单,一颗直径大约有十几米的小行星即将撞击地球,根据计算,该小行星对人类城市有一定威胁,所以要在太空之中将其击碎。

    这是太空军的日常防务活动,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几乎每年都会有几份这样的申请。这一次,刘文耀同样批准了。

    于是,两天之后,实景画面之中,刘文耀清楚的看到,一枚星际导弹准确的命中了那枚小行星,将其在距离地球数千公里的地方击碎。数万颗小型陨石飘飘洒洒的冲进了地球大气层,为地球之上的人们带来了新一次的流星雨。同时,为了防止误伤,所有位于陨石前进路径上的航天器都提前做出了规避。

    看着这一幕,刘文耀忽然间想起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