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八十章 内鬼
    宽敞笔直的夕阳市大街上,一些老人正在悠闲的聊天喝茶,享受着微风的吹拂和阳光的温暖。一切都宁静而美好。

    便在这个时候,巨大的声浪从远方传了过来,将这一切宁静瞬间打破。老人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便看到如同海浪一般的年轻人,以老人们根本无法具备的速度,狂热的向前方冲去。

    “冲啊!”

    “自由就在前方!”

    “推翻压迫!”

    年轻人们并没有太过严密的组织,奔跑之间没有队列,互相之间也没有沟通,更没有人指挥。如果硬要找一个指挥者的话,大概也就只有亚瑟了。但他也并没有做太多事情,他仅仅是冲在队伍前方,带领着年轻人们奔跑而已。

    二十三四岁的年纪正是一个人人生之中体力最为充沛,恢复最为快速,耐力也处在最巅峰的时候。长期在训练营之中接受严格训练的生活,也让年轻人们可以将体力优势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

    他们不断的奔跑着,循着各种不同的分支路径向着同一个目标前进。

    便在这个时候,政府大楼,元首办公室之中,许泽阳缓缓将手中的话筒放在了桌子上。

    虽然因为年龄的缘故,他的大脑已经远不如年轻时候反应快速,但他仍旧清晰的意识到,如果不处理好这件事情,人类文明几十年的心血就有可能毁于一旦。

    陈洛身体微微紧绷,手掌已经悄然握住。

    他同样察觉到了此刻局势的紧张。甚至,因为关心星火号飞船,关心星火计划的缘故,他比许泽阳更为迫切的希望能控制住现在的局势。但他同样知道,现在自己并不适合留在这里。

    这是政府高层们才能处理的事情,自己还不够资格。

    “泽……元首,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许泽阳摆了摆手:“你不要走,就留在这里。”

    陈洛心中有些疑惑,但还是依言留在了这里。

    许泽阳先是沉思了几秒钟时间,之后快速拿起电话,开始下达各种命令。在这过程之中,政府高官们也鱼贯而入,神色一个比一个冷峻。

    很显然,他们已经提前得到了情况通报,知晓了当前所面临的局势有多么严峻。

    这些人普遍年龄都在七十岁之上,但身体状况看起来都还可以。

    陈洛知道,暮年时代的人类政府选拔官员的时候,必然对身体健康状况有所要求。如果身体不好,那这个人也不可能进入政府领导层。

    每一名政府高官进入许泽阳办公室之后,都会诧异的望上陈洛一眼,似乎在奇怪为什么会有个年轻人在这里。但所有政府高官都没有对此进行询问。

    在官员们观察着陈洛的时候,陈洛同样在一一观察着他们。望着这一个个或者东方脸孔,或者西方脸孔,皮肤或黄或黑或白,头发或者稀疏或者浓密的老年官员们,陈洛只是静静站立着,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旁边,许泽阳下达最后一个命令之下,缓缓放下了电话。他同样望着面前这群高官,然后缓缓说道:“大家应该都已经知道了年轻人们暴动的事情。唔,这件事情后面再说,现在有一个情况要通报给大家。”

    “我们之间出了叛徒。”

    在许泽阳说出这句话之后,房间之中的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官员们下意识的往左右看了看,脸上神色也出现了一些波动。

    许泽阳在观察着官员们的神色,陈洛同样也在观察着。他不知道许泽阳看出了什么没有,至少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年轻人们的暴动很显然蓄谋已久,且提前掌握了许多信息。这不是年轻人们可以独立做到的事情,必然有内鬼在暗中策划。而能将手深入训练营里,神不知鬼不觉做出这么多事情,这个人的级别必然足够高。换句话说,这个人必然在我们之中。”

    此刻,除了许泽阳,陈洛两人,来到这里的官员们总计十七个。

    这十七个人,每一个都有嫌疑。

    官员们仍旧沉默着。

    许泽阳继续缓缓说道:“再向大家通报一件事情。”

    说着,他用手指向陈洛:“这是陈洛。”

    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官员们神色齐齐震动。甚至,一名官员还下意识的问道:“六十年前,前往月球执行威慑计划,但后来神秘失踪的那个陈洛?”

    陈洛没有做出任何表示,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他并不清楚许泽阳的打算,所以只能静静旁观。

    许泽阳道:“之前来自月球的神秘信号的事情想必大家都有所了解,但可能不了解后续。没关系,现在我就可以告诉大家,那信号就是他发出来的。有证据表明,‘医生’采用某种我们未知的科技,将他送到了今天,也即威慑计划的六十年之后。坦白告诉大家,我打算让他混入到年轻人阵营里,去查清楚我们之中的那个内鬼到底是谁。”

    陈洛忽然明白了许泽阳的打算。

    在这人类的暮年时代,年龄的差距就是最明显的阵营划分标准。同时,这个标准是最不可能作假的。只要看一个人的年龄,便会知晓他属于哪个阵营。

    但陈洛是一个例外。他既是年轻人,在立场上,又必然属于老年人阵营。但陈洛来到六十年后这件事情,别人并不知道——在此之前,甚至连这些政府高级官员们都不知道。

    一旦他混入年轻人那里,无需他做出任何努力,他就可以天然的获得年轻人们的信任。而有了这些信任,查出内鬼的事情便容易了许多。

    不说百分之百的把握,至少希望很大。

    这对于许泽阳来说便是一个筹码,现在,他将这个筹码拿了出来。

    他苍老浑浊的眼睛里此刻满是威严,甚至让其余高官们有些不敢直视。他的目光从官员们脸上一一扫过,声音也如同水银一般沉重:“现在,如果你可以站出来,承认你的所作所为,并配合政府做好安抚年轻人的工作,消弭这一场冲突,我代表政府可以向你庄严承诺,我不会追究你的罪责,在免去职位之后,你仍旧可以在夕阳市之中安稳度过暮年。”

    陈洛低声道:“我坚决服从元首命令。”

    房间之中气氛无比沉闷。十七名政府高官互相看着,似乎同样在试图分辨出哪一个人才是内鬼。

    时间在压抑之中悄悄溜走。没有一名高官肯站出来。

    许泽阳再度道:“星火计划是我们全体人类几十年的心血,我不允许它出现一点意外。无论如何,星火计划都必须执行。”

    房间之中仍旧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说话。

    许泽阳叹了口气:“既然这样,那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我宣布,从此刻开始,到此次事件结束之前,我们十八名政府高层不允许有一人离开这间房间,不允许一人私下与外界联系。我的秘书会负责我们的生活起居问题,我们所商议出的命令,也会通过他来向外界发布。”

    元首办公室异常宽敞,内部各种设施俱都完善。只要有外界补给,让十几个人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完全可以做到。

    “现在,我来提出第一个议题。我提议派遣陈洛混入年轻人群体,查清内鬼,同时搞清楚年轻人们的思想动态,查清问题根源与年轻人们的诉求。大家有什么意见?”

    十七名政府高官沉默片刻,俱都表示了赞同。

    许泽阳便将视线望向了陈洛。在这一刻,陈洛隐约从许泽阳身上看到了一点曾经刘文耀司令的影子。他猛地站直身体,将右手抬高,敬出了一个六十年前太空军之中标准的军礼。

    “保证完成任务。”

    许泽阳缓缓点头。之后,他又道:“我已经下达了紧急命令,要求治安队伍快速向武器库集结,并命令武器库看守人员严防死守,绝不能让武器库落入年轻人们手中。下一步该怎么走,大家发表一下意见吧。”

    ……

    年轻人们仍旧在奔跑着,不断的奔跑着。他们足足奔跑了一个多小时时间,不借助任何工具就跨越了七八公里的距离——这对于老年人们来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最终来到了相比起其余地方看守较为严密的一处大型仓库之前。

    不出所料,仓库区大门早已封闭。大门两侧及上方建筑之上,几十名穿着制服,神情紧张的老年人手中拿着各式枪械,正在严密戒备。面前的年轻人们手中则几乎没有武器,仅有的武器也只是一些钢棍,锤子,斧头等等。

    但面对几十根黑洞洞的枪管,年轻人们却没有丝毫畏惧,似乎早已笃定老人们不会开枪。在亚瑟的呼喊之下,近万名年轻人如同潮水一般向着仓库大门冲了过去。

    仓库主管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颤声道:“开枪,开枪,拦住他们……快,开枪!”

    几十名老年看守者们俱都沉默着,没有一人开枪。在仓库主管的一再催促之下,忽然,其中一名老年人将手中枪械扔在了地上,哭道:“主管,我下不去手,下不去手啊!我看着他们从婴儿慢慢长大,我们一直将他们当成亲生孩子养大,我,我下不去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