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宇宙之外
    陈洛按下按钮,星火号飞船尾部,那持续喷射了十年的淡红色尾焰便缓缓消失。他有些费力的站起来,来到舷窗边缘,望着脚下那颗各种颜色交织的硕大星球,怔怔出神。

    五十年的航程已经结束。这艘飞船跨越了四光年还要多的遥远距离,将陈洛带到了这里。

    现在,星火号飞船已经成功进入到了这颗被人类命名为希望之星的硕大星球的环绕轨道,正在以每秒钟十二点五公里的速度围绕着它运转。

    今年,陈洛七十六岁。他的身体已经微微有些驼了,但精神还好,看起来没有一点精力不济的样子。

    他就那样站在这里,痴痴的望着下方那颗硕大的星球,望着远方那颗淡红色的太阳,一直看着,看了很久很久。

    自己离开地球的时候,才刚刚二十六岁,正是一个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候。现在,自己七十六岁,已经垂垂老矣。

    刚离开地球的时候,还有将近一亿名人类活着,星火号飞船之中也不是只有自己,而是有十三名同伴。现在,极有可能除自己之外的所有人类全都死了,这宇宙中仅剩的一名人类便是自己。

    此刻,陈洛的眼睛里有感慨,有唏嘘,有怀念,但唯独没有喜悦。

    他并没有着急立刻去执行下一阶段的任务,而是再次来到了精子库与卵子之中,将材料各自取了一份,再一次开始了受精实验。

    他略有些颤抖的完成了所有操作,然后开始了默默的等待。

    现在,恒星际航行已经完成。自己从遥远的太阳系,真真正正的来到了另一个星系。如果“医生”的目的,是让人类用一次恒星际航行来证明自身的潜力的话,那么毫无疑问,自己已经成功了。

    但是,证明人类文明的发展潜力,只是“医生”的目的,而不是人类,不是自己的目的。自己的目的,仅仅是希望人类能继续延续下去而已。

    如果自己来到了这里,却发现卵子仍旧无法受精,那么,星火计划,自己几十年的付出,自己的人生,旧时代无数人类的努力,将全部失去意义。

    略有些紧张的度过了等待期,陈洛用不断颤抖着的双手打开了数据面板。当看到最终结果的时候,在这一瞬间,如同有一道雷霆劈在了陈洛脑袋上。

    试验再次失败。

    哪怕现在自己已经真正的来到了巴纳德星系。

    陈洛心乱如麻。

    他默默关闭设备,再次来到了舷窗之前,望着窗外浩瀚的星空,望着脚下硕大的星球,久久一动不动。

    便在这个时候,在他身后,一团淡红色,如同火焰一般的东西悄然出现在半空之中。它没有任何支撑点,但它偏偏就悬浮在那里。

    构成它身体的红色光芒缓缓的飘荡着,让它看起来如同一只生活在水中的水母。

    “我要走了。”

    一个声音忽然传进了陈洛的脑海。陈洛慢慢转过身来,便看到了面前这奇特的一幕。

    在这一刻,陈洛微微有些愣神。甚至于,他略微反应了片刻,才想起来这东西究竟是什么。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自己还年轻的时候,在地球还没有进入暮年时代的时候,自己曾经见过它,在月球上。

    它是医生。

    一瞬间,陈洛心中涌现出了千万种情绪。他甚至无法言语,他就那样呆呆的站着,呆呆的望着前方的这一团红色光影。

    那团光影也没有什么动作。它同样只是静静悬浮在那里,伴随着气流的微微波动,轻轻的荡漾着。

    许久,陈洛才回过神来。他喃喃道:“你要到哪里去?”

    “我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很远很远,是哪儿?”

    这一次,光影沉默了片刻。之后,它才道:“你无法理解这个概念。强行要用你们人类的语言来描述的话,应该是宇宙之外。”

    “另一个宇宙吗?”

    “不。宇宙是所有空间,所有时间的集合。如果有另一个宇宙,那另一个宇宙也包含在这个宇宙之中。”

    “那宇宙之外是哪里?”

    “宇宙之外就是宇宙之外。”

    陈洛默然。他发现,自己果然就像是它所说的那样,无法理解这个概念。

    “你走了,我们人类,我们人类就可以开始繁衍了吗?”

    陈洛略带急切的问出了这个问题。但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个问题,“医生”再度沉默了片刻,似乎在思考什么。片刻之后,它才回答道:“是的。”

    陈洛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只要人类可以开始繁衍,那自己这几十年来的磨难,无数人的前赴后继,便算没有白费。

    可是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那便是自己的推测究竟是否正确,面前这团红色光影,究竟是不是假“医生”,真“医生”是否真的存在。

    似乎看透了陈洛心中所想,不等陈洛问出问题,那团光影便轻轻荡漾着,将一道信息直接送到了陈洛的脑海之中。

    “你的推测大部分是对的。确实,我并不是真的‘医生’。我将你们人类文明置于绝境,也确实是为了迫使你们展开一次恒星际航行,以此来证明自身的潜力。而我,则可以用你们的潜力去威慑真正的‘医生’,以达到我的目的。”

    陈洛低声道:“现在,你的目的达成了。”

    那团光影道:“是的。不过,你的推测也有一点偏差。负熵资源有限这个前提是正确的,真正‘医生’希望能毁灭掉所有智慧文明,包括我在内,也是正确的。我无法真正的对抗它,它有毁灭我的能力,这同样是正确的。但我威慑的目的,不是获得真正‘医生’的允许从而在这个宇宙里活下去,而是为了让它允许我离开这个宇宙。”

    陈洛静静的听着。

    “离开这个宇宙,到达‘宇宙之外’,需要很多很多能量。没有真正‘医生’的允许,我无法动用那么多能量。现在,在以你们人类作为威慑的前提下,它同意了我的要求,同意让我动用那些能量以离开当前宇宙,避免两败俱伤。”

    陈洛低声道:“大概多少能量?”

    “宇宙总质量的大约千分之三。”

    毫无疑问,耗费宇宙大约千分之三的质量,这会为整个宇宙造成巨大的熵增,甚至可以显著的缩短宇宙的寿命。但真正的“医生”却仍旧同意了这个提议,这就意味着,人类潜力所预示的可以动用的能量数,加上假“医生”鱼死网破之下可以动用的能量,要比这个更大。

    所以,假“医生”成功了,真正的“医生”在被胁迫之下,不得不做出了让步。毕竟,两害相权取其轻,这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

    陈洛默然片刻,问道:“你走时,会不会带着我一起离开这个宇宙?”

    那团光影的回答简洁而明确:“不会。”

    陈洛眼中的光芒瞬间黯淡。那团光影又再度补充道:“我没有那个能力。”

    一团怒火从陈洛心中升腾而起,但片刻之后就变成了悲凉。

    人类有如此巨大的潜力,真正的“医生”必然不会放过人类文明。而失去了面前这团光影的庇护,真“医生”要灭绝人类,不会比捏死一只蚂蚁多费力气。

    假“医生”离开之后,人类确实可以恢复繁衍的能力。但这……有什么意义?

    这就是身为一枚棋子的悲哀,身不由己,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只能随波逐流。

    如果早知道这一切,陈洛绝对不会开始执行星火计划。因为这个计划对人类没有任何好处,却白白便宜了面前这个家伙。

    但世间没有如果。更何况,当初的陈洛也只是在赌一个可能性,一个希望而已。现在只不过是赌输了罢了。

    陈洛叹息道:“那么,你现身做什么呢?来看我希望破灭之后的绝望模样?科技先进如你,也会对戏弄一只小小的蚂蚁感兴趣吗?”

    那团光影静静的悬浮着,良久,一道信息才进入陈洛脑海:“我没有那么无聊。我这次现身,只是想让你知道一个可能性。”

    陈洛一怔:“哪种可能性?”

    “成长到如我这般地步,拥有与真正‘医生’博弈,并迫使它让步的可能性。”那团光影慢慢的说着,“真‘医生’并不是万能的。否则,我也不可能从比你们人类还要落后的地步,成长到现在这个阶段。”

    “我们人类……也是有机会的吗?”

    “所有智慧文明都有这个机会。”

    陈洛急切道:“告诉我,如何才能避过真正医生的扼杀,如何才能成长到如你一样?”

    出乎陈洛的预料,那团光影面对这个问题,却直接道:“我知道答案,但我不能告诉你。这违反我和真正‘医生’之间的协议。”

    陈洛心中的急切退去,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他早该想到这个结果的。真“医生”可能会容忍假“医生”耗费宇宙总质量的千分之三以离开这个宇宙,但它绝不会容忍假“医生”在临走之前,再造就一个可以与自己对抗,可以与自己博弈的存在出来。

    那团光影继续荡漾着,将一段信息再度传递到了陈洛的脑海之中:“问题的答案,还需要你自己去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