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拼搏年代 > 第481章 深谋远虑(求订阅)
    元旦这种假期,一向跟建筑行业绝缘,新年的第一天,吕家新村工地上仍然一片忙碌,咣咣打地基的声音响个不停,运输建筑材料的卡车络绎不绝。

    因为吕家村一早放了不少鞭炮,附近的路上和空地上,有不少过来看热闹的人。

    自从吕家新村开始建设,附近的几个村,每天都有人过来瞧热闹。

    像马家,刘湾和张湾三个村,挨着吕家村很近,村里不少人就在吕家村的厂里上班,吕家村的变化都看在眼里。

    羡慕有,嫉妒有,风言风语也有。

    “别看吕家村这不孬,看他们穷折腾吧。”靠近小学校那边的柏油路上,就有人说道:“我跟你们说,火不过三年去!”

    另一个人不赞同:“吕家村发展的挺好,这都做大了,哪能说完就完。”

    那人说道:“绝对火不过三年!以前贩铁的和搞化工的那俩村,开始时不是都挺好,后来呢?不都白搭了?”

    旁边有个人戳戳他:“别乱说了,吕家村的吕冬过来了。”

    这人转头去看,就见一个高大壮实的年轻人沿着柏油路,从东边过来。

    有眼尖的隔着老远就认出来,这人叫做吕冬,吕家村年轻一代里最厉害的一个。

    “我有个弟弟在吕冬那个餐饮公司干配送。”都这一片农村里的人,有些小道消息传的特别快,第二个说话的人,这时说的有鼻子有眼:“听我那个弟弟说,吕冬那个公司今年最少挣了上千万!”

    “那不得青照首富了啊!”

    “我估计差不多,说是吕冬在他村里厂子还有股。”

    这人正说着,瞅见刘湾书记从南边土道上过来,问道:“刘书记,你消息灵通,给咱大家伙说说,吕冬在咱青照是不是顶有钱的人了?”

    刘明泉背着手,说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有人凑趣:“你大闺女跟吕冬不是同学吗?没让她问问?”

    听到闺女,刘明泉仿佛被踩到尾巴的猫,脸立即沉下来,冷冷说道:“想问就自个去问,吕冬就在前面。”

    咋也是一村的书记,刘明泉一拉下脸来,周围的人不再说话,原本的议论纷纷立即低了下去。

    跟这群人说不着,刘明泉认为不一个层次的,背着手朝前面工地走去。

    工地前,吕振林看着里面的施工,一个新村从无到有,就在眼前,就在他手里逐步成型。

    村里两个公司立起来,发展走上正轨,新村正在建设,老村参与全县的文旅大开发,就算现在两腿一蹬,也有脸去见吕李两家的列祖列宗,不至于羞愧的抬不起头来。

    当然,现在身体硬朗,能多带两年是两年。

    中年一代,建国建设和家柱能挑起大梁,以冬子为首的年轻一辈也起来了,尤其冬子,青出于蓝胜于蓝。

    还有文越,日渐的沉稳,前段时间终于决定毕业回村里,这几年心血没白费,吕家村年轻一代里学历最高的人能回来,村里以后更稳当。

    见到吕冬过来,吕振林问道:“没上班?”

    吕冬笑着说道:“休息一天。”

    吕振林看眼吕冬左手:“手没事了。”

    吕冬比划了下手:“好利索了。”

    手的是终究是传开了,到家里免不了一通埋怨。

    吕冬问道:“三爷爷,我听说大明湖稼轩祠那边十拿九稳?”

    “不签合同,啥事都有可能发生。”吕振林掏出烟来点上:“你五爷爷正和范教授在那边做工作,咱们刚修了墨泉公园和李清照故里,还是有些优势的。”

    他问到吕冬一个事:“我听你八叔说,你准备争取市里的证携委员?”

    吕冬对吕振林没必要掩饰:“有这么回事,跟我合伙开公司的杜小兵,他爸就在里面,我马叔的妹妹也是委员,找了几个人,准备联合提名。”

    吕振林觉得希望挺大,想了想,说道:“有个事,我一直没跟你说,以前想着你岁数还小,不用着急。正好,今天借这个事提醒你一句,你早点写份申请书,党支部帮你递上去。”

    他看向远处:“你爸是党员,你大伯是党员,你大哥二哥都是党员,不能到你这就断了。”

    吕冬应道:“好的。”

    吕振林又说道:“你入了党,到时和文越一块,在村委挂个名。”

    “三爷爷,文越跟你说了?”吕冬问道。

    吕振林微微颔首:“你山叔埋怨了我好一阵。”

    吕冬说道:“有些老观念不是那么好转变的。”

    吕振林不禁笑了,也就是两年多前,还想着让建国给冬子找个有编制的稳定工作。

    有送石料的人过来找吕振林说话,吕振林离开这里,去了别的地方。

    不远处,刘明泉一直盯着吕冬和吕振林,眼瞅老狐狸去了别的地方,这才背起手,一步三晃的来到吕冬跟前。

    这是老同学的父亲,吕冬主动打招呼:“泉叔,今天咋有空过来?”

    “没事瞎转。”刘明泉听过很多关于吕冬的小道消息,

    这时看着吕冬,真是越看越顺眼:“你村这段时间闹出的动静不小,我没事就过来转转,几天就一个样。”

    吕冬看着吕家新村项目的蓝色招牌,说道:“主要是碰上了好时候。”

    这种场面话,刘明泉一个字都不信,好时候?为啥发展起来的不是刘湾村?

    但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吕冬在刘明泉眼里不止是个晚辈,不止是大闺女招娣的老同学。

    刘明泉没反驳,问道:“最近跟招娣联系来吗?她也不给家里打电话,过年还不知道回不回来。”

    吕冬随口回道:“她给我写过信,说是放假就回来,大学放假早,估计也快回来了。”

    刘明泉顺着说道:“没事就去找招娣玩,你们十几年老同学,别生疏了。”

    吕冬应了一声。

    刘明泉又转了话题:“吕冬,以你们村的发展速度,人手和土地啥的很快就会不够用了。”

    吕冬笑了笑:“村里一直对外招人,地暂时够了。泉叔,你是书记,应该知道,现在土地转换不好批,村北河边有荒地,够食品厂用,建筑公司弄个院子办公就够了。”

    刘明泉笑了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最近几个月里,他着重研究过报纸上关于花溪和南山等村的报道,发现了一个共同点,伴随这些村发展的,还有对周边其他村的兼并。

    吕家村说不定也会走上这种模式。

    刘湾不少人私底下埋怨他,怨他这个书记无能,不像吕振林那样带着村庄谋发展,甚至说他不称职。

    那些没不长脑子的货就不想想,这是好干的?是轻易就能干成的?

    不说别的,看看吕振林,两年前头发只是有点花白,这都白了一半多了,操了多大的心,受了多大的罪,这帮熊玩意就不好好想想。

    目光都太短浅,根本不懂他的远思熟虑。

    这吕家村发展出了问题,那就不用说了,万事皆休。

    要是真像那几个村一样发展起来,周围这几个村很快就会被吕家村合并,他们也会是吕家村的一份子。

    这多简单,比起费尽心思的发展,省时又省力,还没风险。

    他可以放弃村书记的位置,要是能像设想的那样,不用愁话语权。

    那劈叉妮子毕业,得回来发展才行。

    建设家乡,应该的。

    离开吕家新村工地,刘明泉晃荡着朝刘湾走去,回过头看看,这吕家村何尝不是未来刘湾村的模样。

    “冬哥!冬哥!”

    东边传来喊声,有个黝黑的年轻人快步走来,可能是长期养成的习惯,年轻人腰杆挺得笔直。

    看到吕冬,年轻人止不住的喜悦:“冬哥,可算见着你了。”

    等人走近,吕冬拍了下他胳膊:“瘦了,黑了,人也结实了。”

    他问道:“吕坤,啥时候回来的?复员了?”

    这是去当兵的吕坤,当时跟李林俩人整天瞎混,算起来都有两年没见了。

    “复员了!”从九八年冬天征兵到这,吕坤两年兵已经到期了:“前天坐火车回来,去找你,我大妈说你最近忙,没回家。”

    “有点事,瞎忙。”元旦开始宋娜要出差,可能有半月见不着,这几天俩人都住在学府文苑。

    吕冬问道:“怎么就回来了?不继续了?”

    吕坤不好意思说道:“我爸催着让回来,说是咱村一天一个模样,我再不回来,就跟村里脱节了。”

    吕冬又问了下吕坤在部队的情况,能看得出来,经过部队上两年的锻炼,吕坤比以前沉稳多了。

    “回来吓了我一跳,都不敢认咱村了,咱村竟然成了县里有名的富裕村。”

    吕坤走的时候,村里刚准备砍树,一穷二白,记得冬哥还在摆地摊,还让他帮着找人排队凑人气。

    结果才两年时间,全都大变样,冬哥竟然成了青照有名的老板。

    吕冬问道:“回来打算干点啥?有具体想法没?”

    吕坤挠挠头:“本来想着先到处跑跑看看,部队待了两年,感觉和社会多少有些脱节,昨晚跟李林一块喝酒,这小子发了,非要让我跟他去干装修。”

    吕冬说道:“他那行也不错,跟着李二叔做的还行。”

    吕坤说道:“我跟着他,还不如跟着你,冬哥,要不我跟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