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十章 二号基地
    地面指挥中心。

    陶向荣望着大屏幕之上所显示的,那名宇航员如同一只被雷惊到了的兔子一般冲进了月核探测基地之中的画面,且长久没有出来之后,终于察觉到了一点异常。

    “这里是地面指挥中心,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了?”

    这来自于几十万公里之外的声音终于将陈洛惊醒。他有些吃力的站起来,蹒跚着来到了基地之外。

    腰部的疼痛更加剧烈了,似乎全身的力气都从那个伤口跑走。他再度瘫坐在地上,望着天空,摆了摆手。

    “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怎么了?”

    陈洛默然片刻,侧过身来,在满是月尘的地表之上书写了几个字:“电池板坏了。”

    陶向荣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这倒是一个完全出乎预料的事件。海外天体阵列望远镜清晰的拍摄到了月核探测基地的外表——至少从外表上来看,它的结构相当完整,谁能想到它竟然坏了。

    他刚想再询问一下是哪种类型的损坏,看看有没有修复的可能,但下一刻,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看到那名宇航员再度书写道:“芯片烧毁。”

    芯片烧毁几乎是最严重的损坏类型,这意味着这一片太阳能电池板最核心的部位毁掉了。

    放在地球上,修复它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换一块新的芯片就可以了。但在月球之上又怎么可能将它修复?

    在这一刻,陶向荣心中刚刚升起的那点希望之光被完全浇灭。他甚至都想不出该用什么话语去安慰那名宇航员了——情况已经如此了,安慰有意义么?

    难道……真的只能接受全军覆没的结局么?难道无论己方付出多么巨大的努力和心血,都无法阻挡这个结局的到来么?

    “该死的光柱!”

    陶向荣狠狠一拳砸在桌子上,心中满是怒火。

    月核探测基地。

    陈洛静静的倚靠在基地外墙之上,抬起头来,望着天空中的漫天星辰怔怔发呆。他脑海之中在这一刻浮现出了许多人的身影。有一向对自己照顾有加的詹文光主管,有杨毅大哥,有李谷,孙怡等下属,以及……那仍旧躺在地球的病床之上,等待着自己去拯救的,一生挚爱的女人,李舒云。

    陈洛痛苦的摇了摇头,眼中有泪水慢慢流出。

    泪水划过脸颊,带来了一阵麻痒的感觉。但隔着宇航头盔,陈洛便连擦拭一下都做不到。

    便在这个时候,宇航头盔之中再度传来一个声音:“这里是月球二号基地,我是洪明轩。求救,我方氧气将在十小时之后耗尽。重复,这里是月球二号……”

    陈洛仍旧木然,完全没有就这条求救信号做出反应。但是忽然之间,一个念头猛然闯进了陈洛的脑海。

    “氧气即将耗尽……也就是说,能源供应没有问题?裂变电池还可以正常运转?”

    “如果,如果,能将二号基地的裂变电池拿到我们一号基地来,那样岂不是,岂不是……”

    恍惚之间,不知道哪里有一股力气灌注到了陈洛身体之内,让之前的颓丧一扫而空。但陈洛的振奋也仅仅只持续了一瞬间而已,片刻之后,他便察觉到了这件事情的为难之处。

    月球二号基地距离月球一号基地直线距离有大约一百七十公里。此次月震强烈的改变了风暴洋的地貌,如果陈洛要前往二号基地的话,所走的路程必然远远超出这个数字,因为陈洛必须要绕过许多无法通行的地方。

    此刻自己手中有一辆月球车可以使用,但月球车的极限航程仅仅只有一百公里,根本不足以到达二号基地。就算它可以到达,返程怎么办?难道要寄希望于从二号基地之中找到可用的太空车?

    还有一点则是时间。此刻日出已经有将近一个小时,一号基地紧急避险区内温度已经开始攀升,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来回返程将近四百公里,只有超人可以做到。

    与这些困难相比,反倒是之前最大的制约,也即方向问题因为有地面指挥基地指引而不成问题了。

    可是这三个难题仍旧是不可逾越的阻碍,让这个计划如同水中月镜中花一般,只能看着,却无法染指。

    便在这个时候,宇航头盔之中再一次响起了陶向荣指挥长的声音:“你不要着急,地面专家正在紧急磋商,稍后会有修复太阳能电池板的方案给你。”

    声音一向沉稳的陶向荣指挥长的声音,此刻也悄然多了一些迟疑。这一点被陈洛敏锐的察觉到了。

    很显然,便连陶向荣指挥长自己,对于能否找到修复方案都没有信心。

    陈洛暗自咬牙。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下去了。无论那个计划有没有可行性,自己都必须要去做点什么。

    航程不够?那便步行!用自己的双腿走过剩下的距离!

    人都要死了,那便走一步看一步,走到哪儿算哪儿!

    想做就做。陈洛一骨碌爬起来,拿过工具袋就向着仅有的一辆月球车走了过去。

    先是月球车的外部装甲被陈洛三下五除二卸了下来,之后是另外一些非必要的部件,譬如车灯,坐垫等。仅仅片刻而已,月球车周围便多了一堆杂物。

    “你在做什么?你有什么计划吗?”

    陈洛停下手中活计,在地面书写道:“我去二号基地。”

    通讯器之中,陶向荣指挥长的声音便多了一些急切:“二号基地和你这里直线距离有一百八十公里!再加上绕路,距离就更远了!你不可能到的!”

    陈洛闷头将最后一处非必要且可拆洗部件拆下,又书写了“导航”两个字之后,便直接跳上月球车,向着二号基地的大概方向行驶而去。

    陶向荣深吸一口气,再度吼道:“快给我规划从月核探测基地到二号基地的可行路线!快!”

    “好!我立刻去协调望远镜!”

    因为此次月震改变了地貌的缘故,以往的路线图很显然不能用了。这便需要重新拍摄地貌图片,重新分析。

    在二十多名测绘专家的忙碌之下,仅仅十几分钟而已,新的路线图便已经规划完毕。陶向荣立刻向话筒说道:“总路程全长二百零三公里,预计六个小时到达。现在,绕过前面那座山,从山脚绕行……”

    月面之上,听到陶向荣的话语,陈洛嘴角微微翘了翘。

    “六个小时么?太慢了。”

    他狠狠一脚便将月球车油门踩到了底部。已经减少了许多自重的月球车立即轰鸣了起来——当然,陈洛是听不到轰鸣声的,不过却可以从车身的震动上察觉到此刻它的愤怒和力量。

    月球车如同一头愤怒的公牛一般开始了冲锋。在只有地球六分之一重力,以及满是坑洼和凸起,到处都是碎岩的月面之上,月球车不断的跳起又不断落下,让陈洛就像是在坐蹦床一样。如果不是绑好了安全带的话,恐怕陈洛早就被颠飞了。

    地面指挥基地之中,望着迅猛前冲的月球车,机械主管的眼珠子差一点便掉了出来:“这家伙,他,他疯了!他不怕车子散架么?!”

    “管不了那么多了!”陶向荣恶狠狠道:“我们是在和时间赛跑!”

    “沿着峡谷边缘直行十五分钟!”

    “右侧转向三十度!”

    “直行!”

    时间慢慢的流逝着,转眼间便是一个多小时过去。陶向荣望了望屏幕之上显示的数字,赫然发现,在过去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之中,月球车足足前进了一百公里。

    “这家伙的驾驶技术还是不错的。嗯,月球车减重之后,续航里程应该可以提升到一百五十公里,也就是说它还可以再开五十公里。之后再步行五十公里,成功到达二号基地还是有希望的。”

    “快!立刻给我分析二号基地受损情况,重点分析裂变电池以及月球车的损坏情况,制定裂变电池拆卸方案!”

    一条条命令发布下去,一群群的技术人员便开始了忙碌。陶向荣掌心之中满是汗水,视线却一直盯着大屏幕之上那个不断奔驰的人影。

    月面之上。

    月球车腾空而起,将一条宽有五米的峡谷直接越过,之后重重摔在地上,继续向前飞驰。

    一路走来,陈洛已经不知道越过了多少峡谷,绕过了多少座山峰。此刻在他脑海之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便是前进,前进,继续前进。

    忽然之间,陈洛感觉到了一股不正常的震动。他敏锐的察觉到,这震动并不是来自座下的月球车,而是来自月球车之下的大地。

    一种不祥的预感瞬间出现在陈洛脑海之中。他猛然抬头,就看到一座小小的山峰无声倒塌,前方的月面之上也忽然出现一块隆起,让刚好驶过它的月球车猛然冲天而起。

    “余震!”

    脑海之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月球车便止不住的开始下降。绑在身上的安全带让陈洛无法与月球车分离,只能跟着它一同降落。

    月球车重重摔在地上,车身立刻变形,一个轮胎摇摇晃晃的飞了出去,下一刻便滚进了一条峡谷,消失在陈洛的视野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