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九十五章 人类,氢弹
    陈洛再度开始梳理自己所遇到过的这一切事情。

    他坚信,无论是谁,无论是人类也好,外星人也好,超级文明也好,其行事都必定有其内在逻辑。“医生”禁止人类生育却不灭绝人类,“医生”不接受人类威慑却不允许人类引爆氢弹,将自己送到六十年后,令整颗地球穿越三千年光阴,以及当初自己在月球之上,“医生”所告诉那些人类的话语……

    这一切的一切,都必定有一个统一的逻辑在背后支撑。在这之前,简雅寻找到了一种可以概括这种逻辑的结论,也即,“医生”试图令人类展开一次恒星际航行,但这个结论,很显然无法解释这一次“医生”令地球穿越三千年光阴的行为。

    这就像是人类文明一直在构筑的科学大厦一般——人类通过种种理论,譬如量子力学,譬如相对论等,来解释人类所看到的,所接触到的一切自然世界的种种变化,但如果人类观测到一例不符合现有理论描述的事件,之前所构筑的理论就会被推翻,或者被证明至少是不完善的。

    而现在,“医生”的行为就导致了之前简雅的结论的崩塌。

    陈洛必须要寻找到一种全新的,或者更全面的解释,才可以再度将“医生”的行为逻辑总结出来,并以此来指导自己下一步的行动。

    在进行更全面的,更进一步的思考之前,陈洛必须要找到一个可以支撑自己思考下去的基准点。

    基准点是很明确的,那便是旧时代之中的人们便已经知道的事情。

    宇宙不欢迎智慧生命的出现。智慧生命拥有制造巨大熵增的潜能,会导致宇宙提前死亡。

    这一点,虽然是自己经由“医生”禁止人类文明生育的行为才推测出来的,但陈洛有理由认为,它是正确的。

    在之前,陈洛一直认为,这便是“医生”降临的真相,但现在看来,真相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这其中必然存在疏漏之处,或者不完善的地方。

    那么……究竟是哪里不完善?

    面对着蓝天大海,陈洛闭上眼睛,开始了静静的思考。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忽然间,一个念头闯进了陈洛的脑海。

    陈洛猛然睁开了眼睛。

    他感觉,自己大概找到疏漏之处究竟在哪里了。

    “医生”真的是“医生”吗?

    它真的如它所说,是宇宙免疫系统的最后一道防线,是延长宇宙寿命,推迟热寂到来的“医生”吗?

    在此之前,不仅陈洛,所有人类都对此深信不疑。这便成了所有人思维之中的最大盲点,人类的一切抗争行为都以此为基点进行。但现在,陈洛决定,推翻以往的认知,从另一个方向对这个问题进行推演和思考。

    如果它不是真的“医生”,它会是谁?它可以是谁?如果它不是真的“医生”,它有什么理由降临太阳系,对人类做出这一系列的事情?

    陈洛想了许久,但始终一无所获。直到陈洛叹了口气,转移思绪,开始思考另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便是,令地球穿越三千年光阴这件事情,究竟有何意图?

    在思考这个问题之前,陈洛必须先明确一个基础。也即,“医生”这样做是有意义的,而不是随手为之。如果真的像许泽阳所说,这一切只是超级文明的玩具,根本不具备任何符合逻辑的目的,那陈洛的思考基础便将崩塌。

    但这个基础陈洛无法明确。陈洛无法证明它是有意义的还是无意义的。

    “暂且先认为它是有意义的好了。”

    陈洛只能这样想,也只能这样做。

    如果这个行为是有意义的,那么它毫无疑问是针对人类的,而不是针对地球本身的。

    这次事件虽然没有对地球,对人类造成什么影响,但从客观上来说,却将人类的存在时间拉长了足足三千年。就像自己那一次穿越,从客观上将自己的生存时间拉长了六十年。

    这种行为,从客观上来说可以视作一种“保鲜”行为。就像人类将水果放入冷库,客观上延长它的保存时间一样。

    如果顺着简雅当初的结论,也即暂时“冻结”自己的生命,将自己送到六十年后,为的是星火计划——这也是自己的价值所在,“冻结”全人类的生命,将其送到三千年后,为的又是什么?人类的价值在哪里?

    面对一个挥手之间就可以湮灭河系的超级文明,人类有什么价值可以称道?

    陈洛脑海之中出现一阵明悟。

    对于一个超级文明来说,人类没有任何价值值得称道。无论历史,文化,艺术,社会模式,科技发现……一切都没有值得称道的地方。但是,除了一点。

    潜力。

    智慧文明有造成宇宙巨大熵增,提前杀死宇宙的潜力。人类文明是智慧文明,人类也有这个潜力。

    这是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

    那么……“医生”将人类冻结了三千年,是为了将这种潜力“保鲜”到三千年之后的现在吗?就像人类将水果放入冷库,保鲜到几个月之后的冬季吗?

    基于陈洛设立的基础,这似乎是唯一的可能性。但由此,却又引申出了另一个问题,也是从一开始就存在的问题。

    为什么?

    为什么要对人类的这种潜力进行“保鲜”?

    在这一刻,陈洛不知道为何,想起了几十年前,自己曾经执行过的那个穷全文明之力才安排好的计划,威慑计划。

    人们将氢弹集群埋设在地壳薄弱处,始终让氢弹存在着,始终让氢弹保持着摧毁地球的潜力,但始终没有引爆,然后将控制器交给自己,去与“医生”交涉。

    现在,“医生”将人类文明“保鲜”三千年,始终让人类存在着,始终保持着那种潜力,却始终没有让那种潜力爆发出来。

    恍惚间,仿佛一个霹雳直接劈在了自己身上,陈洛身体陡然震动。

    如果“医生”不是“医生”,如果它只是假冒的“医生”,如果它也在执行威慑计划,目的是为了去威慑真“医生”,如果它的目的和人类的目的一样,都是在某个强大不可战胜的超级存在之前求生,那么,那么,这一切似乎就都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

    所不同的仅仅是,人类通过氢弹集群去威慑它,而它通过控制人类来威慑真正的“医生”。

    人类告诉它,如果不肯放过人类,人类便要引爆氢弹,摧毁地球生态。

    它告诉真正的“医生”,如果你不肯放过我,我便让人类的潜力爆发出来,让这宇宙中再多一个会耗费巨量负熵,会让宇宙提前死亡的超级文明。

    人类威慑它的依仗,在于氢弹集群的巨大威力。

    它威慑真正“医生”的依仗,必然在于人类的潜力。

    氢弹集群的威力早已得到了无数次证明,无须赘述,可是,人类文明的潜力如何证明?

    陈洛双眼陡然锐利。

    他再一次想起了简雅曾经告诉自己的话语。

    “‘医生’的真正目的在于逼迫人类挖掘出所有潜力,展开一次恒星际航行。我不知道它这样做的理由,但这是唯一可以解释它行为的结论……”

    如果一个文明仅仅几十年前还被困在恒星系之内,几十年之后,便可以进行一次恒星际航行,这,这算不算一种潜力的证明?

    一旦人类的潜力被证明,它,它对可能存在的那个真正“医生”的威慑,是否就真的有了威慑力?

    陈洛双手开始了轻微的颤抖。从来没有过这样一刻,让他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接近真相。

    这个结论,可以将“医生”之前的行为,与它后续冻结地球三千年的行为完美结合起来,将其纳入一个统一的行为逻辑之内。

    与简雅相同,陈洛同样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这个推论,但这个推论却是现在唯一可以解释“医生”行为逻辑的。

    如果自己这个推论成立,那么因为假“医生”的威慑行为,人类文明的存在必然已经暴露在了真“医生”的视野之中。同时,基于负熵资源有限这个现实,真“医生”必然也不会容许人类文明的存在。

    或许,假“医生”冻结人类三千年的行为,除了为人类威慑力“保鲜”之外,掩护人类文明不被真“医生”所消灭,也是其行为动机之一。

    “那么……在‘医生’以人类文明为威慑依仗的前提下,我该如何选择,才是对人类延续最为有利的?”

    初始的激动过去之后,陈洛心中又微微泛起一丝苦涩。

    他感觉到,留给人类的可选择空间并不多,甚至只有一条路。

    那便是执行星火计划,真的展开一次恒星际航行。

    如果不执行星火计划,无法证明自己的潜力,人类对于假“医生”来说便没有了价值。

    没有价值的后果,便是被抛弃。反之,如果证明了潜力,则还有一线生机。

    “像一颗拥有巨大威力,随时可以爆炸,但被控制着永远无法爆炸的氢弹一样活下去,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早在几十年前,我们就已经接受了流星计划了……情况再坏,也不会比现在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