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飞向星空
    在李谷说出“现在的我,还能去哪儿”这句话之后,星火号飞船驾驶舱之中,所有人瞬间沉默。

    陈洛原本下意识的想要说“当然是回来”这句话,但瞬间之后,他也沉默了下来。

    回来又如何?

    画面之中,李谷将那阀门再度重新扭上,然后费力的又从那条狭窄通道之中挤了出来。在这过程之中,他将之前收集到的那一袋子水也带了出来。

    “这些水受到了污染,记得别跟其它的水混了。”

    李谷指了指悬浮在空中的袋子,对人们示意了一下。

    水循环系统中的水虽然被污染程度并不严重,但作为生活用水或者饮用水的话仍旧不太合适。最好的方法是让它仍旧成为循环用水。

    陈洛低声道:“我知道。”

    李谷沉默片刻,摸索着从腰间掏出了一个烟盒,从其中取出了一根皱巴巴的烟卷。他先是将烟卷放在鼻子前,深深的闻了一下,又摸出点烟器来,将其点燃,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

    在这过程之中,陈洛想要阻拦——并不是因为那里是飞船核心,严禁烟火的缘故,而是因为李谷的身体条件根本不能再抽烟了。

    他早在登上这艘飞船之前,就已经为了身体的健康而将烟戒掉了。

    但阻止李谷吸烟这个念头同样只维持了一瞬间,便被他自己所打消。

    烟雾入口,李谷立刻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但咳嗽过后,他仍旧不断的抽着,一直到那根香烟被抽完。

    “妈的,二十多年了,老子终于又尝到这个味儿了。”

    陈洛喃喃道:“回来吧。”

    李谷笑道:“回去干嘛?看着自个儿的身子一天天烂掉,受尽折磨再死?”

    过量的辐射会破坏DNA,导致细胞无法正常分裂——原本它们可以分裂出拥有正常功能的新的细胞,但DNA被破坏之后,它们分裂复制出的新的细胞可能根本就没有活力,根本无法承担起职责来。

    人体时时刻刻都在损失着细胞,原本这些损失的细胞可以通过分裂补充回来,但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人的皮肤细胞更新换代最为快速,正是因为细胞的不断补充才能让皮肤始终存在。但现在,一旦李谷的皮肤脱落,便再也无法生长出来了。最多一个月时间,他的皮肤便会损失殆尽。到那个时候,他的血肉会直接暴露在外界。

    不仅是皮肤细胞,组成身体内所有脏器,所有组织,所有血肉的一切细胞全部如此。

    这意味着无与伦比的痛苦。

    最关键的是,大脑在这个过程之中会一直维持着清醒。在那巨大的痛苦之前,李谷就算想要晕倒也完全做不到。

    此刻的李谷看着仍旧好好的,但他已经失去了生机。

    细心的将烟头处理掉,李谷潇洒的挥了挥手:“没什么好伤心的。我们这些老家伙本来就是来做这些事情的。要我看,能用这条命来迈过一个坎,比躺在床上慢慢老死要划算多了。行了,就这样吧,战友们,再见了。”

    说着,李谷便用双臂拨动着,再次向前方飞去,一直飞到了一处紧闭着的舱门之前。

    舱门之后,是一个连接飞船内部与外部的过渡间。

    李谷将舱门打开,进入房间后,又将舱门关闭。

    此刻,只要再将第二道舱门打开,这处房间便会与宇宙真空连为一体。

    以往时候,人们在来到这里的时候都会穿着宇航服。但现在,李谷只穿着平常的衣服,没有带任何生命维持设备。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良久,他才伸出手来,放在了密码盘上。

    这一幕,通过监控设备真切的展现在了驾驶舱内所有人眼前。

    密码是六位数的。李谷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按着,一连按了五个。他的手指放在了最后一个数字上,只要按下,舱门便会打开。

    他抬起头来,望着上方的监视器,脸上露出了一点微笑:“陈洛,忘了告诉你,月球基地里,你那瓶酒其实不好喝。否则的话我早喝完了,怎么还能给你剩半瓶?”

    陈洛低声道:“确实不好喝。我后来只尝了一点,剩下的就全倒掉了。”

    李谷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将那个数字猛然按下。

    舱门迅速打开,房间里的所有气体在一瞬间全部逃逸到了宇宙星空之中。它们甚至裹挟着李谷的身体一同冲了出去,于是下一刻,李谷便翻滚着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陈洛知道,最多只需要十几秒钟的时间,李谷便会完全失去意识,最多只要一分钟时间,他就会彻底死去。

    这种死亡方法是没有什么痛苦的。甚至可以说,在人类可以选择的自杀方法之中,如果按痛苦程度从低到高排序,这种死法绝对可以排在前列,远胜于自缢,自刎等死法。

    或许,相比起在辐射病的折磨下死去,这才是李谷最好的结局。

    飞船驾驶舱之中,望着李谷消失的方向,陈洛怔了许久。良久,他才低声道:“11485号故障还没有排除,我去解决掉它。”

    说着,陈洛转身便向外走去。但还未迈出脚步,他的手臂就被另一个枯瘦的手掌死死抓住。

    他转过身来,便看到了吴大河那张满是凝重的脸。

    “不行,你不能去。你现在情绪不稳定。”

    陈洛强笑道:“我没事。李谷迟早要死的,就算没这件事,他最多也活不过一年了。”

    吴大河摇了摇头,仍旧固执的不肯松手:“这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们的任务。”

    陈洛黯然道:“我知道了。”

    黄奕康走上前来,拍了拍陈洛的肩膀:“走,吃点东西去吧。唔,也该把老郑放到养护机里了,老是坐着躺着,生了褥疮可不好……”

    陈洛与黄奕康两人推着郑伟离开,吴大河与周斌两人仍旧留在驾驶舱里,继续注意着那些航行数据。

    时间仍旧在慢慢溜走,那个编号为11485号的故障也最终被陈洛排除——修复故障的过程证明,这里仍旧是一个工程上的设计失误。它并不难被解决,只需要调整一下这一区域零部件的受力强度就可以了。

    自李谷自杀以后,某一天,郑伟也在夜晚平静的停止了呼吸。

    相比于李谷,郑伟的死并没有让人们太过伤心。因为人们早已接受了这个结局——他失去意识,终日只能瘫坐在轮椅上已经两年多时间了,死亡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结局而已。

    于是,星火号飞船之中便只剩下了周斌,黄奕康,陈洛三个人。

    飞船之中前所未有的冷清了下来,往日那种众人聚在一起闲聊的情景再也不能重现了。

    陈洛仍旧一如既往的继续着自己的生活轨迹,休息,工作,休息,工作,日复一日。甚至,为了能让身体更为健康一些,尽可能的延长生命,他连飞船内为数不多的,仍旧可以进行的享受——各种美食也戒掉了,终日只依靠那些看起来就很健康,也很乏味的蔬菜叶子,煮鸡蛋,牛奶,以及特定的几种肉类生存。

    吃饭对于陈洛来说,仅仅是一种维持生存,保持健康的必要手段而已。

    他必须要这么做,必须要尽可能的保持自己的健康。因为他很清楚,就算一切顺利,自己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自己也已经七十六岁了。如果自己不采取一切手段保持健康的话,七十六岁的时候,自己很可能就连一些简单的任务都执行不了了。

    在这段时间之中,陈洛与周斌还有黄奕康两人也曾经尝试过取出精子与卵子,然后试图让它们结合,看能否诞生出新的生命来,但很可惜,他们失败了。

    似乎直到此刻,这艘飞船,或者这艘飞船所处的区域仍旧受到无法生育的限制。

    几人曾经为此展开过讨论,但最终并没有讨论出什么结果来。

    无论生命能否在这距离太阳系两光年的地方诞生,都无法证明陈洛当初的推测究竟是对是错,也无法让陈洛知道,自己到达希望之星后,新的人类是否真的能如预想之中一样繁衍出来。

    整个星火计划建立的基础本来就不牢固,这本来就是一次赌博而已。

    时间便在这平静与冷清之中继续慢慢流逝着。渐渐的,周斌也在一次心脏病突发之中去世,享年九十六岁。渐渐的,在黄奕康九十二岁那一年,他也因为一次中风而重复了郑伟曾经的命运,他也坐在了轮椅上,再也无法站起来。

    他此刻思维还大概清楚,但说话已经不流畅了。到了后来,他连说话都说不出来了,整个身体只有右手的三根手指还能动弹。

    于是,陈洛在进行飞船常规维护的任务之外,还多了一个照顾黄奕康的任务。幸好,飞船之中有很完善的老年人养护设备,倒是不用陈洛太费力气。

    只是,整艘星火号飞船之中,再也没有人能与陈洛说话了。

    此刻,星火号飞船距离地球三十万亿公里,大概3.15光年。

    整个航程已经过半。

    便在这一天的早晨,一道无线电信号忽然来到了星火号飞船这里,被飞船的那台通讯天线捕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