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一章 月球基地
    这里是黑暗冰冷的星际空间,这里浩瀚虚无,除了高能粒子以及微量的星际尘埃之外空无一物。距离此处最近的恒星也在数光年之外。

    便在这黑暗和虚无之中,一团淡红色的,没有任何实体支撑的光球忽然出现。它不断的荡漾着,如同一只生活在海水之中的水母。

    它飘荡着向远方一颗明亮的星辰飞去。

    在这漫天星海之中,那颗星辰与其余众星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差别。但如果采取更进一步的观测手段的话,便可以看到那颗恒星泛着淡淡的黄色,在它周边还有八颗大行星在围绕着运转。

    2085年,月球,风暴洋。

    刚刚结束了一天的繁忙工作,月球一号基地中的研究员与工程师们有的去餐厅享受晚餐,有的则前往游戏室在虚拟世界之中厮杀。各处舱室内不时有欢笑声传来,整个基地到处弥漫着安宁与悠闲的气息。

    基地安保组组长陈洛刚刚巡视完几处关键的设备舱室,看了看时间,便发现此刻已经到了傍晚七点三十分。而这个时间距离预定的与地球通讯的时间已经不足二十分钟了。

    “李谷,孙怡,你们两个继续巡视,重点检查一下气体交换室和动力舱室,一定要确保没有任何安全隐患。”

    李谷是一名看起来十分惫懒,总是没有正经模样的青年人,闻言笑嘻嘻道:“陈组长,您这么着急是要做什么去啊?”

    陈洛笑道:“有一些小事需要去处理。”

    李谷刚想再说些什么,旁边,模样普通,身材火爆的孙怡悄悄拉了拉李谷的衣角,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李谷眼珠转了转,立刻弯腰道:“组长,您忙您的,一点小事交给我就好,您就把心放回肚子里,保证不会出意外。”

    陈洛有些无奈的指着李谷,最终笑骂道:“小子,给我好好干。”

    望着陈洛离开,李谷立刻没好气的向孙怡说道:“你拉我做什么?没了组长,我们得巡视到什么时候才能下班啊。我可告诉你,我今晚约了和司若芳一起打游戏,要是误了时间……”

    孙怡立刻白了李谷一眼:“整天就想着美女美女,你脑子里能不能想点别的?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能是什么日子?”

    “今天轮到陈组长跟地球方面通话了。”

    李谷怔了怔,悻悻道:“你怎么不早说。唉,算了算了,为了组长的家庭,我们就辛苦点好了。”

    孙怡再次白了李谷一眼:“你还算有点良心。”

    “对了孙怡,听说陈组长老婆的病确诊了?”

    “早就确诊了,肺癌。否则陈组长在太空军舰队里当舰长当的好好的,前途远大,怎么会主动放弃,报名来这基地里当什么安保组长,还不是因为这里钱多,能让组长他老婆有更好的治疗。”

    “嘶……”李谷倒吸了一口凉气:“陈组长以前是太空军的舰长?这,这职位可是大有前途啊,就这么放弃了?”

    “唉,如今这年代,像组长这样重情重义的男人可是越来越少了。司若芳当初在知道组长已经结过婚之后都偷偷哭了不知道多少次。唉,你说我们女人图什么,有个真正关心爱护自己的男人就足够了。”

    见孙怡有长篇大论讲下去的趋势,李谷立刻说道:“是是是,你说的太对了。走走走,继续干活,不要给陈组长添乱。”

    孙怡不满道:“就你这么个花心大萝卜,还想追求到若芳?你做梦去吧。”

    “八婆,你敢咒我?你信不信你一辈子嫁不出去?哎哎别打别打,干活呢,别打!”

    ……

    月球一号基地,通讯室。

    陈洛略有些急躁的望着时间,焦急的等待着七点四十五分的到来。一旦时间到达,他便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可以与妻子李舒云通话。在一号基地之中工作的人们,无论是谁,足足一周时间才有这样一次机会。

    但此刻时间才刚刚七点三十八分而已,七号通讯舱的舱门便即打开,机械组组长杨毅走了出来。

    陈洛微微一怔,走上前去,就听杨毅笑道:“陈洛,我家里一切安好,没有什么事情,也没有那么多话说,你去跟你妻子通话吧。”

    陈洛心中有些感动。他知道,杨毅妻子前段时间刚刚生下一名女儿,杨毅几乎每天都在盼着与地球方面通讯,能好好的看一看妻子和女儿。这难得的通讯时间对于他来说同样宝贵,可是此刻,他却故意提前结束与妻子的通话,将这几分钟的时间让给了自己。

    面对杨毅的微笑,陈洛微微低下头,说道:“杨大哥,谢谢你。”

    杨毅拍了拍陈洛的肩膀:“不用谢我。快去吧。”

    进入七号通讯舱,关闭舱门,陈洛知道,在接下来的三十多分钟时间里,这里完全属于自己。

    轻轻按下通讯键,仅仅一秒钟不到而已,面前的显示屏之上立刻出现了妻子李舒云的面容。

    画面之中,李舒云穿着病号服躺在病床上,旁边则是负责照顾她的父母,也即陈洛的岳父与岳母。

    看到陈洛出现,一股难言的喜悦从李舒云心中升起。

    “陈洛,你的通讯时间不是从七点四十五分才开始吗?怎么这么早?”

    旁边,李舒云父亲道:“舒云从下午就一直在等了。”

    一秒钟多一点的通讯延时之后,信息从地球到达月球。于是陈洛笑道:“同事们照顾我,特意为我留了时间。”

    “最近工作怎么样?还顺利吗?”

    “妈,您放心,这里一切都好。”

    “唉,我们老了,也帮不上你什么忙。”

    “看您说的。这段时间舒云多亏了您的照顾,否则我怎么可能没有后顾之忧的出来工作。”

    “陈洛啊,你对舒云的心意我都清楚,唉,是舒云拖累了你啊。你说这好人怎么就没有好报呢,我们舒云从小就善良……”

    李母说着说着便红了眼圈。旁边,李父训斥道:“你这是做什么,好了好了,我们先出去,让他们小夫妻俩好好说会话。”

    陈洛笑道:“爸,妈,没事的。”

    李父和李母终究离开了病房。李舒云定定的望着陈洛,陈洛也定定的望着屏幕之中的李舒云。几十秒时间过去,李舒云忽然间哈哈笑了起来,于是陈洛嘴角也浮现出一抹笑意。

    “我赢了。我早就告诉你,这一次通讯我妈妈肯定还会再说一遍那些话,你竟然还不相信我。现在信了吧?”

    陈洛笑着摇头道:“行行行,就算你赢。说吧,有什么惩罚?”

    “我要想一想。”

    李舒云半靠在病床上,一双大眼睛望向上方,陷入了沉思。这一侧,陈洛则望着李舒云已经不再浓密的头发,以及有些苍白瘦削的的脸颊,只感觉心中如同有一柄小刀在狠狠的扎着。

    那曾经是一个多么漂亮善良的女孩,可是此刻却被病痛折磨成了这种模样。

    但无论心中如何痛苦,陈洛都未曾在脸上展露分毫。他仍旧柔和的笑着,等待着李舒云将要对自己实行的“惩罚”。

    “唔……有了。”李舒云忽然回过神来,望着屏幕之中陈洛的身影,慢慢道:“就罚你,就罚你……永远只许爱我一个!”

    陈洛故意苦着脸,哀求道:“这个惩罚太严厉了吧?能不能换一个?”

    李舒云眼睛一瞪,将拳头举了起来:“陈洛,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想好了再回答我,如果你的回答不能让我满意,哼……”

    陈洛立刻讨饶道:“舒云,舒云,我错了,我接受这个惩罚,一定老老实实,毫无保留的接受。”

    “这还不错。”

    李舒云似乎永远是乐观开朗的。哪怕在确诊为肺癌,在她身边所有人都陷入悲戚的时候,她仍旧是乐观的。要知道,就算在人类已经在月球之上建立了四座基地,甚至已经组建了太空军,初步踏入太空时代的现在,癌症仍旧在某种意义上算是绝症,仍旧未被完全攻克。

    哪怕一切顺利,李舒云剩下的生命也只有极小概率可以超过十年。

    每当想起这一点,陈洛便心如刀绞。

    时间在李舒云的欢笑声之中飞速流逝,转眼间便已经是二十分钟过去。剩下的时间要交给主治医生,这便意味着此次与李舒云的通讯即将结束。

    直到此刻,李舒云才终于有了一点低落和不舍。

    “陈洛,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放心吧,用不了多长时间。舒云,你要听话,你一定要好好配合医生,早日康复,好吗?”

    陈洛不敢告诉李舒云他已经与人类文明联合政府航空航天局签订了五年服役期的合同,并且在服役期内他无法离开月球一号基地的事情。为了拿到足够李舒云接受最好治疗,使用最好药物的钱,陈洛必须签订这份合同。

    与李舒云依依不舍的告别,通讯器移交到了李舒云的主治医生简俊明手中。

    “简医生,请问这段时间舒云的病情如何了?”

    简俊明医生的回答让陈洛一颗心瞬间跌入谷底。

    “不太乐观。我们已经使用了最好的治疗手段,可是癌细胞仍旧在不受控制的蔓延。”

    陈洛颤声说道:“她还有多长时间?”

    “最多一年。”

    陈洛眼圈终于泛红,双拳则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似乎察觉到陈洛的痛苦,简俊明医生叹了口气,说道:“陈洛,你要知道,医学并不是万能的。你已经尽力了,我们也尽力了,剩下的时间,好好陪陪她吧……”

    “不,一定还有办法的。简医生,不要担心钱的问题,无论多少钱我都可以拿出来,求求您,您再想想办法。”

    “很抱歉,陈洛,身为医生,我们才是最想挽救病人的人。”

    “简医生,求求您,无论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

    简俊明医生犹豫片刻,最终才似乎下定了决心一样,慢慢说道:“如果你坚持的话,有一种尚且处在试验阶段的基因疗法倒是可以试一试。不过这需要很多钱。”

    “没有关系,简医生,您告诉我需要多少钱,不管多少钱我都可以拿出来。”

    简俊明医生叹了口气,将那个数字说了出来:“不会少于一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