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六十九章 暗杀
    望着身后已经被几名警卫抓住,正在押回来的夏増旗,陈洛僵硬的站了起来。

    发生在面前的这一幕就像是戏剧一般不真实。在前一刻,还是和善大叔,完全没有心机,受到所有人喜欢的夏増旗,这一刻就成为了心机深沉狠毒的杀手。

    原本陈洛对此还有些怀疑,可是看到夏増旗此刻的表现,他不由得不信。

    “为什么要杀我?我们……我们之前并没有仇怨。”

    夏増旗低着头,没有说话。一名警卫则苦笑道:“陈洛,你应该知道,文明内有许多人反对威慑计划。他们认为与其冒险一搏,不如就此接受,安稳度过暮年。这才算什么,你都不知道这段时间各个支持威慑计划的政府官员们受到了多少次刺杀,平均下来,一个人没有一百次也有八十次了。”

    “杀我有什么用处吗?”陈洛苦涩道:“我不过是任务执行者之一而已。不要跟我说除了我之外,政府没有训练备份。”

    “当然有备份,数量应该还不少。不过如果能杀了你,威慑计划的执行日期最少也要往后推个一个星期左右。依我看,那群人是狗急跳墙,想要为其余暗杀计划争取时间。”

    “原来我的命就值一个星期。”

    陈洛叹息一声,绕过众多警卫,默默回到了休息室之中。

    他知道,如果暗杀者们已经狗急跳墙,不惜刺杀自己以求争取短短的一个星期的时间,那么,威慑计划的执行恐怕近在眼前了。

    就像陈洛所预料的那样,仅仅三天之后,一道命令就传到了喜马拉雅秘密基地。在接受了最后一课的培训之后,一艘空天两用型飞船停在了基地之外的停机坪上。

    陈洛认真的与每一名基地工作人员拥抱,告别,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之下,踏入了电梯之中。稍后,电梯关闭,载着陈洛穿过了厚达近千米的山体,来到了位于山体之外的停机坪这里。

    他知道,这处秘密基地的工作人员们仍旧会坚守在这里。不仅他们,此刻整颗地球上有至少上千个这种位于地质稳定地带地下的秘密基地,储备了足够几十万人食用上百年的食物和饮水以及能源。就算威慑计划的几十个地震薄弱地带全部被定向爆破,整个地球生态毁于一旦,那些基地也会安然无恙。

    几乎所有人类高层以及杰出人物全都躲进了地下基地之中。因为地下基地容量有限的缘故,要执行威慑计划,以及这些地下基地存在的消息根本未曾向外公布。普通人们根本就不会知道,此刻已经有一艘飞船起飞,开始奔赴月球,即将展开一场事关所有人类命运的谈判。

    空天两用型飞船以极高的速度冲入云霄,短短一个小时时间而已,它便来到了太空军基地,并与其对接。在这里,陈洛拿到了用于此次谈判的所有装备,之后,他见到了自己与已经去世的徐鹏涛共同的朋友,许泽阳。

    许泽阳仍旧在太空军舰队之中担任战斗飞船舰长职务。此次前往月球,便由许泽阳负责运送。不过限于规定,陈洛不能与任何人交谈。他只是按照手册要求,默默进入了“扬威”号太空飞船内某个提前为自己准备好的舱室,然后关闭了舱门。

    等了大约几个小时时间,重力感渐渐消失。于是陈洛便知道,自己所乘坐的这艘飞船已经脱离了太空军基地,失去了人造重力。

    稍后,重力感又再度出现。于是他便知道,这艘飞船此刻已经开始了加速。

    时间一分一秒的溜走,陈洛始终在默默的等待着。大约两天之后,手册提示他应该离开这里,到登陆舱去了。于是他沿着规划好的通道,来到了登陆飞船之中。

    扬威号飞船终于泊入月球轨道,登陆飞船上,那个意味着可以离开的指示灯也变成了绿色。于是陈洛知道,到了自己出马的时候了。

    他操纵着登陆飞船缓缓离开扬威号飞船船舱——直到这时候,这一次行程中他才第一次看到月亮。

    此刻月亮上那些光斑已经从以往的一个增多到了几十个,它们如同一个个疤痕一般分布在月球表面,丑陋异常。

    深吸一口气,陈洛推动操纵杆,登陆飞船尾部喷射出一股火焰,推动着它向下方广袤的月球大地降落而去。

    在这过程之中,陈洛并未与扬威号飞船,与许泽阳告别。许泽阳也未向他告别。因为两人都知道,这是不被允许的。

    在登陆飞船离开之后,扬威号飞船还将继续停留在月球轨道上。

    登陆飞船缓缓下降,最终停留在了几十个低矮光柱其中一个的旁边。陈洛穿好宇航服,检查好一切设备后,离开了登陆飞船船舱。

    此刻,呈现在他面前的仍旧是与以往自己所见到的相差无几的画面。那些光芒仍旧飘荡而灵动,如同正在随风摇摆一样。它们仍旧低矮,高度不足一米。因为过于接近的缘故,陈洛根本无法察觉到它们的弧度。无论往左看还是往右看,它们都如同一道笔直的低矮墙壁一边,一直延伸到地平线之下。

    陈洛叹了口气,转身在特制的登陆飞船外壳上按了一下,于是,一面巨大的显示屏幕渐渐升起——与之前人们布置在光柱旁边,与“医生”交流之时所采用的屏幕一般无二。

    从现在开始,陈洛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经过识别,然后转换成光点展现在屏幕之上。而如果“医生”出现,它所展现的光点变化,也会被识别转换成人类的语言,播放给陈洛。

    但陈洛并没有急于开始谈判。他只是怔怔的望着面前这一幕,望着那一眼望不到边的淡红色光芒,久久没有言语。在这一刻,他想到了许多许多。

    他想到了自己还在月球基地之中工作时候的同事们,想到了李谷,孙怡,想到了已经死去的詹文光主管,想到了李舒云,想到了徐鹏涛……

    最终,那所有影像全部从他脑海之中逝去。他定了定神,缓缓张开了嘴巴。

    “‘医生’,你好。我代表人类文明而来,我希望能与你达成一个交易。如果可以,请你现身与我交谈。”

    陈洛的话语被精准识别,并被翻译成了一片明暗不同的光点,展现在了屏幕之上。每播放一遍这段话语会耗去约三秒钟的时间,每两次播放之间会有大约十秒钟的间隔。

    而现在,这段话语已经播放了足足十分钟时间。陈洛面前仍旧一切如常。

    荒凉的月球大地,刺目不可直视的太阳,浩瀚的星空,无边的红色光芒。

    此刻,几乎所有大型光学望远镜、射电望远镜、通讯卫星、间谍卫星、太空基地的一切观测手段都对准了这里。发生在这里任何一个细微的细节都会被人们捕捉,然后展开分析,并以此作出预判。最终的结果则会汇聚到位于太行山地下一千多米的一号基地之中,供这里的决策者们参考。

    以何正奇的身份,自然有资格在这里获得一席之地。此刻,他就正与文明内几乎所有决策者们一起,观看着来自前线的实时播报。

    他知道,此刻,那几十个地质薄弱点的指挥所与对应氢弹群之间的数据链路已经接通。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威慑计划失败,陈洛真的决定将其引爆,那些军人们按下按钮之后,那些氢弹真的都会爆炸,而不会像是之前演习那样安然无恙。

    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哪怕首长,也没有办法停止这个过程。当初在设计这一套机制的时候,就已经排除了受到干扰的可能性。

    首先,指挥所与氢弹群之间的数据链路极其可靠,没有十天时间绝对没有办法斩断。

    其次,陈洛与指挥所之间的联系不通过任何中间链路。双方之间也不是通过电磁波联系的,而是尚未大规模应用的引力波通讯技术。这就完全杜绝了干扰和截断的可能。

    再次,经过了前期不知道多少次演习,不知道多少个由高级官员们提出的五花八门的命令和要求的磨练,指挥所的战士们已经心如磐石。哪怕由首长亲自出面要求他们立刻停下,也不会有丝毫用处。

    因为在之前的演习之中,首长并不是没有出面过。那一次演习,有总计三十余名战士遵从了首长的命令,选择不引爆氢弹。演习结束之后,那三十余名战士就受到了军事法庭的审判。

    这一切设计,包括选择陈洛来执行最终的谈判任务,都是为了向“医生”表明己方决心,让它相信,如果谈判不成,人类真的能做出对地球地质结构造成重大影响的事情——虽然直到现在,人们都不清楚为什么“医生”会顾忌这一点。

    人们相信,这些布置与安排,以“医生”的能力,肯定可以洞察。

    时间一点一滴的溜走,经由陈洛话语翻译而来的明暗光点仍旧在播放着,但“医生”始终未曾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