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春
    这条信息仍旧维持着李志辉之前的风格,条理清晰,逻辑清楚,如同在做汇报一样。

    “人口的下降速度有些超出我们之前的估计,原本我们认为,到十年之后的今天,人口应该降到四千五百万左右,但事实却是,人口已经下降到了不足三千万,且还在快速降低之中。我们找了一些专家进行分析,他们认为有可能是因为星火计划终于成功执行,人们都失去了目标的缘故。”

    看着这些话语,陈洛无声的苦笑了一下。

    奋斗了几十年时间,终于将一件重要的事情完成,在这之后,人们普遍会产生一种迷茫感,感觉未来失去了方向。而人的精神和心理对于身体健康有很大的影响,由此而导致寿命缩短,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简单来说,人们都没有了心劲,于是身体慢慢的就垮了,然后就死了。

    “现在,将近三千万名老年人平均年龄到达了七十三岁,其中七分之一失去了自理能力,剩下的也多病缠身,据统计,仅有大约五百万老年人还保持着大概的健康。”

    “夕阳市已经完全让给年轻人们了,所有老年人都已经从其中撤出。”

    “年轻人们越来越胡闹了。我听人说,他们最近正在计划着举行一次斗兽大赛,他们要把夕阳市中心区封锁起来,然后从野外抓捕一千头老虎,一千头狮子,还有两千头豹子,三千匹狼,并撤走中心区里的所有食物,让猛兽们自相残杀,看看哪一只猛兽能活到最后。我感觉这很荒谬,不知道年轻人们都在想些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很多老年人对此也产生了兴趣,认为这很有意思。他们还计划着要想办法现场播报,让所有老年人都能看到猛兽搏斗的画面。”

    总计七千头猛兽被封锁在一个没有食物的狭小区域内,它们当然会互相残杀,以对方的血肉为自己生存下去的粮食。这种充斥着血腥、暴力、刺激的事情,也难免会引起无所事事的年轻人们的兴趣。

    这种事情,在旧时代的人类文明之中根本不可能发生。这些野生动物基本每一种都是保护动物,没有人敢去抓。但现在就无所谓了。

    “哦,对了,前段时间,几个年轻人终于把毒品研究了出来,但亚瑟对此大发雷霆,直接将那几个年轻人赶走了,让他们自生自灭,并严厉禁止其余年轻人再尝试这种东西。他终于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

    ……

    这来自地球的最后一条信息很长,说了很多事情,但总结起来,无非就是人越来越少,年轻人越来越疯狂而已,别的倒也没有什么事情。

    陈洛与老年人船员们看着,感觉就像是在看另一个世界里发生的事情一样。

    讲完那些事情之后,李志辉代表此刻仍旧生存在地球上的所有人类,向陈洛,向所有老年人船员,向星火号飞船以及星火计划表示了祝福,然后信息就结束了。

    望着这段信息,陈洛怅然若失。

    他知道,以后,自己再也无法知道地球上发生的事情了。

    陈洛看了看旁边的八名老年人船员——原本有九个的,但在这六年时间之中,又有一名宇航员因为脑血管疾病死去,于是便只剩下了八个。

    这八名老年人宇航员之中,七个大概还保持着健康,还有工作能力,一个名叫钱立洪的老人则已经只能在轮椅上生活了。

    他不仅无法再工作,反而需要别人的照顾才能生存下去。

    他今年已经八十二岁,这个年龄在老年人之中并不算大,便连今年已经九十七岁的李谷看起来都十分硬朗,但他却早早的成了这副模样。

    “不知不觉,已经是快十年过去了啊。”

    陈洛感叹着,李谷则说道:“准确来说,是九年十一个月零五天。”

    “我记得我们走的时候是冬天对吧?”

    “是。”

    陈洛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立刻查询了一下日期,赫然发现,今天其实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今天是春节啊。”陈洛感叹道:“我都快要忘了春节这回事了。”

    在这离开地球的十年之中,船员们并没有庆祝过节日之类的事情,也没有任何人提起。但今天陈洛却忽然间想了起来。

    李谷笑道:“还真是。怎么,庆祝庆祝?”

    郑伟道:“当然要庆祝。”

    于是人们兴致勃勃的来到厨房,不用餐厨机器人,而是亲自上手开始制作食物。陈洛取出面粉,李谷往里面加了一点水,又打入一个鸡蛋,开始揉面,郑伟和吴大河则从菜园里抱出几颗白菜,黄奕康从冷库里拿来一块冻猪肉,王胜华操起菜刀,开始咚咚咚的剁了起来。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钱立洪坐在旁边,满脸微笑的看着这一切,似乎回忆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李谷一边揉着面,一边道:“记得我小时候啊,最不喜欢吃的就是饺子。我有时候会想,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饺子这么难吃的东西,竟然还有这么多人喜欢。偏偏我妈总爱包饺子,总爱让我吃。”

    王胜华笑道:“这世上还有不爱饺子的?”

    “就是,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好吃不过饺子什么的,是吧?”

    李谷哼道:“我小时候就一点不爱吃。”

    陈洛忽然记起了什么,疑惑道:“李谷,我记得你不是很喜欢吃饺子的么?在月球基地的时候,每次食堂有饺子你都要打一份,那次还偷了我的酒,说什么饺子就酒,越吃越有什么的。”

    “哈哈,忘了你俩当初还是同事。露馅了吧老李。”

    李谷将面团狠狠揉了一下,道:“我是说小时候!后来我吃到别人包的饺子了就喜欢了。”

    王胜华哈哈大笑道:“你妈妈包的饺子那么难吃啊。”

    “你是不知道,同样的馅儿,同样的皮儿,我妈包的不知道为什么味道就是不对,唉那个难吃,我跟你说……”

    厨房里,宇航员们说说笑笑,里里外外都满是欢快的气氛。

    陈洛烧了油,拌了馅儿,一伙人便热热闹闹的准备开包了。

    “陈洛,你洗手了没!去洗手!”

    陈洛刚刚坐下,旁边一人便叫了一声。陈洛拍了拍脑袋,起身来到了旁边,打开水龙头,仔细的清洁手掌。期间,他不经意的抬起头,于是便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模样。

    那张脸仍旧是那张脸,但他忽然间发现,自己眼角竟然也有了一些细细的皱纹。

    陈洛怔在那里,慢慢的苦笑了起来。

    “我今年也三十六岁了啊……”

    陈洛以往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事情,但就在这不知不觉之间,岁月的流逝终归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

    “陈洛你快点!”

    “哎,来了来了。”

    顾不得那一点点伤感,陈洛迅速回到了厨房之中,与同伴们一同开始了对面皮与馅料的操作。

    吃过热腾腾的饺子之后,在众人的鼓动之下,王胜华从仓库里找来一个小刷子,简单加工成一支毛笔,又找了一点黑色涂料当做墨水,裁减了两张红色的长条纸,挥毫泼墨,写下了一幅春联。

    放下笔墨的时候,王胜华脸上满是得意,旁边众人则连连叫好。众人又簇拥着寻找贴春联的地方,找来找去,最终决定将春联贴在驾驶舱的门口。

    之前取出的面粉还剩下一点,陈洛匆忙和了一点水,弄成浆糊,将那副春联贴在了门口。

    贴完之后,人们上下看着,坐在轮椅上的钱立洪则喃喃念道:“迎新春事事如意,接鸿福步步高升,好事临门,不错,不错。”

    这原本只是一副普通的对联而已,此刻贴在这里,却无端的有了一种别样的气息。

    “可惜没有鞭炮。”

    “拉倒吧,咱们小时候就不让放了,在飞船里你还想放炮?活腻了。”

    “按习俗来说,过了年,咱们可就又长一岁了。”

    “别弄那套,我按生日说。”

    “走吧,视频库里有以前的春节晚会,咱们看看去。”

    ……

    晚会放到一半,便有几名老人受不住疲倦,早早歇息去了。剩下几人一边注意着驾驶舱里各种仪器设备的数据,一边将剩余的节目看完。

    等晚会看完,这个年,也就算是过去了。

    往后的日子里一如往常,只是再没有人提起关于地球的事情了,似乎所有人都在刻意避免提起这个话题。人们照常工作着,照常生活着。

    又过了几个月时间,便到了关闭主发动机,进入惯性航行的时候。这也意味着,此刻星火号飞船和地球之间的距离已经达到了六万亿公里还要多,而经过连续十年的加速,此刻它的速度已经高达将近三万八千公里每秒。

    但就算以如此高速前行,未来的航程也仍旧需要四十年左右的时间去跨越。

    计算上相对论效应的话,陈洛实际感受到的时间要比地球上的人感受到的时间要短一个半月左右,但这相比起几十年的漫长航程来説根本不值一提,可以忽略。

    陈洛今年已经三十六岁。等星火号飞船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他就已经七十六岁了。

    有时候,宇宙的浩瀚,会让人感觉绝望。

    无垠的星空之中,星火号飞船后方,那几乎不间断喷射了十年的淡红色光芒终于消失,但飞船仍旧在前进着,一刻不停的前进着。

    时间仍旧在慢慢流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