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七十九章 浪潮
    看到这里,陈洛心中浮现出一抹难言的情绪。他喃喃道:“可是问题的关键并不在这里。关键在于,‘医生’就算在真的在骗我们,那又如何?”

    结束了对刘文耀司令生平事迹的查询,陈洛仍旧没有丝毫睡意。他再度开始漫无目的的浏览着那些户籍资料,输入着一个个自己或者熟悉,或者不熟悉,但至少知道名字的人的名字,试图寻找到更多与自己同一时代,且还活着的人。

    在漫无目的的反复尝试之中,他随手敲下了“简雅”这个名字。出乎他预料的是,简雅竟然还活着。

    户籍系统显示,简雅已经改名为张雪,今年已经八十四岁高龄。在当初那次变故之后,简雅一家便搬到了另外一个城市,改名换姓默默的生活了下去,一直到父母病逝,张雪便独自一人搬到了夕阳市郊区某个乡村之中,一直生活到现在。

    她已经得了老年痴呆,也即阿尔茨海默病。这种病症就算到了现在也只能缓解,而无法完全治愈。

    陈洛和她并没有太深的交情,对于她当初的选择也不想过多置喙。但是陈洛还是决定去看一看她。因为他心中一直有那个疑问,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解开。

    第二天,按照户籍系统之中查询到的资料,陈洛乘坐无人车来到了那个位于夕阳市郊区的乡村之中。

    渐渐远离城市的喧嚣,乡村那特有的宁静便充斥了整个世界。

    与陈洛那个年代有所不同的是,人类暮年时代的乡村更加宁静,更加清幽,或者,也可以称呼为死寂。

    田野之上不再有大片大片的农田,而是各种葱郁的植物,或者杂草,或者树木——人们早就将各种作物搬迁到了种植基地里,早就不需要从农田上种植了。

    就算偶尔能见到一些农田,也大多出于少数一些人的怀旧心理才种上的,并不是为了生计。

    人类收缩了自己的领地,大自然便一步步收回了那些地方。这种现象在夕阳市周边还不太明显,陈洛知道,在一些原本就人烟稀少的地方,这种情况才叫严重。在那里,甚至有一整座一整座的城市被废弃,四通八达的道路被野草覆盖,高楼大厦则爬满了藤蔓,变成了各种野生动物的居所。

    在暮年时代,各种野生动植物再也不需要人类的保护了。在某些少数案例之中,需要保护的反而成了人类。

    无人车在各种虫鸣鸟叫,甚至各种不知道名字的野兽的吼叫,还有大片草原和林木的环绕之中前进,并最终来到了那个乡村之中。

    乡村之外围绕着一圈高大的铁丝网,防止着野生动物对老人们的生活造成影响。无人车到达,验证身份之后,铁丝网便自动打开了大门。

    在这之前,刚刚有一辆来自夕阳市的物资补给车到达。满载着从种植和养殖基地之中食物的物资补给车一到达,十几辆如同超市小推车一般的小型运输车便聚拢了过来,取到了自己所需的货物,又各自分散到了不同的居所之中。

    陈洛跟随着其中一辆,来到了位于村子偏南方一点的一栋宅院之前。

    宅院大门打开着,无需进去,便能看到里面的一切情景。于是陈洛便看到了一个头发花白,牙齿脱落,脸上满是皱纹,神情呆滞的老年妇人。她嘴巴不断有口水流出来,智能机器人则不断的擦拭着。她所乘坐的自动轮椅上,还有至少三根管子延伸出来连接到她身上。

    陈洛在门口站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进去。

    他回到了夕阳市,再次找到了许泽阳。

    “无论如何,我都希望看到星火计划能成功执行。只有这样,我和舒云的孩子才有可能来到这个世界。你放心,我会查清楚年轻人们到底在谋划什么。”

    陈洛此刻已经下定了决心。不管是为了自己与李舒云的孩子,还是为了人类文明,他都必须要做点什么。

    哪怕明知人类文明政府对星火计划并不抱有太大希望,仅仅出于为人们树立一个目标,好让人们可以平稳度过暮年的目的才提出这个计划,他都已经决定,自己必须要尽最大的努力促成这个计划。

    如此,才不算辜负了这机缘巧合之下多出来的几十年时间。

    望着面前这个比自己小了六十岁的亲密朋友,许泽阳苍老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笑意:“好。我让负责训练营的教官们与你沟通一下,让你了解一下训练营之中的情况。”

    便在这个时候,许泽阳面前那台保密电话机忽然间响起。陈洛下意识的想要回避,却见许泽阳已经将话筒拿了起来。

    或许是为了照顾老年人普遍下降的听力的缘故,话筒之中的声音很大,至少以陈洛的听力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元首,紧急情况!训练营里出现了有组织的暴动,年轻人们已经冲出来了!”

    “什么?”

    许泽阳的神色立刻严肃了起来。但还未等他说话,办公室的门就被直接撞开。一名六十多岁,相比起来较为年轻,似乎是秘书一类的人闯了进来,急切道:“元首,接到太空船坞报告,在那里进行适应性训练的年轻人发起了有组织的暴动,星火号飞船已经被破坏!”

    “什么?!”

    陈洛的神色也瞬间严峻了起来。

    星火号飞船是耗费了人类文明几十年时间,动员了暮年时代几乎所有人力量才建造出来的划时代恒星际飞船。它是人类挣脱“医生”留下的枷锁,延续人类文明的唯一希望。它只有一艘,如果它被毁了,人类绝无可能造出第二艘来。

    此刻,夕阳市,距离元首官邸大约十几公里之外的星火计划综合训练营之中,无数狂热的呼喊声,吼叫声,夹杂着杂乱的脚步声和金属撞击的砰砰声,乱成一团。

    此刻,众多愤怒的年轻人们已经汇聚到了训练营大门之前——在这之前,年轻人们已经冲破了生活区大门、训练区大门等数道关卡,现在,只要再将这扇大门冲破,他们就可以迎来真正的自由。

    九千余名青年人如同一片黑压压的潮水,正在不可阻挡的冲向堤岸。训练营大门两侧,高高的屋顶之上,一名六十余岁,但身体看起来还算健壮的老年人手拿扩音器,满是焦急的呼喊着:“大家都冷静,冷静!有什么诉求都可以谈,都可以谈!”

    “大家先退回去,冷静!”

    “我们要自由!”

    “我们受够了!凭什么我们每天辛苦训练,你们却可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这不公平!”

    “反对星火计划!你们凭什么牺牲我们的未来!”

    迎接那名老者呼喊的是更为庞大的反对声。在这其中,尤其以最前方一名身材高大,满头金发,高鼻深目的年轻人最为激动。

    每当他喊出一句口号的时候,身后数千名年轻人便会跟随着同时将那句口号呼喊出来。数千人的呼喊声凝聚在一起,如同山呼海啸一般不可阻挡。

    一名老者怒吼道:“亚瑟!立刻让你的同学们散开,都给我回去!再不散开,我关你们禁闭!”

    亚瑟·朗曼怒吼道:“不争取到自由,不争取到属于我们的权力,哪怕死,我们也不会后退一步!”

    “自由!”

    “权力!”

    “绝不后退,绝不后退!”

    之前那名老者焦急吼叫道:“大家不要激动,不要激动!你们派出代表来,有什么要求都可以谈!”

    “取消训练营!取消星火计划!还我们自由!给我们和你们老年人同样的权力!我们要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

    “可是,可是,你们本来就是为星火计划而生的啊!”

    “如何来到这个世界不由我们决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如何度过由我们决定!你们有什么权利决定我们的命运!”

    “你们只是把我们当成工具!你们没有权利对我们的命运指手画脚!”

    “哈哈!从我们那些恶心的父母决定要杀死我们的时候,我们就已经不欠你们什么了!”

    这句话似乎是在说当初的冬眠计划,以及计划执行之中那些决定堕胎的人们。但这一点不应该被年轻人们知晓。

    几名教官心中同时出现了这个疑问,但此刻并不是探究疑问的时候。

    “大家冷静!星火计划是我们人类文明的唯一希望,大家都是英雄,都会被后世历史铭记!”

    “我们不要当英雄!”亚瑟·朗曼激动的吼叫着,“星火计划根本就没有成功的希望,你们根本就是在浪费我们的生命!”

    “就算星火计划能成功,我们也不愿意去执行!我们要自由!要掌握自己的命运!”

    “同学们,冲啊!冲破这道门,我们就自由了!”

    亚瑟再度大吼了一声,带头向着钢铁大门冲了过去。人群发出一声欢呼,如同潮水一般向前翻滚而去。几名教官脸上满是汗水,心中满是焦急,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门被冲开。

    “我们去武器库!只有拿起武器,才能保卫我们的自由!”

    “拿起武器!”

    “保卫自由!”

    在亚瑟的带领之下,数千人浩浩荡荡的向着前方某个方向冲了过去。身后,几名老者满是绝望的望着这一幕,其中一名老者则喃喃道:“他们怎么会知道武器库在那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