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八十七章 执念
    侦察队队长野草的发言立刻引起了人们的重视。亚瑟脸上的笑容在这一瞬间之中消失不见,他站了起来,凝重道:“把画面给我看看。”

    野草取出随身携带的电子设备,将哪一段画面展现在了几人面前。

    通过那段画面,陈洛清楚的看到,在住宅区里,一些老年人正在地上挖掘,似乎正在埋什么东西。

    陈洛很清楚,那些人绝对是在埋设麻醉气体,准备着之后的战斗。但是……但是……他们为什么没有做相关的隐蔽?为什么会被年轻人军团们发现?

    难道长时间的太平时光,让老人们的军事素养也降低到了这种程度?

    陈洛来不及去思考究竟该追究谁的责任。他只知道,自己必须要确保年轻人军团的冲锋如期进行。否则,死的就该是老人们了。

    亚瑟眉头紧皱,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在这一刻,陈洛的大脑开始了高速运转。

    “怎么可能是陷阱?老家伙们已经提前想到我们要冲击那个方向?”

    “不可能啊,难道我们之中有内鬼?”

    田鼠狐疑的四处打量,似乎想要寻找到隐藏在年轻人群体中的老年人。他的目光数次从陈洛身上扫过,但每一次都没有停留。

    年轻人的身份成了陈洛的天然护身符。没有人会怀疑陈洛才是内鬼。

    “那绝对是陷阱,你看,他们早已提前作了准备……”

    亚瑟沉默半响,缓缓开口道:“我们……”

    不等亚瑟说完,陈洛便似乎猛然间想起了什么,焦急道:“亚瑟,我们恐怕要提前发起进攻了!”

    “嗯?”

    所有人的目光在这一刻都汇聚到了陈洛身上。

    “那不是陷阱!”陈洛首先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了一句,接着道:“亚瑟,您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吗?那里是我们寻找到的政府大楼的唯一防御疏漏之处,现在,老家伙们肯定也发现了这一点,他们是在补救!”

    田鼠,野草,白云等人对视了一眼,一时间有些迟疑。亚瑟则继续盯着陈洛。

    “等他们补救完成,布置好了自动防御系统,我们就完全没有机会了!现在,趁着他们还没有完成补救,现在就硬攻进去,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唯一的机会!”

    野草迟疑道:“可是,可是,他们那么鬼鬼祟祟的……”

    “他们肯定也要做隐蔽措施啊!他们肯定不愿意被我们摸清楚防御圈啊。”

    野草喃喃着,也陷入了迟疑之中。亚瑟则再度开始了思考。

    陈洛趁热打铁,继续煽动道:“亚瑟,我们年轻人掌控这个世界的时候就要来了!继续等待下去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等到老家伙们耗尽能源,还有,时间太长了容易产生变数,万一别的城市的老家伙们也前来支援,我们该怎么办?”

    亚瑟仍旧有些迟疑,无法立刻做出决断。陈洛则继续道:“再说,有您在这里指挥,我们怎么可能会失败?”

    似乎是陈洛的最后一句话起了作用,亚瑟终于下定了决心。

    “好,那就把总攻时间提前。告诉同伴们,修整一个小时时间。一个小时之后,开始发起进攻!”

    野草喃喃道:“我仍旧认为应该慎重一点。”

    陈洛毫不迟疑的讽刺道:“如果你害怕的话,你可以和田鼠调换一下,让田鼠做侦察队队长,你去管理炊事班。”

    田鼠大叫道:“野草,我们换一下吧!你害怕,我可不怕!”

    野草立刻挺起胸膛,不甘示弱的向田鼠叫道:“你做梦!别想!”

    参谋部下属的“参谋”们立刻行动,将一个小时后发起总攻的消息传递到了每一个人耳中。年轻人们乱糟糟的起身,一边交谈着一边收拾着自己的武器,像是准备撤退的旅游团。

    大势已定。陈洛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现在,该考虑自己如何抽身的问题了。

    首先一点,在大部分年轻人进入陷阱之前,自己不能提前离开。这容易引起亚瑟的警觉,有可能导致功亏一篑。

    可是,大部分年轻人都进入陷阱,老年人军团发动的话,亚瑟必然会察觉到上当了,从而察觉到一直想尽办法推动这次进攻的自己才是那个“内鬼”,这必然招致亚瑟和年轻人们的疯狂报复。

    面对成千上万名疯狂的年轻人,陈洛就算是超人也要被打死。

    这其中的凶险之处,稍微一个疏漏就能让陈洛万劫不复。

    陈洛不怕死,但陈洛不想就这么死掉。

    “且走一步看一步,到时候想办法脱身……”

    陈洛默默的想着,旁边,亚瑟也像是有心事一般沉默着。良久,他似乎自言自语一般,慢慢说道:“这一天终于来了啊……建立一个新世界的梦想,终于要在我手里实现了……”

    这句话似乎另有所指。陈洛心中一动,便想询问一下。可是还没等他说话,亚瑟就再度道:“黑猫,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亚瑟吗?”

    这确实有些奇怪。年轻人们的名字大多稀奇古怪,比如黑猫,比如十八,比如野草。亚瑟这个名字却有着明显的旧时代气息。陈洛曾数次想要询问,但一直没有问出口。现在,亚瑟却自己提起了这个问题。

    这应该是大战来临前的某种应激心理反应。面对某些即将出现结果的重大事件时,有时候人会有一种倾诉的欲望,通过倾诉间接的寻找安全感。接受过一些心理学训练的陈洛立刻做出了这样的分析。

    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倾听着。

    “黑猫,你是我最信任的人,我才将这件事情告诉你。我的全名叫做亚瑟·朗曼,这个名字,是我的父亲,道恩·朗曼为我起的。”

    当“朗曼”这两个字进入陈洛耳朵的时候,陈洛心中便轻轻一动。他感觉这两个字有些熟悉,但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哪里听过。

    他疑惑道:“您还有父亲吗?”

    年轻人们全都来自于堕胎所产生的冷冻胚胎,他们并不认同父母对自己的生育。现在,亚瑟却说自己的名字是父亲所起。

    亚瑟低笑道:“旧时代的老家伙们决定要执行冬眠计划的时候,我的祖父就察觉到了不对。那时候,我母亲刚刚怀上我。我父亲与我祖父商议后,从我母亲腹中取出了我,让我参与了冬眠计划,直到冬眠计划结束,我被唤醒……”

    陈洛下意识问道:“您的祖父是谁?”

    亚瑟脸上出现了缅怀的神色:“我没有见过他,但我听我父亲讲过许多他的事情。在旧时代,他也是一个为了建立新世界而奋斗终生的人,可惜最终失败了。他的名字在那个旧时代有很多人知道,他叫欧文·朗曼……”

    欧文·朗曼……欧文·朗曼……

    陈洛身体猛然一僵。他想起这个人是谁了。

    在李舒云还活着的时候,朗曼工业集团的一名秘书还曾经来找过自己。陶向荣告诉自己,朗曼工业集团与某些分裂势力有关联,在当初人类自愈计划所引发的暴动被平息之后,自己还曾经听到过有关欧文·朗曼的信息,新闻播报说他被逮捕……

    陈洛知道那个藏在政府决策层之中的内鬼是谁了。

    他一定是亚瑟的父亲,道恩·朗曼。他可能换了别的名字,有了全新的履历,但他的身份不会错。

    陈洛低声问道:“可是,您的父亲如何确保您一定能顺利苏醒呢?”

    亚瑟自嘲的笑了笑:“他无法确保。所以我们家族总计取出了十个胚胎参加冬眠计划。”

    “您……您和您的家族,究竟想做些什么呢?”

    亚瑟站了起来,眼睛里似乎有迷醉色彩:“在旧时代,我们家族无法恢复曾经拥有的荣光,在这人类末世,我总该把这件事情完成……黑猫,你是我最信任的人,等我建立了新世界,重新恢复了朗曼家族的荣光,你也可以在新世界之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我们两人会成为人类的皇帝,一直到人类灭亡为止……”

    听到这些话语,陈洛脑海中立刻闪过了两个字,疯子。

    虽然陈洛心中清楚,无论有没有那个内鬼,无论有没有亚瑟,只要年轻人们心中有了反抗意识,年轻人暴动的事情总会发生,星火计划总会失败,亚瑟和那个内鬼最多在其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而已,但陈洛心中还是忍不住有些恶心。

    他实在无法理解所谓“家族的荣光”,为什么会让某些人心中生成如此强烈的执念,哪怕人类将要灭亡,也要在末世中过一把皇帝瘾。

    他强忍着心中的恶心和不适,脸上却还装作感动涕零的样子,对着亚瑟深深的弯下了腰:“新世界的皇帝只会有您一个。我愿意做您忠诚的仆人,一直到人类灭亡。”

    亚瑟欣慰的拍了拍陈洛的肩膀:“黑猫,你从来不会让我失望。记得,这些事情不要告诉别人。”

    “是。”

    陈洛直起腰来,望向前方。

    年轻人们已经准备完毕,总攻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