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回90之全能国民女神 > 第623章 靖煊发怒
    巫靖煊表示这个是重点:“小孩子的营养很重要,按照一个月三十来算,依旧是一千八百三十块钱,然后医疗费,衣服鞋帽费用,零零碎碎也需要两千块钱,这样就已经超过五千了,我们就按照五千算。

    然后孩子要上学,小学六年,学杂费校园班委费按照三百元一学期,一年就是就是六百元,六年就是叁仟陆佰元,随后依旧是吃的穿的营养费用,依旧算两千,随后还有学习的各种资料费用每年算五百,六年就是三千,如此算起来,一共是捌仟陆佰元。

    接着是初中三年,每学期的正常学杂费以及班费校服费,差不多五百一学期,加上补课费,学习资料费,算起来应该是八百一学期,如此三年六学期,算起来是四千八,然后是吃穿以及一些其他技能学习,以及各种报考费用,七七八八及其阿里,加上三年费用,我算七千元。

    高中更多,不用细算,每年至少三千元,三年就是九千元。

    大学不用说了,按照正常四年本科来算,只好每年需要五千,四年就是两万。

    如此算一算五千加上八千六加上七千加上九千加上两万,一共就是四万九千六。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而这个只是当下时代一般人家孩子的费用,像我们檀家,还要专门请家教,各种学习的教练,这个费用可不知道要多出多少倍,你确定你就这么提供了一颗蝌蚪,还有脸面要钱吗?”

    刚才敢吼她,现在就叫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檀士林听着巫靖煊这么算账,反而傻傻的看着巫靖煊,他怎么也没想到,巫靖煊竟然敢跟他算账。

    “你,你。”檀士林被气的差点吐血。

    “我什么我,我是不是很精明,很能算啊。”巫靖煊一副我本来就是聪明的样子:“我是天才啊,天才算这些东西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

    巫靖煊看着檀士林,眼中满是鄙视:“说真的,我都想不通,你怎么会想着凭借你提供的的一个蝌蚪跟我家阿谌要钱呢,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头大啊。”

    巫靖煊嘴角泛起讥嘲:“我家阿谌的钱是我的,我不允许他给你,所以你就没有了,至于理由,我已经说了。”

    巫靖煊看着檀士林:“阿谌出生就成为了嫡枝人,你根本就不配来找他。”

    随后又道:“旁支就是旁支,都不知道自己好好努力,天天就想着旁门左道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些是从哪里学来的。”

    檀士林忍不住了,在听了巫靖煊这嫌弃的话后,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巫靖煊见状还吓了一跳,随后吐吐舌头:“我这么厉害,竟然将人说晕了。”

    檀睿谌轻笑出声,随后打了个电话,让人将檀士林带走,才过来搂住巫靖煊的腰道:“我家夫人真厉害,都知道如何帮你的夫君我了。”

    巫靖煊有点不好意思了:“我只是看不得他欺负你。”

    其实她若是被人骂几句,对于巫靖煊来说,都不算什么事情,但是她不允许有人欺负檀睿谌。

    同样,檀睿谌也是如此心理,所以在刚才檀士林要对巫靖煊发火的时候,他怒了。

    不过想不到巫靖煊竟然会为了自己发火,他心中可激动了。

    “其实我比较早慧,应该是我出生就是有记忆的,所以当初他是将我以十亿的价格卖给了嫡枝的,他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都知道。”

    这也是檀睿谌厌恶檀士林的原因,都已经得了钱了,如今还来打自己的主意。

    “这人脸皮真厚。”对于巫靖煊出生记事这事情,巫靖煊并没有想太多。

    很多人还怀疑爱因斯坦是穿越的呢,所以出生记事算什么事情,自己不还是重生的吗。

    这些事情都是小事情。

    檀睿谌听了后附和道:“是啊,这人真的脸皮真厚。”

    随后又道:“我原本是不理这个人的,只是没想到他正好也在这皇域会所玩耍,我从你那里出来的时候,被他看见了,所以就被缠上了。”

    “以后我们不管他。”巫靖煊非常认真的开口。

    “嗯,我也没打算理会这个人。”檀睿谌很认真的答应了下来。

    巫靖煊歪头看不远处那一桌子菜:“我都还没吃什么东西呢,我们先吃饭吧。”

    “怎么不陪爸妈吃呢。”檀睿谌避开是因为纪家人看见自己很约束。

    这关系到巫靖承的未来,所以檀睿谌自然就避开了。

    巫靖煊道:“事情谈完了,我担心你一个人吃饭寂寞就过来了。”随后又道:“我爸和纪家叔叔商量好了,今年给我哥和妞妞订婚,明年让他们结婚,然后给八万八的彩礼,我哥的房子写上妞妞的名字,再给一辆车子。”

    檀睿谌听了后微微点头:“挺好的。”

    檀睿谌也明白,就目前这个市场来说,这样的彩礼算是独特的一份了。

    巫靖煊道:“等我哥结婚了,我就可以全身心投入研究和修炼中了。”

    巫靖煊这么说是因为她知道,只有巫靖承有家了,他们巫家才可以各自做各自的事情,比如巫爸爸和巫妈妈可以去中世界了。

    “等靖承结婚后,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跟我结婚。”檀睿谌提醒一句。

    巫靖煊指指一旁的鸡翅:“我要吃鸡翅。”

    檀睿谌给她夹了鸡翅又道:“爸妈总是要回中世界的,所以我们更重要的就是先结婚,不要让他们有后顾之忧。”

    “我总觉得你这样做是有自己的目的的是不是?”巫靖煊小看檀睿谌。

    檀睿谌也不否认:“煊煊,我和你订婚已经五年了,所以我巴不得早点和结婚呢,要不是爸当初咬死了要等你三十岁才允许我们结婚,我早就提出来娶你了。”

    檀睿谌叹了口气,自己和巫靖煊明明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也已经订婚了,可自己泰山就是不松口结婚日子。

    好在如今终于松口了,只要等到巫靖承结婚,他也可以结婚了,所以自然开心。

    巫靖煊瞥了一眼檀睿谌:“就算结婚了,也只是形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