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 > 第十一章 强行军
    哪怕这里的重力只有地球的六分之一,陈洛仍旧被摔的七荤八素。如果不是在坠落之前,陈洛调整姿势,尽可能的降低了冲击力,这一下便是直接晕倒也没有可能。

    如果在这里晕倒,那就真的没有一点生机了。

    可就算如此,陈洛仍旧胸中烦闷,几乎要吐血。不仅如此,腰部那金属物似乎更加深入了一些,此刻就算不动,也是一阵接一阵的钻心疼痛。

    勉强支撑着解开安全带,爬下月球车,望着车体已经变形,便连轮子都少了一个的月球车,陈洛的心再一次变得冰寒。

    此刻只不过才前进了一百公里左右,只是整个航程的一半。现在月球车已毁,剩下的行程,难道真的要靠两条腿来硬生生走过去么?

    那可是一百多公里的距离啊……

    通讯器之中再次传来了陶向荣的声音。到了现在,便连一直沉稳的陶向荣声音之中也多了一些焦急:“你不要着急,专家们正在制定修复计划……”

    陈洛看了看时间,发现宇航服的电量以及氧气储备还可以支撑七个小时。但如果自己剧烈运动的话,这时间便会大幅缩短。

    此刻,再度有两条道路呈现在了陈洛面前。一是安心等待,等地面专家拿出修复意见,尝试将月球车修复。二是放弃修复月球车,选择步行来走过这一百公里的距离。

    没有多少犹豫,陈洛立刻选择了第二个。他强忍着腰部的疼痛,再次迈开大步,向着前方行去。

    通讯器中出现了短暂的沉默。片刻之后,陶向荣的声音再度恢复沉稳:“在地球上,军队的军人们进行体能训练的时候,经常会负重前进三十公里甚至更多。月球的重力比地球小,你又没有负重,步行到达二号基地也不是没有希望。”

    陈洛微微苦笑了一下。

    不用陶向荣说,这些事情他当然知道。并且,在进入太空军服役之前,在负重训练的时候,他经常是成绩最好的那个。

    他停下脚步,简单勾勒出了四个字:“我是陈洛。”

    通讯器之中再度沉默。停顿片刻之后,陶向荣那满是兴奋的话语才传来:“陈洛,你是陈洛?哈哈,好样的,我就知道你不简单!既然是你,我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继续前进,我给你导航!”

    在这新的一次余震之后,月球地貌再度发生了一些变化,前进的路线也不得不做出了一些调整。幸运的是,重新规划之后的路线并未比之前增加太多,也就是多了几公里的样子。

    明亮的阳光之下,陈洛的眼神再度变得坚毅。

    左前方方向,那束巨大的光柱仍旧显眼。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陈洛总感觉它似乎比之前更大了一点,颜色也深邃了一些。或许这一次新的月震便与那条光柱的变化有关,不过现在却不是去探究这些谜团的时候。

    陈洛始终在前进着,一直在前进着。如此高强度的行军,即便是在月球上,即便以陈洛的身体素质,也迅速的感觉到了一些疲倦。

    从离开紧急避险区到现在已经有将近五个小时过去了。在这五个小时之中,陈洛始终在四处奔波,没有吃过一点东西,没有喝过一点水。

    他的嘴唇已经干裂,腹中则如同有一团火焰在燃烧,腰部的疼痛也没有丝毫减缓。但他没有其余任何办法,他知道,自己唯一能做的选择便是忍耐。否则,死的人就不只是自己一个了。

    月球一号基地的同事和朋友们会死,李舒云会死,一直待自己如同亲生儿子一般的岳父岳母也多半会因为同时失去女儿和女婿伤心而死。

    那是足足一百多条人命。现在,这一百多条人命全部压在了自己肩上。

    陈洛微微低着头,仔细观察着地面,小心躲避着种种障碍,快步前进。

    天空之中,硕大的太阳与璀璨的群星争辉,远处的巨大光束如同擎天巨柱,在种种光芒映照之下,陈洛继续快步前进。

    只有前进,才有可能争取到那一线生机。

    地面指挥基地,已经好几个小时没有休息的陶向荣仍旧坚守在指挥台上。望着海外天体光学阵列望远镜不断传回的最新图片,望着那个名为陈洛的,由自己一手调来加入月球探索基地的前太空军舰长的身影,陶向荣心中满是感慨。

    “他已经连续前进三个小时,走过将近七十公里的路程了。他……他的身体结构真的跟我们一样么?”

    扪心自问,陶向荣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技术主管感叹道:“能被选拔进太空军服役的都不是普通人啊。指挥长,您当初顶着压力,全额预付五年薪水将他招到月球基地真是高瞻远瞩。”

    陶向荣瞪着眼骂道:“你这家伙,你是说我一年多前就在盼着基地出事?有你这样拍马屁的么?别废话,二号基地受损情况分析出来了么?裂变电池和月球车还能不能用?”

    技术主管尴尬的笑了笑,赶紧走了。片刻之后又回来汇报道:“专家们不敢确定,但有八成的把握认定二号基地的裂变电池和两辆月球车完好无损。”

    陶向荣松了口气:“那就好。现在唯一需要考虑的便是陈洛怎么回到一号基地去的事情了。”

    二号基地的裂变电池和月球车既然无损,那陈洛便可以开着月球车带着裂变电池回到一号基地去。可是回程时候,陈洛同样会遇到去程之时遇到的问题,也即,月球车的续航里程无法走完这段路程。

    裂变电池很重,就算陈洛尽可能的减轻月球车自重,装上裂变电池,它最多也只可能走过一百公里路程。还剩下一百公里,难道要陈洛抱着裂变电池走回去么?

    无论是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技术主管汇报道:“专家们已经在研究如何分拆月球车的动力模块了。”

    如果动力模块可以分拆,陈洛便可以带着另一辆月球车的动力模块上路,等到自己所驾驶的月球车动力耗尽了,就换成新的,如此便可以回到一号基地去。

    陶向荣郑重道:“你告诉专家们,在陈洛到达二号基地之前必须要拿出方案来,否则我就让他们自己到月亮上去帮陈洛抬裂变电池。”

    “是!”

    风暴洋之中,陈洛仍旧在埋头前进。走到现在,陈洛甚至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走了多久,走过了多少路程。他现在脑海之中只剩下了一件事情,那便是前进,不断的前进。

    终于,宇航服通讯器之中再一次传来了陶向荣的声音:“陈洛,沿着当前方向直走,三公里之后你就可以看到二号基地了!”

    在这句话之后,原本已经麻木的双腿之中不知道又从哪里冒出一股力气,让他的身体更加轻盈了几分。他迈开大步,仅仅几分钟时间而已便将这段距离跨越。

    望着前方几乎一半被月岩掩埋,一看便知道受损严重的二号基地,陈洛心中的激动无法言表。他不由自主的欢呼一声,快速向着二号基地冲了过去。

    尤其重要的一点是,他清晰的看到二号基地仅剩的几处完好舱室内仍旧有照明灯光透出来,两辆月球车就那样完好无损的摆在舱室之外。

    这不仅意味着二号基地此刻仍旧有能源供应,也就意味着裂变电池大概率是完好的,并且,自己还可以驾驶着月球车回到一号基地去!

    “太好了,太好了……”

    陈洛喃喃着冲到了二号基地过渡舱门前,输入了请求进入的指令。片刻之后,外舱门打开,陈洛进入,外舱门封闭,内舱门便打开了。

    在陈洛进入的一瞬间,三个穿着宇航服的人影便立刻站起,焦急的向陈洛围拢了过来。

    “你是太空军的人么?是来救我们的么?”

    “太好了,终于有人来救我们了!我们的宇航服只能再支撑八个小时了!”

    “飞船在哪里?快带我们上飞船!”

    陈洛知道,这三人应该便是一直发送求救信号的二号基地幸存者了。他双手下压,制止了面前三人的喧哗,沉声道:“我不是太空军的。我跟你们一样,也是幸存者。”

    “你也是幸存者?你是谁?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一号……你是一号基地的?你怎么过来的?”

    陈洛并未回答,而是问道:“二号基地只有你们三个幸存者了?”

    “只剩我们三个了,别的人都死了。等最后四套宇航服的氧气耗光,我们也要死了……”

    陈洛皱了皱眉:“什么情况?”

    “氧气都泄露完了,我们舱室这里恰好有几套宇航服,靠着这些宇航服我们才支撑了下来。”

    “这个舱室明明还有空气。”

    一名幸存者叹息道:“二氧化碳浓度太高了,没法长时间呼吸的。”

    陈洛凝重道:“宇航服还剩四套么?正好。一号基地氧气充足,但没有能源供应了。我们带着你们基地的裂变电池,一起回一号基地去,这样我们都能活。”

    话音刚落,大地忽然又一次猛烈的晃动了起来。陈洛心中一惊,带着三名幸存者立刻向舱室之外冲去。

    离开舱室的时候,晃动也停止了。于是陈洛便清晰的看到,两辆月球车被一团从旁边舱室之中冲出的巨大火球猛然覆盖,整个车身猛然腾空而起,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片残骸。

    远方,那束巨大的光柱悄然变得更加凝实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