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攻防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指鹿为马十二
    郁司言看着最后的‘郁司言’连右臂以及黑刃都掉了,还撑着一颗脑袋滚到了潺潺弱弱的九幽莲面前,咬住了一片花瓣,神色复杂。

    她摸了摸手里的黑刃,感叹的说:“我都差点忘记了,我死的这般惨烈。”

    十米的距离,身体七零八碎的遗了一路。最后,也就只有脑袋凑到了九幽莲面前,还不知道是如何张开动静的嘴巴咬住了人家的花瓣。

    黑刃在手中震动,郁司言轻笑。

    或许是疼痛神经早就断了,她没有感觉到疼痛,所以即使记得自己死的惨烈,可也没有多少印象。只不过如今被异心花再次重放当日的一幕,她觉得自己真是疯魔的可怕。

    这九幽莲,竟然也有迷惑人心智的功能。

    而这异心花,却能让她看到记忆深处隐藏最深的回忆,她神色一正。刚要动作,就见就记忆还在变化。

    她的死,竟然不是终点。

    被冻成冰棱子的黑刃,在碎掉的手指中震动着。最后,断成几截的手指碎的不能更碎了,它可算是飘起来了。

    郁司言:“……”

    她看看碎的不能再碎的自己手指,又看看黑刃,决定压下心塞,静观其变。

    然后,她可算是解开了她是如何重生的谜题。记忆中,振开冰棱子的黑刃在吸收下面郁司言残肢断臂中被冻住的血液。直至全身血液一滴不剩的被吸收,黑漆漆的黑刃除了血槽变红了之外,连剑身也是第一次变红了。

    吸收了主人的一身精血,黑刃剑身上的黑色煞气转化成了红色。红色的煞气,明显比黑色的煞气更加暴戾。

    可郁司言仔细观察之后,竟然在这丝血煞之中,察觉到了一点点生机。

    然后,充满了暴戾以及破碎生机的血煞,被黑刃直接注入了下方颤颤巍巍的九幽莲中。

    纯白的九幽莲,每一片花瓣都发生了变化。不知道过了多久,纯白的花瓣,被染红了。

    远远看去,一片雪白之中,只余这么一抹红色,刺眼的很。

    紧接着,九幽莲的九片花瓣掉落了。花瓣没有落地,而是随风飘起来,围着黑刃旋转。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下方‘郁司言’的残肢断臂中,有什么东西被吸收了。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指鹿为马十二(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