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二章 基因疗法
    简俊明医生是一名年纪四十多岁,精力旺盛,学识丰富的肺癌专家,尤其是对于李舒云所患的小细胞肺癌研究最为深厚。当初正是为了让李舒云能接受到简俊明医生的治疗,陈洛才从太空军辞职,转而与航空航天局签订合同。

    那份时限为五年的合同让陈洛拿到了足足三百万,但是现在,这三百万已经化作各种昂贵的药物注射到了李舒云体内,此刻已经所剩无几。家中的积蓄更是早就已经花费一空。

    一千万,对于陈洛来说是一笔无法想象的巨额资金。更何况,陈洛现在服役期还未结束,便连现在就去重新找工作都做不到。

    陈洛眼中那一束希望的光芒渐渐熄灭。见陈洛如此模样,简俊明医生似乎明白了什么,叹息道:“陈洛,放弃吧。我们谁都不是万能的,你尽力了,做到问心无愧就好。说实话,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你这样重情重义的年轻人了。”

    伴随着简俊明医生的话语,陈洛眼中重新出现了焦点,语气也不知不觉的严肃了起来。

    “简医生,能麻烦您向我介绍一下那种基因疗法么?”

    “唔,简单来说,基因疗法是超越靶向疗法的新一代治疗方案,其主要通过激活、增强人体自身免疫力,并增加对癌细胞识别能力的方式来消除癌细胞,从而达到治愈癌症的目的。但这种疗法目前还处于试验阶段,成功率如何尚不好说。并且因为必须为每一名患者制定个性化的治疗方案的缘故,其花费十分昂贵。我说的一千万只是一个保守数字。”

    “按照现在情况,舒云最晚可以在什么时候接受基因疗法?”

    简俊明医生思考片刻,说道:“在我们全力控制病情发展的情况下大概还有半年时间吧。如果超过了半年,那就错过了治疗窗口期,实验室会拒绝收治这样的病人。”

    陈洛轻轻点了点头:“好的,我明白了。简医生,我决定了,接受基因疗法。在这段时间内,麻烦您全力控制舒云的病情发展,不超过半年时间,我一定会拿到一千万的。”

    简俊明医生郑重道:“陈洛,你一定要考虑好。一千万不是个小数字,基因疗法的成功率也不好说,不要闹到最后人财两空。”

    陈洛坚定说道:“简医生,您不用劝我,我都知道的。好了,能麻烦您将通讯器再交给舒云么?时间还有两分钟,我想和她再说一会话。”

    简俊明医生叹息着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来到病房,将通讯器交给了李舒云。便在这一点时间内,陈洛已经完全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此刻呈现在李舒云面前的已经是一张笑脸。

    “舒云,没想到吧?我们又见面了。”

    李舒云笑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么开心?”

    “你的病恢复的很好,我当然开心啊。”

    李舒云撇了撇嘴:“骗子。如果真的恢复的好,我爸妈也不会老苦着一张脸。真不明白他们,开心难过都是一天,怎么就不能开心点过呢。”

    陈洛笑道:“我没有骗你,真的,不信你问简医生。”

    李舒云转过头,向简俊明医生问道:“真的?”

    简俊明医生挤出一张笑脸,说道:“真的。我们现在有一种新式疗法可以尝试,你痊愈的机会很大……”

    李舒云有些紧张的问道:“要多少钱?我们现在没有多少钱了……”

    不等简俊明医生回答,陈洛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李舒云同志,我不得不严肃的批评你,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好好养病,钱的事情轮得到你关心吗?”

    李舒云小声说道:“我这不是怕你太累了……”

    简俊明医生略有些尴尬的说道:“呵呵,用不了多少钱的,用不了多少。”

    “好了,我的时间要到了,今天就这样吧。舒云同志,你一定要端正自己的思想,认清现在的形势,想清楚自己最主要的任务是什么,不要辜负组织和家庭对你的期待。”

    李舒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是,请陈洛同志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下周见。”

    “好,下周见。”

    通讯切断,陈洛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转而满脸沉重。此刻似乎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他心上,让他几乎有些喘不过气来。

    一千万,那可是一千万,时间最多只有半年。在半年之后,就算能拿到一千万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可是……从哪里才能拿到这一千万?陈洛将自己五年时间卖给航空航天局才拿到三百万而已,难道要再去卖掉十五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吗?可是就算陈洛想卖,又有谁肯买?

    步履沉重的走出通讯舱,一名同事走了上来。路过陈洛身边的时候满是关切的问道:“陈组长,你怎么了?”

    陈洛挤出一点笑容,勉强笑道:“没事,没事。哦,轮到你来与家人通讯了?”

    “是啊。”

    “快去吧快去吧,时间宝贵。”

    一路心乱如麻,陈洛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房间的,路上同事们与自己打招呼的声音也没有听到,倒是让同事们一片议论。

    “陈组长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陈组长不是一直挺和善的嘛?怎么这次理都不理我。”

    “唉,你不知道吗?陈组长他老婆得了癌症,估计是病情出现反复了。”

    “真是可怜。”

    陈洛怔怔的躺在床上,许久没有动弹。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才来到了书桌前坐下,将杂乱的书籍等推开,取来一张白纸和一支笔,在上面勾画起来。

    “空间站。

    主管詹文光,四十万。

    杨大哥,二十万。

    齐子墨,二十万。

    ……”

    在以“空间站”三个字打头的纸张之后,陈洛又拿来一张白纸,在开头写下了“战友”两个字。

    “徐鹏涛,十万。

    许泽阳,五万。

    ……”

    在战友之后,则是又一张以“朋友”打头的白纸。在这张白纸之上,陈洛同样写下了十几个名字。

    在“朋友”之后,则是“亲人”。但停笔良久,陈洛始终未能在这张纸上写下任何名字。因为自己是孤儿,从小没有亲人,李舒云那一方的亲人则早就已经借遍了。

    拿着写满名字与数字的三张白纸,陈洛开始了计算。简单相加之后,陈洛得出了一个最终的数字,五百二十三万。

    这个数字很显然与一千万相距甚远,可是陈洛已经想不起来谁还有可能借给自己钱了。并且,陈洛还发现了一个问题。

    “詹文光主管家里听说刚买了房子,现在手中应该没有多少余钱,恐怕没有四十万可以借给我。最多只能有二十万。”

    “杨大哥刚添了女儿,家里花销也大,最多算十万吧。”

    “徐鹏涛好像快要结婚了……”

    “许泽阳父亲好像病了,现在也不知道好了没有……”

    在这三张白纸之上勾勾画画,很快,数字总额便从五百二十三万变成了不到二百万。

    陈洛靠在椅背上,努力的思考,但一直想到脑袋发疼,都没能再想起来还有谁可以拿钱出来。

    就算自己丢下面子,把能借的全都借了,且所有人也都肯将钱借给自己,这个数字也与一千万相差甚远。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便在这个时候,李舒云的身影再度出现在了陈洛脑海之中。

    那是一个爱笑爱闹,开朗善良的姑娘。在那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当李舒云气喘吁吁的找了自己两个小时,最终将自己丢失的证件交还给自己的时候,陈洛便深刻的记住了她,。

    直到现在,陈洛都毫不怀疑的认为,遇到李舒云是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可是,可是……

    慢慢的回忆着,不知不觉中,泪水已经布满了陈洛的脸庞。

    将三张纸张揉成团扔掉,陈洛再度拿出一张白纸,写下了“申请”两个字。

    “尊敬的陶向荣指挥长,我申请与航空航天局签订长期服役合同……”

    陈洛知道,申请通过的希望并不大,当初能提前支付自己三百万服役金便已经是陶向荣指挥长为自己破例了,这甚至让他担上了很大的风险——因为自己一旦因为意外无法继续服役,责任便需要他去承担了,更何况这一次自己所需要的不是三百万,而是一千万。

    但,姑且一试吧。

    便在陈洛奋笔疾书的时候,月球,风暴洋上空,一团似乎没有任何实体支撑的淡红色光球正在急速下坠,并在几十秒时间之后轰然砸向月球表面。在这一刻,整颗月球都为之震动。

    就像是一颗炸弹在身边轰然爆炸,陈洛被猛然掀翻在地,身后的书架立刻倒塌,书籍等杂物散落一地。天花板之上的吊灯随之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房间之中立刻一片漆黑。

    “发生什么事情了?”

    此刻隐约有惨呼和惊叫声传来。陈洛心中一紧,立刻爬起来冲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