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一百一十五章 11485号故障
    “呼,呼……”

    星火号飞船,运动室里,陈洛正在一台跑步机上挥洒着汗水。他大口的喘着粗气,只感觉自己的肺部几乎要爆开一样。但跑步机上,那代表着时间的数字才刚刚跳过三十而已。

    虽然感觉身体疲倦已极,但陈洛仍旧坚持着,一直到那个数字到达六十,才缓缓停下。

    之后,他并没有休息,而是来到了器械区,开始深蹲,卷腹,卧推等一系列锻炼,又过了足足一个小时才停下。

    等一切训练科目做完,他浑身几乎全部被汗水打湿。

    冲完澡之后,在镜子前吹头发的时候,望着镜中那个脸上已经有明显皱纹,甚至已经开始有丝丝白发的自己,陈洛站在那里,久久默然无语。

    在以前还年轻的时候,陈洛一直以为衰老是离自己很远的事情,但事实却是,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它已经悄然降临到了自己身上。

    今年自己已经四十六岁了,已经不再年轻了啊……

    他还记得,仅仅在十年前,自己还从未感觉这幅躯体的精力如此匮乏。无论头一天多累,只要饱饱的睡上一觉,第二天又是龙精虎猛。无论第一天肌肉多么酸痛,第二天便毫无感觉。

    但现在已经不行了。

    陈洛的身材仍旧很好,肌肉也仍旧明显,但在腹部,在手臂上,在脸上,已经悄然开始有脂肪堆积。

    伴随着年龄的增加,基础代谢率的降低是一件不可避免的事情。

    转眼间,距离关闭发动机,进入惯性航行阶段已经是十年过去。在这十年的时间里,星火号又航行出了差不多十二万亿公里的距离,大约一点二六光年的样子。加上之前的航程,自己距离地球已经有了将近十八万亿公里的距离,将近两光年。

    很快,航程就要过半了。

    “唉,该将训练科目调整一下了。不能再维持以前的训练量,否则过量运动反而对身体有害。”

    照着镜子,将一根白发拔下,陈洛在心中做出了决定。

    陈洛知道,整个星火计划的前途与命运便维系在自己身上。自己这幅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整个人类文明。自己必须要尽可能的爱护它,保护它,尽量延缓它的衰老速度。

    只有这样,自己才有可能成功完成这个计划。

    吃过晚餐,陈洛来到了飞船驾驶舱之中。

    驾驶舱里,李谷与黄奕康两人正在盯着那些数据,监控着飞船的状态。旁边,已经老年痴呆,基本失去自主意识的郑伟坐在轮椅上,眼神空洞,一动不动。

    “老郑今天情况怎么样?”

    李谷转过头来,先咳嗽了几声,才道:“还,还不错。一碗鸡蛋羹吃完了。”

    此刻的李谷头发稀疏,脸上满是沟壑,便连牙齿都掉的只剩下寥寥几颗。

    他今年已经一百多岁了,已经到达当初进入飞船之时的预期寿命。但很显然,他还活着,还没有死。

    只是他的身体严重的佝偻了。他的腰总是弯着,再也无法直起来。旁边,吴大河的状况好一点,但也行动迟缓,再也无法做较为精细的事情。

    除了这三人之外,还有两人此刻正在休息。再加上陈洛一共六人,便是此刻星火号飞船之中的所有成员了。

    在过去的十年之中,钱立洪,王胜华,蒋良生三人也一一去世,于是便只剩下了这些人。

    吴大河道:“陈洛,11485号故障,你是现在去解决还是等明天你睡醒了?”

    星火号飞船发生的每一个故障都会得到一个唯一的编号,人们会在这个编号下详细的记录下故障机制,原理,以及解决办法和预防办法。

    这个编号从一开始,到现在已经排序到了11525号。这意味着,从星火号飞船出发到现在,已经有11525个故障被人们发现。

    幸好,这些故障都不算太严重,都属于可修复之列。就算其中有几个较为困难,影响较大的,也在前些年,用老年人们的生命作为代价解决掉了。

    故障不断的出现,又不断的被排除,如此周而复始。现在,排在最前面的便是这个编号为11485号的故障了。

    陈洛停顿了一下,感觉自己现在还不累,于是道:“我现在去吧。”

    “好,一会我把资料发给你。”

    “行,我先去穿宇航服。”

    编号11485号故障是一处发生在飞船外部装甲那里的压力异常,需要陈洛前去更换一些部件。而因为处于外部装甲的缘故,这需要陈洛穿上宇航服,执行舱外行走任务。

    因为老年人们已经无法执行太过精细的操作,且身体状况并不适合来到舱外的缘故,这个故障便只能由陈洛前去排除。

    陈洛穿上特制的,可以在三万多公里每秒航速下,且在恒星际空间也可以保护人体不受侵害的宇航服,遵循着工作流程,先扣好安全绳,然后打开了飞船舱门。

    舱门之外,是不断快速旋转的星空。无数星辰从舱门的一侧升起,又快速从舱门的另一侧落下消失。但过不了多长时间,它们又会从那一侧升起来,如此周而复始。

    就像所有星辰都在围绕陈洛,围绕星火号飞船旋转一样。

    但陈洛知道,这其实只是自己的错觉。正在旋转的不是星空,而是自己所在的星火号飞船。

    舱门刚一打开,陈洛的身体便立刻被甩了出去,然后被安全绳拉住。

    那种感觉,就像是陈洛通过这条安全绳,被吊在屋顶上一样。

    这两者其实性质完全相同。因为地球对吊在屋顶上的人所施加的加速度,与此刻陈洛所感觉到的向外甩的加速度完全一样。

    陈洛取出另一条安全绳,搭在了飞船外壳上特意布置的固定卡扣上,然后将之前那条安全绳收了回来。之后,陈洛固定住身体,如同一条在天花板上爬行的壁虎一般,顺着飞船装甲,慢慢向前爬行。

    每爬行一步,陈洛都要将安全绳搭在固定卡扣上,确保自己的绝对安全。否则,一旦发生疏忽,一旦自己被甩走,那事情就大了。那时候,自己会以每秒九点八米的速度远离星火号飞船,除非启动宇航服的助力推进器,否则自己将没有任何办法停止远离。

    而宇航服助力推进器的燃料只足够将自己推回来一次。并且那时候,自己所面临的将会是一个快速旋转着的飞船外壳,想要再次将自己固定在它上面并不容易。而一旦尝试失败,导致自己再次被甩飞,那就基本上没有回来的机会了。

    并且,也不会有人来救自己。因为老年人们现在并没有驾驶小飞船的能力,穿着宇航服来救自己就更不可能了。

    最好的方法,便是严格遵循流程,严格遵守安全手册,做好防护,不让那种情况发生。

    如果老年人们不是身体情况实在太差的话,这种略有危险性的维修任务根本轮不到陈洛来做。

    在手脚,还有两条安全绳的固定之下,陈洛小心翼翼的向前爬行着,最终来到了故障点这里。

    吴大河便在此时将维修方案发送到了陈洛这里,并投影到了宇航头盔的面罩上。

    “收到。”

    “陈洛,小心点。”

    “放心,只是个小故障,五分钟就好。”

    陈洛满是自信的回答了一句,从身侧工具包里取出了相应的工具。

    这确实只是一个小故障,只要陈洛将面前的防护板打开,将损坏了的零件拆下来,换上新的,然后再将防护板安装上去,一切就完成了。

    这种任务,陈洛以往已经执行过好多次了,从没有一次出现过意外。

    但这一次似乎有些许不同。在陈洛试图拆下紧固件,打开防护板的时候,他发现这里的紧固件固定的似乎很紧,让他很难将其拆下来。

    这有可能是因为内部压力太大的缘故。但他回忆了一下自己出发之前所看到的图纸,以及一些相关的信息,但并没有发现能导致此处内部压力增大的因素。

    而如果不是内部压力的原因的话,便只可能是本来如此了。或许这些紧固件在长达二十年时间的航程之中发生了一些材料学变化的缘故。

    陈洛再度开始尝试将其打开。终于,在大约十几分钟之后,他感觉到了一点轻微的震动。

    这意味着紧固件已经松动,很快便可以将其打开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那震动的幅度忽然间加剧了。

    一个不好的念头从陈洛脑海中升起,他还未来得及去细细思考,便见眼前忽然闪出一道火光。伴随着这道火光,他的身体被猛然向外甩去,其中一条用于固定他身体的安全绳也猛然脱落。

    “糟了。”

    电光石火之间,陈洛的身体如同一枚炮弹快速向外飞出,直到另一条安全绳达到最大长度,他的身体才被猛然拽停。

    此刻,陈洛与星火号飞船之间只有这一条安全绳相连。

    此刻,他就像是运动员们全力甩动的链球一般,被挂在星火号飞船外面。

    通讯器中,吴大河焦急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