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拼搏年代 > 第483章 银行(求月票)
    “一,二,三,四!”

    大学城通往泉南的省道上,响起略显杂乱的口号声,穿着作训服的长长队列,正沿着马路朝泉南跑去。

    桑塔纳后车座上,宋娜好奇的看着这一幕,怎么也得有几百人?

    “我记得附近没驻军。”她忍不住问道:“大学都放假了,也不可能搞拉练。”

    开车的吕坤回答道:“嫂子,这不是当兵的。”他刚从部队出来,一眼就能看出来:“当兵的哪有这种歪歪斜斜跑的。”

    汽车渐渐追上队列,宋娜这才看到,百人队列的的一侧,竟然还跟着救护车。

    旁边的吕冬指了下队列最前面橘红色的旗帜:“别猜了,上面写着呢,桑乐太阳能的人。”

    宋娜也看到了:“桑乐太阳能这是搞啥?”

    吕坤也好奇:“冬哥,现在企业都兴搞野外拉练的?”

    吕冬消息来源更广,而且跟桑乐太阳能青照厂这边的负责人见过,简单说道:“这是桑乐太阳能每年都要举行的员工培训,类似马拉松的拉练,青照厂这边的人,要一路跑到泉南总部……”

    宋娜知道桑乐太阳能总部在哪里,问道:“得有三十多公里?”

    吕冬想了一下:“差不多。”

    吕坤在部队待过,知道这样的长途跑对普通人来说其实很危险:“练出个好歹来吧。”

    “据说每年都有晕厥的。”吕冬透过车窗看了一眼:“这不桑乐太阳能让救护车一路跟着。”

    吕坤在部队两年,与社会接触相对少一些,问道:“冬哥,他们必须要跑到终点?”

    吕冬点点头:“必须到终点,跑不动也得走过去,据说是为了锻炼员工的耐受力和意志品质,好像完不成会末尾淘汰,不知道真的假的。”

    宋娜接受过专业体育训练,提醒吕冬:“咱可别搞这些,普通人真能出问题。”

    吕冬说道:“放心,有这时间,我宁愿进行技能培训。”

    吕坤接话道:“跟社会脱离的久了,才发现见识不够多,现在的企业,啥样的都有。”

    吕冬笑着说道:“不同的公司,有不同的企业文化,更奇怪的都有。”

    下跪,互扇耳光,喝厕所水,甚至还有让员工裸奔的。

    不要问,问就是自愿的。

    汽车超过队列的时候,宋娜一直在看拉练的队列,可能跑的时间太长,有些人蹲在路边吐。

    估计环卫工人也有的忙了。

    来到大明湖附近,直接进了公园东边的一个大院子,院子里面停了不少好车,德系三驾马车很常见,甚至跑车都有几部。

    院子旁边有一栋大楼,门口挂个不算起眼的牌子,上面写有——泉南名仕商务会所。

    到门口,没有会员证,门卫拦下来不让进,吕冬不会傻到跟个保安去计较,会所规定就是会员才能进入。

    保安虽然不让进,但看吕冬和宋娜穿着就不是一般人,说话客客气气,带着十分小心。

    能在这种地方看大门的,哪个不是眼睛贼亮?

    吕冬掏出手机给穆坤打电话,电话铃声刚刚响起,穆坤就从会所里面出来,将吕冬等人领了进去。

    “卫哥到了?”吕冬问道。

    穆坤直接领着上楼:“到了,今天他做东,到的早。”

    进了一个带会客厅的大包间,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卫永立即迎过来,先给吕冬握手:“听说你前段时间遇到点事,还受了伤?”

    吕冬笑着说道:“没事,就是叫蚊子咬了一口。”

    卫永今天是正式邀请,将老婆丁情也带了过来,宋娜跟丁情打过好几次交道,在场又有不少女眷,当即跟着丁情去了女眷那边。

    宋娜早不是以前了,渐渐习惯了这种交际。

    过来的人,基本都带了家眷,只有最后来的一个人例外。

    杜小兵是一个人过来的。

    “来,吕冬,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卫永拉着吕冬来到一个中年人跟前:“这是泉南商业银行的华主任。”

    华主任跟吕冬握手:“早就听说吕氏餐饮的名声了,咱们泉南规模最大的连锁餐饮企业。”

    已经拥有一百多家连锁店铺的吕氏餐饮公司,如今说是泉南本土排在前列的餐饮公司也不夸张。

    陆续又有卫桥集团合作公司的一些人过来,反正拖家带口的算上,最后有近二十个人。

    卫永叫服务员准备开席,人坐了两大桌,男的坐了一桌,女眷单独开了另外一桌,有丁情这个女主人在,倒也不会怠慢客人。

    华主任专门坐在吕冬边上。

    酒过三巡,华主任端起酒杯主动跟吕冬喝酒,说道:“吕总,听说吕氏餐饮正在急速扩张?”

    吕冬跟他碰下杯子,喝之前说道:“做大众连锁餐饮,店越多规模越大,效益才越好。”他特意说道:“目前省内超过100家店,省外开了六家店,公司打算明年在冀北、豫南、苏江和西晋等省全面铺开。”

    这不是胡吹,外省的布局跟太东有区别,会以当地省会城市或者其他中心城市作为节点,在各大经济发展较快的城市率先开店。

    其他小城小县之类的,需要后期进一步铺开。

    华主任今天过来,除了跟卫桥集团有业务往来,还有别的想法,所以才专门坐到吕冬跟前。

    “公司快速扩张,资金是关键。”华主任笑呵呵说道:“吕总,我跟卫总多年老关系,你跟卫总是好兄弟,咱们也算得上是朋友,有资金方面的需要,直接来找我。”

    吕冬也很上道,泉南商业银行是个地方性的小银行,但小也是相对的,端起酒杯:“好说,好说。华主任,我敬你一杯。“

    华主任了解过吕氏餐饮,这家公司不止租房开店,最近更是连连投资金街旺铺,逐渐开始买店开业,公司也有了重资产。

    像他所在的泉南商业银行这种小银行,放贷有时候挺尴尬,急需要贷款的不敢放,敢放贷款的往往不缺乏贷款的渠道。

    这也算国内中小银行贷款业务面临的一个普遍性难题。

    小公司需要资金,也想要贷款,但谁敢放给他们?大部分小公司两三年就完蛋,又缺乏重资产,贷款放出去难以收回来,最后很大可能变成呆账坏账。

    像大型国企和卫桥集团这种大规模的民企,倒是不用担心这些,但企业规模做大了,想贷款都优先跟大银行合作,地方性的小银行机会太少了。

    华主任仔细研究了吕氏餐饮,规模不大不小,发展极其迅速,资金链非常健康,公司又有一定重资产能作为抵押,还处于扩张期需要资金的时候。

    况且,他还打听到,吕冬跟市里和军区的领导关系匪浅,比如吕氏餐饮在泉南第一批店面的开业典礼,就有重要领导亲自到场,这无疑是在对外释放某种信号。

    吕氏餐饮到这能避免很多麻烦,跟这些有着直接的关系。

    对于华主任的话,吕冬倒也不算意外,当企业做到一定规模,前期创业期看起来异常艰难复杂的一些事,反而会变得相对简单起来。

    上了规模,资金比较充沛的公司,总是很容易获得银行青睐。

    创业期急需钱救命的小公司,想要拿到贷款的不说为零,几率也小的不能再小。

    席间,吕冬和华主任交换了联系方式,约定年后华主任可以到吕氏餐饮再详细谈具体的事项。

    对于贷款,吕冬相对还是比较谨慎的,但也不会排斥。

    商业上的应酬,喝酒上面,吕冬大多浅尝辄止,一顿饭下来,实际上没喝多少。

    酒足饭饱后,卫永咋咋呼呼招呼人一起去会所的娱乐厅。

    他准备了活动。

    有女眷在,当然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而是凑一起搓麻将打牌。

    因为澳门发生的事,加上老婆丁情在,卫永收敛了许多,只是玩十块钱底牌的。

    吕冬没过去凑热闹,跟杜小兵和穆坤一起跟几个女的聊天。

    穆坤带着女朋友过来的,据说是个空姐,跟宋娜和丁情这些商场上打拼的人凑到一块,可能是缺乏相关的经历,有些聊不到一块,吃过饭以后不久就走了。

    丁情给穆坤很熟,说道:“小穆,刚换的?”

    穆坤承认:“前次去南方出差,飞机上认识的。”

    杜小兵说道:“你就不能认真点。”

    穆坤大咧咧说道:“咱哥俩谁也别说谁,最后跟谁结婚,能完全做的了主?趁着没结婚,不多结交几个……”

    大概想到自个的悲惨遭遇,老杜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

    丁情撩起垂下来的刘海,说道:“还是吕冬和宋娜好,自由恋爱,这感情好的,叫人看了就羡慕。”

    宋娜笑着接话:“丁姐,你和卫哥多好,相亲相爱,相互扶持。”

    “别的都能凑合。”丁情看眼卫永那边:“就是看见牌九挪不动腿……”

    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知道卫永的毛病。

    穆坤说道:“现在好多了。”

    丁情看向吕冬:“还是多亏了吕冬。”

    吕冬接话:“都自家人,丁姐,说这些就见外了。”

    丁情转了话题,对穆坤和杜小兵说道:“小穆,老杜,要不要我给你们介绍一个?东王那边掌舵人的亲侄女,性格脾气都挺好……”

    这俩人几乎异口同声:“别……”

    吕冬手机响,起身去一旁接电话,娱乐厅里说话声和推牌声挺大,干脆出去听电话。

    来到会所比较安静的前厅,电话是七叔打过来的,正带着人在附近大明湖公园里面做前期考察,让吕冬没事一会也过去看看。

    吕冬应下来,正准备回去,有人突然找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