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最后一条消息
    宇宙之中的事情就是这样。星空之中看似平静,但处处都隐藏着危机。并且很多时候,人们根本预判不到危机会从哪里出现。

    而,现在人们刚刚离开地球一万两千亿公里左右,刚刚行驶完整个航程的大概百分之二点五,便遭遇到了如此严重的危机——这甚至有可能让整个星火计划毁于一旦。

    此刻张贴纳米防护膜的任务已经完成,所有人都回到了驾驶舱之中。

    当陈洛,黄奕康两人带着宋明的遗体回到星火号飞船之中的时候,人们心中俱都生出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就像是又重活了一次。

    如果未能救回陈洛,如果未能收回那三艘登陆飞船,人们将会失去全部的生存意义。因为在那种情况下,星火计划注定会失败,既然注定失败,人们还在这艘飞船之中做什么?

    那种可能,便连想一想,都会感觉惊心动魄。

    但未来还将要遭遇什么样的危机,谁都不知道。

    望着舷窗之外仍旧辽远浩瀚的星空,所有人心中同时生出了一种恐惧的感觉。

    虽然陈洛回来了,但船舱之中并没有欢快的气氛,反而仍旧沉闷。

    “我们人类的技术到底还是差了一点。”郑伟叹道:“在制定星火计划的时候,几千名专家又是讨论,又是建模,又是模拟,足足折腾了几年时间,原以为万无一失,但现在看,他们仍旧考虑的不够全面啊。”

    “最主要还是吃了没经验的亏。这毕竟是我们人类第一次恒星际航行。”

    李谷低声道:“这不正是我们这些老家伙存在的意义么?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有什么疏漏,拿我们的命去填也就是了。”

    众人沉默不语。片刻,李谷再度说道:“我提议,我们应该为以后的行为制定一条规则,一个底线。这次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们不能允许未来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老李,你说。”

    李谷抬起头来,坚定道:“如果再发生类似情况,也即,如果救援某些人有可能令星火计划遭遇危机,那就干脆放弃救援。宁愿蒙受损失,也不能再重演今天的事情。”

    回顾此次事情,首先是黄奕康遭受危机,然后宋明前去救援,结果宋明救援未能成功,还将自己的性命也留在了那里——其实到了这时候,还算不上可以威胁到星火计划。因为就算那两艘登陆飞船都丢失掉,还有最后一艘可以用。星火计划仍旧有成功的可能性。

    陈洛驾驶最后一艘登陆飞船前去救援的时候,星火计划便受到威胁了。

    李谷的意思很明显,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那就干脆放弃黄奕康,放弃那两艘飞船,宁愿不去救援,也不要承担风险。

    因为没有人能承担的起这个风险。

    黄奕康的神色有些低落。李谷拍了拍他的肩膀:“老黄,我不是在针对你。如果下次我处于那种处境,我也会要求你们不要救我。”

    黄奕康喃喃道:“不,我没事。我支持这个提议。”

    “我也同意。”

    郑伟也表示了赞同。在郑伟之后,其余几名成员也纷纷同意了这个提议。

    陈洛一直沉默着,没有就此事发表意见。

    他并不怕死。

    自己缩在身后,让一群老年人去承担这些事情并不是他的风格。但他知道,从登上星火号飞船那一刻起,他的命就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了。对于这些事情,自己实在没有发表意见的资格。

    见老年人们商议决定,陈洛终于开了口:“看一看老宋的遗书吧。”

    宋明的遗书也被调取了出来。但出乎人们预料的是,那遗书上并没有写太多东西。有关对自己遗体的处理意见,也只写了一行字:“你们看着办,怎么方便怎么来。”

    陈洛叹了口气,看向了老年人们。

    李谷沉思片刻,道:“那就把他也放进宇宙里去流浪吧。”

    “好。”

    人们合力,将宋明的遗体放入到了装尸袋里。而直到现在,他手中还抓着那个药瓶子。

    他的手指仍旧如同铁钳一般,仍旧无法掰开。于是那一瓶药片就跟随着宋明的遗体,一同乘坐着装尸袋被放入到了宇宙之中。

    此刻,伴随着宋明的离开,整艘星火号飞船上还剩下十名船员。

    行程刚刚开始,便已折损了将近百分之三十的宇航员。

    忙完了一切事情,与那团分子云团的接触也即将开始。在人们普遍得到了充足的休息之后,星火号飞船一头闯入到了分子云团之中。

    此刻,星火号飞船的所有成员全都来到了驾驶舱之中,密切注意着遍布飞船船体的监控器数据,时刻准备着去排除故障,修复船体。

    与这股如临大敌一般的气氛不相称的,是飞船舷窗之外仍旧静谧幽深的宇宙。

    那里仍旧是近乎纯净的黑暗,仍旧是漫天的星辰。

    这里与之前星火号飞船行驶过的一万两千多亿公里的路程完全没有差别。至少,人们丝毫看不出来这里有什么异常。

    但每一个人都心中清楚,每一分每一秒,都有数亿亿乃至更多量级的微观粒子,在猛烈撞击着这艘人类文明有史以来唯一的一艘恒星际飞船。可以说,此刻微观世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但宏观世界中仍旧一片宁静。

    所有的混乱都被封装在微观世界之中,除非借助仪器,否则没有一个人能察觉到。

    第一天结束的时候,陈洛汇总了船员们观察到的信息,便发现,纳米防护膜的性能相比起全新的时候足足下降了百分之三十。而以这个速度计算的话,它根本支撑不到星火号飞船离开这团分子云,便会失去全部功能。

    “陈洛,不用担心。纳米防护膜的性能下降速度并不是直线,而是曲线。后面几天,它的性能下降速度会减慢许多。”

    果然,在第二天的时候,它的性能下降幅度便只剩下了百分之二十二。第三天,这个数字变成了百分之十八。

    在这几天时间之中,星火号飞船进行了频繁的机动,频繁改变着自己的轨道。如果那团分子云团肉眼可见的话,人们便会看到,飞船的每一次机动,每一次调整,都会恰好避开前方的高密度区,始终沿着早已测定好的低密度区前进。

    而穿过这条安全通道总计需要耗费七天零五个小时的时间。在这之后,分子云团的密度便会降到平均密度的四分之一以下,对飞船的威胁大大减小。

    时间便这样慢慢的流逝着,人们严密观察着,时刻准备着,但或许是否极泰来的缘故,预想之中的危险并未发生。只是在将要离开分子云团的时候,飞船主发动机出现了一点细微的故障,经过分析之后,人们确定,它的故障正是由分子云团影响导致的。

    人们不知道星际尘埃们是如何穿透纳米防护膜的防护影响到主发动机的,不过这并不重要。

    “我们的航行日志里又要多一条记录了。”李谷感叹着:“在穿透分子云团的时候,星际尘埃会以某种我们尚未了解的机制,影响到无工质发动机的运转,并导致轻微故障。唔,如果我们人类以后要再次进行恒星际航行的话,就可以提前考虑到这种情况了。”

    在察觉到主发动机轻微故障之后,陈洛果断关闭了主发动机,依靠惯性航行和辅助发动机走完了剩下的路程,并没有让主发动机的故障扩大。而后续的修复也没有耗费太大力气。

    等星火号飞船彻底离开这团分子云团的时候,纳米防护膜的一些标本被采集了下来,供人们展开分析——这有助于人们了解星际尘埃在高速状态下与飞船船体的相互作用,为以后再遭遇这种情况积累经验。

    在分析之中,人们发现,原本坚韧无比,拉不开扯不坏,甚至必须要用特殊刀具进行切割的纳米防护膜,此刻几乎完全失去了韧度。它们就像已经彻底氧化了的纸张一样,一碰就碎。

    微观世界的战争终归还是影响到了宏观世界。

    此次事件结束,又将之前损坏的通讯天线修复,人们便再度进入到了日常的生活状态之中,只是对航线前方的观测加强了许多。如果再有星际尘埃云挡路,人们就可以更早发现它了。

    时间慢慢的流逝着,当离开地球将近十年,加速过程即将结束,即将进入惯性航行阶段的时候,陈洛再度接到了来自地球的信息。

    此刻,双方之间距离将近六万亿公里,将近零点六三光年。这个距离,意味着这条信息从地球来到这里,需要七个半月的时间。

    陈洛知道,这可能是自己接到的来自地球的最后一条信息了。在这之后,因为距离太远,而信号天线功率有限的缘故,地球那里再也没有把信号发给自己的能力了。

    现在,已经到了彻底分别的时候。

    发来信息的人仍旧是李志辉,但这一次并不是视频,也不是音频,只有文字。

    “陈洛,你接到这条信息的时候,应该已经是你离开地球十年之后了。同时,这也是我发给你的最后一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