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九十一章 接应
    没有理由的。“医生”没有任何理由基于“迫使人类尽快踏入星际时代”这个目的,来做出那一系列行动。

    且不说其余,单单是这一点,也即,如果“医生”真的是这个目的的话,它为何要这么麻烦?它完全不必编造出那一连串的谎言,它完全可以直接威胁人类啊……

    甚至,它直接将相关技术传授给人类,不需要它来驱使,人类也会迫不及待的自行跨入星际时代。

    这完全说不过去。

    有无数疑问在陈洛脑海之中盘旋,陈洛下意识的想要再和简雅探讨一下,但一连提了几个问题,简雅都没有回答。

    他站起身来,便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简雅已经再一次陷入了昏睡。她的嘴巴再次张开,又开始有口水不断的流出来。轮椅上装备的陪护机器人又开始为她不断的擦拭。

    她下一次醒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甚至,她再次醒来后能否还记得自己都是个未知数。只不过,陈洛感觉,简雅已经将她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自己,再去问她什么,也不会再多问出什么东西了。

    现在,该考虑自己该如何脱身了。

    政府大楼住宅区,原本笼罩在这里的麻醉气体已经渐渐散去,只留下了地上横七竖八陷入昏睡的年轻人们。

    麻醉效力最多只能持续三个小时时间,这也就意味着,老人们必须要在三个小时内将这一切处理完毕。于是,在李谷的指挥之下,众多老年人手中拿着禁锢胶条,开始在年轻人之间忙碌。

    那种禁锢胶条操作简单,造价低廉,但效果极好。老年人们只需要用这种胶条把年轻人们双手禁锢住,再把双脚禁锢住,然后双手双脚之间再加一个胶条捆住,年轻人们便会如同四肢被捆住的肥猪一般,失去所有行动能力,只能听候发落。

    虽然年轻人们一心想要把老人们杀干净,但老人们却不愿意杀掉年轻人。先将他们禁锢住然后慢慢处理,才是最佳的处理方法。

    在老人们一片忙碌之中,许泽阳手中的秘密通讯设备再次响起。他低头看了一眼,立刻命令道:“陈洛被年轻人们困在了附近一处民居里。走,我们去接应他。”

    之前逃跑之中,因为位置不断转移,陈洛无法让老人们来接应自己。但现在不同。他已经固定下位置,且短时间无法再移动了。

    因为年轻人军团已经散去的缘故,之前汇聚在政府大楼外围,但却被年轻人挡在外面的众多治安队伍成员们终于与政府大楼内的人员汇合。于是这里的警备力量前所未有的充足,哪怕许泽阳足足带走了两千多人,所剩下的人仍旧比之前要多。

    两千多人的队伍便浩浩荡荡的向着陈洛被困住的那处民居行去。也正在此时,在田鼠、野草等人的组织和带领之下,原本四散奔逃的年轻人们也渐渐聚拢了起来,来到了亚瑟身边。

    “黑猫!你没有机会的,我们大部队已经来了,你立刻出来投降!”

    “简雅前辈,您不要担心,我们马上就会去救您!”

    外面乱成一片,陈洛则一概不予回应。

    等了一会,外面的喧哗声忽然间降低到了几乎没有的地步,气氛也开始不知不觉的凝重。

    老年人军团来了。

    虽然在之前的陷阱之中折损了一多半的人手,但四千余名年轻人组成的队伍仍旧是不可战胜的。如果是在野战之中,亚瑟完全有信心打一次胜仗,一举扳回局面。

    自己知道这些东西,没道理那些老家伙们不知道。既然如此,他们却仍旧来了,这……

    亚瑟微微眯起了眼睛。

    负责侦查队伍的野草不断来回奔走,将一条条消息带到了亚瑟耳中。

    “亚瑟,那些老家伙们没有靠近我们。他们只是在距离我们几百米的地方放置障碍物,似乎不打算主动对我们发起进攻。”

    “他们想围困我们?”

    “不。”野草低声道:“西方和南方方向他们没有占据。”

    很显然,老年人军团也清楚,己方没有在野战之中战胜年轻人军团的能力。而一旦他们布置下障碍物,打算固守,年轻人军团也没有打败他们的能力。

    双方谁都奈何不了谁。

    亚瑟低声道:“他们是想救走黑猫。”

    野草激动道:“黑猫这个叛徒,我一定要杀了他,我们不能放他走!”

    便在这个时候,陈洛的声音从民宅里面传了出来:“亚瑟,跟你做一个交易。你放我走,我把简雅还给你们,如何?”

    年轻人们顿时喧哗起来,无数污言秽语如同雨点般砸了过来。陈洛一律不予理会。

    他在等待着亚瑟的回答。同时,他知道,亚瑟能走的路只有一条。

    他一定会放自己走的。他不可能放任简雅被自己杀死,那样他所塑造的形象将会轰然崩塌——当然,自己也不可能杀死简雅,但亚瑟并不知道。

    自己唯一需要顾虑的,是那些年轻人们会不会头脑发热,冒险狙击自己。

    就像陈洛分析的那样,果然,亚瑟的声音传了进来:“放了简雅前辈,我放你走。”

    陈洛笑道:“我会带着简雅一同到老年人军团里去。等我安全了,我会将她还给你们。”

    “你做梦!”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叛徒!”

    “想要我们相信你?你痴心妄想!”

    外面再度传来年轻人们的叫骂声,陈洛没有理会,而是再度提高了声音:“我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一分钟之后,你如果不同意,我就先杀了简雅,然后再自杀!”

    外面的叫骂声再度低沉了下去。片刻之后,亚瑟低沉道:“我答应你。”

    陈洛高声道:“让你的所有人都到房门东边去!把西边给我让出来,如果让我看到有一个人躲在西边,我立刻动手!亚瑟,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你放心。”

    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陈洛则在简雅的轮椅上找了片刻,找到开门按钮,按下去,宅院大门便缓缓打开。

    在大门打开之前,他便已经重新躲在了简雅的轮椅之后。

    门口空无一人。

    陈洛推动着轮椅缓缓前进,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情况,小心翼翼的以轮椅为盾牌,掩护着自己的身体。确认外面一切如同自己预料之后,他调转方向,以轮椅面对着年轻人们,自己则躲在后面,缓缓向后拉动。

    后方三百米处,便是老年人军团组成的阵地。现在,那阵地已经主动打开了缺口,等待着自己的进入。

    望着渐渐远离的陈洛,野草手臂动了动,将探询的目光看向亚瑟。亚瑟慢慢的摇了摇头,沉声道:“黑猫,如果你不肯将简雅前辈还回来,我就带人去硬抢。到时候,死多少人,就不是你能控制的了。”

    “你放心。”

    陈洛言简意赅的回应了一句,继续拉着轮椅后退。

    便在这个时候,轮椅之上,简雅的眼睛忽然慢慢睁开,然后发出了一声深深的叹息。

    “谁……是谁?”

    陈洛低声道:“我是陈洛。”

    “陈……陈洛?”简雅喃喃着,似乎在搜寻着自己的记忆。片刻后,她慢慢道:“果然,果然,我,我没猜错的话,是,是‘医生’送你来的吧?咳咳,咳咳……”

    在这一刻,陈洛颇有一些哭笑不得的感觉。很显然,简雅已经忘了之前和自己的交谈。

    现在不是和简雅说闲话的时候。陈洛立刻道:“您之前已经将您的推测告诉我了。”

    “哦,我忘了……说了就好,说了就好。”

    简雅继续沉默了下去。良久,直到陈洛将要进入老年人军团阵地的时候,简雅才道:“有个问题要问你。”

    陈洛后退一步,进入到了阵地之中。阵地立刻合拢,不顾后面几个快速向自己走来的人影,陈洛直起身来,走到了简雅面前,然后半蹲下:“您说。”

    “鹏……鹏涛,他,他还活着吗?”

    陈洛心中一阵黯然。

    徐鹏涛早就死了,死在了月球上。但很显然,简雅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我,我搬家后,就,就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我,我爸妈也一直不肯告诉我。”

    旁边,许泽阳也来到了简雅身边。他原本想说些什么,但听到简雅的话语,又闭上了嘴巴。

    陈洛心中犹豫良久,最终还是决定实话实说:“鹏涛他已经不在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陈洛再度沉默片刻,然后道:“六十年前。你搬家之后。当时,他……”

    陈洛精简语言,将当时的情况大概讲述了一遍。末了道:“他是真正的英雄。”

    简雅闭上眼睛,久久没有说话。便在陈洛以为她已经睡着了,便在年轻人们已经喧哗鼓噪起来的时候,她眼睛里忽然有泪水流出。

    “他,他是在为我赎罪啊……可是,我有罪吗?我有,有罪吗?”

    浑浊的老泪不断从简雅眼中淌出。陈洛与许泽阳两人俱都默然。

    六十年前的那些事情,无论如何,无论对错,都已经过去了。

    “我走了,我,我走了。”

    简雅喃喃着,艰难的移动手指,在轮椅上按了一下键。于是轮椅自动前行,穿过老年人军团的阵地,慢慢的向着前方年轻人的方向行驶过去。陈洛与许泽阳两人在后面远远的看着,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