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458章 有钱人的挥霍方式
    正月十五,上元佳节,西岳华山。

    因为等天气稍微暖和一点,李素就准备出远门云游视察种田,又不能带上怀孕的妻子,所以这几天他还是很疼老婆的,先带老婆出来短途玩一玩。

    而之所以来华山,一个是因为这里离长安比较近,蔡琰平时也不会自己来。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李素通知了诸葛亮来和他会合,而诸葛亮新年的时候人在雒阳,最近才要回长安,正好路过。

    诸葛亮做朝廷的灵台令,算算日子也有快一年半了。从虚岁十五(十四岁零两三个月),到如今马还差三四个月就十六周岁。

    每天在兰台和天禄阁读书查档案、搜集民间新著作审阅送刻,让诸葛亮的眼界进一步疯狂增长,真正做到了读书破万卷,也让他读书本就“博而不精,观其大略”的特性发挥到了极致。

    现在诸葛亮读书的速度已经比后世那些出版社和版署的审核人还快了。因为读得多,一本书稍微扫一眼就能提纲挈领抓住主要内容中心思想,还能触类旁通跟其他读过的书形成对比,知道这本书是否言之有物有新意、值不值得被推广。

    诸葛亮也不是始终留在长安,有时也要应应景去雒阳露露脸,以备皇帝的咨询,同时也便于向驻留京城的郑玄,请教一些历数算史方面的学问资料。

    不过好在诸葛亮这个灵台令的工作效率远胜于过往所有的灵台令,连带齿轮黄道盘的浑天仪都造出来了,推算的历法更是把后代几十年混一次薪水的活儿干完了,所以他哪怕请假一年也没人会管的——

    比如要是还有人想拿天象吉凶攻击朝廷说事儿,直接把诸葛亮那个齿轮黄道盘机器转动推演给对方看就好了,就足以再驳斥一遍“天人感应皆虚妄之论,殿兴有福才是千古真理”。

    做官的过程中,随着见识越来越多,诸葛亮也非常感激李师给他安排的这个工作——读书学习就能有俸禄拿,积攒官场资历,还没人来烦他。

    ……

    “这华山盛景,真是让人心旷神怡,可惜妾身体不适,不能再往上爬了。夫君,你们继续上吧。没想到华阴这地方在段将军治理之下,倒也民生安定,不亚于大王治下。”

    这才从华阴县刚上山走了没三四里路,海拔也才提升了不过百余丈,蔡琰就已经有些走不动了,有婢女搀扶都不行。

    考虑到她怀了还不到两个月,确实要小心,运动得适度,李素当然不会勉强:“那夫人就在前面的山居观赏山景。上面越高越冷,风也大。如果要婢女给你烧炭火,记得通风,别怕浪费热量多花炭。”

    李素关照得很体贴,然后才带着随身护卫们继续攀登,不过他也没有上到华山之巅,一来是这个时代华山上稍微高一点,就没有工匠修的道路了。

    李素那么苟命怕死的人,怎么可能跟李白似的为了游玩就亲涉险地。再说就算是后世有修路的时代,一天也爬不到华山顶,海拔两千米出头呢。

    华阴县市区海拔也就四百来米,蔡琰停留的这地方估计七八百米,李素能到一千三四百就很不错了,再上去雪都没融化呢。

    在别人的搀扶护持下,李素神清气爽地运动了半天,早春凉爽还带些寒冷的气候很适合户外大运动量健身,走了十几里山路,海拔大约一千二百来米,也就是后世主峰半程的青柯坪附近,眼前豁然开朗,李素知道自己这次的驴友目的地也到了。

    青柯坪是华山峪道的终点,再往上到主峰玉女峰的九百米海拔,就没有正常的台阶或者缓坡走了,也不会再有大片的山间空旷平地可以休息。加上山上竹木石材这些建筑材料几乎运不上去,这地方也是后世修道院宫观的极限,再往上就没有修行者定居了。

    换言之,如果世上真的有华山派,华山派就该盖在这儿,再往上只有思过崖。

    李素是第一次来青柯坪,爬上来的时候天都快黄昏了。入眼之处,他就先看到了一座迷你的宫观,门口挂了一块匾额,上书“妙真宫”三个篆字。

    远方高处还有一个青条石砌的台子,台上还有一个圆柱形的石质无顶小屋,顶部是一些黄铜和铁材制成经纬轨道的镂空骨架,成弧球面,看似着实仙风道骨。

    李素知道,眼前这个宫观,就是万年公主刘妙出家修仙后住的地方。

    而更高处那个石台则是诸葛亮去年自掏腰包建的天文台——谁让诸葛家特么的如今这么有钱呢!诸葛亮这个灵台令做到后来,觉得挺有兴趣,居然自己倒贴钱做官。

    类似于后世不差钱的科学家,遇到国家觉得不重要的事情,不肯拨款科研经费,他就自掏腰包造实验室。

    之前李素约诸葛亮回长安的时候,诸葛亮给他报的日程,之所以说上元节当天会赶到华阴,也是诸葛亮早就安排好了的。这个天文台完全造好之后,他还没赶上一次最佳的月圆之夜观测呢。

    毕竟一年中除了中秋节就是上元节月亮最好,去年中秋这儿还没造完,山上蚊虫又多。早春刚刚好。

    至于观星,其实月亮太亮的夜晚并不适合观星,只能看看那些跟月亮角度隔得很远的星星,别的都容易被月光影响遮盖。

    李素一行的到来,显然惊动了本地的主人,不一会儿,就有几个退役宫女转职的修女过来邀请李素,说宫主请他过去一坐。

    李素也不客气,考虑到天气寒冷,只是留了自己最心腹的几个护卫,在妙真宫的门廊屋里休息,其他人就放他们趁着天还没黑先下山了。

    然后他一个人跟着那些少女到内宫,见到了刘妙在那儿煮茶。

    毕竟是曾经的公主,哪怕是出家修仙了,住的地方至少也是一个前后五进的院子,第三进里才是放着炉鼎焚香祭拜天地、坐着蒲团静修的地方。后面两进依然布置如同少女的粉黛春闺。

    看着刘妙出家修行后,不再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一身素白无染,李素心中没来由有些邪念。

    正所谓女子俏,一身孝,穿成这种样子,虽然不符合古人的审美,在李素眼里却有一种模仿小龙女的仙气。

    而且刘妙修行了一年多后,整个人看上去也愈发清瘦轻盈了,肤色却还是那么珠圆玉润,没有因为愈发变瘦而显得干枯。

    一转眼当年的小姑娘都十八周岁了,若是生在寻常富贵人家,这年纪已是

    刘妙淡淡一笑,亲自把一盏茶递给李素,身体也斜过来靠了靠,巧笑嫣然:“我还是一个时辰前才知道你今天要来,是你弟子诸葛亮告诉我的,他带了几个童子,先登山来打扫,晚上要观星。

    我什么都没准备,一会儿要不一起吃个斋菜吧。你们这么晚上华山,也不怕天黑了下不去?还是你准备住诸葛亮那个天文台?还是我这里暖和,让那些粗人护卫跟诸葛亮住天文台吧。一年多没见了,也好煮酒论诗。”

    李素喝了茶,先解释了几句:“我不比阿亮,少年人爬山快。这次是跟他游玩几日,就回长安。今年天下无战事,我可能带着他云游天下,春夏先去西域,冬天去岭南,他也算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了。明年我就准备让他别当灵台令了,大王另外给他个差事。”

    诸葛亮当个一年半宅家的灵台令,再请个长假游历一年,四舍五入可不就干满三年了,都能出师了。而且鬼知道明年继续当京官会不会有危险,当然要换一个完全不需要去雒阳的职务。

    不光是诸葛亮,李素甚至今年会想办法让蔡邕告老,暂时别在雒阳当司空了,或者找个别的什么借口先以三公外放一阵子,或者病休。

    其他刘备阵营被迫入主中枢的高官,比如刘巴这些有不可替代战略才华的,也得想办法纵然挂名大司农,平时也得绝大多数时间回长安。

    最多只有管宁这种只懂礼乐仪制的、命不值钱的官员,要继续当太常卿就当好了。

    反正天下不缺懂礼的人,哪怕死了还有郗虑程秉甚至孙乾这些同行顶上。而且就算袁术暴力杀进雒阳,也不会对管宁华歆孔融这种有清议美名的高官下毒手的。

    刘妙并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还以为李素只是对诸葛亮这个最得意门生的成长特别关照而已。

    说起诸葛亮的事儿,刘妙倒是忽然想起一些趣闻,问道:“对了,你知不知道你那个弟子,最近还有一些荆州名士巴结他呢,也不是多久之前的事儿,就这个天文台早好了之后。

    有些荆州名士慕名而来,有时候也借他的地盘观测。听说那个叫黄承彦的,前年冬天跟着阎象来弘农的,御前辩天被驳倒了,后来还虚心求切磋。

    几个月前,我还见那黄承彦带了个黄头发的小姑娘上山,似乎也是求得了诸葛亮允许借给他们看。那小姑娘最多十二三岁年纪,不过搞懂了天文台的原理之后,听说也能说出些对望远镜旋转轨道改良的意见呢,似乎小小年纪就颇擅工巧。”

    李素微微一惊:“不至于吧?才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这就看上阿亮了?阿亮自己都得再过仨月才满十六周岁呢。”

    刘妙狡黠一笑:“我哪告诉你那小姑娘看上诸葛亮了?我只是转述我看到的,你自己心脏,老是把男女友情往那些方面想。难怪刚才忸怩作态,不好意思住我这儿呢。你就不能坦坦荡荡跟我彻夜长谈,吟诗作对聊聊修仙辟谷的妙法?”

    李素一时心虚语塞,幸好他也没尴尬多久,第二杯茶刚拿上手,外面就传来喧哗。

    显然是诸葛亮在天文台上,看到下面来了大队人马,知道是李素来了,所以下山迎接。

    李素连忙收拾了一下衣摆,刘妙也换了一副端庄圣洁、凛然不可侵犯的冰山表情,法相庄严裙摆整齐挺括地引着李素出去。

    她的闺房可不方便第二个男人进来,会客还是到前面第三进挂着“天地”二字供奉的正堂比较好。

    谁让汉朝的时候,后世那些道家供奉的东西都还没有总结出来呢,而且道这个字被张角张鲁这些邪恶的野心家暂时玩坏了。

    妙真人只供天地二字,李素看在眼里,怎么看怎么别扭,觉得像是误入了镇元大仙的五庄观,就差一棵人参果树了。

    “弟子见过恩师。”诸葛亮的拜见,才把李素从胡思乱想中拉回来。