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九十八章 停摆,前进
    政府大楼,元首办公室之中,许泽阳与陈洛,还有其余决策者们一同听取了李谷的报告。

    在听到亚瑟已经答应与老年人政府何谈,帮助老年人政府修复星火号飞船之后,陈洛悄悄的松了口气。

    他一直在担心年轻人们因为仇恨,叛逆等个人情绪原因而拒绝这个对所有人都有好处的计划。并且,时间在年轻人们那一边,并不在老年人政府这里。

    幸好他们还有理智,幸好他们还没有丧心病狂到不顾一切的地步。

    汇报完毕之后,李谷斟酌着道:“我有一个建议。”

    在正规的政府高层会议之中,类似李谷这样被叫来专门汇报某件事情的人,将事情汇报完之后就可以走了,连建议权都没有。但现在人类暮年,很多规章制度都已经不再严格了。

    许泽阳道:“你说。”

    “或许……我们可以派一些老年人跟着陈洛一同去执行星火计划。”李谷慢慢道:“挑选一些身体健康的,还能再活上十几二十年的,他们虽然不可能活到星火号飞船到达目的地的那一天,但还活着的时候,总归能为陈洛提供一些帮助。”

    决策者们互相对视一眼,最终,许泽阳道:“我们已经考虑到了这种可能,已经让人去分析可行性了。”

    李谷松了口气:“那就好。如果最后决定要这样做,元首,考虑下我。别看我今年八十多了,我身体还是倍儿棒,牙口也好,我感觉我最少还能再活二十年。陈洛,陈组长,咱们以前配合多好啊,对不对?”

    在李谷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陈洛心中便已经在想了。

    但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飞船上每多一个人,相应的物资储备等便需要重新规划,如果这些人是能一直活到最后的也好,但他们偏偏都会在中途就死掉。这就会多出许多变数,需要综合各方面来做考虑和衡量。

    譬如,让老年人也参与任务,确实可以为陈洛提供一些臂助,但让计划的真正执行者陈洛,在和老人们经过十年二十年的相处,有了感情之后,再一一亲身经历老人们的死亡,这件事情是否会为他的心理带来影响?这种影响有没有可能导致计划失败?

    又或者,老人们在飞船上,究竟是作为陈洛的帮手存在,还是导师存在?如果作为帮手,老人们帮陈洛完成了大量的飞船日常维护或者维修作业,等老人们都死了,没有了计划开始前期这些年的训练和适应,老年人都死光了之后,陈洛还能否一人就承担起驾驶飞船的所有工作?

    毕竟,在计划前期,星火号飞船距离地球还不太远的时候,地球方面完全有能力维持和飞船的通讯,这段时间便是陈洛最佳的适应时间。

    但如果老年人们只作为导师存在,那为什么一定要在飞船上?在地面上也可以完成这个任务,还不用消耗飞船上宝贵的物资储备。

    种种种种,无不需要经过周密慎重的思考之后才能做出决定。

    望着李谷满是渴望的目光,陈洛郑重道:“如果最后真的决定让老年人也参与,名单里一定有你。”

    李谷转而望向许泽阳。许泽阳叹道:“这方面,我们当然尊重陈洛的意见。毕竟他才是计划的直接执行者。”

    李谷得到了满意的回答,于是便满意的离开了。

    在李谷离开之后,一名决策者道:“有一点需要注意。年轻人们有可能在欺骗我们,又或者暗中留了什么后手,譬如在修复星火飞船的过程之中,暗中在某些地方留下一些漏洞,或者后门,暗中破坏星火计划。”

    陈洛眉头微微皱起。

    星火飞船是人类文明建造出来的唯一一艘恒星际飞船。且在可预见的未来之中都不会有第二艘。同时,这也是一次不可回头的旅程,一旦出发,就永无回归之日。

    在那浩瀚遥远的太空之中,一旦发生了什么意外,陈洛根本就没可能得到来自外界的援助。这原本就是一次失败率极高的冒险,如果在原有的失败率之上,又加上年轻人们的暗中作梗,星火计划可能就真的没有一点成功的希望了。

    陈洛默然片刻,低声道:“我想,他们还不至于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我执行星火计划,延续人类文明,对他们又没有坏处。”

    “有坏处。”许泽阳凝视着陈洛的眼睛,沉声道:“永远不要低估人类的下限。你应该知道螃蟹吧?如果有一只螃蟹试图爬到桶外面去,不用人来动手,别的螃蟹就会把它拉下去。”

    陈洛喃喃道:“为什么……?”

    一名决策者道:“他们不需要一个英雄来衬托他们的卑劣。”

    许泽阳道:“我们能做的,只有严格检查,严格监控,尽可能的不给年轻人们暗中搞破坏的机会。如果他们真的搞了破坏,也要尽可能的提早发现,提早排除。”

    陈洛默默的点了点头。片刻,他又想起了什么:“这么长时间来,你们都没有在年轻人群体里发展出一个内应吗?如果哪怕有一个内应,我们也不会这么被动。”

    陈洛清楚的知道,在之前那次围攻政府大楼的战斗之中,老年人政府俘虏了五千多个年轻人,且进行了将近半年的改造。如果这么长时间的改造都无法发展出内应,那也太失败了一点。

    许泽阳道:“内应有,但可信度不高,存在较大的叛变可能。这只能作为我们判断的辅助,不可作为真正的信源。”

    一名决策者道:“我们低估了年轻人们的反抗意志,高估了他们的责任和担当之心。”

    这无疑彻底证明了老年人政府在前期的政策失误,同时也证明了此刻与陈洛一同坐在这里的决策者们,还无法被称之为杰出的领导者。但是,但是……在这暮年时代,恐怕也没有真正的杰出领导者存在。

    矮子里拔高个儿罢了。

    至少,从主观上,他们确实在为人类文明的未来殚精竭虑。

    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之后,陈洛道:“现在,也只能这样做了。”

    确定后续发展之后,用于培训陈洛的教官团队即刻成立——这并没有耗费太多力气,因为所有人员都是现成的,只要将之前为年轻人们提供训练的教官们再召集起来即可。

    教官团总计由三十多名教官组成,每一名教官负责一方面的教学内容,涵盖了推进、导航、弱电、通信、材料、力学、急救、营养、心理维护等总计三十多个大的分类,两百九十七个细分科目。

    这些知识全都是驾驶星火号飞船之中必不可少的。原本这些知识应该分由一百多名宇航员掌握,但现在,这所有任务都汇聚到了陈洛身上。

    人们知道陈洛一人不可能掌握这么多知识,事实上,教官团队也没有试图将这么多知识都塞到陈洛脑袋里。他们只是在讲解一些大概,然后将更加详细的知识存储在数据库里。这样一来,陈洛在遇到需要某些知识的事情之时,就可以自己查找了。

    不知道具体知识不可怕,怕的是连如何查找,该查找哪方面知识都不知道。

    除了陈洛之外,对于参加星火计划的老年人的初步选拔工作也已经开始。选拔指标除了身体健康因素之外,还涵盖其余许多方面,譬如心理素质,思想,专业技能等等。

    当然,现在是否要老年人们也参与星火计划还没有最终决定,但宁愿选拔了用不到,也不能到了要用的时候,却还没有选拔出来。

    所有通过了初步选拔的老年人也会接受和陈洛类似的培训,并在培训之中慢慢筛选,最终选出可以胜任此次任务的人员来。

    除了对人员的培训之外,星火计划下属的其余团队也开始了紧张的运转。其中,飞船维护团队开始全面调查星火号飞船的损坏情况,并制定初步的维修计划;外交团队则在和年轻人们密切的接触,商讨着后续的合作事宜;物资储备团队则开始全面修改以往的物资储备计划,寻找更适应当前情况的物资储备方案。

    这同样是一件很复杂的工作。某一类故障的出现几率是多大,为了应对此故障,应该储备多少个相应备件,不同的备件之间应该如何取舍,如何在有限的储备空间和质量标准内,尽可能最大化的提升故障应对几率,等等等等。

    在这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则是在到达目的地,也即巴纳德星系那颗新近被人类命名为“希望之星”的行星之后,搭建生存基地的所需物资储备。

    这件事情所牵扯到的物资和设备、机械就更多了。因为人们不仅需要考虑基地搭建的事情,还要考虑未来基地扩展的可能。这就让事情的复杂程度上升了许多倍。

    但无论如何,整个星火计划总归是在半年多之前的停摆之后,又再度轰轰烈烈的开始了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